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7節

  “你去內室歇會兒吧,我去寫個折子。”蕭承鈞起身,拍了拍太子妃的腦袋,轉身往書房走去。

  樓璟看著太子的背影,若有所思地眯起了眼睛。

  右相陳世昌走進禦書房,看了看淳德帝麵前散亂的兩摞奏折,眸光微閃,什麽也沒說,直接跪地道:“皇上,泰山地震了!”

  “你說什麽?”淳德帝差點從椅子上跳起來,“怎麽回事?”

  泰山,自古以來都是儲君的象征,泰山動蕩而國本不穩,這是一種極為不好的天象。

  “並非大震,但山頂封禪台有損,紫宸鼎傾倒,連同天柱香一同跌下了封禪台。”陳世昌將袖中的奏折呈了上去。

  泰山在上古時是帝王禪位的地方,後來被人們看做國之儲君的象征,山頂的封禪台便是上古所留的祭天台,曆朝曆代都會精心修繕。紫宸鼎乃是昱朝太祖親手所放,被當作香爐,安置天柱香。

  “這……”淳德帝眉頭緊蹙,天降異象,究竟是何諭示呢?

  “皇上,此事非同小可,不如讓欽天監的人算算,究竟是何諭示,也好早作安排。”右相一副憂國憂民的樣子。

  “不錯,懷忠,”淳德帝冷靜下來,“去叫欽天監監正來,朕有話要問。”

  欽天監監正不明所以地被皇上叫到了禦書房,開口就問泰山為什麽地震,嚇得那監正一哆嗦,噗通一聲跪了下來。欽天監平日裏也就推算個黃曆節氣,給皇家算個良辰吉時,最怕的就是遇到這種天降異象,因為天象往往與人事相連,說不好是要掉腦袋的。

  泰山地震意味著什麽,沒有人比欽天監監正更明白了。你可以說這是因為太子無道,天降異象警醒世人;也可以說是因為皇上意圖廢太子,導致天怒人怨而泰山崩塌……

  “這……臣驟然聽聞,此時沒有器具,無法推演……”監正俯身把頭貼在地上,額頭的汗水立時沾濕了地毯。這些天朝中風起雲湧,欽天監一直置身事外,沒料到這麽快就被牽連其中。

  “那要何時才能推演出?”淳德帝不耐道。

  “臣……臣需夜觀星象,最快……也要明日。”監正不敢抬頭,盡量把時間往後推,好回去想辦法。

  “你去吧,明日早朝,定要算出來。”淳德帝擺了擺手,頗有些心神不寧。

  “是。”欽天監監正忙叩首謝恩,出了禦書房便逃也似的往欽天監而去。

  右相陳世昌用餘光瞥了一眼監正告退的身影,掩藏在長須中的唇角微微勾起,垂下雙目,躬身告退。

  蕭承鈞獨自坐在書房裏,提筆沾墨,卻久久不能落筆。

  桌上還放著樓璟送的玉筆洗,粉白的玉荷花亭亭而立,片片花瓣薄如蟬翼,晶瑩剔透,美不勝收。水中玉最是潤澤雅致,宛如樓璟那張昳麗的俊顏,美不勝收。

  太子殿下閉了閉眼,在桌下的暗格裏捧出一個甜白瓷小罐,從裏麵拿出了一顆乳白色的小糖塊,緩緩放進了口中。

  “殿下自小就喜歡那種糖,”東宮的太監總管常恩,聽太子妃問起牛乳蜜糖的事,臉上那得體的笑容立時真實了幾分,“奴婢以前給太子殿下隨身帶了個小糖袋子,裏麵裝了窩絲糖和牛乳蜜糖,殿下每次都是先把牛乳糖吃完的。不過皇後娘娘不讓多吃,殿下一個月也隻能得那一袋子。”

  樓璟聞言,臉上忍不住露出了幾分笑意,他記得小時候第一次見蕭承鈞,太子殿下就給了他一個窩絲糖,這般說來,小時候的太子殿下已經對他很大方了。

  “啟稟太子妃,宮外有人前來稟報,說平江候夫人與征南將軍已到了城外了。”樂閑快步走了過來,滿臉喜色道。

  “當真!”樓璟立時站了起來,平江候夫人自然就是大舅母,征南將軍則是二舅的封號,從他給大舅寫信到現在還不足一個月,他們竟從嶺南趕了過來,實在是莫大的驚喜。這般想來,便有些坐不住了,轉身去書房尋自家太子夫君。

  蕭承鈞緩緩合上奏章,眸色深沉地望著桌上的玉筆洗,就見自家太子妃風風火火地跑了過來,麵色平靜地將手裏的折子夾進了桌上的書中,“怎的這般高興?”

  “大舅母與二舅已到了城外了,”樓璟笑著挽了太子殿下的胳膊,“殿下可要與我一同去看看?”知他今日心情不好,便想趁這個機會帶他出去走走。

  “也好。”蕭承鈞微微頷首,太子妃嫁進東宮,原本就該有外家的人前來,隻因這次大婚太過倉促,平江候府的人緊趕慢趕也趕不上婚禮,這時節趕過來,於情於理他都該去看看。左右在宮中什麽也做不得,不如去見見自家太子妃心心念念的舅舅、舅母。

  兩人換了衣服,又讓常恩備了禮物,待出得宮門,見到有小廝守在門外,言說平江候夫人與將軍已經到了平江候在京中的宅邸。夫人知道樓璟肯定會立時出來尋他們,便使了小廝來宮門前守著。

  昱朝的公侯世家,不論鎮守何處,在京中都有太祖賜下的祖宅。平江候的宅子也在落棠坊裏,盡管久不居京城,這邊的宅子仍是有人看守的,不曾有任何的荒廢。

  平江候夫人端坐在正堂上位,與這宅子裏的管家商量著這些日子在京中的事宜安排,而二舅徐徹,則默不作聲地坐在一旁,拿著布巾緩緩擦拭手中的銀槍。

  平江候徐家,家傳的乃是槍法,當年年僅二十四歲的徐徹,一杆銀槍殺得南蠻聞風喪膽,先帝龍顏大悅,特封了征南將軍。

  “二叔啊,若是一會兒安國公前來,你可莫衝動。”平江候夫人交代好了管家,看向眼含怒火的徐徹,不由得歎了口氣。

  這府中的下人與朱雀堂一直有來往,他們方才剛進了宅門,徐徹就抓住管家問了安國公府的事,待聽完了樓璟被嫁出去的過程,提著槍就要往安國公府去,平江候夫人和管家費了好大力氣才把人攔下來。

  徐徹哼了一聲,剛要說什麽,抬頭看到一個人影快速往這裏跑,立時站了起來,“小璟!”

  樓璟拉著太子殿下,止了通報的小廝,直接奔進了大堂。

  “濯玉……”平江候夫人聞聲也站起身來。

  “舅母,二舅!”見到多年未見的親人,樓璟忍不住撲了上去。

  二舅一把接住了撲過來的外甥,狠狠揉了揉他的腦袋,“臭小子,幾年不見就長這麽高了!”

  樓璟笑著在舅舅懷裏扭了扭,避開那隻大手的蹂躪,探出腦袋去看平江候夫人,“舅母,二舅又欺負我!”

  平江候夫人原本端肅的臉,此刻也露出了笑意。

  “來,舅母看看,”大舅母臉上雖笑著,聲音中卻帶了幾分哽咽,緩緩伸手捧住了樓璟的臉,“兒啊,我可憐的兒啊……”說著說著,就忍不住落下淚來。

  她雖勸著自家二叔莫衝動,可見到外甥的一刻,還是止不住的心痛難當。小姑去得早,原本有老安國公看顧著,他們也放心,誰料想樓家老爺子剛過世,這狠心的父親就這般對待自己的兒子。這般懂事的孩子,緣何要受這麽多的苦楚?

  樓璟無奈地握住舅母的手,掙紮著從二舅結實的臂彎中逃脫出來,扒了扒被揉亂的頭發,略帶歉意地看向站在門檻處的蕭承鈞,“殿下,這便是我的大舅母平江候夫人,二舅征南將軍。”

  回過神來的兩個長輩臉色一變,連忙給太子殿下行禮,方才淨顧著看外甥了,竟忘了樓璟身邊還跟著個人。

  “兩位不必多禮,”蕭承鈞忙伸手虛扶了一下,“濯玉已然是太子妃,二位便也是我的舅舅、舅母。”

  平江候夫人看著氣質清貴、溫和有禮的太子殿下,心中稍安,至少自家外甥嫁給這位,不至於受什麽為難。徐徹則看著蕭承鈞舉手投足的沉穩威嚴,一時間有些愣神。

  太子殿下也暗自觀察著自家太子妃的兩位外親。大舅母端莊和藹,氣質高華;二舅身形高大,五官俊朗,一雙寒星目竟與樓璟頗為相似,不由得暗自感歎,果真是外甥隨舅。

=====================================

  作者有話要說:  今晚著急去上課,就想著到學校機房再發,誰知道坑爹的機房它屏蔽晉江啊啊啊啊,實在對不起大家~明天入v三更~

  紅卷紙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10 12:32:08

  宅腐最高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10 00:11:49

  謝謝兩位大人的地雷~

  捉蟲~昨晚躺床上覺得這章有幾句不通順,改幾處修辭,不影響劇情

☆、第二十六章 舅兄

  “幼時常聽皇祖父提及征南將軍,言說將軍年少有為,是我大昱少有的猛將,”蕭承鈞笑著客套一句,走到自家太子妃身邊,“濯玉嫁給我,著實委屈了他,父母之命不可違,還望舅舅、舅母原諒則個。”

  平江候夫人忙福身還禮,“能與皇家結親,乃是天大的榮寵,殿下這般說,可真是折煞妾身了。”

  “是啊,殿下客氣了,”二舅躬身抱拳,“這些日子蒙殿下照顧,臣等感激不盡。”

  樓璟看著眼含歉意的太子殿下,心裏不是個滋味,上前拉住太子夫君的衣袖,“哪有委屈,殿下怎可這般說?”

  蕭承鈞看了看眼巴巴的望著他的太子妃,安撫地拍了拍他的手。

  見兩人似乎相處得很好,舅母與二舅對視一眼,都有些欣慰,既然已經嫁過去,能好好過日子自然是再好不過了。而且,兩人也沒料到,這名不見經傳的太子殿下,竟如此賢德,這也算是不幸中的萬幸了。

  四人坐下喝茶,說了幾句家常,氣氛漸漸熱絡起來。平江候夫人看著俊美不凡的太子殿下,越看越滿意。不僅對長輩溫和有禮,對樓璟也很有耐性,若是自己的女兒嫁了這樣的女婿,怕是她做夢都會笑醒。隻是樓璟是男子,還是安國公府的繼承人,嫁給人做男妻委實可惜了些。

  “夫人,二老爺,安國公府派人送了禮來,言說安國公一會兒就到。”門外有小廝急匆匆地進來通稟。

  “他這次倒是知禮了。”徐徹冷哼一聲。

  “二叔……”舅母忙輕聲提醒了一句,轉而看向樓璟與蕭承鈞,以二叔的脾氣,定會與姑爺起衝突,讓這兩個孩子看到著實不好。

  樓璟自然知道舅母的意思,與太子殿下對視一眼。

  蕭承鈞帶著太子妃起身,“嶽父與二位多年未見,我在這裏怕是會讓嶽父不自在。”

  “父親看到我又該生氣了,我帶太子去花園逛逛,一會兒再來與二舅、舅母說話。”樓璟笑嘻嘻地拉著自家太子夫君離開了正堂。

  徐徹也沒有出聲阻攔,隻是歉意地向太子抱了抱拳。

  這平江候府並不大,樓璟拉著太子夫君在抄手遊廊裏轉了一圈又拐了回來,躲在了正堂的後窗下麵。

  “若是給舅舅他們看到,可怎麽好?”蕭承鈞無奈地看著聽牆根的太子妃,自己跟著樓璟似乎越來越離經叛道了,翻院牆、闖尼姑寺,如今又偷聽長輩談話。

  “二舅忙著揍我爹,不會發現我們的。”樓璟壓低聲音道,拿樹杈把後窗悄悄支起個縫。

  屋子裏傳出的聲音頓時清晰了不少,三個人沒說幾句就開始抬杠。

  “姑爺,小姑不在了,濯玉的婚事,您好歹應當跟我們商量一下。”平江候夫人的聲音中透著不滿,正妻過世,嫡子的婚姻大事就應當與舅兄商議。

  “舅兄們遠在嶺南,皇上旨意下得快,我也沒有辦法。”安國公樓見榆絲毫不覺得理虧。

  “濯玉是欽封的世子,皇上找你商議,你就不會說他是嫡長子嫁不得嗎?”徐徹聲音帶著中壓抑的怒火。

  “律法上也沒說嫡長子不得嫁太子,”樓見榆低頭嘟噥了一聲,在舅兄麵前,他也不由得有些氣短,“皇上賜婚,我總不能抗旨吧?”

  “你還敢說!”徐徹一把揪住樓見榆的領子,抬手就要揍他,“太子妃的人選,除了濯玉,還有靖南候的嫡孫、廣成伯的次子,若不是你上趕著把兒子送上去,皇上怎麽會挑中安國公世子?”

  “二舅哥,有話好說,有話好說!”樓見榆一把抓住二舅的手,忙不迭地賠笑。

  “二叔!”平江候夫人忙去拉徐徹,奈何根本攔不住。

  屋裏一陣混亂,樓璟趴到太子殿下肩上一顫一顫地偷笑。蕭承鈞哭笑不得地看著身邊的家夥,十分懷疑自家太子妃把舅舅從嶺南叫過來,就是為了找人揍他爹一頓。

  從平江侯府出來已經是黃昏時分,樓璟與舅母商議,明日就去安國公府討要他的家產。

  “何必這麽著急?”蕭承鈞看著笑眼彎彎的太子妃,暗自歎了口。

  “大舅母管著整個侯府的中饋,過年之前必須回去,不能在京城多做停留。趁著他們在京中,有人壓製魏氏,趕緊把家產分出來是正經,”樓璟借著馬車的顛簸蹭到了太子殿□邊靠著,“過年了父親與叔叔他們就除服了,到時候我能分到的家產就要少很多。”

  蕭承鈞抿了抿唇,欲言又止。

  “這家產要過來就是陪嫁,天下間哪有我這般為夫家著想的?”樓璟笑著把太子殿下攬過來,湊到他脖頸間蹭了蹭。

  蕭承鈞失笑,摸了摸在他身上亂蹭的大腦袋,掩去了眸中的幾分苦澀。

  次日,太子殿下去上朝,樓璟也早早起來,精神抖擻地拿出了幾本厚厚的賬冊清點。

  這其中有朱雀堂的賬目,母親的陪嫁,晉州的地契,以及回門那天二嬸給的——安國公府前年的公賬,全都交給樂閑抱著。樓璟先送自家太子夫君出門,然後去東宮給皇後請安,言說今日要回一趟安國公府。

  “怎的突然要回娘家?”紀酌微微蹙眉,這兩日朝中對太子十分不利,太子妃這個時候回安國公府是什麽意思?

  “兒臣的二舅和大舅母從嶺南過來了,”樓璟仿佛沒有看到皇後眼中的冷意,依舊笑得乖巧,“因著婚事匆忙,家母的陪嫁未曾帶進宮,兒臣便想趁著舅母在京中,把陪嫁都要回來。”

  “哈哈哈,你倒是有本事,剛嫁進宮半個月,就知道往夫家劃拉錢財了。”紀皇後聞言,眼中的冷意頓時消弭於無形,指著樓璟打趣道。

  “父後怎可這般嘲笑兒臣。”樓璟佯裝生氣道。

  “好好,本宮不笑你,”紀酌輕笑著搖了搖頭,讓身邊的太監總管去庫房取了些金玉首飾,“本宮是男子,平江侯夫人不方便前來拜見,這些你一同帶去吧。”這是給平江候夫人的賞賜,也算是給自家兒媳婦撐麵子了。

  樓璟連忙跪下謝恩。

  安國公府從昨天就籠罩著一層陰雲,樓見榆回到府中就一直黑著臉,睡了一夜也沒有緩和分毫,早早起來就在廳堂裏來回踱步,很是煩躁。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