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6節

  紀酌一驚,迅速側身,用上十成力道從側麵劈向破空而來的寶劍。但聞“哢嚓”一聲,到底赤霄寶劍更加鋒利,樓璟手中的劍在劈到紀酌肩膀的瞬間斷成了兩截。

  “兒臣失禮了。”樓璟收了短劍,單膝跪地道。

  “哈哈哈哈,我已多年不曾這般酣暢地打過一場了!”紀酌收劍入鞘,單手拉起太子妃,一雙鷹目中滿是暢快欣喜,“你雖劍藝平平,然身法委實靈活,可是習了內家功夫?”

  “瞞不過父後。”樓璟乖巧地笑道。

  總管太監來稟報打發了宮妃們離去的事,“早朝已散了,皇上單獨召了太子去禦書房。”

  紀酌放下擦汗的布巾,看了一眼身邊的樓璟,見他顯出幾分關切之意,暗自點了點頭,“濯玉隨本宮去亭中喝杯茶。”

  “是。”樓璟把斷劍交給太監,親自扶了皇後往花園裏唯一的小亭中走去。

  “此事,你當真不知嗎?”朝堂上沒有爭出個所以然來,淳德帝有幾分煩躁,盯著跪在地上的蕭承鈞說道。

  “兒臣先前管著清河賑災的事,至於清河緣何決堤、清河縣令又做了什麽,委實不知。”蕭承鈞低著頭,從袖子裏掏出帕子,擦了擦臉上的汗水,帕子上的辣椒水立時將他的眼睛嗆得通紅。

  “今日朝堂上的事,你有什麽要說的嗎?”淳德帝看著不停擦汗的太子,眼中的淩厲漸漸消去了不少。

  “父皇,”蕭承鈞抬頭,聲音不複方才的清朗,“兒臣奉旨大婚,十日不曾臨朝,沒料想竟出了此等大事,累父皇日夜操勞,兒臣愧對父皇。”說完,俯身給淳德帝磕了個頭。

  淳德帝看著眼圈通紅的太子,萬萬沒料到,平日沉默自製的蕭承鈞竟然被逼得哭出來,心中不由得泛起幾分愧疚。這般看來,太子確實沒有別的招數了。或許,蕭承鈞當真不是個有心計的……

  “殿下對兒臣極好,兒臣便也想回報一二。”樓璟親手給皇後斟了茶。

  紀酌笑著接過太子妃的茶,“你今日這般討好於我,說到底卻是為了討好太子麽?”

  “兒臣這可不是討好父後,”樓璟眼都不眨地就往下說,“兒臣自小便仰慕父後的英勇,如今得見,自然想要親近。新婚次日父後告誡兒臣要待太子好,兒臣這也是奉父後的旨意行事。”

  “哈哈哈……”皇後忍俊不禁。

  “那父後可否告知兒臣,殿下愛吃什麽小食,好聽什麽曲子,可有乳名?”樓璟湊近些,笑嘻嘻地低聲問道。

==================================

  作者有話要說:  懿~團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8 18:57:09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8 01:21:46

  彼岸不見夢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7 13:19:47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21:54:06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20:43:44

  管管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6 16:05:39

  謝謝大人們的地雷~╭(╯3╰)╮

  今天下午有點發燒,腦袋暈暈的睡過去了,晚上神奇的好了,哈哈哈,讓大家久等了

☆、第二十四章 真相

  “太子兒時喜歡吃糖,時常會在身上帶幾顆,”紀酌笑著搖了搖頭,倒真的跟樓璟說起了太子的喜好,“他最喜歡吃的是一種牛乳蜜糖。”

  “牛乳蜜糖?”樓璟眼前一亮,牛乳蜜糖是牛奶熬成糊,而後裹上蜜糖製成的,那麽太子殿下身上的奶香味是不是偷偷吃糖吃出來的?

  “是啊,不過那都是他兒時的喜好了,”皇後眼中現出幾分懷念,“那孩子這些年越發的寡言,我也不知他如今喜歡吃什麽了。”

  樓璟暗自記下,準備回去問問常恩。

  “他不好絲竹,更不喜歌舞,至於乳名……”紀皇後眼中顯出幾分猶豫,“幼時抱他過來的時候,曾聽淑妃喚他元郎。”

  清河決堤,損毀良田無數,數千百姓流離失所,從八月到現在,情況非但沒有得到緩解,反而愈演愈烈。

  蕭承鈞跪在地上,看著麵前堆積如山的折子,藏在袖中的手漸漸握緊。他之前負責賑災事宜,已然讓戶部調撥了銀兩。中原常年風調雨順,青陽郡下有八個縣,都還算得上富庶,隻要新任郡守兢兢業業的,安置好清河縣的百姓不成問題。

  “數百難民圍於青陽城外……”

  “難民衝入周圍各縣,打砸哄搶……”

  “青陽糧倉遇襲,難民哄搶,死傷八十七人……”

  大婚之前,蕭承鈞已將賑災事宜處理了八成,若非有人故意搗亂,絕不會出這麽大的岔子。

  今日都奏報難民之苦,明日廢太子的奏折就會接踵而至。

  閉了閉眼,蕭承鈞感到了從未有過的疲憊,這樣的朝堂,處在太子位上,縱然他有太祖太宗的文成武德,也救不了百姓之苦。

  闔上手中的奏折,蕭承鈞緩緩伏地叩頭,“兒臣十二歲隨父皇臨朝聽政,日夜苦讀不輟,然資質愚鈍,於政事上始難有所建樹,如今清河賑災不利,實愧對父皇。兒臣……”太子緩緩抬起頭來,通紅的眼中盈滿了淚水,“但請父皇,廢了兒臣太子之位,擇賢另立。”

  淳德帝一愣,萬萬沒有料到太子會說出這番話來,“……皇儲廢立,豈是兒戲?你且回去,此事明日再議。”

  蕭承鈞不再多言,叩首告退,心中泛起陣陣寒意,父皇若非早已打算好要廢了他,絕不會是這般說法。

  從禦書房到東宮,有很長的一段要走,蕭承鈞揮退了車輦,自己慢慢地走回去。

  長長的宮道上寂寥無人,偶有路過的侍衛、宮女,皆會停下來行禮,待太子過去方繼續向前。人道宮牆萬仞高,其實隻有一丈三尺,蕭承鈞單手撫上厚厚的牆壁,看著飛鳥從高牆之上掠過。對於被困於其中的人來說,哪怕隻有三寸高,也如萬仞一般難以越過。

  “午時快過了,殿下怎的還不回去?”一雙溫暖的手忽然從後麵伸過來,摟住了太子殿下的腰身。

  樓璟從鳳儀宮出來,聽說太子還沒回東宮,就想著來接他回去用飯,誰料就看到太子殿下自己扶著宮牆一步一步往前走,心中泛起一陣酸疼,自家太子夫君定然是在朝堂上受委屈了,連忙上去把人抱住。

  蕭承鈞原本冷寂的心,因著這個暖暖的懷抱,忽而又泛起了暖意,“眼睛紅著,怕人看到。”

  “我看看。”樓璟把人扳過來,果然看到太子殿下一雙美目都紅紅的,不僅眼睛裏麵紅,眼圈也泛著一層粉色,好,好美,好想親親!這般想著,樓璟也就這麽做了。

  微涼的薄唇貼到了有些發熱的眼睛上,很是舒服,蕭承鈞在樓璟湊近時下意識地閉上了眼,就被他得逞了。連忙伸手把人推開,太子殿下左右看了看,幸而無人經過,跟在後麵的安順和樂閑,一個看天一個看地,裝作什麽也不知道的樣子。

  “走吧,”蕭承鈞輕咳一聲,拉著太子妃回東宮去,“你怎麽還沒回去?”

  樓璟任由太子拉著,拖著步子向後錯了半步,盯著太子殿下微紅的耳朵尖看,“父後拉著我練劍,因而耽擱了時辰。”

  “你跟父後比劍了?”蕭承鈞停住腳步,回頭望著他上下看了看,“可傷著哪裏了嗎?”

  “那倒沒有,”樓璟笑著扒住太子殿下的肩膀,“就是有些累了。”

  蕭承鈞無奈地看著又掛到他身上的狗皮膏藥,“安順,去叫輦車來。”

  朝堂上連著幾日的風起雲湧,終於在太子歸朝這一天爆發了,午時過後,彈劾太子的折子如同雪花一樣送進了禦書房。

  淳德帝看著手中的折子,忍不住歎氣,“朕覺得有些對不住太子。”

  太監總管懷忠原本站在柱子邊打瞌睡,聽得此言一個機靈清醒過來。

  “懷忠,你說太子這些年做得如何?”淳德帝把奏折扔到一邊。

  懷忠出了一身冷汗,這話要他怎麽說呢?但皇上問起了又不能不說,斟酌半晌,方道:“朝堂上的事奴婢也不懂,隻是奴婢瞧著,太子大婚這些日子,皇上比以前忙碌了許多。”

  往常淳德帝不想批的那些請安折子,或是慣例報備的折子,都是扔給太子批閱的,淳德帝還待說什麽,就聽聞門外侍衛稟報,“皇上,右相求見。”

  回到東宮,樓璟先拉著太子用清水洗了眼睛,“辣椒水熏久了對眼不好。”

  “你這招倒著有用,”蕭承鈞微微地笑著,任由太子妃親手給他擦幹淨臉上的水,“是不是兒時常用這招?”

  “哪能啊,”樓璟笑著,忍不住又在那泛紅的眼角親了一下,屋裏沒有人,太子殿下便沒有阻止他,“若是讓我爺爺看到我哭,定然會覺得有趣,讓我站到院子中央換十種花樣哭給他看。”

  “哈哈,哭還能有花樣呢?”蕭承鈞忍不住笑出聲來,想象不出天下間竟還有這種祖父。

  “當然有,”樓璟笑著摟住太子殿下,“以後若是殿下欺負我,我就到太祖的牌位前,換二十種花樣哭給蕭家祖宗看。”

  正說笑著,有人來報,說有個姓雲的侍衛求見。

  姓雲的侍衛,隻能是有東宮腰牌的雲八了,兩人對視一眼走了出去。

  揮退了所有下人,之餘那個身著東宮衛服飾的人上前行禮,“屬下雲十六,參見太子殿下,見過主人。”

  雲十六!蕭承鈞忙讓人起身,果真是被派去清河探查消息的雲十六。

  清河離京不遠,騎快馬一天一夜便可到達,雲十六卻花費了這麽多天。

  “清河境內有一股很強的勢力在抓探查消息的人,屬下打聽消息時險些被他們抓住。”雲十六說出了自己晚歸的原因,清河縣如今是鐵桶一樣,除卻刑部前去調查的官員沒有被為難,其餘凡事在清河縣打聽這件事的,一時三刻就會被一群看似地痞流氓的人抓走。

  蕭承鈞蹙眉,清河一案由沈連督辦,有這些人手又敢這麽辦事的,便隻有沈連了。右相害他自是有理由的,可沈連與他無冤無仇,緣何要替右相賣命?

  “清河縣是否真的在修皇祠?”蕭承鈞坐下來,沉聲一條一條地問。

  “確有人在修皇祠,”雲十六一五一十地將自己打探到的消息說了出來,“那裏有重兵把守不許人靠近,屬下夜間去探查,發現那裏除卻一堆木料,隻有一個挖了很淺的地基,而且,清涼寺的掃地僧人說,那些木料是八月份才運過去的。”

  樓璟聞言,眯了眯眼睛,這一切果真是有人故意陷害太子。

  雲十六接著往下說,清河縣的詭譎之處還不止如此。

  清河縣如今已經人煙稀少,縣城被大水淹沒,不知何處冒出許多的地痞,趕著百姓往縣城外去,還有人在路上搶他們的錢糧,導致哀鴻遍野,民不聊生。雲十六混在難民中才躲過了那些地痞的追捕,於露宿在青陽城外的百姓中,打聽到了一件驚人的事情。

  “那清河縣令從三月就開始征徭役,在清涼寺後山修了一座十分奢華的祠堂,”雲十六的聲音中帶著幾分凝重,難民中有一個木匠負責給那祠堂雕刻牌位,因而知曉頗多,“那祠堂並不是什麽宗祠,而是一座生祠。”

  “什麽!”蕭承鈞不由得瞪大了眼睛,所謂生祠,就是裏麵所供奉的人還在人世,但因太過崇敬,就會修一個生祠,以祈上天保佑所供之人。這種生祠,自古以來也沒幾座,凡所供奉,無不是拯救天下危難的大忠大義之人。

  “那裏麵供的是什麽人?”樓璟也皺起眉頭,如今的淳德帝如此多疑,誰要是被供奉在生祠之中,無疑就是觸了皇上的逆鱗。

  “沈連!”雲十六沉聲說道。

=====================================

  作者有話要說:  欸乃一聲睡覺去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9 13:46:36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投擲時間:2013-09-08 23:48:21

  _阿兮兮兮兮扔了一個地雷 投擲時間:2013-09-08 22:58:48

  謝謝三位大人的地雷~╭(╯3╰)╮

  

☆、第二十五章 雲湧

  沈連這個人,別的沒什麽優點,就是收了好處就給辦事。內侍省這些年買官賣官,四品以下的官員想要巴結他的不在少數,金銀珠寶、美妾孌童,無所不用其極。清河縣令這一招更絕,直接給修個生祠當祖宗供起來。

  “難怪沈連這般拚命了。”樓璟嗤笑,這清河縣令當真是不怕死,敢拿修堤錢來修生祠。

  “你且回田莊歇著吧。”蕭承鈞賞了雲十六,讓他先回去,臉上的凝重並沒有因得到了真相而減少分毫。

  雲十六看了樓璟一眼,見主人同意,這才接了賞賜,行禮告退。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