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4節

  蕭承鈞聽得此言,總算明白這兩人是為何來此了,而摟在他腰上的一雙手臂,也隨著這句話忽而收緊。

  “唉……哪有什麽福,她嫁到安國公府一直過得也不如意,”趙熹低頭,掩去臉上的冷意,“後娘難做,那安國公世子可不是個善茬。”

  寧心聞言了然,雙手合十道:“阿彌陀佛,家家有本難念的經。”

  “這次我來找大師,還有一事相求,”趙熹做出一副為難的樣子,“您也知道,那世子如今做了太子妃,權大勢大,昨日回府帶了個太醫,偏說夫人肚子裏的孩子不是國公爺的。”

  寧心很是震驚,“這……這可……”

  “可不是嘛,樓璟是個極為狠毒的人,為了家產他什麽事都做得出來,如今想出了這麽個狠招,就是要逼著國公爺休了夫人。”趙熹不遺餘力地朝樓璟身上潑髒水。

  原本滿麵寒霜的樓璟,聽了這話,臉色不由得更黑了。

  寧心聞言,並沒有出聲反駁,甚至還微微頷首,可見魏氏確實跟她說過世子的不是。

  “大師,若不是事出緊急,國公夫人又出不得府,也不會托我來求大師,”趙熹站起身來,懇切道,“佛家常說,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那還未出生的孩子也是條人命啊,大師定不會見死不救的。何況安國公可是京城最為顯赫的權貴,若是國公爺信了夫人,青蓮寺以後的香火錢定然不會少的。”

  “可這是否親生,貧尼也無法佐證啊……”寧心被趙熹說得有幾分心動,隻是安國公是權貴,太子妃更是皇族,哪個她都惹不起。

  “這個不難,大師是何時給夫人把的脈,當時有幾個月身孕,您給寫個文書,做個證就行,”趙熹沒有給寧心反駁的機會,接著道,“出家人不打誑語,大師可不能昧著良心寫錯了日子,那我這表姐可就冤死了。”這般說著,已經拿出了筆墨。

  寧心躊躇片刻,覺得這是事實,那安國公夫人也確實像是受到了什麽為難,否則也不會避過太醫直接請她常去診脈了。雖然夫人讓她不得告訴任何人,可這趙九小姐是知情人,定然是得夫人信任的。

  “這文書隻是個保底的,夫人還會想其他的法子,多數是用不到這個的,您也知道,勳貴世家是不得請太醫之外的人診脈的,夫人也不願鬧到這份田地。”趙熹把沾了墨的毛筆遞給寧心,絮絮叨叨地說著。

  寧心尼姑這才鬆了口氣,想想平日裏安國公夫人捐給她的那麽多香火錢,接過了趙熹的筆,將何時把脈,有幾月身孕等等盡數寫了上去,末了還被趙熹哄著按了個手印。

  出得青蓮寺,樓璟一直沉默著不說話,猜測是一回事,得知了確切的消息就是另一回事了。

  蕭承鈞伸手,把太子妃攥得緊緊的手緩緩握住,“濯玉……”

  “父親,可還在孝期呢……”樓璟的手微微顫抖,他的祖父屍骨未寒,父親做出這種事不想著趕緊除了孽種,竟還為了保住這孩子而把他嫁出去!

======================================

  作者有話要說:  似水約定、初秋風 兩位大人的地雷

  偽更~改錯字ing~

☆、第二十一章 山雨

  昱朝是極重孝道的,尤其是天子眼前的這些勳貴之家,家父去世,必須守滿三年。雖說不至於讓人蓋個茅屋吃齋念佛,也非是不許夫妻同房,隻是孝期有孕就說不過去了。

  孝期有孕,是為大不孝,在遵古禮的大族中,是要開祠堂的。縱然是正妻懷了身孕,被人知道了也隻能打掉,因為這孩子若是被外人知曉是孝期懷的,將會成為整個家族的恥辱。

  “父親從來……都沒把我當成一家人。”樓璟慢慢鬆開拳頭,自嘲地笑了笑,早就知道了,已經不會再心痛了。

  父親若是坦率的跟他說這件事,即便生氣,為了樓家的顏麵,為了他們的父子之情,他也斷不會將此事宣揚出去……或許在父親眼裏,他就是一個狠毒到會逼繼母墮胎的人吧。

  蕭承鈞看著他,微微蹙眉,上前一步,有些生疏地把人抱進了懷裏,學著太子妃安慰他時的樣子,笨拙地撫了撫樓璟的後背,沉默半晌,低聲道:“你已經嫁給我了,以後我們才是一家人。”

  “哈哈……”樓璟把鼻子埋到太子殿下的肩上,忍不住輕笑出聲,伸手抱住太子那勁窄有力的腰身,“是,我們才是一家人。”

  換了男裝興衝衝跑過來的趙熹,看到眼前一幕,立時捂住了眼睛,“非禮勿視,非禮勿視!”

  “九小姐,你怎麽偷跑出來了?”樓璟把下巴擱到太子肩上,好整以暇地望著他。

  趙熹把手指張開個縫,見兩人還沒分開,趕緊又把手指合起來,“我來給你送字據,你不要便算了。”

  蕭承鈞見趙熹來了,便放開了太子妃,理了理衣襟站直身體。

  樓璟不滿地撇了撇嘴,上前把站在十步開外的趙熹提到了太子麵前。

  “見過太子殿下。”趙熹被提著領子,還不忘拱手行禮。

  “不必多禮。”蕭承鈞眼中帶著笑意,本想問問趙熹怎麽這麽快就換了衣服了,又覺得這話問出去太失禮,便不再開口。

  “你怎麽不跟著趙夫人回去?千金小姐女扮男裝往外跑,可是有辱門風的!”樓璟搶過趙熹手中的字據揣到懷裏,繼續逗他。

  “呸!我……”趙熹本打算再罵他兩句,忽而意識到太子殿下還站在一邊,隻得把話咽下去,瞪了樓璟一眼,“沒事我就先走了,晚上二伯父還要考校功課。”

  蕭承鈞靜靜地觀察了兩人許久,待趙熹要走,方開口道:“你既要回丞相府,可否替我送一封信給左相?”

  趙熹聞言,漸漸收起嬉笑的嘴臉,看了看太子殿下手中帶著厚繭封的信,緩緩伸手接了,“殿下所托,豈有不送的道理。”

  這信裏不論寫了什麽,對趙熹而言都是個燙手山芋,給了二伯父,就是明確地告知,他這個趙家十分重視的天才,已經與太子殿下有了牽連。既是拉攏,也是威懾。可太子已經張口,難道他還能推拒不成?

  趙熹給了樓璟一個“你可害死我了”的眼神,躬身行禮告退,原本打算在廟會上好好玩玩的,如今也沒了興致,離開了太子夫夫所在的小樹林,便喚了小廝打道回府。

  樓璟微微斂眸,這兩日太子殿下看似悠閑地陪他玩樂,實則每日都有消息不斷傳來,而且那日臨走時靜王所說的“鋌而走險”也讓他很是在意,觀蕭承鈞今日所為……

  蕭承鈞見自家太子妃垂目不語,背在身後的手禁不住緩緩握緊,“趙端與我本就有所協議,趙熹回去……不會受什麽為難的。”

  “嗯?”樓璟抬頭,看向麵無表情的太子殿下,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他的太子夫君是怕他誤會,以為蕭承鈞利用他的朋友威脅左相。

  看著負手而立,氣質清貴的太子殿下,麵上冷靜自製,一雙黝黑的眼睛裏卻帶著點點關切,仿佛一隻明明心中不安卻又抱著青草不撒手的兔子。樓璟隻覺得心都化了,連忙上前去,在太子夫君的臉頰上落下一個輕吻,蹭著他的耳朵道:“朋友本就是用來利用的,殿下願意用我的人,我這心中隻有歡喜。”

  熱氣噴在耳朵上,有些癢癢的,蕭承鈞忍住想要避開的衝動,“是……是麽……”

  不躲開的後果,就是耳朵被熱氣熏成了紅色,樓璟輕笑著把那隻耳朵含到了嘴裏,“那是自然。”

  “唔……”蕭承鈞輕顫了一下,忙按住太子妃的肩膀,側了側頭把自己的耳朵拽出來,“別鬧了,我們該回行宮了。”

  “哈哈哈……”樓璟樂不可支,掛到太子殿下身上,由著蕭承鈞拖著他走。

  左相趙端拿著手中的信件,沉默不語。

  “二伯父,今日是既明惹禍了。”趙熹聳拉著腦袋,難得向自家伯父認回錯。

  趙端抬眼看了一眼仿佛霜打了一樣的侄子,抬手捋了捋下頜的美須,“今日之事你可知錯在何處?”

  “錯在思慮不周,”趙熹立時答道,“樓璟已經嫁給了太子,便是與太子綁在一起,我若繼續與他相交,便必然會與太子有所牽連。”

  趙端微微頷首,“既知錯,便回書房,以此為題作一篇策論。”

  “啊?”趙熹抬頭看向自家伯父,見他老人家似乎是認真的,隻得應了,轉身蔫蔫地回自己的院子。這怎麽寫策論?論怎麽不被太子算計嗎?

  “二哥何必嚇唬既明?”趙家五爺也在朝中任職,見狀不由得輕笑。

  “難得有人製得住這個混世魔王,”趙端撫須微微地笑,“既明學識無可挑剔,隻這為人處世之道還需磨練。”這般說著,拆開了手中的信箋,仔仔細細地看了一遍,臉上的笑意不由得漸漸收攏,良久,長長地歎了口氣。

  九月初十,朝中的形勢徒然嚴峻起來。

  戶部的賬目查明,銀兩確實係太子批複調撥,兩筆銀子悉數撥給了清河縣。

  刑部查明,兩筆銀子都被縣令用於修築寺廟了,至於為何花費如此之多,是因為清河縣令用這筆銀子多修了一個祠堂。

  “什麽祠堂?”淳德帝蹙眉,抬眼看向負責督查這件事的內侍監沈連。

  沈連臉色一白,狠狠地瞪了一眼右相陳世昌,躬身道:“回皇上,是一個皇室祠堂。“

  清涼寺即為國寺,設一個皇室祠堂供奉也無可厚非,隻是挪用了修堤的銀兩便是有罪了。

  “皇室祠堂?”淳德帝冷哼一聲,“此種宗祠,豈是一個小小清河縣修得起的?混賬東西!”

  一個清河縣令,若是沒有朝廷的指派,怎會平白無故地修皇祠?百官鴉雀無聲,沒人敢問這“混賬東西”指的是誰。

  早朝過後,左線趙端單獨麵見皇上。

  “今日召愛卿前來,是為了一份奏折。”淳德帝將一份折子遞給了趙端。

  奏折上曆數了清河決堤之後,百姓的困苦,洋洋灑灑滿篇仁義,隻在最後來了一句“大興土木,民不聊生,太子無道”!

  趙端麵不改色地合上奏折,靜靜看了看淳德帝的臉色,沉聲道:“臣以為,這份奏折雖有誇大,但所言也有些道理,太子於讀書上自幼聰敏,隻是於朝政上還欠缺良多。”

  “哦?你也這麽覺得?”淳德帝眯起眼,這個左相對於太子的事上向來避重就輕,如今竟說出這番話來,著實難得。

  “臣不過是據實以告,”趙端似乎很為難,斟酌著詞句,說得很是緩慢,“太子跟著皇上聽政五載有餘,從未犯過大錯,卻也毫無建樹。隻是太子修築皇祠,也是一片純孝之心,奈何用錯了法子……”

  淳德帝原本淩厲的目光,漸漸緩了下來,隨著趙端的言語,還時不時微微頷首,“太子這些年來,著實純孝,隻是這政事上,確有些愚鈍了。”

  九月十一,皇上召太子回宮,明日恢複上朝聽政。

  蕭承鈞看著手中的消息,沉默良久,緩緩湊到燭火上燃盡。

  樓璟站在他身後,輕歎了口氣,“雲八給我遞消息,說戶部的賬查出來,對殿下很是不利。”

  “我知道。”蕭承鈞背對著他,看著窗外的楓樹,過了午便下起小雨,淅淅瀝瀝的秋雨淋濕了甘泉殿外的青石小路,打落了一地的紅葉,看起來很是頹唐。

  “殿下知道,可臣不知道!”樓璟走上前去,扳過太子殿下的肩膀,逼他與自己對視。朝中的消息一日緊過一日,蕭承鈞卻半句不與他商量,明日就上朝了,若是淳德帝開口就要治太子的罪該怎麽辦?

  “大廈將傾,”蕭承鈞望著他,“以吾一人之力,杯水車薪。”

  樓璟一愣,這話太子殿下曾說過一遍。“大廈將傾……不如效仿鳳凰涅盤,於灰燼中求得重生……”卻原來,那個時候,蕭承鈞已然告知了他接下來的路。

  “承鈞……”樓璟鬆開了捏著太子肩膀的手,直直地看著他,在這秋雨微涼的窗邊,穿著杏黃色太子常服的人,在這陰雨綿綿中絲毫不顯得頹唐,反而如同旭日東升,映亮了暗暗宮堂。

  蕭承鈞看著自己的太子妃,昳麗的俊顏無論在何時看起來都讓心中歡喜,緩緩伸手,撫上那張微涼的臉,“我不欲連累你,此事你莫插手。”

  “殿下前日還說過,我們倆才是一家人。”樓璟伸手握住耳邊的手,緊緊地握著。

  蕭承鈞望著他,輕歎了口氣。

  樓璟把那柔軟修長的手拉到眼前,在那白皙的掌心落下一個吻,“為臣也好,為妻也罷,我不會任你一人獨往。”

  太子殿下看著他,無聲地笑了。

  “過幾天我二舅和大舅母就抵京了,”話說開了,樓璟原本沉悶的心忽而又變得大好,這般說著,趁機摟住了太子殿下的腰肢,“到時候殿下記得同我去安國公府,好好瞧個熱鬧。”

==================================

  作者有話要說: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月色朦朧扔了一個地雷

  管管扔了一個地雷

  小黑是糾結型拖延症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幾位大人的地雷~╭(╯3╰)╮

☆、第二十二章 百態

  九月十一日夜,京城中有很多人難以入眠,次日太子將要臨朝,對於許多人來說,生死成敗、富貴榮華,都在此一搏。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