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3節

  蕭承錦輕輕點了點頭,“你若是想鋌而走險,便要讓他覺得愧疚……咳咳……”說著說著又開始咳,蒼白的手按在胸前,稍稍用力,便能看到那青色的筋脈。

  樓璟聞言,不由得看向那兄弟倆,微微眯起眼。

  “你好生歇著吧。”蕭承鈞不願多談,起身看了看張氏懷中的孩子,便抬腳踏上了石橋。

  樓璟隻得抽出手,向靜王與王妃拱了拱手,“先告辭了。”而後快步追上先行離去的太子殿下,與他一同出了常春閣。

  早有下人將大雁連同那支箭送到了竹林外的侍衛手中,管家將兩人送至大門便駐足行禮,不再相送。

  蕭承鈞緩步走在竹林裏,忽而駐足,單手握拳撐在一根粗壯的竹子上,閉上眼深深地吸了口氣。一雙溫暖的手從後麵扶住他的雙肩,不用想也知道是誰,蕭承鈞看著眼前鬱鬱蔥蔥的竹林,聲音比以往還要低沉,“承錦自幼聰敏,三歲識字,五歲成詩,書、畫、人、事皆過目不忘……”

  樓璟聽出了太子聲音中壓抑的悲慟,很是心疼,用力把人扳過來,抱進了懷裏,“王爺他,得了什麽病症?”

  “他生下來便有些不足,父後想盡了辦法,好不容易讓他康健起來,卻在六歲那年中了毒,人雖救了過來,卻從此一病不起,受不得一點風寒……”蕭承鈞靠在自家太子妃的肩頭,或許這些往事對於他來說太多疼痛,以至於在白天也沒有推拒樓璟的親密,“那糕點是送來給我的,我卻讓承錦先吃了……”

  樓璟愣怔片刻,緩緩抱緊了懷中人,“承鈞,罪不在你,罪在那個下毒的人。”

  回到行宮,樓璟讓人在甘泉殿的院子裏支了火架,接過廚房收拾好的大雁,親自上手架在火上烤。

  行宮裏的廚子站在一邊,待太子妃烤好了,就接過來片好裝盤。

  樓璟端著盤子,揮退了所有人,拉著太子殿下在那棵高大的楓樹底下席地而坐,“吃野味就要幕天席地才有趣。”

  蕭承鈞看著太子妃把盤子放到地上,又不知從哪裏摸來一壇酒,禁不住露出些許笑意。

  “殿下,快嚐嚐,一會兒涼了就不好吃了。”樓璟指了指盤子裏的肉,原本照他的意思是直接撕著吃便是,但考慮到太子殿下可能受不了那陣仗,這才作罷。

  蕭承鈞拿起銀箸,夾起一片,外焦裏內,香脆可口,醬料刷得恰到好處,確實好吃,“你怎麽還會做菜?”君子遠庖廚,何況樓璟這種世子爺,應當是十指不沾陽春水的。

  “我也就會這個,”樓璟笑了笑,拍開了酒壇的泥封,倒了兩碗,“在大漠的時候,隻能吃幹糧,為了解饞,有時候就會順手打些野味。”

  “那些兵將不會幫你嗎?”蕭承鈞接過酒碗,與自家太子妃碰杯。

  “哪能啊?”樓璟仰頭幹了,靠在樹幹上看向遠處的山巒,“這都是偷偷摸摸弄的,要是被我爺爺發現了……”

  “他會罰你嗎?”左右沒有別人,蕭承鈞也放鬆地靠在了樹幹上,他已經很久不曾這般隨意過了。

  “他會把肉搶走的。”樓璟撇嘴,用手捏了一塊肉,狠狠地咬了一口。

  “哈哈……”蕭承鈞就不住笑出聲來。

  樓璟轉頭,看著仰頭大笑的太子殿下,就算這般肆意的笑,也帶著幾分矜貴與自製,抬手,給兩人的酒碗添滿酒,“今日不在宮中,咱們喝個痛快。”

  “好!”蕭承鈞眼中帶著笑意,舉了舉手中的酒碗,緩緩喝盡。

  兩人一碗接著一碗,不多時,一壇美酒已去了半壇。

  樓璟喝酒,可不像太子殿下那般優雅,都是仰頭一灌,清澈的酒液順著碗沿不停地溢出來,順著線條優美的下巴,滑到了脖頸裏。

  蕭承鈞睜著微醺的眼,緩緩伸手,幫他拂去那一滴水珠。

  溫暖的手指拂過全身最脆的地方,樓璟微微繃緊了身子,靜靜地凝視著因幫他擦拭酒液而靠近的蕭承鈞,忍不住也慢慢靠了過去。

  唇舌相抵,帶著淡淡的酒香,越發的甘甜美味。

  兩人不知怎的便纏在了一起,樓璟一邊在太子殿下的唇上輾轉碾磨,一邊伸手,把人拽到了懷裏。

  蕭承鈞也不知自己在做什麽,許是今夜心中難過,醉得越發快,看著在滿天星光下越發昳麗動人的太子妃,忍不住就想要更親近一些。

  良久,緩緩分開,兩人皆微微喘息。蕭承鈞發現自己已經躺在了太子妃的懷裏,覺得有些不大對,“濯玉……唔……”

  看著因為飲酒而眼角微微泛紅的太子殿下,睜著黝黑的眼睛略帶茫然地望著他,還未等蕭承鈞說完,樓璟便忍不住再次附唇過去,怎樣的吮吸都覺得不夠,忽而想起那本書中的畫麵,便試探著將舌探了過去。

  “嗯……”蕭承鈞瞪大了眼睛,他的太子妃,竟然……

  夜風拂過高大的楓樹,紅葉沙沙而動,紛紛揚揚地飄落下來。蕭承鈞睜著眼睛,看著透過枝葉的縫隙看到了滿天星鬥,伸手,摟住樓璟的脊背,再與他親近一些吧,就放縱這一下,一下就好。

  “濯玉,太醫說,承錦可能熬不過這個冬天了……”

  樓璟抱著懷中熟睡的太子殿下,撫著他的臉頰,輕輕歎了口氣。

  行宮中隻有他們兩個皇族,不用上朝,也不用晨昏定省,日子著實很悠閑。

  朝堂上風起雲湧,兩人卻在行宮中遊山玩水,當真是偷得浮生半日閑。

  轉眼到了九月初九重陽節,靜怡山下一早就開始熱鬧,今日登高趕廟會的人很多,賣小吃的、玩雜耍的早早的過來,以圖占個好攤位。

  並非所有的男子都去登高,蕭承鈞被太子妃拉著來趕廟會,看到也有不少男子在這裏湊熱鬧,不由得鬆了口氣。

  不多時,便有許多大戶人家的轎攆、馬車從城中趕來,各個遮擋得十分嚴實,多是些高官、勳貴家的女眷。

  “這怎麽使得?”蕭承鈞看著眼前的青磚牆,皺起了眉頭,他的太子妃竟然讓他翻牆到尼姑寺裏去,那裏麵都是些女眷,若是給人發現了,豈不把他們當做登徒子?這會兒侍衛都被遠遠地遣開了,若是給人家的護衛抓住,挨一頓打倒是其次,給人認出他是太子,可就丟人丟大了。

  “噓……”樓璟做了個噤聲的手勢,示意太子殿下趴到他背上,見他不配合,便伸手把人攬到懷裏,單手抓住牆根的棗樹枝,一個借力便躍上了牆頭,遠遠地看見幾個尼姑領著一群女眷往這邊走,蕭承鈞禁不住屏住了呼吸。

  樓璟竟還有閑心仔細看了看那群女眷,忽而眼前一亮,臉上露出個怪異的笑容,攬著太子殿下閃身翻上了旁邊的屋頂。

  “你究竟來做什麽?”蕭承鈞蹙眉,腳下的青瓦還長著苔蘚,很是濕滑,他有些站立不穩,自家太子妃卻盯著那群女人看個不停。

  “給你看個好玩的。”樓璟悄聲在他耳邊說著,帶著他在房頂上跟著那群女人往前走。

  “趙夫人稍待,寧心法師稍後便到。”身著灰衣的小尼姑怯怯地對眼前端莊華貴的婦人道。

  “有勞小師傅了,這個給你拿去吃吧。”趙夫人給了她一把鬆子糖。

  “謝夫人。”小尼姑靦腆地笑了,抬頭看見趙夫人身邊的一位小姐,正瞪著眼睛看他,似乎在看什麽稀奇東西似的,看得小尼姑有些害怕,行了個禮便跑開了。

  “二伯母,我去趟茅廁。”那小姐見小尼姑走了,無趣地撇撇嘴,忽而被不知哪裏來的小石子砸中了後背,忙笑嘻嘻對趙夫人道。

  “既明,你可別忘了出門前怎麽答應我的。”趙夫人蹙眉道。

  “知道,知道,我去去就回,絕不惹禍。”說完,提著裙子一溜煙跑出了門去,幾個小尼姑竊竊私語,這趙家小姐好生沒教養。

======================================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似水約定、yllahero 兩位大人的地雷~╭(╯3╰)╮

☆、第二十章 字據 

  樓璟拉著太子殿下躲到趙夫人所在的廂房外,藏身在廂房與佛堂之間的夾道裏,不多時,一個穿著水粉色瀾裙的身影從夾道前閃過,樓璟眼疾手快地一把將人拖了進來。

  “唔……”被捉的人嚇了一跳,瞪大了眼睛,奈何被捂著嘴發不出聲來。

  蕭承鈞看著自家太子妃拖了個少女進來,眉頭皺得越發深了。

  “呦,你是趙家九小姐,還是九少奶奶呀?”樓璟放開來人,從頭到腳打量了一遍,一副登徒子的模樣。

  “呸!還不是為了給你辦事,你還有心思在這裏幸災樂禍!”那“少女”張口就罵,分明是少年嗓音,舉止動作也是男子模樣,正是扮作了趙九小姐的趙家九少爺——趙熹。

  蕭承鈞微訝,竟有人比他們還大膽,索性扮作女人混進來。

  “我隨太子殿下來監工的,”樓璟得意道,夾道狹窄,他便側了側身,將身後的蕭承鈞露出來,“殿下,這位便是左相的侄兒,前年的越州解元,趙熹趙既明。”

  蕭承鈞看著一身粉嫩,頭上還帶著珠花的趙熹,麵上不動聲色,眼中卻忍不住帶了點點笑意,輕咳一聲道:“聽左相提起過,趙家不世出的天才。”

  趙熹張大了嘴巴,忙不迭地跪下行禮,“學生見過太子殿下……”

  “此時此地,不必拘禮。”蕭承鈞抬手虛扶了一下,沒讓趙熹跪下,寺裏青石板路,地麵濕滑,這一跪定要把那淺色羅裙給跪髒了,出去就能給人看出來。

  趙熹自然不會認死理,隻是站直了身子,臉上有些掛不住,這還是他頭一次見太子,竟然是這幅德行!以後太子做了皇上,看到他去上朝會不會忍不住笑出來?

  “事情怎麽樣了?”樓璟忍笑拍了拍趙熹。

  “還沒見著那老尼姑呢,就被你一石頭砸出來了。”趙熹揉了揉被砸疼的後腰。

  “待會兒記得讓她立個字據。”樓璟把一張銀票塞給趙熹。

  “哇,樓璟,你總算是開竅了,從小到大我給你辦了多少事,這可是頭一回給我辛苦錢!”趙熹舉著手中的五十兩銀票,很是激動。

  樓璟一巴掌呼到趙熹腦袋上,“不是給你的,讓你去賄賂老尼姑,當然,要是你能哄得她心甘情願立字據,這錢就歸你了。”

  “那要是你猜錯了,這錢是不是也歸我啊?”趙熹轉了轉眼睛道。

  “給你了就不會再要回來了。”樓璟不耐煩地擺手,把囉嗦的趙熹推出了夾道。

  趙熹被推得一個趔趄,剛好撞上了迎麵走來的幾個尼姑。

  “阿彌陀佛,施主當心。”為首的尼姑看著有五十歲上下,雙手合十向趙熹行禮道。

  趙熹站穩了身子,想要拱手還禮,忽而意識到自己現在扮的是女人,趕緊故作靦腆地低頭,雙手放腰側福了福身。

  藏在夾道裏的兩人看著這一幕,湊到一起偷笑。

  “大師可算是來了,叫我好等,”趙熹的二伯母走了出來,笑著與那老尼姑見禮,“這是我的九侄……女,小九還不過來,這位就是寧心法師。”

  蕭承鈞與樓璟退到夾道深處,待那些女人進了廂房,這才跳上了院牆,快速出了青蓮寺。

  “兩碗餛飩,一碟桂花糕——”賣小吃的漢子吆喝著把吃的擺上了桌,伸手接了銅板,便又樂嗬嗬地扭身去煮餛飩了。

  “趁熱吃。”樓璟掏出一塊絲巾,擦了擦小攤上的粗瓷勺子,遞給太子殿下一個。

  蕭承鈞接過勺子,“你不是要看趙熹如何施為嗎?怎的又吃起餛飩了?”

  “哎,女人們說起話來有的等,要趙熹單獨與那老尼姑談上,估計得過了午了,咱們先吃點東西,”樓璟笑嘻嘻的撚起一塊桂花糕,遞到了太子殿下唇邊,“嚐嚐這個。”

  蕭承鈞看了看遞到麵前的桂花糕,微微蹙眉,想要接過來,卻發現沒有筷子,看著自家太子妃那亮晶晶的眼睛,又不忍心推拒。左右看了看,人們都在各忙各的,沒人注意他們,便張口快速咬了一半。廟會上的桂花糕自然比不得宮裏的,但勝在用料新鮮,應當是清早在山上摘的桂花,還帶著些未曾醃漬透徹的清香。

  “好吃麽?”樓璟彎起眼睛看著太子殿下的一連串動作,自然而然地把剩下的半塊塞進了自己的嘴裏。

  “那個……”蕭承鈞阻止不及,眼睜睜的看著自己咬過的桂花糕被樓璟吞了。看著那軟滑的舌頭伸出,舔走了唇上的糕點屑,忽而回想起兩人前日在楓樹下那綿長的吻,太子殿下覺得自己有些熱,忙垂眸喝了一口餛飩湯。

  樓璟則看著太子殿下微紅的耳根,但笑不語。

  兩人在集市上吃了小吃,看了雜耍,甚至還在掛攤上算了一卦,這才返回青蓮寺的那間廂房,蹲到牆根聽裏麵的動靜。

  也不知趙熹使了什麽手段,竟然真的就剩下他與寧心法師在屋裏,還一副相談甚歡的樣子。

  “……上報三重恩,下濟三途苦,與大師論道,果真讓小女受益匪淺,”趙熹為了今天,上個月還特意找了個唱戲的旦角學了幾天女聲,如今捏著嗓子說話,到真有些真假難辨,“大師佛法精深,聽說醫術也很是了得。”

  樓璟在窗外偷笑,趙熹博覽群書,若真要辯法論道,十個寧心也說不過他,轉頭看到太子殿下蹲著很不自在,便伸手把人拉過來,讓他坐到自己腿上。

  “嗯……”蕭承鈞嚇了一跳,忙推了推太子妃,以口型道,“你還有傷,使不得。”

  樓璟卻不管,在太子殿下嘴角親了一下,示意他噤聲。

  “哪裏哪裏,不過是略懂些土方罷了。”寧心老尼姑被哄得很是高興,說話也帶著笑意。

  趙熹笑著微微低頭,眼睛卻是緊緊盯著寧心神情,“大師何必自謙,我與安國公夫人是表親,前些日子若不是大師給她看身子,還真不知她有喜了呢。”

  那寧心尼姑先是一愣,而後見趙熹神色自然,便鬆了口氣,“國公夫人自是有福的。”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係統罰他生娃 家有悍夫郎 深淵大BOSS 男妻 草莓大廚的總裁犬 今天你撒謊了嗎 金玉其外[重生] 非職業半仙 扒一扒我那個喪病的同桌 大吉大利 結婚?想得美! 穿入聊齋怎麽破 爛尾作者自救之旅 以身養魂 刀匠宗師[綜] 快穿之風水大師 賈赦有了紅包群[紅樓] 天生偶像 正牌遊戲[快穿] 水手服與白球鞋 狼仆人 星際調香師[重生] 全世界都以為我是攻[快穿] 走進現代修真 糟糕,睡過頭了! 主角總想搶我機緣[穿書] 我和主角仇深似海[快穿] 東北尋寶鼠 白月光 爆紅[重生]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