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2節

=================================

  作者有話要說:  驀然不見扔了一個地雷

  yllahero扔了一個地雷

  剛剛弄人弄人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三位大人的地雷~╭(╯3╰)╮

☆、第十八章 射雁

  行宮位於南山腰。

  靜怡山並不大,開鑿出來的平地不足以建下整個行宮,因而行宮的宮殿皆依山而建,上下錯落有致,別有意趣。

  太子的居所名為甘泉殿,因依著一泓山泉泉眼而得名。殿前有一株高大的楓樹,枝繁葉茂,遮天蔽日。樹上的葉這時節已經全部變成了顏色,豔紅中帶著些許枯黃,隨著山風瑟瑟而動。

  為了賞景,行宮中秋日不掃落葉,紅葉鋪滿了青石小徑,一直蜿蜒到殿前。清澈的山泉從山石的縫隙裏汩汩而出,自己匯成一道清溪,順著山勢流淌。楓葉落在水中,層層疊疊,清晰可見。

  “人說楓樹乃黃帝兵刃,斬蚩尤而紅。”樓璟在落滿紅葉的青石小徑上,接住一片落葉在手中把玩。

  “蚩尤雖死,九黎不滅,百廢待興。”蕭承鈞站在他身邊,望著高高的楓樹,楓樹之上,天高雲闊,北雁南飛。

  黃帝斬蚩尤,是上古時的傳說,黃帝的部族與蚩尤的部族九黎激戰,黃帝斬殺了蚩尤,他的兵刃染上了蚩尤的鮮血,化為楓樹。蕭承鈞所言,是說蚩尤死了,九黎這個部族還在,天下依舊不安穩,要做的還有很多。

  樓璟走過去,拉過太子殿下的手,將楓葉放到他的手心裏,“偷得浮生半日閑,莫再想那些煩惱事。”

  蕭承鈞低頭看著掌中的紅葉,微微地笑,“是我煞風景了。”

  “可不是麽,”樓璟笑著握住他的手,“北雁南飛,正是打野味的好時候,來來,咱們去找張弓。”

  “打野味……”蕭承鈞無奈地任他拉著往外走,如此美景,這人竟想著射鳥吃肉,才真真是煞風景。

  行宮裏自然備著弓箭,樓璟興致勃勃地拉著太子殿下去射大雁。

  “你身上有傷,還是別亂動的好。”蕭承鈞看著太子妃手中的長弓,蹙起眉頭。

  “傷在腿上,不妨事。”樓璟登上一個巨石鑿的高台,朝著天空振翅而過的群雁,輕鬆地拉開了手中的三鈞弓。

  三十斤為一鈞,樓璟拉著三鈞弓,竟似拉彈弓一般不費吹灰之力,蕭承鈞看著這一幕,終於明白那內家功法是何種厲害了。

  捧著箭筒的樂閑也隻得爬上了高台,將箭筒遞到太子妃一伸手就能夠到的地方,等著他一擊不中再來抽取。

  彎弓似滿月,箭尖指蒼穹,聽著牛筋弓弦的緊繃之聲,樂閑也跟著攥緊了手中的箭筒。“嗖”地一聲,利箭離弦,化作一道黑光,直直地射向了雁群。

  眾人屏息看著雲端,還未看清,空中已傳來一聲哀鳴,“人”字形的雁群,最末的一隻直直地掉了下來。

  “射中了,中了!”樂閑高興地叫道。

  “好箭法!”蕭承鈞也不禁讚歎了一聲。

  身後的侍衛立時朝大雁墜落的方向跑去,可誰料那隻雁落到半空,又歪歪斜斜地撲棱起來,掙紮著朝行宮外墜去。

  侍衛們隻得騎上馬去撿大雁,以免被上山的野獸叼了去。

  “一會兒我來烤,殿下可嚐嚐我的手藝如何。”樓璟笑著把弓扔給樂閑,跳下石頭攬住了太子殿下。

  蕭承鈞靜靜地看著他,“太子妃的傷,看來已是大好了。”

  樓璟一愣,暗道一聲糟,方才得意忘形,竟直接從一丈高的石台上跳下來,讓太子殿下看出他的傷好了,豈不是不能再抱著太子殿下騎馬,晚上也不能以腿疼為由趴到太子殿下身上了?思及此,樓璟立時扒著太子夫君的肩膀,掛到了人家身上,“還未全好,不過已不妨礙行走了。”

  太子瞥了掛在身上的家夥一眼,低聲道:“快些站好,這麽多人看著呢。”

  還未等樓璟再說什麽,前去撿大雁的侍衛騎著快馬又奔了回來,“啟稟太子,太子妃,那大雁落到了常春閣,小的不敢冒進。”

  蕭承鈞聞言,唇邊的笑意漸漸淡了。

  “常春閣?那是何處?”樓璟依舊掛在太子身上,歪頭問他。

  蕭承鈞歎了口氣,“罷了,吾與太子妃進去看看,爾等不必跟隨。”

  “是!”眾人躬身應了。

  “走吧。”蕭承鈞把身上的牛皮糖扯下來,拉著他朝大雁掉落的方向走去。

  常春閣並不在行宮中,出了行宮西門,穿過一個小小的竹林,方看到一座院落,白牆灰瓦,恍若到了江南。

  “本想明日再帶你過來的。”蕭承鈞揮手讓侍衛、太監都站在竹林外,隻帶著太子妃上前,緩緩叩響了大門。

  不多時,黑漆大門吱呀一聲開了個門縫,門中有一五十多歲的老頭探出半邊身子,待看清了門外的人,立時打開了大門,跪地行禮,“參見太子殿下。”

  “你家王爺可醒著?”蕭承鈞擺手讓老頭起身。

  “醒著,”老頭垂手而立,恭敬道,“殿下請。”

  樓璟挑眉,王爺?淳德帝的兄弟都不在了,能住在行宮之旁的,恐怕隻有那個從不露於人前的二皇子蕭承錦了。

  “承錦身體不好,常年在此養病,此次來靜怡山,也是想讓你見見他。”蕭承鈞緊緊拉著樓璟的手,從踏進這個院落之後,他的手便一直有些緊繃。

  樓璟注意到,蕭承鈞提起二皇子的時候,說的是“承錦”,而非“二皇弟”。

  “這院子裏溫暖如春,想必有溫泉吧?”樓璟捏了捏他的手心,好讓他放鬆些。

  關於二皇子,對京中的人來說一直是個迷,甚少有人提及他。據說他很早就封王,出宮建府了,可這麽多年,別說參與朝政,就連每年的宮宴都不曾出席過。甚至有傳言說二皇子早已夭折,隻是皇上傷心,不許別人提起。

  蕭承鈞深吸了口氣,稍稍放鬆了些,“承錦畏寒,隻能常年居於此處。”

  穿過幾道亭台樓閣,進了一個穿堂,穿堂後麵煙霧繚繞,應當是一處溫泉。

  “妾身見過太子殿下。”一個身著素色綢裙的女子帶著幾個丫頭上前行禮,丫環們皆跪地,這女子則雙手放於腰側福身。

  “弟妹不必多禮,”蕭承鈞抬手虛扶了一下,“吾帶太子妃來看看承錦。”

  說著便給樓璟介紹,二皇子的正妻,王妃張氏。

  “見過太子妃。”張氏穿得淡素,隻在頭上戴了一對銀鳳釵,細銀鏈墜子連著一顆白□眼石垂在額前,配上那張端莊素雅的麵容,不由得讓人心生好感。

  樓璟回了禮,張氏就領著他們往內院走,她說話輕聲細語的,不仔細聽都聽不清,“王爺這幾日精神好了不少,昨日還問起殿下怎麽還不來看他。”

  樓璟感覺到,拉著自己的那隻手因為這句話而徹底放鬆了下來,抬頭看去,太子殿下的眼中又泛起了點點笑意,便明白,二皇子在蕭承鈞的心中怕是非同一般。這般想著,又難免生出幾分好奇,究竟是怎樣的人物,會讓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太子殿下,如此掛心。

  跨過一座石橋,乃是一個石頭砌的水榭,水榭之下,是霧氣蒸騰的溫泉。水榭上放著一張軟榻,一個身著素色長袍的人蓋著薄毯倚在榻上,正含笑看向來人。

  “方才管家說有一隻中箭的雁掉進了院落,我就猜著,太子哥哥來看我了。”榻上的人正是蕭承錦,還未看清他的相貌,溫潤的話語已然透過霧氣傳了過來。

  “總瞞不過你去。”蕭承鈞拉著太子妃上前,在軟榻邊的凳子上坐了下來。

  張氏招呼丫環倒了茶,便守禮地避到了水榭邊的樓閣裏了。

  皇家的兩兄弟見麵,竟沒有任何的禮節,仿佛尋常人家的兄弟一般,樓璟微訝,往蕭承錦麵上瞧去。

  許是纏綿病榻多年的緣故,蕭承錦看著很是瘦弱,眉目間與蕭承鈞竟有七八分相像,隻是相比之下要柔和許多,麵色蒼白,五官精致,一雙黝黑的眼睛深若古井,仿佛能看透世事一般,帶著幾分蒼涼。

  “靜王殿下倒是與太子有些相像。”樓璟也入鄉隨俗,沒有見禮便開口說話,隻是麵對著這樣一個病弱的王爺,總禁不住放輕了聲音,怕驚擾了他。

  二皇子的封號為“靜”,或許便是為了讓他靜養身體的意思吧。

  “我與哥哥是同一個母妃,自然是相像的,”蕭承錦似乎很高興樓璟這般說,波瀾不驚的眼中也染上了點點笑意,“嫂嫂竟不知嗎?”

  樓璟一驚,轉頭看向蕭承鈞,他們竟是同一個母妃嗎?緣何以前從未聽說過。

  蕭承鈞似有所感地也看了過來,微微頷首。

  “哥哥來這靜怡山,可是朝中出了什麽變故?”蕭承錦看著兩人對望的樣子,不由得輕笑。

  “清河決堤,有人彈劾是我貪墨了修築銀子,便來避避風頭,”蕭承鈞簡單明了地說了這麽一句,顯然不打算多說此事,“瑞兒滿三個月了吧?”

  “去把小王爺抱過來,”蕭承錦不打算讓兄長岔開了話題去,索性吩咐丫環去抱孩子,“他急急地讓你成親,想必為的便是這個,你縱使避到天邊去,該來的總是要來……咳咳……”話未說完,便輕咳了起來。

  樓璟聽著兄弟倆的對話,不由得暗自心驚。方才蕭承錦說起大雁,還以為他是調侃,如今看來,這位王爺是真的聰敏異常,隻言片語便能推出事情的始末來。

  “朝堂之事我自會料理,你莫操這些閑心了。”蕭承鈞蹙眉,拉起毯子給他蓋嚴實。  

==================================

  作者有話要說:  謝謝:Miss張小邪、bluefish、蛋撻君、幽穀青竹 四位大人的地雷~╭(╯3╰)╮

  謝謝:似水約定、扔了一個手榴彈,嗷嗷~

  樓小貓和太紙兔紙:殿下我還傷著呢,快扶著我

  

☆、第十九章 熱鬧

  “天發殺機,移星易宿,地發殺機,龍蛇起陸,”蕭承錦從毯子中伸出一隻蒼白的手,攥住了太子的衣袖,“朝堂之中已然是‘龍蛇起陸’之境,兄長可看到殺機了?”

  蕭承鈞沉默片刻,歎了口氣道:“殺機處處皆是,父皇疑心漸重,當務之急乃是削減父皇的猜忌。”

  “除非你癡了傻了……”蕭承錦歎息般的說道,靠在大迎枕上,緩緩地閉上眼。

  蕭承鈞把弟弟的手放進毯子裏,默不作聲。

  樓璟看著這兄弟倆,莫明的有些心酸,若是二皇子身體康健,於太子來說,將會是一個極大的助益。

  忽而,一陣嬰孩的啼哭聲打破了水榭中的沉默,蕭承錦睜開眼,看向抱著嬰孩而來的王妃。

  小丫環得了王爺的令,便去水榭邊的樓閣稟了張氏,張氏便親自去抱了孩子過來。

  “恰好醒了,剛吃過奶。”靜王妃溫婉地笑著,把孩子遞到了蕭承鈞與樓璟麵前。

  三個月大的孩子已經褪了剛出生時的粉紅,白白嫩嫩煞是可愛,隻是被母親強行帶出來,有些不高興,癟著小嘴哭個不停。

  樓璟好奇地湊過去看孩子,伸出一根修長的手指,碰了碰那吹彈可破的小臉。

  “咕哇咕哇……哇……咕……咕……”孩子被手指碰到,竟張開五指攥住了樓璟的指尖,哭聲也漸漸停了,攥著他的手指晃來晃去,一雙水晶葡萄般的大眼睛濕漉漉地望著他。

  “瑞兒這是喜歡嫂嫂呢。”張氏輕聲細語地說道。

  樓璟也忍不住笑起來,從腰間取下一個雕了蝙蝠的玉佩,“來的匆忙,不及備禮,便把這個送了瑞兒吧。”

  張氏接過那羊脂玉雕的“福從天降”,抱著孩子稍稍蹲身道謝。

  因為蹲身,孩子的手被帶得遠了些,可依舊緊緊攥著樓璟的手指,樓璟覺得有趣,又怕傷到孩子,隻得跟著把手伸長。

  “天色不早,我們該走了,”蕭承鈞起身,看著臉色蒼白的弟弟,低聲道,“改日再來看你。”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醜叔情逢春 複唐 農家子的為官路 大師兄貌美如渣[穿書] 老板與小狼狗 小甜餅(作者:長生千葉) 小羊每天都被薅羊毛 我怕是離了個假婚 巔峰外賣 世子韓司恩 路人男主[快穿] 拯救校草的那些日子[重生] 江笠(重生) 垂耳兔不想上戰場[星際] 我憑本事伺候的老祖 全世界都怕我們離婚[快穿] 論如何讓大喵乖乖睡覺[穿越] 我的龍 奇葩貴主 有藥 這該死的貓生啊 南禪 活得像你那樣[娛樂圈] 重生之哥兒種田記 調教成癮 七零年代重生日常 男神們爭著當我爹 穿越回來後 反派辭職之後 嫁入豪門的二哈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