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君為下

第11節

  清涼寺是清河縣的一座和尚寺,太祖打天下的時候曾受過清涼寺住持的恩惠,因而封了個護國寺,每隔幾年都會調撥一筆銀子修繕這座寺廟。

  蕭承鈞蹙眉,修清涼寺的錢與修堤壩的錢戶部都會按時按量撥下去,難道這種事還能被弄混嗎?

  “謊話說不圓,便多等幾天,自然會有人幫著說圓的。”樓璟看了看那厚厚的記錄簿,這種慣例撥銀子,是不可能弄錯的,既然懷疑蕭承鈞,緣何不趁他在朝中的時候拿出來說,偏偏等他不能上朝的時候說出來,其中的意味不言自明。

  眾人不由得瞪大了眼睛,一個東宮官驚呼,“這麽說來,是有人故意在此時陷害殿下的。”

  蔡弈在原地轉了轉,“殿下如今不能上朝,縱使想辯解也無從說項啊。”

  風聲……決堤……此時……不能上朝……

  樓璟覺得什麽東西在腦中一閃而逝,從八月十七那道匆匆的賜婚旨意,到大婚以來的種種,猛然轉頭看向身邊的蕭承鈞,緩緩道,“殿下,我們的婚事,緣何這般倉促?”

  蕭承鈞聞言,不由得臉色大變,“你的意思是……”

  大婚期間太子不必上朝,到了蕭承鈞這裏,更是變成了不得幹政。不上朝,不批奏折,隻靠著幾個三品以下、沒資格上朝的東宮官,就是變相的將太子隔出朝堂。清河八月初就決堤了,縣令貪墨的案子緣何留中不發,恰好等到太子不在朝中的時候才拿出來呢?

  蕭承鈞漸漸握緊的袖中的手,父皇這般作為,定是一開始便懷疑他了。

  蔡弈急出一身冷汗來,“大婚是為了困住太子,那麽皇上定然是起了疑心了,殿下,得盡快拿出個章程出來,不能由著他們往東宮潑髒水啊!”

  “事情尚未查明,不可輕舉妄動,”蕭承鈞沉聲道,“蔡弈,吾之前讓你準備的那個章程可準備妥當了?”

  “殿下!”蔡弈臉色瞬間變得煞白,聲音變得有些沉重,“準備妥當了,但是殿下……”

  蕭承鈞抬手製止了他繼續說下去,“妥當了便好,暫時按兵不動,吾去與父後見一麵,晚間你再來聽令。”

  “是!”蔡弈躬身應了,其他幾個東宮官似乎並不知曉他準備了什麽章程,但都不會傻到現在就問出來,各個躬身行禮,跟著蔡弈告退。

  “有了端倪才好見招拆招。”樓璟竟是鬆了一口氣,他們的婚事來得太蹊蹺,如今見到了因由,倒不必惶惶然地猜測了。

  “說的是,”蕭承鈞見他這般,眼中也露出些許笑意,“我們現在就去鳳儀宮。”

  “你們倒是有心,”皇後收下了樓璟帶回來的兩筐鮮果,揮退了眾人,拿出了一個小匣子,“這是越州刺史讓人快馬加鞭送來的大婚賀禮,今日午時方到的。”

  蕭承鈞接過皇後手中的紅漆匣子,“父後,朝中出事了。”

  “本宮知道,”紀酌一雙鷹眸中顯出幾分冷冽,“且做最壞的打算吧。”

  “父後……”蕭承鈞看著皇後冷肅的麵容,緩緩蹙起眉,“或許,還不到這個地步。”

  “下個月靖南侯就要歸京了,”紀皇後歎了口氣,“大婚之前本宮就和你說過,這事你盡量查,但是切記,縱然眾人都知道你是冤枉的,也不能讓眾人為你喊冤,否則,誰也保不住你。”

  初秋的月色總帶著幾分清冷,蕭承鈞負手站在窗前,由著月光漏進這空曠的大殿之中,將他杏黃的衣裳染上一層銀霜。

  樓璟走進空曠的崇仁殿,殿中沒有掌燈,遠遠地就看到那一抹清貴的身影,在月下孑然而立,仿佛隨時都會融入這孤寂的月光中,不由得加快了腳步,行至他身後,又怕驚擾了他的思緒,便靜靜地陪他站著。

  “怎麽跑過來了?”蕭承鈞回頭看他。

  “蔡大人都走了,殿下也該歇息了,”樓璟說著,臉上露出了幾分不正經的笑,“殿下不去八鳳殿,臣隻得到崇仁殿侍寢了。”

===============================

  作者有話要說:  菩提樹葉扔了一個地雷

  linyuan扔了一個地雷

  yllahero扔了一個地雷

  似水約定、扔了一個地雷

  謝謝四位大人的地雷~╭(╯3╰)╮

  我錯了,_(:з」∠)_躺倒任抽打,最近兩天失血過多(你們懂的),晚上熬夜熬不住,白天又特別困,嚶嚶,這章還是沒能讓樓小攻親到太紙,明天一定讓他親到,握拳~

  另外,關於皇後,本來沒有給他安排CP,可是有童鞋很不樂意讓皇後涼涼孤老終身,呃……在這裏問問大家的意見,因為聽說副CP也是一種雷,(⊙_⊙)

☆、第十七章 心動

  蕭承鈞看著太子妃在月光下越發昳麗動人的俊顏,微微地勾起唇角,把手中的兩個小東西遞給他,“你拿去放箱子裏吧。”

  樓璟低頭,就見太子殿下把一對樟木雕的小人塞到了他手中。樟木可以驅蟲,這種小玩意兒一般都是放到衣箱裏的,兩個小人一個抱著元寶,一個抱著大魚,圓滾滾的憨態可掬,“哪兒來的?”

  蕭承鈞指了指身邊小幾上的紅漆盒子,“越州刺史的賀禮。”

  樓璟把盒子拿過來,將木雕小人放進去,笑道:“這越州刺史真有趣,太子大婚,別人都送金玉珠寶,他竟送一對木雕。”

  “他家裏祖上便是賣木器的。”蕭承鈞目光柔和地看著那盒子。

  “莫非,這是越州刺史親手雕的?”樓璟奇道,抱著那盒子翻看,發現那漆盒裏還雕著三行字,如是說:

  聞殿下大婚,甚是歡喜,倉促之間,無以為贈。

  老眼昏花,此三年前親手所刻,聊表老臣之心。

  老臣年事已高,惟願殿下平安康健,事事順遂。

  淳德十年八月於越州

  蕭承鈞望著天上一勾上弦月,緩緩道:“越州刺史,便是淑妃娘娘的生父。”

  樓璟啞然,淑妃的生父,就是蕭承鈞的親外公,難怪會送這種不值錢卻很是用心的東西了。這三句話明顯是雕完了一句,才想起下一句的,可以想象得到一個頭發花白的老頭子,在月下雕了一行祝詞,又覺得還有話說,便又雕了一行。

  老人家的心願總是好的,隻是蕭承鈞如今,絕無可能事事順遂,因為他所背負的,乃是整個天下,而非與太子妃這一個小家而已。

  “濯玉,你說,靖南侯離了東南,誰來抵禦倭寇?”太子殿下的臉在月光下看起來柔和了許多,也平添了許多惆悵。靖南侯鎮守東南,打了十幾年的倭寇,到頭來隻落得個歸京養老的下場。

  靖南侯是皇後的父親,皇上打壓靖南侯實則是在壓製太子,大婚之前便有意想要收回兵權,靖南侯聞音知雅,十分識趣地主動交了兵權,今日聽皇後的意思,應當是下個月就帶著妻兒老小抵達京都了。

  “頤養天年不見得是壞事,”樓璟把手中的漆盒放回小幾上,也走到了窗邊,“我爺爺不在了,晉州如今依然安好。”

  蕭承鈞收回賞月的目光,轉而看向他的太子妃,良久方道,“是我杞人憂天了。”

  “安國公世代鎮守晉州,可我爹不會帶兵,若是韃子再犯晉州,就得朝廷再派大將了。”樓璟的聲音有些冷。

  “濯玉……”蕭承鈞微微蹙眉。

  “東南的倭寇屢禁不止,若不是靖南侯,那裏早已民不聊生。靖南侯歸京,不出三個月倭寇必犯東南。”樓璟卻沒有停下的意思,他看著今晚在月下顯得孤寂的太子殿下,心中便十分憋悶,這個人明明有著濟世之才,卻生在這混亂不堪的淳德年,還要處處隱忍那些蠅營狗苟之輩。

  “大廈將傾,以吾一人之力支撐,不過是杯水車薪,”蕭承鈞黝黑的眸子在清冷的月光下顯得越發深沉,他的聲音沉穩有力,沒有絲毫的頹唐,反而蘊含著萬千威儀,震懾四方,“與其勉力維係,不如效仿鳳凰涅盤,於灰燼中求得重生。”

  樓璟愣愣地看著麵前的人,在這空曠的大殿之中,負手而立的太子殿下,說出這番話的瞬間,仿佛立在波瀾壯闊的山河之巔,與染血江山的灰燼中浴火重生。

  怦然心動隻在一瞬,樓璟單手附在心口,緩緩地笑了,“臣,會等著,與殿下,一起重整河山。”

  夜已深,兩人索性就在崇仁殿安歇了。

  崇仁殿的床比八鳳殿的還要大一些,樓璟朝床裏挪了挪,湊到了太子殿下身邊,伸手把熟睡的人抱進懷裏,用下巴在那柔順的發頂輕輕蹭了蹭。這個人以後會成為執掌天下的明君,此刻卻毫無防備地睡在他的懷裏,這般想著,心中便升起一股奇異的滿足感。

  翌日清晨,陽光照在杏黃色的帳幔上,蕭承鈞睜開眼,發現太子妃又扒到了自己身上,一修長的手還十分不老實地伸到了杏黃色的內衫之中,抬手想把那隻爪子拿出來,臉頰卻又碰到了旁邊的腦袋。

  太子殿下伸出去的手拐了個彎,輕輕摸了摸那纖長的睫毛,緩緩湊過去,用自己的唇,在那輕抿的薄唇之上,悄悄碰了碰。誰知剛剛碰上,就被猛然吸住了。

  樓璟忍笑忍得辛苦,直到太子殿下再次偷親他,竟然還是親的唇,便再也忍不住,張口就把那觸感柔軟溫暖的東西含住了。

  “唔……”蕭承鈞不禁瞪大了眼睛。

  樓璟睜開眼,單手按住了太子殿下的腦袋,在那試圖逃跑的唇上吮吸輕咬,輾轉碾磨,直到兩人都有些微微喘,這才單手撐起身子,好整以暇地看著他,“殿下,大清早就這般輕薄於我,是為何故啊?”

  蕭承鈞看著那雙燦若寒星的美目,一時間有些無措,覺得他這話有些不對,但哪裏不對又說不出來。

  看著太子殿下呆呆的樣子,掩藏在發絲間的耳朵也漸漸染上紅色,樓璟覺得心裏又開始癢癢。

  “咳,該起了,”蕭承鈞輕咳一聲,坐起身來,“昨日我給父皇遞了折子,咱們去靜怡山住兩天。”

  樓璟依舊半躺在床上,伸手攥住太子殿下的衣角繞在指間把玩,知道蕭承鈞這是要避嫌,讓淳德帝覺得他什麽都不知道,朝堂上另有安排,“好啊,靜怡山如今應該已經滿山紅葉了,正是遊玩的好時候。”

  靜怡山就在京城的東郊,山上遍植楓樹,每逢秋日,便會紅葉滿山,煞是好看。隻是百姓通常隻能去北山,南山是皇家別院所在,閑雜人等不得入內。

  淳德帝答應得很是利索,早上特意派了人來,準太子與太子妃去靜怡山行宮小住。

  “本是要帶你去太子別院,沒想到父皇竟讓咱們住行宮。”打賞了前來傳信的太監,蕭承鈞轉頭看向正在換衣服的太子妃。

  “那正好,我還沒住過行宮呢。”樓璟笑道,作為羽林軍的四品中郎將,倒是去過行宮,不過是去守衛,作為主人住進去,倒是頭一遭。

  要去行宮,自然要東宮宮人先行去安排收拾,兩人便不慌不忙的用了早膳,再去鳳儀宮跟皇後交代一聲,過了午才坐上車駕往東郊而去。

  東宮一片安逸景象,朝堂上卻是氣氛緊張。

  “皇上,清河縣令招供,說今年三月太子令清河縣修繕清涼寺,卻遲遲沒有撥銀子,直到五月份才撥下一筆銀子來,他便拿來修了清涼寺,竟不知這錢乃是修築堤壩的錢。”刑部侍郎把昨日審訊的結果拿了出來。

  “簡直是一派胡言,修堤乃大事,身為清河縣令難道分不清輕重緩急嗎?”吏部尚書楊又廷是個直脾氣,最看不得官員玩忽職守,聞言忍不住出列問道。

  “清涼寺每三年修繕一次,用不了不少銀子,”戶部尚書也不樂意了,站出來道,“修堤壩與修寺廟的錢相去甚遠,且太子三月初批複,戶部三月中旬就撥了銀子。”

  “以臣之見,此事怕是還需接著查。”右相陳世昌出列,躬身道。

  左相趙端看了陳世昌一眼,垂目不語。

  “查,”淳德帝擺了擺手,“貪墨修堤銀兩,決不姑息。”

  沈連陰桀的眸子冷冷地掃了一眼右相,沒有說話。

  待到散朝,左相趙端笑著讓右相先行,自己緩了兩步落在後麵。

  “左相,您說,這有什麽可查的?”戶部尚書低聲道,明顯就是清河縣令挪用的修堤的錢,怎麽怪到戶部頭上了?

  吏部尚書楊又廷走了出來,瞪了右相的背影一眼,吹了吹胡子,冷哼一聲,“居心叵測。”

  任誰都能看出來,右相陳世昌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淳德帝愣是沒看出來似的,由著他們瞎折騰。

  趙端單手捋了捋下頜的美須,“且回吧。”什麽也沒說,率先向前走去,隻是狀似不經意地瞥了一眼臉色陰沉的沈連,若有所思。

  昱朝用的三省六部製,太宗時廢門下省,隻留尚書省與中書省。尚書令即為左相,統轄吏部、禮部、戶部,中書令為右相,統轄兵部、刑部、工部。世宗立了內侍省,不管任何一個部,權限很是模糊,如今沈連做了內侍監,更是想管什麽都會插上一手。

  禮部尚書姚築悄悄擦了擦額上的冷汗,幸虧他昨天聽了太子的話,讓弟弟趕緊離開京城,果不其然,昨天半夜裏有人闖進了他弟弟姚宿暫住的宅子,要拿人卻撲了個空。瞧今日的形勢,應當是私下裏抓人,沒抓到也不敢大張旗鼓。

  “恩師,接下來怎麽辦?”姚築快走兩步跟上趙端的腳步,悄聲問道,他家裏老母聽聞昨日之事,今早起來就朝著東宮三跪九叩,要齋戒四十九日為太子殿下祈福。

  趙端深深地看了姚築一眼,“以不變,應萬變。”

  靜怡山在京城東郊三十裏,山下便是有名的尼姑寺,名為青蓮寺,京城裏的女眷常來這裏燒香拜佛,一年四季都香火旺盛。

  “九月初九這裏有廟會,我們可以下山來看看。”樓璟看著不遠處的青蓮寺,臉上露出一抹意味不明的笑意。

  蕭承鈞看了一眼笑得不懷好意的太子妃,“你我都是男子,怎好去尼姑寺裏瞧熱鬧?”九月初九重陽節,百姓們會到北山去登高,女眷們便留在山下趕廟會。

  樓璟神秘一笑,也不作答,把臉埋到太子殿下懷裏打了個哈欠,“這山路繞的我眼暈。”

  太子殿下無奈地看了看供在他懷裏的家夥,山路顛簸,他們便換了馬匹,樓璟腿上有傷,騎不得馬,隻能跟他共騎一匹。可自從上了馬,這家夥就沒消停過,哪像個有傷在身的人?

君為下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君為下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txt.33mai.com ***
修真界依然有我的傳說 炮灰重生後(快穿) 誰還不是白月光咋滴 我在鄉下做網紅[重生] 當問號變成人 初戀想跟我複合 假裝高深莫測的正確方法 人生如戲,全靠吻技 偷偷喜歡他 重生之與獸為伍 穿書之撩漢攻略 迷弟的春天 情之所鍾[重生] 好一個騙婚夫郎 教主走失記 全宇宙最後一隻貓 王爺嫁到:反守為攻 情敵不按套路出牌 818假戲真做的網配大神 霸氣總裁的極品情人 鮫人反派有點撩[重生] 我被金主的白月光撿走了 穿越實錄 室友發現我寫耽美怎麽辦 重生一品男妻 開封府宿舍日常 新晉閻王上崗手冊 小金蛋護養指南 天敵飼養指南 我們小區不可能這麽不科學
  作者:綠野千鶴  所寫的君為下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君為下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TXT.33mai.Com.TXT小說電子書免費下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