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無上道境

第159節


“天寒地凍”


就在這句話從冷夕顏的嘴中喊出的那一刻,整片擂台瞬間平靜下來,雪花停止飄落,狂暴的颶風和爆裂的雷鳴瞬間消失,一股股巨大的龍卷風被凍成旋渦狀的冰柱,而擂台的每一處角落也都結成厚厚的堅冰,就連楊毅五人也在此刻被凍成了冰雕。當然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卻並未受到任何影響。


“好恐怖的寒流。”擂台外不知是何人冒出一聲驚歎。


可就在這句驚歎聲消散的那一刻,一道道清脆的聲響從擂台中傳出。


“哢嚓...”


五座形式各樣的冰雕逐漸炸裂,楊毅五人破冰而出。


“唔,還真的有點冷。”楊毅呼出一口寒氣。


“夕顏,難道這就是你的拿手絕招?”向浩宇淡淡的望著她,莫名笑道。


五人破冰對冷夕顏來說是理所當然的事,因此她的臉上被沒有任何驚訝之色,若是他們連這點能耐都沒有的話,那他們就不可能如此輕鬆地進入決賽。雖然她並不驚訝,但是她的隊友確實震驚不已。因為他們心知這天寒地凍的威力有多強大,沒想到對麵竟然不受任何影響。


“等你們先破了我的天寒地凍再說吧。”冷夕顏淡淡回道。


“這有何難。”向浩宇不屑道。


莫言聽到向浩宇的不屑聲,就知道他要盲目出手了,深知天寒地凍厲害的他怎會讓他亂來,隻好叫住他:“浩宇,你切別著急動手,等我破了她的元技再動手也不遲。”


楊毅深知莫言的謹慎風格和高深的見識,竟然能夠讓他都感有壓力的元技,定然有恐怖之處。


“浩宇,回來,聽莫言兄的。”楊毅呼喊道。


向浩宇聽到喊聲,隻能無奈的返回。


“小毅,你阻我幹甚。”向浩宇不滿道。


“我覺得這天寒地凍不簡單,還是切看莫言兄的如何處理。”楊毅在他的耳邊低聲道。


“好,我就看看他有什麽花樣。”向浩宇雙手懷抱道。


“楊毅兄弟,還請你們幫我攔住片刻。”莫言話一落,就開始掐捏著手印,念念有詞。


冷夕顏望著熱氣漸生的莫言,暗叫不好,吩咐道:“趕緊攔住他。”


“浩宇,你攔住夕顏,其他人交給我們。”楊毅望著襲來的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吩咐道。


“知道了,放心吧。”向浩宇長槍一挑迎向了冷夕顏。


而盧磊則依然應付之前突襲他的人,王野也與之前的化為獸身的對手糾纏在一起,至於楊毅則應付另外兩人。


由於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身處於天寒地凍的環境中,他們的實力大增,就連攻擊力道都增強了好幾倍。


“怎麽回事,他們的實力怎麽提高了如此多。”楊毅越戰越心驚,內心驚詫道。


不僅他一人感到驚奇,王野、向浩宇、盧磊三人也發現了這個問題,隻是不知道原因所在。特別是向浩宇,他內心更是鬱悶至極,因為無論他如何進攻,冷夕顏總是能夠提前預知,輕鬆躲過。反而冷夕顏的攻擊卻能夠每次拿捏的十分準確,幾乎讓他防不勝防,十分詭異。


第194章 烈火焚天


楊毅四人陷入了苦鬥,就算他們使出渾身解數都無法給對麵帶來實質性的傷害,而且還漸漸地加重了敗陣的趨勢,這讓他們一時找不出原因所在。


突然,楊毅好像發現了一些詭異之處。每當他們出手反擊的時候其腳底總是習慣性踏在冰麵上,而冰麵也在他們腳底離開的那一刻莫名的綻開一朵美麗的花紋。這朵美麗的花紋也隻是停留一瞬間,就化為一道細長的無色透明絲線,以極快的速度湧向冷月學府五人,並從他們的腳底沒入體內。而他們也在絲線沒入體內的瞬間似乎知曉了楊毅四人的舉動,做出了及時的反應。


不僅如此,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所展現出來的超強實力也可能與擂台的冰麵有關。要說冷夕顏有超強的實力與向浩宇鬥得旗鼓相當一時半會兒難以分出勝負,他們還能理解,畢竟身為代表隊隊長的冷夕顏其實力定然不簡單,況且冷夕顏本身還是傳說中的寒冰聖體,其戰力肯定不能普通來形容。


但是其他人的超強戰力則讓楊毅他們萬分不解。因為冷月學府代表隊其他四人所展現出來的實力在天寒地凍前後有很大的差距,雖然有隱藏實力的可能,但是他們所展現出來的詭異反應和超強實力卻讓楊毅四人難以置信,畢竟像他們如此天賦驚人,奇遇不斷的天才不會如同大白菜一樣隨便出現在菜市場。


在楊毅發現對方的詭異之處的時候,王野、向浩宇、盧磊三人也同樣發現了疑點,於是四人在經過短暫的確認下,相互確認了看法,最終一直斷定所有的疑點和詭異都來自冰麵。


其實楊毅他們猜測的沒錯,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確實借助了冰麵內的寒氣為他們持續提供源源不斷的靈力、魂力以及對方出手的信息,這也是為何楊毅四人的攻擊很難擊中的原因之一。而且他們在冰麵上所享受到的益處也正天寒地凍所製造出來的天時與地理,而他們之間詭異的陣法正是人和。所謂天時地利人和均在,才是任何大大小小的比鬥和戰爭所獲得勝利的必要條件。


竟然楊毅四人已經陷入了冷月學府代表隊的天時地利人和之境,定然會被長久打壓,一時半會兒討不到一絲益處的狀況。這也正是由於他們的實力超絕,要不然早就敗下陣來了。


明知此時危機的四人,已經期盼著莫言能夠快點破了這天寒地凍的局麵,要不然他們就會一直被壓著打,而他們現在也隻有委屈地爭取時間,默默承受眼前的這一切。


“莫言,你好了沒有,我們快撐不住了。”向浩宇苦苦支撐著冷夕顏的進攻,其身上已經出現了不少的傷痕,雖然傷勢都不嚴重,但是如此憋屈的抵抗令他十分不爽,特別還是被自己的未婚妻打壓著,這已經嚴重影響到他的男子漢形象。


莫言默不知聲,但卻並未表示他沒有聽到,因為他手上的動作卻越來越快了,而且莫言似乎也知道天寒地凍的厲害之處,似乎也想早點將此局麵破開。但是想要破開由寒冰聖體所施展的天寒地凍,普通的元技定然不行,隻有兵行險招讓隊友們為他爭取更多的時間。


時間緩緩的流失,楊毅四人在極度緊張的同時,冷月學府代表隊


五人也都是心急如焚。因為莫言身上聚集的火屬性元力已經越來越多,其元技所帶來的威勢也越來越恐怖,似乎馬上就要完成。他們還本想著前往打斷他的元技,但是楊毅四人的瘋狂抵抗卻讓他們完全抽不開身。而楊毅他們似乎也意識到此時是關鍵時刻,就算拚了命也要攔下,要不然他們可能就會輸掉此次比賽。


“小宇,難道你就隻有這點實力嗎,太冷我失望了。”冷夕顏見莫言即將完成,兵行險招,隻能嚐試著將向浩宇激怒讓他漏出一絲破綻好讓她脫身。


向浩宇似乎心知她的激將法,不屑一笑,說道:“夕顏,你就別指望我會放你過去,沒用的。”


“是嗎,你這不是出現破綻了嗎。”冷夕顏在向浩宇開口講話的那一刹那間尋到一絲破綻,瞬間繞到他的身後,以極快的速度衝向莫言。


“不好。”向浩宇驚呼道。


而楊毅、王野、盧磊三人在向浩宇發出驚叫聲的那一刻,利用餘光看到了衝向莫言的冷夕顏。可正當他們認為冷夕顏突襲成功那一刻,莫言突然睜開雙眼,微微一笑,說道:“等你好久了。”


“烈火焚天”


一股極為猛烈的火勢以莫言為中心,瘋狂的湧向四周,而冷夕顏也在這一刻被火勢集中震飛出去。


“嗯...”


冷夕顏倉促落地,雙腳在漸漸開始融化的冰麵上劃出一道淡淡的痕印,直到滑至擂台邊緣才停下來,與此同時一口血跡從她的嘴中噴出。而其他冷月學府代表隊四人則相繼擺脫楊毅四人的糾纏,將冷夕顏護在身後。


莫言看了一眼已經融化的冰麵,又看了一眼沒有被擊下擂台的冷夕顏,惋惜道:“哎,可惜了,可惜了。”


楊毅四人見對手已經退卻,總算是鬆了口氣,也不前去追擊,身形一閃就來到莫言的身邊謹慎地望著冷月學府代表隊五人。


冷夕顏深吸了幾口氣,體表冒出一團團白氣,顯然在呼吸之間就將侵入體內的火氣排出體外。在她平複體內動蕩的寒氣後,冷眼一對,冷冷道:“卑鄙,沒想到你竟然出此下流手段。”


莫言也不生氣,微笑道:“非也,非也,我這叫計謀,不叫卑鄙。若是我的手段是下流的話,那你趁我準備元技的時候打算偷襲我又算什麽。”


冷夕顏一聽,怒火既生,差點就被莫言的話氣得體內的血氣再次翻湧。


向浩宇望著憤懣之色的冷夕顏,心生痛楚,尷尬道:“那個莫言啊,話也不能這樣說吧,好歹......”


向浩宇話說了半截就不知道該如何講了,隻能手舞足蹈的,似乎是在表明你懂得的意思。


莫言望著向浩宇那樣,搖頭一笑,無奈道:“好,好,好,我就看在你的麵子上閉嘴行了吧。”


向浩宇知道他已經領會,內心一喜,雙手抱拳道:“那就多謝莫言兄了。”


楊毅看在眼裏,則是無奈苦笑著。


“白癡。”至於王野望著向浩宇那傻樣,淡淡開口道。


冷夕顏見向浩宇在護著她,嬌容一羞,一團團紅暈出現在嬌容上。冷夕顏這樣羞澀的場麵頓時將她的隊友看傻了,因為他們這是第一次見到。不僅是他們就連擂台下的人群也都是滿臉詫異之色,特別是比較熟悉冷夕顏的劍無塵等人。


向浩宇望著羞澀的冷夕顏,心中暗罵道:“讓你多嘴,這下好了吧。”


“那個,夕顏啊,你別誤會,我可沒有關心你,我隻是懶得聽他的廢話,怕耽誤了比賽,才如此說的。”向浩宇尷尬狡辯道。


“嗯。”冷夕顏羞澀的點了點頭,而嬌容上的紅暈則更深了。


向浩宇望著冷夕顏的變化,心知又說錯話了,懊悔道:“完了,這下真的完了,我這臭嘴啊。”


“隊長,還在比賽中,還請專注。”其中一位隊員在冷夕顏的耳中低聲提醒道。


冷夕顏深吸了口氣,平複心中的羞意,緩緩起身,重新恢複之前的冷麵,淡然道:“好一個烈火焚天,竟然能夠破了我的天寒地凍,不愧是潛龍學府代表隊隊長,果然了得。”


“言過了,還是你厲害,竟然被我一擊擊中,還能如此安然無事,寒冰聖體果然不同凡響。”莫言抱拳回道。


“那就多謝莫言兄的誇獎了,不過我倒是有點疑問,不知莫言兄能否為我解答一番。”冷夕顏一邊問話,一邊默默療傷,希望自己能夠多爭取點時間。


“奧?不隻是何問題,在下要是知道定會告知。”莫言淡淡笑道。


與此同時,莫言暗中運轉元力,希望能夠抓緊時間回複消耗的元力,畢竟剛才一擊消耗了大量的元力。因為在天寒地凍製造的天時地利環境中火屬性元力都被隔絕,別說從外界捏取一絲火屬性元力了,就連體內的火屬性元力運轉都要比之前消耗好幾倍。而這一招烈火焚天全靠他一人施展,體內的元力估計快被消耗殆盡。


況且烈火焚天乃是極為接近天級元技的地級高階元技,其本身對元力的消耗程度就不容小虧,更何況是在沒有一絲火屬性元力的環境中。此招一出,莫言體內的元力並未完全消耗殆盡就已經是了不得的成就,要知道就算是普通王境強者想要憑一己之力施展此招也會元力耗盡。


“在火屬性元力被隔絕的環境中,你是如何施展烈火焚天的,而且此招本身隻是地級高階的元技,就算再接近天級元技,也不可能勝得了我的天寒地凍,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冷夕顏問道。


“烈火焚天確實隻是地級高階元技,但也要看看是誰在施展。在我的手中烈火焚天可完全是一部天級元技。”莫言微笑道。


“至於為何能夠成功,你心中應該已經有了答案吧。”莫言接著說道。


冷夕顏聞言,麵色一寒,冷淡道:“竟然如此,我倒要看看你還有幾斤幾兩。”


冷夕顏話一落,便向她的隊友們使了個眼神,發起進攻。


第195章 焱心地火vs寒冰聖體


冷夕顏五人的攻勢雖快,但楊毅他們的反應速度也並不慢。就在冷夕顏他們抵達楊毅他們身前的時候就已經做好了準備,似乎早就知道對方會發起突襲。


由於天寒地凍被破,除了冷夕顏本人外其他人的戰力都下降了不止一丁半點。雖然如此,但雙方之間的勝負仍然是未知數。


此次對決雙方幾乎都拿出了全部實力,除了楊毅、王野、向浩宇三人沒有將所有的底牌展現出來,其餘七人幾乎都已經底牌盡出。


元力未回複巔峰的莫言與傷勢未愈的冷夕顏對戰在一起,一人施火,一人持冰,冰火對決,最為壯觀。


楊毅的對手依然是手持狼牙棒的粗狂男子,倆人瘋狂的對拚剛猛激烈,讓人看了熱血沸騰,這樣的對決才是男子漢之間的真正碰撞。


王野的對手也並沒有變,依然是能夠獸化為凶鱷的少年。倆人均是以獸身對決,一邊是威猛的巨虎,一邊是猛烈的凶鱷,就如同鬥獸場中的兩隻猛獸在擂台中撕咬,不分勝負決不罷休。


向浩宇的對手是一名冰屬性靈師,一手冰蓮花讓他苦惱萬分。無論向浩宇如何出手,對方總是能以最為優雅的方式躲過,就算他的雷霆之力再爆裂,也難以一時破開對方手中的蓮片。倆人一攻一防的趨勢讓人一時摸不著頭腦,不知道在搞什麽鬼。


最為精彩的就是盧磊與手持冰劍的少女之間的對決。巧妙絕倫的輕靈劍法,穩如泰山的隨意靈化,一攻一防實為經典。盧磊熟練的靈化總是能夠擋住冰劍的突刺,輕靈絕妙的劍法也總能尋出一絲破綻,倆人招式互懟互拆正是一場精彩的搏鬥。


忽然,火光炸裂,寒光飄散,火與冰的對決也正式拉開帷幕。


冷夕顏被震退幾步後,似乎已經摸清莫言的底牌,冷笑道:“莫言,怪不得你能抵抗得住我的寒冰聖力,原來你有異火護體。”


“看來我是瞞不住了。”莫言苦笑道。


“竟然如此那就讓我瞧瞧到底是你的寒冰聖體厲害,還是我的焱心地火更勝一籌。”莫言此話一落,一根根赤紅色的絲線從他的雙指間射出,湧向冷夕顏。


擂台下,一道黑芒從黑獄學府代表隊中的一名半遮麵的少年的眼眸中射出,此人就是曾經施展過黑線的少年。


“焱心地火,姓莫。怪不得之前有股熟悉的感覺,原來是隱藏世家莫家人,看來冷月學府這次要輸了。”擂台下觀戰的劍無塵心中震撼道。


赤紅色的火線一現,一股猛烈的高溫傳出,火線所過之處氣溫飆升,就連附近的水珠都被瞬間氣化。


冷夕顏望著恐怖如斯的火線,大為一驚,一股股極冷的寒氣從她的雙手中湧出,直接迎向火線。


“吱...”


一團團水汽生成,在倆人之間形成一股濃濃的霧氣。





無上道境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無上道境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無上道境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無上道境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重生之絕代仙尊縱橫萬道無敵修仙在校園一品修仙無上道境太上執符天刑紀劍徒之路焚天劍帝凡人修仙之仙界篇超凡黎明紂臨神禦九天萬古戰尊太古神帝長生天聖龍圖騰血染長生燃鋼之魂史上最牛掌門係統萌神信徒神奇道具師大夏王侯儒道至聖放開那個女巫修煉狂潮永夜君王妖神相公逆天妻君臨星空絕品隱忍係統
  作者:孤獨的小野馬所寫的無上道境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無上道境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