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

第366節


“饅頭、鹹菜、包子、稀粥。”


“你不是籃球特長生嗎,為什麽要練田徑?”


“為了拉體力,我現在體力太差了。”體力稍微恢複,馮尉慢慢喝了一些水,見柳勤對訓練很有興趣,便講了起來。


柳勤靜靜聽著,對馮尉卻越來越改觀。


她原以為馮尉是那種隻會耍小聰明、隻喜歡說大話的人,但現在才知道,馮尉認真起來也是很拚,“記得你之前說過初中時你練體育,也這麽賣力氣?”


“差不多。”


“後來為什麽放棄了?僅僅因為受傷?”


“不是,”馮尉喝了一口水,仔細想了想,“當時隻覺得太累了,生活沒樂趣,看不到什麽希望。再加上全家人對我的期待壓力,時間久了就有逆反心理,借著受傷便放棄了。”


“看不到希望?”柳勤不解,“那現在呢?現在能看到希望嗎?”


馮尉一愣,“現在也看不到,但最起碼有個目標了。”


“什麽目標?”


“考到帝都去,讓你看得起我。”


“……”柳勤嘴角抽了抽,“我一直看得起你。”


馮尉搖了搖頭,目光灼灼看向柳勤,“你身邊優秀的人太多,多到根本看不到我的光芒。所以我要發出比他們更耀眼的光芒,我要你看著我。”


“……”柳勤怔住,“值……值得嗎?”


“值得。”


在這灼灼的眼神下,柳勤竟無言以對。


她垂下眼,歎了口氣,“算了,雖然我現在覺得無地自容,但如果這個能當成你前進的動力,那我也臭不要臉的當一次。不過我還是很不解,聰明如你,為什麽會找不到目標?難道你前進的動力不是應該得到更好的成績或考上好大學嗎?”說著,再次好奇地看過去。


馮尉突然笑了起來。


“你笑什麽?”


“我笑,柳勤你有時很聰明,有時又傻得可愛。”


“為什麽這麽說?”柳勤一頭霧水。


馮尉抬起眼,看向班級裏的同學,“不說遠,就說現在我們班裏,你以為有多少人擁有真正的人生目標?有多少人前進的動力是為了那個遠大的目標?我看來,最多十個人吧。剩下的四十幾人的目標隻是短淺到下一次考試進步多少,而你不覺得人的成長本來就是這樣嗎?年紀越小,目標越近;年齡越成熟,目標越遠大。高中生說,我要學業成功,這個目標可以理解;初中生說,我要學業成功,說明是個可造之材;小學生說,我要學業成功,多半是在吹牛;幼兒園小朋友說,我要學業成功,那肯定不知在哪學的話。”


柳勤恍然大悟——她確確實實犯了個錯誤,便是忽略對方年齡來做要求。


她要求藍雨祁、要求姚香林、甚至要求馮尉來確定遠大目標而為之努力,因為這件事在她看來是理所應當、水到渠成,但她忘了,他們才十幾歲,而她真正年紀二十幾歲。


不說別人,隻說上輩子的自己,有遠大目標嗎?


沒有!


上輩子的柳勤,還不如姚香林。


柳勤歎了口氣,“也許我錯了。”


第554章,下午薑越來上課(二更)


馮尉不解,“你錯了?你錯什麽了?”


“姚香林固然任性,但我的標準也不完全客觀,”柳勤搖了搖頭,“所以出現今天的局麵,我們兩人都有責任。”


馮尉知道柳勤又在自責,“你別多想了,他們兩人好與壞和你無關。”


“知道,謝謝。”


很顯然,柳勤隻是敷衍了一下,並沒真正認同馮尉的話。


正在這時候,曆史老師進了班級,準備開始講課。


因為要上課,教室裏安靜了許多。


馮尉矛盾許久,突然掙紮著來了一句,“昨天薑越的集訓結束了。”


“啊?”柳勤吃驚。


集訓結束?也就是說今天按照道理來上課,但今天卻沒來,去了哪?是見姚香林嗎?


“實際上,最近我和薑越經常聯係,昨天電話裏說他集訓結束。”馮尉道。


柳勤略有擔心——會不會因為姚香林的事,薑越和張希銘也產生隔閡?


越發自責。


“別擔心了,好好上課吧。”馮尉歎了口氣。


柳勤硬擠出了個笑容,“好。”


到底,是福還是禍呢?


……


中午。


食堂。


柳勤和藍雨祁以及司亦瑾、賀一凡一起吃飯。


全程都是司亦瑾和藍雨祁聊天,柳勤心不在焉。


“勤勤,你在想什麽?”藍雨祁問。


“沒什麽。”柳勤強打精神。


賀一凡擔憂道,“是身體不舒服嗎?”


“沒有,感冒已經痊愈了,別擔心。”


賀一凡點頭。


柳勤卻突然想起一件事,“哦對了,司亦瑾你有薑越家的電話嗎?”


“有,做什麽?”司亦瑾掏出手機,電話號都在其手機上。


柳勤掏出隨身攜帶的背英語單詞的小本和一隻巴掌大的小圓珠筆,“多少,我記一下。”


司亦瑾讀了號碼,柳勤也記好。


“你要做什麽?給薑越打電話?”藍雨祁追問,“柳勤你就不能省省?那兩個人願意怎樣就怎樣,你也不是他們父母管這麽多做什麽?你還嫌時間太多,需要浪費?”


柳勤心虛,伸出一根手指,“一次,就這一次還不行?最後一次。”


藍雨祁歎了口氣,掏出手機,“用我電話打。”


“不用,我找公用電話。”


藍雨祁急了,“你怎麽就這麽強?讓你用就用,你不是說最後一次嗎?他們兩人作天作地,你就要一次次為他們負責?你是來讀書還是來做情感專家的?”


司亦瑾趕忙道,“雨祁別說了,柳勤有自己的想法。”說著,用腿輕輕踢了踢,以做提醒。


柳勤也是若有所思,“好,就用你的電話,你放心,我隻管這麽一次。”說著,拿起藍雨祁的電話出了食堂。


柳勤走了,司亦瑾這才道,“雨祁你就不能聽我的?你和柳勤的關係確實好,但說話也要注意分寸,不然你和那姚香林又有什麽分別?”


藍雨祁低著頭,“道理我都懂,但每次看見她為姚香林跑來跑去,心裏就是不舒服。”


賀一凡道,“我也不舒服。”


瞬間,二比一。


司亦瑾成了弱勢,還有一絲聖母感。


司亦瑾嘴角抽搐,“事實上,我也覺得姚香林太作了,但……畢竟是朋友不是嗎?”


藍雨祁又要開口駁斥,但想想還是憋了回去,“一凡,你不去看書嗎?”


按照道理,吃完飯賀一凡就跑到校長室看書。


賀一凡透過玻璃窗,擔憂地看向食堂外的柳勤,“不著急,等她回來再說。”


藍雨祁深深看了賀一凡一眼,如果說從前她看不出賀一凡對柳勤的感情,但如今自己談了戀愛,很清楚那種迷戀的眼神。


她能看出來賀一凡喜歡柳勤,但又能怎樣呢?柳勤已經有了張希銘。


這個世界永遠是不公平的,當有機會時,思想上還沒準備好;當思想準備好時,往往就失了機會。


世人都希望將一切準備好再迎接挑戰,但卻忽略了萬事俱備隻欠東風的道理。


東風,隻在毫無準備的時候猛刮!


食堂外。


柳勤試著撥通了薑越家的電話,實際上她是不抱希望的。


大白天,薑越就算不訓練,怕是也出去玩了吧?


“嘟——嘟——”


電話被接起來,“喂……”


柳勤驚喜,因為這是薑越的聲音,聽著含糊不清的呢喃,應是才睡醒。


“薑越,是我,柳勤。”


薑越一愣,頓時清醒了許多,“原來是柳勤,你有什麽事嗎?”


柳勤當然不能把馮尉賣了,畢竟將來馮尉是寶貴的“線人”,“我打電話就是想問問,你的集訓結束了嗎?打算什麽時候回學校?”後來發現太過開門見山,趕忙亡羊補牢道,“剛剛吃飯時,我們提起了你,所以我就給你打了電話。”


對方沉默了好一會。


“你認為,我應該什麽時候去上學?”


“……”一時間,柳勤不知道怎麽回答,“當然是越快越好了,呃……當然,你們集訓應該很累吧?要不然你在家休息兩天,嗯……也是應該的。”


“我書包還在教室。”


突然,薑越沒頭沒尾的說了這麽一句。


“是啊。”柳勤不知道薑越想表達什麽。


“我下午去。”薑越垂下眼,緩緩道。

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永安縣主(重生)最佳後娘在八零盛京第一寵貴女不嬌(重生)重生八零:農婦山泉有點甜重生八零:極品親戚都愛我重生之福晉威武將軍夫人過分美(重生)所有人都以為我也重生了太子妃她有點慫溫香在懷(重生)重生八零之我要當軍嫂獸世美食寵婚日常重生後世子忙於追妻前夫攻略重生九零,學霸小富妞總裁他媽和我一起重生後全京城都盼著她被休重生之完美人生雲鬢花嬌(重生)女配不是金絲雀重生九零末:媳婦要改嫁重生九零撩夫忙重回我爸當校草那幾年重生之八十年代好媳婦重生之國民女神重生後嫁給克妻皇帝師徒戀中的女配重生白月光有點黑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
  作者:貧嘴小丫頭所寫的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重回九八:學霸小鮮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