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長安

第88節


有趣的靈魂不能缺胳膊少腿, 示愛的訂閱不能半途而廢~  比起原主在十一年後渾渾噩噩被人接進京城, 長安來得算很早了。若她沒記錯的話,此時應當是女主才穿越到大盛三個月,也就是小說的開始。


這個時候, 薑怡寧還沒來得及籠絡長公主和公主府上下。長公主對薑怡寧雖多有疼愛, 卻沒維護到小說中那般偏頗的程度。蓋因長公主虔誠修道, 一年之中有大半的日子留在道觀。若非薑怡寧刻意討好親近, 長公主對她是不算親昵的。


換句話說, 長安在這時候進府, 其實優勢很大。


女主薑怡寧如今,正在為能取得長公主的賞心和疼愛而絞盡腦汁。若她沒記錯的話,這個時間段, 長公主是不在府中的。薑怡寧趁著這三個月調理身子, 護膚,纖體,知長公主愛重多才之人,更是鉚著一股勁兒把才女這名聲給揚出去。


似前幾日長安在客棧聽到的什麽鬼的詠玄武湖,是薑怡寧揚名的第一步。第二步,自然是幾日後的端午。這一天,素有才女之名的寧貴妃會舉辦一場賞荷宴。


屆時會邀請上到皇子公主下到三品京官嫡女齊聚一堂。


女主借這一宴, 作了一首詠荷花的詩作。因端午是大盛一年一度的龍舟盛會,會有除皇家以外各個京城世家參與競彩。薑怡寧的這首詠荷詩一經傳出,就獲得了諸多叫好之聲。不僅在賞荷宴上大放異彩,更是傳到男賓宴上, 得了當朝大儒的連連讚歎。


薑怡寧便是借此一事,把沅蘿郡主大才的名頭坐實了。


長安心中數著端午,也沒兩日了。


她倒是想先把薑怡寧的這首詠荷詩給傳出去,但一想,又覺得沒必要。畢竟薑怡寧剽竊這事兒,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別人卻不知。薑怡寧敢剽,她卻不能當麵指責。否則歪火燒到自個兒身上,估計誰都別想好過。


再說,即便她先捅了一首詠荷詩出去,薑怡寧再吟個別的荷花詩,效果也是一樣的。畢竟比起人家女主古漢語專業出身語文老師,她就是個私廚老板。腦子裏除了各色菜譜和一點點半生不熟的生意經,古詩的儲備真隻剩小學背誦的那幾首。若薑怡寧新換一首高級點兒的,她背不出來,豈不是很尷尬?


想來想去,別的什麽都是空,先進薑府才最重要。


然而即便安撫住了自己,隨著端午的這一日到來,長安整個人還是顯而易見的焦躁許多。


窗外人聲鼎沸,鑼鼓喧天。


辰時之前,周和以便起了,此時端坐在窗邊吃著長安特意給做的素菜蝦仁兒小燒麥。一筷頭大小,剛好兩籠子,一口一個。


不得不說,長安的這雙巧手,做禦膳興許趕不上禦廚,但做起這等精巧的吃食卻十足的色香味俱全。王爺一麵下筷子,一麵眼角餘光看她四處轉悠。見長安從榻邊轉悠到桌邊,又從桌邊回到窗邊,來來回回沒個消停。


三日前,她便開始這般轉悠了。周和以心知她是在為尋親的事兒焦慮,但這事兒還真沒辦法出言提點。


見長安趴在窗邊開始歎氣,蹙了蹙眉,他悶聲不吭地將一盤子小燒麥吃光。


這大半年同進同出,夜裏同塌而眠,日日還被人寵著哄著的王爺,胸腔裏這顆冷硬的心腸終歸是軟了。不管薑氏與小薑氏之間到底是非曲折如何,上一世小薑氏畢竟沒得好果。這一世本不該這麽早來京城的小薑氏偏碰到了他,早早進了京,興許這是一番造化。


他歎了口氣,決定幫長安一回。


次日一早,周和以便換了長安給他置得新行頭,拿了長安身上的玉牌出了客棧。


常鬆又出去打聽宅子的消息,翠娘和小七在一人跟上周和以,一人留下守著客棧。


周和以瞥了眼小七,並未拒絕。


昨日夜裏長安有些心緒不寧,睡得不踏實,今兒一大早就沒起得來。今兒周和以什麽時候摸了她的玉牌,什麽時候走的,長安是丁點兒不知。


……


果不其然,昨日薑怡寧的一首詠荷詩,又一次替她揚了名。


周和以一路往玉器鋪子走,一路便聽人津津樂道昨日沅蘿郡主的詠荷詩。事實上,十多年的一場夫妻緣分。對於薑氏這個妻,周和以為數不多的淺薄的印象裏,最深刻的不是薑氏的詩才或者薑氏有多溫柔體貼。而是一種對薑氏所表現出的,與詩中所展露出的或大氣或豁達或激憤或詭譎的詩句不大匹配的小氣量的強烈違和。


雖然不太願意承認,但薑氏自在貴女圈子展露詩才起,所做詩作會有人專門搜羅,裝訂成冊,再轉呈給他。周和以秉持著欣賞的態度一一品鑒過。


然而越細致地讀過,之後娶薑氏進門後,他才會越來越失望。


薑氏這個人,與詩作中所表現的豪邁豁達的心胸,仿佛是兩個人。周和以沒往別人捉刀這方麵揣度,但強烈的違和感讓他對薑氏的才女之名嗤之以鼻。不管是過去,還是現在。王爺冷冷看著書閣裏,一堆讀書人紅光滿麵地品砸著薑氏的詠荷詩。


問掌櫃的拿一套文房四寶,再拿幾張紙,在一旁書桌坐下便開始描畫玉牌。


周和以自幼天資聰穎,書畫方麵更是一絕。此時一身血紅的端坐在書閣的窗邊,光映照在他身上,他專注地拓印一枚小小的玉牌,將上頭細碎的紋路都勾畫出來。陸承禮的這幅皮相生得清雅,兼之王爺本身氣質如華。此時端坐在書桌邊一張一張勾畫玉牌的模樣,當真比那如玉公子還叫人心折。


小七從旁看著,隻覺得心中訝異不止。


沒一會兒,這裏就引起了旁邊一早來書閣看書的書生的注意。其中一個青衫的書生走過來,看了一會兒便搭話。


周和以笑著,隻說是內子尋親之物。盼著多畫幾張散去各大玉器鋪子能叫人瞧見,好省了內子奔波尋親之苦。


那青衫書生聽了,當即好心要了一張:“這玉牌的圖案當真特別,某家中有幾間玉器鋪子。若不嫌棄,小生拿一張回去擱在自家鋪子裏?”


周和以一口氣畫了約莫二十來張,給出去一張也無妨,便抽了一張給他。


剩下多張,周和以吹幹了墨汁便是一卷,而後便直奔京城最大的幾個玉器行。


左右說辭都一樣,隻說內人自幼沒見過父母,尋親用,問各家玉器行可有見過相似花紋。等掌櫃的都搖頭否認,則一家一兩銀子,單單請掌櫃的將這幅墨寶掛在店裏顯眼的地方。


一兩銀子雖不多,但即是為了尋親,店家也都應允了。


周和以謝過了掌櫃的,最後去了長公主府的玉器鋪子。小七一路瞧著,在看不出男主子並不傻,那便是真眼瞎。不過這樣也好,雖不知為何主子要裝傻,他作為下人,隻需聽候吩咐便是。


周和以很滿意他的態度,果然沒看錯人。


到了這邊,自然與其他玉器鋪子不同。他先是將東西拿出來給掌櫃的過過眼兒,而後做不知,隻單問掌櫃的可曾見過這玉牌是什麽品質的,又是出自哪位大師之手,值多少銀兩。


薑家的玉器鋪子,哪裏認不得玉牌的材質?


安瀾候當初為著未出世的孩子親手雕刻玉牌,用得自然是頂頂上乘的玉石料子。說來也是周和以幸運,這個掌櫃的,正巧是當年為安瀾候搜尋白玉料子的人。因著那等白玉得來不易,掌櫃的花了好些心血,如今還印象深刻。


此時看這塊玉牌,掌櫃的一眼認出。


心中稍有些訝異,不成想時隔十多年,他又一次見到這種極品白玉料子,掌櫃的這等愛玉之人,拿起小玉牌來就一陣細細的觀摩。


“掌櫃的可瞧出什麽名堂來了?”


掌櫃的愛不釋手:“料子是好料,就是雕刻有些粗糙。不知這位公子,是從哪裏弄到這一塊極品的白玉?可要出手?我願意出三千兩。”


“不賣的,”周和以搖頭,一幅苦惱的模樣,“這是內子已逝雙親留給她的遺物。聽內子說,自出身起便掛在脖子上,從沒摘下來過。用作尋親用,輕易不能變賣的。這般拿過來,是想叫掌櫃的給瞧瞧,可能從這裏頭瞧出些門道來……”


掌櫃的哦了一聲,這才仔細看起來。


但看玉牌的表麵,玉牌便是玉牌,工藝十分粗糙。掌櫃的拿在手上反複瞧,忽然不知按到哪裏,隻聽玉牌吧嗒一聲輕響,裂成了兩半。


別說,優哉遊哉的王爺眼神一瞬間銳利起來。


就見掌櫃的低著頭,一手拿著一半,細看玉牌兩半的裏麵。而後,他就看到其中一半裏麵刻著一個清晰的‘寧’字,心口突地就是一跳。


他手順著玉牌往頂端摸,另一半上,看到了凸起的紋路。作為薑家的老人,掌櫃自然知出自薑家的東西,不管是金銀器物還是玉器瓷器,都會有特別的花紋作為辨識。尤其出自長公主的手,更會注上特別的東西。


他手指細細地摸,先是便請周和以稍等,而後舉起玉牌又對光瞧。


許久,掌櫃的臉色漸漸變了。


“敢問這位公子……不知,公子家中那位夫人如今是何年歲?”


周和以隻作不知:“一十有四。”


“當真自小便戴著,從未摘下來過?”掌櫃的嗓音都變了,嘴唇都哆嗦。


“自然。”


“這位公子……”意識到事關重大,掌櫃的嚴厲道,“若是你這話中有半分摻假,你可知這是多大的罪過!”


周和以心中嗤笑,麵上做出一副被激怒的樣子:“掌櫃的既然不願告知,那小生這便打擾了。”說著就要拿走他的玉牌。


掌櫃的哪裏能叫他就這麽走了,立即換了臉色。


“這位公子,這枚玉牌若是不出所料,定是出自我玲瓏玉器。至於出自誰人之手雕刻,我暫不清楚,還等問過了才知。”掌櫃的也不好押著別人的東西,就說,“老朽見這花紋委實獨特,不若這樣,你將這玉牌叫我拓印一份?”


周和以做出一副為難模樣,不大願意。


“這般,我們也不白拓印這花紋。”掌櫃的拿出了三十兩,推到周和以的手邊道,“這是我們玲瓏玉器拓印花紋的銀錢,請公子收下。”


作者有話要說:  完結~~~完結~~下本古言快穿《[快穿]收破爛的小丸子》,名字有點奇怪,但是作者取名廢,這是個古言快穿,唔,大部分古言的快穿,可能會夾雜一兩個現代小世界。喜歡的來看呀!!!

長安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長安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長安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穿書後我有四個霸姐五零之穿書後愛上了男配穿成殘疾大佬的衝喜新娘千金為後被哥哥獻給暴君後(穿書)重生八零:農家小媳婦王的女人反派帶我成白富美[穿書]男配逆襲手冊[快穿]聽說我是啃妻族[快穿]我是冒領女主功勞的姐姐女主是團寵[快穿]八零錦鯉小甜妹原來我是穿書文原女主督主的初戀[古穿今]星際奶爸穿成豪門闊太[穿書]我妻福星高照穿書後我把殘疾大佬寵上天穿成豪門闊太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嬌妻貴妾之女女配馴夫記(穿書)穿成炮灰之妻(穿書)九零之玉荑廚神我生了五個大佬替我去宮鬥(清穿)悍婦她來搶男人了白月光她隻想搞學習王後心懷蜜謀穿成極品他閨女[七零]
  作者:啟夫微安所寫的長安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長安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