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她是惡毒正妻(重生)

第75節


衛成沒法,小廝們倒不管他,但他能見何氏兩個被趕出門,自個兒當兒子的還在這兒享福不成?


一屋人吵吵鬧鬧的被推出了門兒,“嘭’’的一聲門被合上。


“我的衣裳,我的首飾!’’門口一堆東西被扔成一團兒,衛大嫂幾個趕忙把自家的東西撿起來,還罵罵咧咧的,沒等他們收拾好,門又開了,衛蘭等人被推了出來。


最後那下人還道:“我們夫人可是說了,既然這些姨娘是衛家的小妾,自然該衛家人養,跟我們夫人可沒關係!’’


衛成後院姨娘不多,隻三位並著一衛蘭,但對這會兒的衛家來說,那也是雪上加霜的。


尤其這些姨娘小姐的,除了一身兒衣裳,別的是半點也沒有,早在被推出來前,他們身上貴重的首飾就被收光了,衛蘭還不大高興的爭辯了幾句,被小丫頭幾句話給駁回了。


“這些首飾都是花我們夫人的銀子買的,你們想帶貴重的首飾找老爺去吧!’’


可衛成身上這會兒隻有剛發下來的月銀七倆銀子,別說買甚貴重的首飾了,這麽大一家子,這吃吃喝喝也是問題。他閉了閉眼:“算了,先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吧。’’


說著,他悄悄給自己的貼身小廝使了個眼色,小廝領悟,點點頭。


隨後,不少人就見他們這一群人大包小包的穿街走巷,最後在一個小客棧停了下來。


不止小,還破。


但沒法子,衛家這幾房人加起來快小二十人了,要住其他的客棧一晚就得好幾倆銀子了,便是這小破客棧,他們一晚也花了快三倆銀子,住的是客棧最低層的大通鋪,男的住一個,女的住一個,還得算上每日的吃喝拉撒,一天花費五倆銀子不止,住了沒幾天,一群人就受不住了。


衛大福幾個還不服氣,跑外頭打聽哪裏有宅子賣,結果一打聽,連北街上的一進宅子都要四五百倆,他們又沒個正經營生,買了宅子這一家老小都要喝西北風的,更不提還想著要給孫子們送到書院去讀書之類。


最後,一家子決定搬回淮河老家去。


先前嚷嚷著要休了徐氏的何氏是半點不敢吭聲了,打從出來,上到老爺子下到各房的子孫都怪上了她,衛蘭還見天兒的陰陽怪氣的,把何氏氣得跳腳又無可奈何。


至少如今對徐氏這個兒媳婦,她是半點不敢得罪了。


不就是說了要休了她嗎,在他們老家,哪家當婆婆的不是這樣說話拿捏兒媳婦的,便是衛大嫂跟衛三嫂也沒少聽何氏說過這話,怎麽到徐氏這兒就鬧成這樣了?


何氏心裏不滿,但又不敢說,隻得熄了火一家子又灰溜溜回了淮河老家。


他們還不知道的是老家那頭,徐家斷了衛家大房和三房的貨,那倆鋪子如今已經是個空鋪子了。


第102章 第 102 章


衛鶯知道衛家那幾房人被趕出去的時候已經過了好幾日了,她還裝模作樣的關心了幾句:“這天寒地凍的,怎麽說他們也是我留著相同血脈的親人,如今被攆出來了,我這個當小輩兒的也該關心關心。’’


“秋葵,你給我祖父祖母送兩盤吃的去,讓他們保重身體,可別餓著了,我大伯三叔手頭可是有銀子的,讓他們千萬別省著。’’


秋葵是個愛看熱鬧的性子,衛鶯讓她去的目的不言而喻。


秋葵抿著嘴兒笑:“奴婢這就去。’’


說著,讓大廚房那邊隨便給撿了兩盤子點心出門了。


她也不負眾望,過了一個時辰就眉開眼笑的回來了,跟衛鶯講起她看到的情形:“夫人是不知道,他們如今可慘了,一家老小的劑在挨著城邊的小破客棧裏頭,那客棧是接待販夫走卒的,這些人也隻是為了有個棲身的地兒歇歇腳,也不大在意好不好的,奴婢瞧見那大通鋪的被褥都黑了,牆上到處都是坑坑窪窪的,老太太跟女眷們擠一處,老爺子跟男眷們擠一處,奴婢到的時候,她們正在那客棧裏頭用飯。’’


說起衛家人用飯,秋葵又是一陣兒笑。


她還從來沒見過誰家吃飯跟打仗似的,那十幾雙木箸在空中爭來奪去的,幾盤子菜沒兩下就被夾光了,沒搶到的不高興,使勁兒鬧,還一個勁兒的非要鬧著要回二嬸家。


在外頭吃了幾天苦,對比起在衛家的日子,那可真是一個天一個地了。


“奴婢一去,她們一個勁兒的拉著奴婢訴苦,夫人是不知,這才幾日啊,他們一個個的就麵黃肌瘦的了,想當初在衛家,被二夫人好吃好喝的養著,個個心寬體胖的,腰身都肥了兩圈兒了,如今出去了,又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的,那些女眷身上穿的都是舊衣裳,頭上也隻帶了兩朵珠花銀釵,那衛蘭,頭上更是隻有一支木釵,說是她跟黃姨娘幾個身上一分銀子也沒有,以往在府上的時候那個吃得斯斯文文的,如今也跟那些鄉下婆子沒甚差別了。’’


“這種日子,奴婢冷眼瞧著,他們怕是熬不上幾日的。’’


二夫人徐氏那邊不鬆口,他們在京城多住一日便要多用一日的花銷,特別是對大房的衛大嫂來說,這簡直是活生生在剜她的心啊,她這麽摳門的人,如今吃飯都隻肯點幾個素菜還要每天罵罵咧咧的人,能願意一直待下去?


衛鶯笑眯眯點點頭,就說:“既然他們快回去了,我也給他們送份禮吧。’’


於是,她就把衛家人這些年的所作所為給詳細寫了信給了徐家那邊,她就不信她外家知道了自己女兒在衛家所遭受的不給點教訓的。


不出意外,徐家那邊收到信後對衛家氣憤不已,堂堂徐家女,竟然被人這麽欺辱,他們要是甚麽也不做,豈不是讓人覺得無能得很,又氣徐氏發生這麽大的事也從來不跟他們說的,要是早知道,隻消他們站出來撐一撐腰,那衛家也斷然不敢如此的,衛家這樣,徐氏的縱然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縱然歸縱容,欺負了他們徐家的女兒卻不能就這麽算了的!


於是,衛家兩處鋪子的貨就斷了。


其他商戶一看連徐家這個衛家的姻親都斷了貨,他們本就是看在徐家的麵兒上才跟衛家打交道的,沒有徐家,他們認你衛家是哪個不?跟著也斷了對衛家鋪子的供給。


等衛家人回去一看,守鋪子的小二們已經跑得差不多了,留下來的等他們一回來也辭了工。


衛家怎麽樣他們也是看出來了,以後怕是沒甚複起的機會才是,要不是看在以前衛家鋪子有徐家供給的情況下買賣確實不錯,誰願意來這家做活的,主家摳門不說,還經常使喚他們幹別的,如今這是活該啊!


而衛家人早就傻眼了,沒有貨的鋪子能幹啥?他們又不會做些吃食甚的,最後隻得把鋪子給賣了,大房和三房往日裏靠著這倆鋪子日子那是過得風生水起,周圍的鄰裏們誰不羨慕的,如今有那眼紅的見天兒在衛家門前奚落,燥得衛大嫂等人都不敢出門了。


這還不算完,等衛家的鋪子一賣,兩家人手頭倒是有點閑錢,但這麽大一家子裏裏外外都要用錢,出門就是錢錢錢的,衛大哥兄弟倆做慣了甩手掌櫃,如今又拉不下臉去做工,整天縮在屋裏,時間一久,兩家人整天爭吵不休的,老太太何氏剛開始還勸兩句,後邊眼瞅著坐吃山空了,一家子又把何氏給怪上了。


“那老婆子要是沒打主意把她娘家的女兒嫁給老二,咱們家的日子咋會過成這樣的?’’


一家子大大小小把老太太給怨上,連老爺子也沒給她個好臉色,她那娘家原本還靠著衛家提拔的,對他們巴結得很,如今見衛家都成這副樣子了,頓時不來往了,何氏回去還得被埋怨。


何氏這個哭啊這個委屈啊,要不是為了娘家,她用得著死命把人得罪不成?如今裏外不是人,全都怪她頭上來了,他們當初不也沒攔著她嗎?她還想找衛成給他撐撐腰,但衛成這會兒都自顧不暇了。


“見天兒的吃這些東西,給豬吃豬都不吃!’’衛蘭坐在小凳上,把木箸一扔,氣鼓鼓的不吃飯了。


徐氏不讓他們回去,衛成隻得帶著幾個姨娘和衛蘭在北街租了個一進院子,好歹把人住下,又給了黃姨娘二倆銀子讓她添些柴米油鹽的,他們剛來,甚麽都缺,這二倆銀子一下就花去了大半,眼看著還有衣裳布料的沒有添置起來,黃姨娘也急,每日隻得備上兩個素菜就著粗糧先對付對付。


“你這孩子,不當家不知道油米貴!’’黃姨娘忙把木箸撿起來。


別說衛蘭覺得委屈,她們打從入了衛府起,誰又吃過這等苦呢,但誰讓今時不同往日了呢,也得虧跟衛蘭定親的那戶人家待他們還跟以前一般,黃姨娘遺憾的是,等衛蘭出嫁,這嫁妝還沒準備。


以前在衛家,衛蘭出嫁自有徐氏這個嫡母操持,沒她的事兒,如今他們被攆了出來,這就得黃姨娘自個兒上了,眼瞅著這家裏大小事還沒理清,這備嫁的事又提了上來,黃姨娘忙得是頭暈眼花的,連點魂頭都沒找到。


衛成可不慣著衛蘭這性子,沒好氣的道:“你要是吃不慣就想法子自個兒吃獨食去!’’


可慣得她,如今還嫌棄這飯菜來了,以前住在鄉下的時候莫非不吃了不成?


“不吃就不吃!’’衛蘭一撐起身,轉身跑了出去。


黃姨娘還擔心,追了幾步被衛成給喝止了。


“讓她去!餓她兩頓她就知道好歹了!’’


衛蘭跑了出去,早前跟著她的兩個丫頭如琴如畫兩個也被打發了,如今衛家別說養丫頭了,養自個兒這幾口人都難,家裏裏裏外外的也都得她們親自上。


衛蘭伸出手,短短幾日,她指心就開始有淡淡的痂了。


不能再這樣了,她上京是為了當千金小姐,享福來的,可不是為了認親吃苦的!


最後衛蘭到了薑家。


她還知道不能讓薑家的人看見她,特意帶了麵紗出來,拿出自個兒最後一塊兒私房銀子遞給守門的婆子讓她去跟衛鶯通報一聲兒。


“說是夫人您娘家的庶妹。’’穿著青衣的婆子在衛鶯幾步遠的位置微微彎著腰:“夫人要是不見,老奴這便把人給打發了去。’’


“打發了吧。’’衛鶯隨便的擺擺手。


她又不傻,這時候衛蘭來找她能有甚好事不成?無外乎是家裏的日子不好過了想讓她出錢出力的幫襯,也不想想,衛成是她爹她自然該奉養,但那幾個姨娘跟衛蘭跟她有何關係?


她銀錢多就該多養些閑人?


婆子一頓,一下就明白夫人怕是不怎麽待見這個所謂的庶妹,後悔不該為了這但銀子跑這一趟,但她隻說了幫忙跑跑腿,又沒說一定要讓夫人見她?她一個下人還沒這本事,想通這點,婆子頓時麻溜出去報信兒了。


衛蘭還想求她幫忙再跑一趟,不過這婆子說甚也不去了,怕她糾纏,還把門兒給關了,氣得衛蘭恨不得罵上幾句。


都是些狗眼看人低的,不就是她現在落魄了嗎,連個婆子都能欺負到她頭上來了!


她扭身就走,又去了魯家說要見二夫人衛玉淑。


他們被攆出來都怪何氏那兩個老東西跟衛玉淑的爹娘們,如今他們一家子都在吃苦,憑什麽這衛玉淑還在魯家吃香喝辣的,她不得幫他們把這一關給過了的?


衛蘭腳步不停往魯家趕,也沒見到人,人魯家就說了,他們二夫人正在給老太太抄經書,不見外人。


說白了,衛玉淑雖說還是魯家二夫人,但日子可不好過。


很快,殿試榜單出爐。


徐家的徐敬文被安帝點了探花郎,徐敬武成績也不錯,是二甲前幾名,都被指到了翰林當值,徐家連著出了兩樁大喜事兒,衛鶯的大舅母已經來了信,說等開了春兒就要上京來。


第103章 沒腦子


衛鶯的大舅母姓嚴,說起來還跟宮中的嚴貴妃有點幹係,不過兩家早就出了五服,也算不得甚正經親戚,隻多比尋常人多份看在一個姓上的麵子情罷了。


衛蘭那頭在薑家和魯家接連碰了壁之後也沒法,還是乖乖回了如今衛家住的小院子裏,連黃姨娘說給她備嫁妝之類的事兒也不吭聲了,之前的時候,每回一提及這門親事衛蘭必定要大發脾氣,尖叫著吼著說自己不嫁。


她堂堂一個官家小姐,憑什麽要嫁給一個小管事的?


“為甚?這不得怪你自個兒?你要是早早認了回來自然有那富貴日子讓你過,誰讓你貪心去了別人府上做了姨娘,還是你自個兒親姐姐府上,出了這種醜事你還想高嫁不成?我們衛家已經這樣了,可不敢再出一點紕漏,這是結親不是結仇!’’


衛成把人罵了一頓,衛蘭就再也不坑聲了。


隻是她也不知道跟黃姨娘說了甚,隻知道後邊定下的日子給推後了,說是到開春後天氣好些了再嫁,大冬天的怕冷著了人。


這些衛鶯也管不著,她在有一日把剛下衙的衛成給攔了下來。


衛蘭有句話說得挺對的,衛成是她爹,她這個當女兒的有這個責任和義務對他負責。


衛成見到衛鶯的時候還有些怔,他還以為這個女兒會跟她娘一樣不會想要見到他,便也沒有上門打擾,隻在院子租好了後派人給通知了聲兒,讓她好認認門兒。


如今這整個京城裏,大多人家都知道衛家發生的事,也知道衛成搬了出去,徐氏如今帶著兒子媳婦們住在先前衛家的院子裏,也有不少人在等著看衛成以後的日子,結果這都過了不少日子了,衛成仍舊是在吏部當值,也每天在衙門上下。


徐家那頭不是不想給衛成一個教訓,畢竟徐氏在衛家兩個老東西手上吃了這麽多苦頭,他這個當夫君的責無旁貸,要是他強硬一些,何氏兩個還敢這麽欺壓不成?隻是到底念在衛成是兩個外孫的生父份上,衛鶯兄妹也都這麽大了,在衛成搬出來後也懶得再管。


“爹,你最近過得好嗎?’’衛鶯麵對她爹,麵兒上帶著幾分複雜。


說起來,她這對爹娘也不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罷了,對徐氏兩個的事她一個做小輩兒的也不願去評價,隻是對衛家其他人卻實在難以生出什麽親情來。


在衛鶯的記憶裏,他們一家是很少回老家的,但是隔上幾年總是要回去一回的,免得被人說他們不孝順,發達了連老家人都不認,但每一回回去對衛鶯來講,都說不上是甚好的相處。


大房三房就不說了,對她們母女向來是嫉妒得很,那衛玉淑幾個以往沒少在她這裏拿東西,還一副惡生惡氣的,沒少讓衛鶯惡心他們,至於那些挨著邊兒的親戚們,衛鶯接觸了兩回也不想接觸了。


好些婆子就跟何氏的做派一樣,喜歡背地裏說人壞話,還喜歡吐口水指指點點的,衛鶯打小就是嬌小姐的養著,就是家裏幹最累活計的婆子那也是把自個兒給收拾得整齊的模樣,哪裏跟這些人似的半點不講究的。


但這世上不講究的人多了去了,隻能說不是一路人。


衛成溫言笑了笑:“挺好的,家裏一切都好。’’


衛鶯看了他兩眼,從兜裏拿了倆張銀票給他,都是上百倆銀子一張的大銀票,推過去:“這銀票你拿著,自己放在身上,有甚想買的就花錢買,要是沒了就跟我說一聲兒。’’


衛成沒收:“不用,你又不是不知道我,那些字畫甚的我倒沒那喜歡收藏的喜好,就喜歡讀讀書寫寫字兒,如今家裏就幾口人,我月銀還夠花呢,等衛蘭出嫁了,家裏就更鬆泛了。’’


“聽說衛蘭要年後才嫁到朱家?’’


“是啊,她非鬧著說沒點子嫁妝不好出門兒,說來我們這剛搬過去沒多久,甚麽都要置辦,也確實太趕了些,她要年後嫁那便年後嫁吧。’’說著,衛成欲言又止的看了她一眼,想問發妻徐氏的情況,到底沒問出口。

她是惡毒正妻(重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永安縣主(重生)最佳後娘在八零盛京第一寵貴女不嬌(重生)重生八零:農婦山泉有點甜重生八零:極品親戚都愛我重生之福晉威武將軍夫人過分美(重生)所有人都以為我也重生了太子妃她有點慫溫香在懷(重生)重生八零之我要當軍嫂獸世美食寵婚日常重生後世子忙於追妻前夫攻略重生九零,學霸小富妞總裁他媽和我一起重生後全京城都盼著她被休重生之完美人生雲鬢花嬌(重生)女配不是金絲雀重生九零末:媳婦要改嫁重生九零撩夫忙重回我爸當校草那幾年重生之八十年代好媳婦重生之國民女神重生後嫁給克妻皇帝師徒戀中的女配重生白月光有點黑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
  作者:予喬所寫的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她是惡毒正妻(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