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她是惡毒正妻(重生)

第29節


田姨娘當然不會說她跟薑景什麽事兒都沒發生,隻是她越是神氣,越是張牙舞爪的顯示有多受寵,就越讓人看得出來。


虛張聲勢。


薑景既然都受傷了,哪裏還能做得了什麽的?


大夫聽多了大戶人家裏頭的事兒連臉色都沒變一分,做了個請的姿勢,讓薑景伸手,反倒是薑景漲紅了臉,也不知道是自作多情還是被衛鶯那些什麽獨守空房的話給噪的。


這個田姨娘,怎麽什麽話都往外頭倒的?


“抬妾次日爺就奉命去了蒿州剿匪,前兩日才回來,自然還沒來得及。”


他解釋,也不知道是說給大夫聽還是衛鶯聽,反正不能讓任何人把他往不行方麵扯!


大夫沒說話,又做了個請的姿勢,良好的保持著不該問不該聽的習慣,一言不發。


薑景抿了抿唇,田姨娘那裏既然已經說出來了,那他也隻有按照那說辭走下去:“是,爺是受了點內傷,不過早有軍醫看過了,說是休養些日子就沒事了。”


“大夫都來了,不如讓他瞧瞧看看有沒有好轉吧。”衛鶯說,合情合理。


薑景頓時起了身,又扯了個謊:“不了,前兒才看過了,我就不看了,倒是你們身處後宅的婦道人家身子弱,才應該多看看才是,我想起還有急事沒處理,先走了。”


說著大步邁出門,瞧著還有幾分落荒而逃的樣子。


大夫看向衛鶯,有些為難:“夫人,這……”


衛鶯道:“沒事,出診費一樣給,麻煩大夫了。”又喚了安夏來,讓她送大夫出去。


待人一走,幾個丫頭頓時嘰嘰喳喳起來,秋葵膽大,在衛鶯的縱容下也敢議論兩聲主子了,湊到衛鶯跟前兒來:“夫人,大爺怎麽一見了大夫就跑了,把個脈而已用得了多少時辰,真真兒是浪費了夫人的安排。”


“你呀!”


衛鶯讓冬雨去看看葫蘆睡醒了沒,轉身半靠在榻上,才道:“這種情形,要麽是真有病,要麽是裝有病。”


而且病得還不輕,生怕被大夫把出來了。


“不能吧,大爺看著可比真正的書生們結實多了。”


*


衛鶯跟薑景說府上的事她自有分寸倒不是隨便說說的,早在次日老爺子那頭沒把銀子送來的時候她就猜測這幾萬倆銀子是打了水漂了,想想也是,上輩子這時候正是三爺薑坤攀上貴人的好時機,為了見到那位貴人可是費了不少力氣,人貴人哪裏是想見就能見的,下頭不知道多少人攔著,薑三爺開這條路,可是一路灑了銀錢過去的。


上輩子有她出錢,薑坤倒是很容易就把門路給打通了,但這回沒了她,就憑那區區三萬倆銀子,隻怕剛一灑出去就被瓜分完了。


不過這不是她的事。


當日她就讓人通知了下去,消減了各房用度,以前還能做兩身衣裳的,現在也全沒了,甚至以前礙於名聲,哪怕他們幾房人的用度都消減了,但老太太和老太爺的都沒消減,如今她大手一揮,全都一個樣了。


老爺子能把幾萬倆全都給了出去那是因為日子太好了,半點不知道其他人的日子難不難,如今也該讓他們體會下了,免得他們不能感同身受,還以為府上捉襟見肘是說著玩的呢。


衛鶯是管家的,話一發下去丫頭婆子們便動了起來,到晚上,各房飯菜就擺上桌了。


二房三房已經過了很久這種日子並不是很陌生,但老爺子就不同了,他還是第一回見,頓時板起了臉:“這就是今兒的膳食?’’


擺菜的下人戰戰兢兢的,在桌上三個菜身上轉了轉,還是說道:“是是是,各房都是這個份例。’’


老爺子不是吃這獨食的。


月姨娘在邊兒上臉色也十分難看:“你們怎麽做事的,這些菜油汪汪的,哪裏能吃得下,連餓燉湯都沒有,炒兩素的就把我們打發了?’’


下人嘴角蠕動幾下,想說這幾個菜哪裏素了,裏頭全擱著肉呢,這些菜色當主子的不喜歡,對他們當下人的來說可是極為豐盛的。


衛鶯消減了用度後,怕他們肚子裏沒油水,這才讓廚房那頭炒菜的時候多添些油,對老爺子兩個來說看見這一盤盤滿是油水的飯菜心裏就使勁兒反胃,別說吃了,看都不想看,隻得讓人送了點心來,結果好半晌才送來了一盤,瞧著還粗糙得很,至於飯後甚參湯好茶的也全沒了。


“老爺子,這老大媳婦擺明了是在撒氣啊,有這樣嗎,她一個當媳婦的竟然克扣起了公爹的吃食,她這是不孝啊!’’


“那你說怎麽辦?’’


老爺子到底是要臉的,前腳他才把該入公中的三萬倆銀子給了老三,虧了大房和二房,如今這個悶虧也隻有吃下。


不然還能讓他自降身份去跟兒媳婦掰扯不成?


老爺子都發話了,月姨娘隻得忍氣吞聲,一連忍了好幾天。


這日,三房夫人劉氏早早就出了門,今兒是她娘家哥哥生辰,劉氏的哥哥前些年考中了舉人後就在京裏安了家,說是要繼續考,直到考上進士,平日裏還結交了不少的文人雅士,今兒這樣的場合隻怕也少不了這些人在,哥哥好麵兒,劉氏每回子送禮都是花了大價錢的,至於另一分公中出的,隻讓人挑不出錯處就行。


誰料她一臉喜氣的出門,到下晌時卻是怒氣衝衝的回來,進門就直奔正房來。


作者有話要說:  晚上還有一章


第45章 看熱鬧


“三夫人,你不能進去。’’


“夫人這會兒正在休息,三夫人還是晚些來好。’’


門外,丫頭婆子們一臉為難的攔著三夫人劉氏,生怕她進去攪了衛鶯清淨。他們夫人忙得很,這一大家子吃喝拉撒全要他們夫人操持,三夫人不說諒解,還跑到他們大房來鬧事的模樣,實在讓人氣憤。


劉氏咬牙切齒的:“你們給我讓開!’’


丫頭婆子們哪裏會讓,相反還把劉氏主仆幾個往外推了推,劉氏帶來的丫頭們都是些年輕丫頭,平時伺候主子的,在下人裏頭也是頂金貴的了,養得也是身嬌體軟的了,被大房這些婆子一推就推了不遠的距離。


劉氏氣得眼都紅了,覺得大房欺人太甚,大嫂衛氏欺負他們不算,如今連大房的丫頭都欺負到她這個當主子的頭上了。


不就是大房養得狗嗎,神氣什麽啊!


她火氣一來,衝著裏頭就開始喊了起來:“大嫂,你出來,大嫂,你快些出來……’’


“三夫人……’’


滿院子下人們都沒想到劉氏會這樣不管不顧的,大庭廣眾之下扯著嗓子就吼叫起來,這哪裏是一個伯府的夫人能做出來的。


劉氏出身不好,平日裏慣會裝模作樣的,生怕讓人小瞧了去,一舉一動都十分有大戶人家夫人的派頭,也就這會兒氣得火了才一下露了樣,她剛一開口,身邊幾個丫頭頓時暗道一聲糟了,忙七手八腳的拉著人,生怕她又說了什麽不中聽的話來惹人發笑,把好不容易經營起來的名聲給壞了。


畢竟剛嫁進薑家的時候,他們夫人因為禮儀的問題沒少被二夫人嘲笑過,為此他們夫人特意重金聘了個老嬤嬤來偷偷教她規矩姿態,這議論才慢慢少了下來。可不能一下回到從前了去。


在幾個丫頭的連番勸說下,劉氏被火氣衝脹的腦袋也漸漸清醒了下來,她理了理額邊掉下來的一縷發絲,倒是不敢在嚎了,隻是還是不怎麽消氣兒的放了狠話:“你們快讓大嫂出來見我,不然我就在這門口給守著不走了。’’


她今兒還非要掰個對錯了!最好讓人來看看,她這個好大嫂辦的事兒!


劉氏的哥哥生辰,劉氏一大早就去了劉家,她嫂子蔡氏知道這個小姑子往年送的都是重禮,對她是十分熱情,忙把人迎去了家裏頭,奉了好茶好點的招待著,劉氏去得早,不多時劉氏大哥的知交好友們也帶著妻子來了,這些都是舉人娘子,也是有些身份的,劉氏跟她們也見過幾回,幫著她嫂子蔡氏一起招呼,誰料她嫂子抽了個空回了放置禮品的小屋偷偷把劉氏帶來的兩分禮給打開了。


事兒就出在了這裏,劉氏哥哥雖然也是個舉人,但他又沒個正經差事,這舉人身份在各州府那是十分吃香的,便是收商戶的禮和幫著人抵了田稅都能收入不少銀錢,但這是在天子腳下,劉家原不過是一七品芝麻官,家底薄,能在京裏安置那都是靠著劉氏這個嫁進了伯府的親妹子,京裏開銷大,光是筆墨紙硯就是不小一筆,還有吃食住行,劉氏大哥劉龐時不時還約上好友們去踏青吃酒,這日子過得就更是緊巴巴的了。


讀書人要麵子,不肯拉下身份找劉氏這個親妹妹幫襯,蔡氏不一樣,這家裏每一分錢都要經過他的手,麵子是什麽,能抵得上二兩米不?


是以,蔡氏便時不時在劉氏這個小姑子麵前哭哭窮,又說自家當家的好麵兒等等,果然每年劉氏送生辰禮就很是花費了一番,加起來也有一兩千倆了,蔡氏得了厚禮,轉頭就給賣了出去,還有薑家公中送的那分禮,因為是正兒八經的親戚,這禮也比一般人情往來厚實,再則薑家是伯府,就算為了伯府的名聲也不能小家子氣了些,每回子送的禮也有千八倆了,這薑家兩分禮加起來得有三千多倆,夠他們一家子開銷好些月了。


結果這回蔡氏滿心高興的開了禮,一看小姑子的,先是打量了幾眼,眼咕嚕轉了轉,很快就算出了大概值上多少銀錢,頓時臉就有些不高興了。


這好些加起來,最多五百倆銀子。


跟以前劉氏大手筆,回回都是一兩千相比,實在是差得太多了。


再一開薑家公中送去的禮,入眼的隻有一方硯台,蔡氏的夫君好歹也是個舉人,對筆墨紙硯還是有幾分了解的,這一看,頓時又險些氣得個好歹了,薑家公中送去的不是甚好硯台,也不是甚大家做的,就是普通鋪子裏中等的一副硯台,連百倆銀子都要不到。


除了這一方硯台,別的什麽都沒了。


蔡氏可被氣壞了,覺得這一個個的,這是拿他們當叫花子打發呢,她強撐著麵兒跟各位舉人娘子寒暄,待把人一送走,頓時劈頭蓋臉把劉氏狠狠罵了一頓,指著大門叫她滾,說甚以後這家門堪不歡迎她上門,險些沒把滿頭的金釵擲過去。


“這哪裏是一家子,這是丟我的人,想讓我跟娘家嫂子結仇呢!’’新仇舊恨,還有這些天的忍氣吞聲,劉氏一下就爆發了。


大嫂衛氏這是黑了心的要挑撥她們姓劉的呢!


劉氏發了狠非要守在大房這兒,攔著她們的丫頭婆子麵麵相覷,到底有個小丫頭進去通報了。衛鶯被外頭吵著了,剛起了身,神色還帶著幾分迷茫,慵懶得很,她皮膚白皙,尤其是這下晌的陽光足,整個人更是跟發了光一般,裏衣鬆鬆垮垮的,露出滑膩的脖子,惑人得很。


小丫頭們暗地裏都道那田姨娘風姿妖嬈,就是走個路那屁股都一扭一扭的,生怕別人不知道她屁股大似的,但這會小丫頭見了這不經意的風情,頓時咽了咽口水。


隻覺得,她們夫人明明才是最勾人的,跟她們夫人比,田姨娘算個屁!


“外頭誰來了?’’衛鶯小聲問道,又偏頭看了看睡在裏側的小葫蘆,見他還睡著,小腳丫不經意還蹬了蹬,越發放輕了起來,輕輕從榻上下來,還給他捏了捏小被子。


小丫頭也不由得放輕了聲音:“是三夫人。’’


衛鶯又在兒子嬌憨的臉上看了兩眼才移開眼,旁邊最小的冬雨被留下來守著,其他幾個都忙去了,她挑了身牡丹橙緞錦衣給衛鶯穿上,正好,安夏幾個大丫頭走了進來,安夏手頭還端著一盤剛出鍋的點心,是小廚房剛做的花糕,瞧著鬆軟得很,一個一個的小小的十分誘人。


“奴婢就猜到夫人這時辰該醒了,這是小廚房剛做的糕點,夫人快趁熱吃了吧。’’


衛鶯拿了個慢慢吃了起來,知雨替她梳著頭發,秋葵在一邊問:“夫人可要見見三夫人?也不知道她來找夫人有什麽!’’她們也聽說了三夫人守在正院門口不走的事,心裏還憤憤不平的,覺得這三夫人不要臉。


“還等著呢?’’衛鶯問。


“可不是。’’


衛鶯挑了支紅寶石的釵子:“戴這個吧,劉氏喜歡等,那就讓她等著吧。’’衛鶯當然知道劉氏是為了什麽來的,不就是為了劉氏哥哥生辰禮的事兒嗎。


劉氏不滿,但衛鶯覺得她並沒有做錯,再則她一個當嫂子的,被人追到院子裏想找她茬,她還要得好生招待她不成?


晾晾她都是好的。


這一晾,就足足讓劉氏等了半個時辰有餘,讓她心頭越來越憋著火,要不是丫頭婆子們拉著,都險些闖進去了。


安夏走了出來:“三夫人,夫人請你進去。’’


劉氏冷哼一聲,抬著腿大步走了進去,風風火火的直接衝進了內室,見衛鶯坐在軟榻上正慢悠悠的吃著糕點,再一看那糕點完全不同與平日廚房給上的那種,頓時氣得眼都紅了,劈裏啪啦不滿:“大嫂你竟然吃獨食,我說大嫂,你雖然管著公中,但也不能不拿公中的銀子不當銀子啊,我們兩房人可沒吃過這些!大嫂你管著公中就要公允才是,連明德院的老爺子處都沒見廚房上過,怎麽大嫂還吃上了,大嫂你這可是大大的不孝啊。’’


衛鶯勾著笑,說道:“我確實沒把公中的銀子當銀子。’’


她一應承下來,劉氏頓時跟抓住了她的小辮子似的,整個人頓時神氣起來,正要指責,衛鶯又說了:“就這不到三千倆銀子,算什麽銀子?’’本來該有三萬倆的。


劉氏頓時泄氣了。


她眼中還閃過心虛,結結巴巴的道:“這、這不是有急用嗎,咱們都是一家人哪有兩家話的。’’


衛鶯輕嗤一聲兒。


花了三萬倆就說是一家人,她吃盤點心就是貪了公中的銀子了?


她要有那三萬倆,多少好點心吃不到的?


聽在劉氏耳朵裏,又見衛鶯一副不屑的模樣,頓時羞惱起來:“我們爺是花了些銀子,但那又如何,這可是父親點了頭的,大嫂你莫非對父親有什麽不滿?’’


“再說了,大嫂你手頭富裕得很卻藏著捏著不肯拿出來,否則我們何必打這三萬倆的主意?大嫂別找我們三房的茬,就算大嫂對我們三房再有不滿,可你也不應該讓我們在外頭出醜吧,你安的什麽心啊,送一堆破爛當生辰禮,讓我在娘家嫂子跟前兒丟盡了人,大嫂你怎麽這麽惡毒?!’’


劉氏口口聲聲的指責起來,激動得很。


“看在大家都是一家人的份上,大嫂也別怪我這個做弟媳的不給麵兒,這樣吧,隻要大嫂拿些私房出來,我也不計較了。’’


“你們三房從老爺子手頭拿了三萬倆還不滿足?’’


“什麽三萬倆?’’房門口,柳氏突然問了聲兒。


她剛來,隻模糊聽到個大概,柳氏本來是聽說劉氏來大房鬧事過來看熱鬧的,誰知道就模糊聽到了衛鶯的話。

她是惡毒正妻(重生)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永安縣主(重生)最佳後娘在八零盛京第一寵貴女不嬌(重生)重生八零:農婦山泉有點甜重生八零:極品親戚都愛我重生之福晉威武將軍夫人過分美(重生)所有人都以為我也重生了太子妃她有點慫溫香在懷(重生)重生八零之我要當軍嫂獸世美食寵婚日常重生後世子忙於追妻前夫攻略重生九零,學霸小富妞總裁他媽和我一起重生後全京城都盼著她被休重生之完美人生雲鬢花嬌(重生)女配不是金絲雀重生九零末:媳婦要改嫁重生九零撩夫忙重回我爸當校草那幾年重生之八十年代好媳婦重生之國民女神重生後嫁給克妻皇帝師徒戀中的女配重生白月光有點黑重生八零:媳婦有點辣
  作者:予喬所寫的她是惡毒正妻(重生)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她是惡毒正妻(重生)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