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啊?我的墳被人刨了

第71節


陶爸陶媽以及那個小男孩正各自機械地吃著自己碗裏的飯菜,陶桃是四人中,唯一一個擁有表情的人,她嘴裏扒著飯菜,眼睛卻時不時瞄向林含這邊,深怕他會來個出其不意的後招。


林含正看著客廳裏擺放的相框,照片中有四個人,每個人臉部都是那種僵硬的表情,就連陶桃也是,和此刻的她截然不同,大概照片全是她憑空想,她想不出父母會有什麽表情,精神世界自動劃分她父母的表情了。


視線往下挪了幾寸,他淡淡掃過相片中的小男孩,對方埋著頭,沒有注視相機鏡頭,雙手放在下端,不知道在倒騰什麽。


林含又看了眼一旁的盆栽,綠意盎然,花枝四散開,滿是春/色的勃勃朝氣,在陶桃的夢中,正值初春,萬物富有生機。


陶桃沒多久便吃完了飯菜,回到自己屋子,林含隨之進去。


見狀,陶桃也沒阻攔,顧自收拾起自己的房間,她的房間其實沒什麽可收拾的,礙於林含在,她做點其他事,總覺得別扭。


林含坐在書桌旁,單手托腮,斜睨正疊衣服的陶桃,道:“你弟弟挺可愛的,他幾歲了?”


陶桃身形一怔,片刻後,悶聲道:“五歲。”


林含神色饒有興致的掠過陶桃,若有所思,繼而轉頭翻開她桌麵的作業,陶桃見他這舉動,臉色一慌,立刻跑來。


她這樣緊張,說不定這是能讓她從夢中清醒的東西。


察覺她的動機,林含一側身旋轉,避開了陶桃,繞至她的背後,兩三下翻了翻書中的內容。


陶桃揚起手,正要和林含拚老命,就見他手裏的作業本其實拿反了,而林含本人還佯裝深思的打量著上麵的內容。


陶桃:“......”


她鬆了口氣,轉身繼續疊棉被。


林含瞄了她一下,怎麽忽然不來搶了?


完全看不懂微積分的林·真古董·含以為這是什麽暗號,沉吟不語的想了一晌,埋頭迅速閱覽,將內容全部記下。


知識就是力量。


萬一這東西就是陶桃離開的關鍵哪。


掠過一遍,林含沒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腦子裏隻記下一串又一串令他頭大的數字。


林含放下書,決定再閑扯一些話題,就繼續問陶桃,“你不用上學的麽?”


陶桃翻了個白眼,“周末我上什麽學。”


林含:“......”


媽蛋!怎麽跟以前書塾不一樣!


鑒於陶桃的極力不配合,林含決心再尋突破口,便道:“你有朋友麽?暑假也約出去玩玩吧。”


林含想順著這個話題引到陳希希身上,再由她轉移至x大,這樣一環接一環,不愁陶桃不回想起來。


誰知這句話瞬間踩到陶桃的痛處,“你怎麽那麽煩啊!嗶嗶叨跟個老媽子一樣,你是我媽麽!”


林含:“......”


老子也不想啊,你給我那黑衣人的線索,我走得比誰都快,你信不信。


喜當媽的林含壓住額頭暴起的青筋,冷靜冷靜......


強壓自己怒氣的後果便是臉色冷若冰霜,林含看向窗外,皚皚一片,宛如被鋪天蓋地的白雪覆蓋,天地皆失色。


空白的窗口,像是畫家手底下定格的畫麵,失色到蒼白。


而外麵的世界,正等著陶桃的繪製,如果她一意孤行的停留在這個房子裏,那她醒來的幾率便會降到最低,更不會聽他的任何一句實話。


林含道:“有沒有朋友,也出去看看吧,外麵的世界沒那麽糟糕。”


陶桃看著林含,眼睛忽而放大,她這次沒有反駁他,咬了下嘴唇,似乎在隱忍什麽。


美夢之外便是噩夢,那潮水般的黑暗頃刻攜來無盡的絕望,的確會是一個小姑娘所害怕的。


林含:“你難道不想看清你爸媽和你弟弟的樣子麽?”


說著,林含手中打了個響指,兩人所處的位置立刻變化,站到了大門口,林含讓開一步,留給陶桃開門的餘地。


在夢境裏遇見陶桃,她從外回來,說明她剛從噩夢中逃脫,但她必須再一次去麵對,如果她無法在噩夢中戰勝自己內心的恐懼,那他也沒法帶她出去。


陶桃麵對門,眼中閃爍著忐忑不安,她的雙手微微顫抖,麵色染上恐懼,沒有勇氣去動手開門。


林含等著她擰門出去,奈何她一直僵著手不動,便道:“陶桃,你看著我的眼睛。”


為了讓她聽進去自己的話,林含的聲音沒有那麽冰冷漠然。


陶桃聞言,看著他。


林含眼中幽光劃過,他冷漠的聲線柔和了些許,對陶桃貫以法術,一字一句誘導:“看著我。你現在其實很想開門,你並不懼怕門外的東西。”


“來,把門打開。”


陶桃雙目失焦,機械的抬起手,正要觸碰到門柄,突然,一旁冒出來一道聲音。


她佇立門口許久,久到陶爸跑來圍觀,“閨女,你傻站在這兒做什麽?”


陶桃驀然回神,眼睛清亮起來,她滿腹疑惑,“我......我剛才......”


話剛開了個頭,她就扭頭看一邊的林含,她剛才好像聽到了誰在說話,說了什麽,她記不得了。


法術施展中,突如其來被人阻斷,林含氣得半死,盯住陶桃,麵露不悅。


陶桃不明所以被他瞪了一眼,還沒反應過來,林含忽然一把拽開門,撈起陶桃的衣領,幹脆利落地把她扔了出去。


陶桃:“......”


林含拍拍手,正要關門,腳下猝然冒出一隻手。


陶桃一把拽住林含的腳腕,用力往下一拖,林含猝不及防,整個人徒然被她拽了下去。


上方的防盜門砰地一響,合得密不透風,瞬間消失在了刺目的雪亮中。


耳邊刮過簌簌風聲,腳下的力道眨眼間消失,陶桃失去蹤跡。林含的身體還在不斷下墜,身邊除了風,便是風,刮過的風痕,力道極大,幾乎無法睜開眼。


林含不知道這樣下去,他會到哪裏,但無一例外,是在陶桃的夢中。


他甚至閉目細想,接下來會見到什麽,但他認識陶桃時間較短,並不知道對方是個什麽樣的人,又會做什麽樣的噩夢。


一段極長的默然。


林含眼前猝然一暗,他睜開眼,發覺自己身處一個非常逼仄的空間內部,手腳所及是硬邦邦的隔板,觸感像是木頭,方方正正的結構,像是某種存放屍/體的容器。


不好的預感瞬間湧上心頭。


他不會是在棺材裏吧!


他雙手抬起,用力往上頂,上方的木板宛如千斤重,半天無法撼動,林含不禁往掌心灌力,咬緊牙關,猛地向上震去。


木板嘭地摔飛出去,在地麵發出巨大的震響。


微弱的光線照亮著周邊,林含雙眼裏映出天花板上黝黑的浮雕。他疑惑的蹙起眉頭,雙臂抓住兩邊,將自己撐起。


入眼是一片淩亂殘缺的冷白雕塑,或橫或立,姿態各異,但無一不是五官凶惡,看起來凶神惡煞,宛如惡鬼。角落有一盞生鏽的煤油馬燈,鏽漬遮住了部分光線,以至於美術館內,昏暗不已。


這是什麽地方?


林含翻身出去,回頭一見,自己果然被困在了棺材裏,不同於他的棺材,而是一種奇特的幾何圖形,漆黑的棺木周圍刻滿繁複花紋。


再低頭看自己,他發現自己一身黑西服,肩頭扣著華麗金色的飾品,身後披著綢緞般的拽地披風。


林含:“?”


這拉風又詭異的打扮是怎麽肥事!


一激動,下牙猛地磕在嘴唇,林含一碰,居然摸到自己多長了兩顆又尖又長的獠牙。


等等,這個造型怎麽那麽像......


吸血鬼!


林含:“......”


陶桃這丫的到底做的什麽鬼噩夢!


林含憤憤踹了一腳棺材,臉上的寒氣足夠冰凍十米距離。


他環顧四周,發現這是一間小型美術館,四麵牆壁上掛著大小不一的裝裱畫框,每一幅畫中的內容都有些抽象,非專業人士無法鑒賞。


房間兩端分別是林含所在的那方棺材,及那堆殘缺美的雕塑。


林含看了一圈,沒發現陶桃,便朝門口走去。門外是一條走廊,依然很黑,美術館內還有一盞將熄未熄的複古馬燈,走廊外卻是什麽也沒有。


他回去取出馬燈,順著走廊一端往前走了一段距離,到了另一間房的門口,往裏瞧了一眼,裏麵橫了好幾個書架,摞滿了各類書籍,這好像是一間圖書館。


林含滿心疑惑,繼續往下走,這條走廊異常的漫長,他很快到了下一個房間,推開門,裏麵滿是凝滯半空的飛鳥,房間中種滿了綠植,地麵鋪著碎裂的砂石。


這是一間植物園。


接下來是一間藝術館,其中放置了許多鏡麵,或橫或豎,踏入門口的瞬間,林含就從正麵的鏡片中看清了自己此刻的模樣。


雪亮的獠牙頂開嘴唇露了出來,茶色眼珠變成血紅色,臉還是老樣子,但卻比他的臉更加邪氣。


林含照了片刻,突然有點不好意思,臉頰微紅,緩慢退出了藝術館。


他好似明白了什麽,這裏的每一個房間,都是陶桃曾經去過的地方,她到過的地方被她印在腦海,構建了她夢中的世界。


但,這裏不太像噩夢,為什麽陶桃會害怕?難道說,在這些地方,經曆過讓她非常恐懼的事?會是什麽事哪?


林含陷入沉思。


他不由自主的往前走了兩步,心中飛快掠過各種想法。


這麽多房間,陶桃會在哪個房間經曆她的噩夢?又在那裏經曆了什麽?從她短暫的生涯中,最難以忘懷的、最令她恐懼的,似乎隻會有一件事......


她成了孤兒。


那她會在......


忽然,林含的視野中出現了一道紅影,他將馬燈放置前端,橘黃光線落在下方的紅色高跟鞋上。


林含心一跳,表情略不悅。


鞋的主人隱沒在黑暗中,看不到她的長相,但從氣息,林含分辨出,她不是陶桃。


正要將馬燈往上抬,突然,一隻慘白的手切來,摁住林含的手腕,接著把他往邊上一拽,緊接著,旁邊的門被她推開。


林含被其一把推了進去,身後的女人也跟著進入。


進去的一瞬,林含愣住了。


林含:“???”

啊?我的墳被人刨了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啊?我的墳被人刨了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啊?我的墳被人刨了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當我吃了饕餮元神以後反向捕獲狼皇畫怖回天求求你們給條活路吧妖怪客棧整改報告撿到了影帝的崽崽[娛樂圈]別動我的魚尾巴豪門寵文炮灰重生後仙人跳懷了豪門霸總的崽後我一夜爆紅了不準影響我學習!住手!這是你師弟啊!少帝他不想重生上位[娛樂圈]民國名流渣受公開前一天,老攻失憶了反派洗白錄吃貨人設不能崩鵪鶉回到恐龍時代!穿成反派的貓我到底有沒有錢ABO特濃信息素我的迷弟遍布宇宙穿成Omega後發現自己懷孕了最強遊戲架構師穿越後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來寵我啊?我的墳被人刨了
  作者:吾乃二哈所寫的啊?我的墳被人刨了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啊?我的墳被人刨了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