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三青門外

第55節


想到這裏,滿耳消失在岩石之後。


消失後的滿耳,出現在了玄鴛將軍府的寢宮外。


他麵色有些疲憊,眼中也無半點光亮,他一步一步地向宮內走去,步履沉重,仿佛肩上背著幾百斤重物。


寢宮內裝潢並不奢華,家具器皿全由楠木製成,非常古樸,非常簡潔,正如這屋子的主人一樣。


這是便是滿耳住了幾萬年的地方,而這個地方,次月初五,就會迎來它的新主人——被魔梓焰任命為新任護法的派瀾。


步入正宮中間的滿耳,抬頭望了望房簷頂端的黃色流蘇,那是很久很久以前他跟修筠一起做成後掛上去的,修筠說黃色在長安是很吉利的顏色,可以帶來祥雲和福雨,帶來富貴和好運。


如今看來,修筠此話確實不假,滿耳幾萬年來護法之位無人可撼,且馬上就要迎娶長公主,榮升駙馬,外人看來滿耳的一切都如此的順風順水,除了滿耳自己明白,走近修筠心裏的人,永遠不是他之外。


眾所周知修筠的生母並非正宮皇後,而是先王在外酒醉後沾惹的民間女子,先王與其並無愛情,而修筠的生母也因生她難產而死。


皇族七姊妹中,就屬修筠最小,但同時也最不受待見,起初不僅不受先王和王後的待見,更不受舉國百姓的待見。


但好在修月以及其他兄弟姐妹對這個庶出妹妹還算不錯,無論是學習幻術還是平常嬉戲玩耍,也都經常帶上她,久而久之,玄鴛子民也慢慢接受了她,習慣了她與其他皇子公主一起出席國家的各大盛事。


正因如此,修筠的性情並不算孤僻,更何況對她來說還有一直陪著她,像大哥哥一樣照顧她的滿耳。


這時寢宮門外好似有一絲輕微的動靜,極其警覺的滿耳瞬間猶如一道寒光飛出,馴魂劍驟然架在了這位不速之客的脖子上。


踮著腳偷偷走來的魔雪琴嚇得原本捧在手裏的東西瞬間哐啷一聲跌落在地,滿耳見狀有些吃驚,忙叩首一跪:“公主恕罪,臣無意冒犯。”


滿耳低頭目光不經意間看到了地上打翻的方形木盤,以及木盤下露出的一半淺紅色棉衣。


魔雪琴有些慌亂地把木盤和棉衣拾起,小心地捧在懷裏,同時深呼吸平靜了下剛才被滿耳的舉動嚇得不清的心境,小聲道:“沒……沒事,將軍請起。”


滿耳聞言起身,但目光卻停留在魔雪琴的衣領處,並未直麵看她。


滿耳很矛盾,有時他無比期望看到魔雪琴,因為她真的很像修筠;但有時也會刻意避開她的麵龐,因滿耳不想看到她眉間的那顆紅痣,這會讓他想起青劍。


魔雪琴在瀚索灣結界神力的催動下,變成了成年後的樣子,而就在那日,魔雪琴腦海裏想象的樣子,便是她的親娘,她最愛的親娘修筠的麵龐。


雖然時光已經逝去一千多年,雖然修筠的樣子在當時還是孩童的魔雪琴腦中已經不再十分清晰,但魔雪琴還是能大致記得修筠的輪廓與線條,唇齒與眼眸。


所以成年後的魔雪琴,不經意看過去,就是當初的修筠,就是那個能讓滿耳心神悸動的女子。


“今天總算見識到將軍的法力,估計這時如果我是啟嘯,早就死在將軍這馴魂劍下了。”魔雪琴打趣道。


滿耳聞言怔了怔,隨即嚴肅道:“公主過獎,啟嘯元帥不是這麽輕易就能打敗的。”


“嗬嗬我知道,戰神嘛!”魔雪琴笑道,“不過他能封戰神,那完全是因為沒機會跟將軍你交手。”


滿耳聞言微微笑了笑,雖然那笑容有些尷尬,但還算禮貌與得體。


“公主前來可有要事吩咐?”


“將軍你這話說的,沒有要事就不能來麽?”魔雪琴反問。


滿耳有些無從接話,好半天才答道:“當然能……”


“好啦!不逗你了!”雪琴說著將捧在胸前的木盤朝滿耳眼前一遞。


滿耳這時得以看清木盤上那件淺紅色棉衣,隻聽魔雪琴道:“還有一個月就是冬季了,到時地下的岩漿都會結冰,岩洞外很冷,這衣服裏麵是生玄葉的根絲織成的,可要比普通的棉料暖上許多……”魔雪琴說到這裏微微停頓了下,臉上泛起了若隱若現的紅潮,唯諾一句:“送給你,將軍。”


“送給我?”滿耳遲疑道。


這個場景,魔雪琴的這些話,讓滿耳想起了那日的帝都城門,想起了突然出現的修筠,想起了她塞給自己的淺紅絲綢緞帶……


隻不過當時的她跟自己說的是:“幫我給青劍。”


“公主……這確定是送我的麽?”滿耳求證道。


“這兒還有別人麽?”魔雪琴假意朝四周看了看,“當然是送你的,這顏色我特意染成了淺紅,將軍你可以穿在鎧甲裏麵,露出的袖口正好與你這緞帶配上。”魔雪琴說著拿衣服的一個袖口與滿耳馴魂劍劍柄上的鴛鴦淺紅緞帶筆畫了下。


滿耳低頭一看,這衣服的顏色居然不深一分,也不淺一分,正正好,與修筠的絲綢緞帶完全一樣,溫暖的淺紅色。


“記得穿。”魔雪琴將木盤和衣服一並塞給了滿耳,隨即低著頭跑開了,隻不過她沒跑多遠便停了下來,依舊背著身問道:“次月初五,將軍會來吧?”


滿耳起初沒有反應過來,但隨後便意會出魔雪琴指的是次月初五它們的婚禮。


看著魔雪琴那纖瘦的背影,看著眼前的淺紅色棉衣,滿耳的眼眶有些濕潤了,他剛剛做了一件駭人的惡事,他執意殺了一個本來應該獲得重生的人,他讓眼前這青澀單純卻已失去母愛的小公主永遠地失去了獲得父愛的可能……


但上天不但沒有懲罰他,還在同一天送給了他如此美麗的禮物,一個少女的愛。


—————————————————————


第152章 新婚初夜


(玄鴛塔皇族寢宮內)


自封後大典過後,魔梓焰與葉刺就搬進了玄鴛塔最底層東麵的正宮,宮內四牆皆是雕空玲瓏木板,板簷紅柳周垂,中間擺放著一張紫檀圓桌和兩張檀凳,其上生長著翎毛花卉,散發出若隱若現的淡淡清香。


離紫檀圓桌不遠處是一潭赤色滋生著縷縷白煙的泉水,泉邊周遭的岩縫裏居然長滿了一大圈白色薔薇,那薔薇的花心還帶著點點淺粉。


泉水的溫度讓葉刺感到炙熱無比,周身的皮膚都燙得發紅,血液也好似變得沸騰而發麻。隻有當她緊貼著魔梓焰的時候,她才稍微感覺好一些,魔梓焰體內的靈生玉將清新冰涼之意傳遞給葉刺,讓她感到舒適與愜意。


魔梓焰將葉刺從身後抱著,嘴唇一直緩緩親吻著葉刺的脖頸,那力度時而輕,時而重,時而隻是用雙唇,時而葉刺也感到他柔軟的舌頭四處遊離在自己後頸敏感的皮膚上。


而在泉水之下,魔梓焰來回撫摸著葉刺的纖纖細腰,時而隻是用指尖輕點,時而卻是用力地按揉,好像在水下他更能真切地感受她細滑的皮膚與凹凸有致的曲線。


葉刺的雙手不禁背過去環繞著魔梓焰,同時向後側轉頭迎上了他溫熱的唇,舌尖沒有絲毫猶豫地主動探進了他的雙齒之間。


魔梓焰邊深吻著葉刺,撫摸著她手邊慢慢上移,他知道葉刺喜歡這樣的姿勢,因為她說這樣可以整個身體完全貼著自己,好像下一秒就可以變成一個人一樣。


赤紅的泉水將其二人的皮膚襯得雪白無暇,正如周圍滿地盛放的白色薔薇。


完事之後,葉刺緩緩轉過身雙手環抱著魔梓焰,臉緊緊地貼著他厚實而濕漉的胸膛。


泉水的熱度讓葉刺感到了一絲又一絲困意,不禁輕輕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魔梓焰清涼的體溫,感受著他那好似時有時無的心跳,身邊的白色霧氣將二人赤裸的身體包裹得若隱若現。


“梓焰,以後我們都睡這水裏麽?”葉刺低喃道。


魔梓焰低頭輕輕吻了吻葉刺的頭發,“嗯,這聖泉水可以補充靈氣,我們魔靈剛出生的時候都要泡上一兩百年。”


“是麽?但你小時候不是沒幾日就走出聖泉了麽?”


“嗬嗬,可能是身體裏的血液與別人不同,爹娘給的唄。”魔梓焰不以為意,一手撫摸著葉刺的耳垂。


葉刺沒有說話,她很清楚自己畢竟不是玄鴛生靈,她沒有辦法從這樣的水裏汲取靈力,她也清楚離了魔梓焰,自己甚至不可能在這近乎沸騰的泉水裏生存,更別說是玄鴛塔外那四濺的漿液。


如果自己不行,那麽,自己和魔梓焰的孩子呢?


葉刺想到這裏抬起了頭,問道:“梓焰,我們會有孩子麽?”


魔梓焰聞言眼角一彎,賊笑道:“這麽急啊?我還想著跟我的鳶兒先好好獨處個幾百年。”說著雙手往下一滑,用力捏住了葉刺的豐臀,將她整個身子往自己臉上一湊,兩人的鼻尖碰在了一起。


“魔梓焰你個大流氓!”葉刺不禁大叫道。


“嗬嗬,你不是想要孩子麽?”魔梓焰說著就把葉刺的身子背了過去,“想要那我們就再來一次!”


“梓焰不要……你……你放手!”葉刺掙紮著,拍打著水花。


魔梓焰聞言停頓了下,嘴角一勾,將葉刺的身子又轉了回來,一攬她的腰,猛貼到自己的胸膛上,眯起眼睛挑逗道:“鳶兒想要正麵來對麽?”


“哎呀我沒跟你鬧著玩!我是認真的!”


葉刺的眼神真挺認真,魔梓焰從她這認真的眼神中看出了一絲擔心,擔心她與他不是同族,擔心她與他會沒有孩子,擔心即便有孩子那孩子也會與其他的玄鴛生靈都不同,於是魔梓焰手微微鬆了鬆,道:“我們當然會有孩子,而且還會有一大群,數都數不清。”而後他用手捧起葉刺的臉,湊近她壞壞道:“我可是很厲害的。”


這要是換作原來,葉刺鐵定會撇開魔梓焰的手嘟囔地罵他幾句,但此時葉刺並沒有這麽做,而隻是眨了眨圓溜溜的珍珠眼,道:“那我們的孩子會不會也像你一樣,可以適應這泉水,可以僅僅泡幾日就站起來呢?”


“嗬嗬,估計他們根本不用泡,我們的孩子肯定比我強大,就如同我的法力比我爹娘都強一樣。”魔梓焰語氣非常自信。


聽到這裏,葉刺心裏稍微得到些許慰藉,於是會心一笑。說真的,自從葉刺當上了皇後,她擔心的事情也不經意地變得越來越多。


以前的葉刺日日擔心的是夙仙聖壇上出手引開啟嘯的人是不是真的是墨嫡,墨嫡如今怎麽樣了,肅鈺殿下的傷怎麽樣了,啟嘯會何時過來報仇,肅鈺殿下會不會再將魔梓焰封回夙仙聖壇,那個一直希望魔梓焰死的鬼後蔚殃又會有什麽新的暗殺行動……


但是現在的葉刺還要擔心自己的所有言行舉止是不是足夠大方得體,是不是能夠稱得上母儀天下;她還突然擔心起自己天山生靈的身份是否能為魔梓焰誕下子嗣,擔心孩子出生的環境是不是安全,如今的玄鴛,自己和魔梓焰有沒有足夠的能力好好保護他們……


魔梓焰這時似乎看出了葉刺的心思,輕鬆一笑道:“鳶兒你放心,就算我現在大部分法力都被封住了,但對付啟嘯那家夥綽綽有餘,他現在要是敢來,隻要他出現在我麵前,我發誓會立刻拔光他那礙眼的胡須,撕了他那褶皺的枯皮,將他那該死的破刀扔進火漿裏融化,然後把漿液潑在他的雙腿上,讓他此生永遠都要矮人一截,最後再將他扔進黑妖墓,折磨個幾十萬年!”


葉刺聞言撲哧笑了:“沒想到你如此惡毒,完全不輸啟嘯,不過幾十萬年,他根本活不了那麽長。”


“他活得了的,那老狐狸會不停地用續命心法讓黑妖墓中的其他刑犯為他續命,一個一個地替他去死。”


葉刺眸色大驚,竟一時間說不出話。


“不然你以為他一介凡人,是怎麽活到五萬年的?”魔梓焰咬牙切齒,“還聽說他親自殺了自己全族,連當時在道仙閣追隨他修行的弟弟都不放過。”


浸泡在滾燙聖泉裏的葉刺聽到這裏突然感到一陣寒顫,全身都起了雞皮疙瘩,她不禁抱緊了魔梓焰。


為什麽這個世界上會有這樣的人,這樣一個毫無人倫道德,毫無行事底線,毫無憐憫之心的人,為什麽反而活得最長,反而站在仙冥最顯要的位置,塑像反而還能被雕刻在神聖莊嚴的夙仙聖壇上……


“鳶兒你相信我,我會找到方法去除這該死的封印的。”


“不要……”葉刺脫口而出,“渴念說這封印是有必要的,因為你身體跟先前相比,不僅有汲魄和靈生玉,還有施辰劍,渴念猜測這劍的威力說不定比汲魄還要大,若沒有神族封印的保護,你說不定會跟小時候一樣不停地被反噬……”


魔梓焰聞言一愣,不過隨即笑道:“嗬嗬,照她這麽說,那條該死的龍把我封住還是保護我了?”


葉刺眼神一灰,不悅道:“不準你這麽稱呼他,他有名字的,不是這條龍那條龍,他叫肅鈺,是我們天山的王,我們的殿下。”


葉刺剛說完,不料魔梓焰嘴角有些抽搐,眼中露出了悚人的嚴厲,他切齒道:“你,葉刺,現在是我玄鴛的皇後,你的殿下隻有一個,就是我,魔梓焰!”


葉刺意識到了一個問題,好似每次談到肅鈺,魔梓焰都會十分憤怒,甚至比談到啟嘯還要憤怒。


葉刺不傻,她當然明白魔梓焰是因為什麽才會這樣,魔梓焰看得到葉刺的過去,自然而然就能體會葉刺對肅鈺的那種敬仰與崇拜。


肅鈺之於天山子民,乃至之於五界生靈,都如天神在世,天之驕子。他是正義、善良與神聖的化身,仿佛關於他的一切都是好的,純白的,完美的,高不可攀的,正如夙仙聖壇上他經天緯地的神族幻術一樣。


而這一切,肅鈺擁有的一切,魔梓焰仿佛從來都沒得到過。


魔梓焰不明白,所有人都敬仰肅鈺,崇拜肅鈺,是因為他十分強大;但所有人都憎惡自己,想殺掉自己,理由居然也是因為自己十分強大。


此時此刻,葉刺注視著魔梓焰,雙手從水裏探出,輕輕捧著他的臉頰,一字一句地說道:“梓焰,你和他不一樣,你就是你,他就是他,他曾經是我的殿下,並且永遠都是,殿下是用來尊敬的,他統治的天山是我曾經的家,我此生必須忠於那個家;而你現在是我的夫君,並且永遠都是,夫君是用來愛的,你統治的玄鴛是我現在以及未來的家,我會無條件的愛我的,我們的這個家。”


第153章 閣主名單


安靜祥和的青灰色河水猶如一位慈祥的中年婦人,用她螺旋狀的身形與溫暖的懷抱環繞著整個地府之國。


婦女之名憂鬱而深情,清淡卻又濃烈。


她叫:忘川。


忘川河邊是一張很大的方形灰白色石台,葉刺也曾來到並站上過這個石台,那時石台旁站著一位身形佝僂、發鬢斑白的老婆婆,她會熬世上獨一無二的陰魂湯,埋葬古今世人的愛恨情仇。


隻不過此時此刻,灰白石台旁再也看不到她的身影,取而代之的是兩名身穿黑色鎧甲的中年壯漢。

三青門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三青門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三青門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離月上雪所寫的三青門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三青門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