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三青門外

第23節


但這獅子發現自己剛開始還行,背到三十多之後就忘了前一到五是啥,且背了左邊牆忘了右邊牆,記住了數字卻又忘記了方向,於是便灰溜溜地默默放棄。


“師妹現在身子覺得如何?可還難受?”景蔚轉向葉刺問道,眼神關切。


葉刺聞言微微搖了搖頭,笑道:“謝謝師兄關心,可能是之前有些累,睡了一覺,已經好了。”


雖然葉刺這麽說,但其實自她從永生殿地玄門前醒來至今,便一直默默忍受著周圍空氣帶來的隱隱壓迫感,隻不過她如今已漸漸習慣了這種感覺罷了。


“師妹,我剛才去找吃的時候,聽到了這地鬼不少事情,關於永生殿,關於鬼後蔚秧,關於他們口中的淮丞相的,你可想知道?”景蔚神色飛舞,一臉八卦相。


葉刺此時心情還有些沉重,畢竟想著這些關口還沒通過,閣主還未見到,魔梓焰仍下落不明,自是沒有心思聽地鬼的八卦之事;但她也發現自己在這禁術空間幫不上任何忙,隻怪身上沒有筆墨紙硯,這路過的一個個圖案又實在太多,記多了在腦中就全錯了亂,便也隻好作罷,把全部的希望都壓在信彤身上。


還未等葉刺回答,景蔚便自顧自地說了起來:“那永生殿是大約四五百年前建的,之前第一殿便是我們看到的荒漠之地,不限名額,來了便是地鬼生靈。但兩百年前新任丞相建議鬼王,下了新令,進入第一殿的亡靈均需要通過基礎的選拔,老弱病殘,無能無才的從此不讓進了,而這位新任丞相,叫淮禹。”


葉刺眼波一動,雖然之前也猜到應該是淮禹,但自己這僅憑感覺之論被徹底坐實,心中還是吃了一驚。


一個閻羅天子手下的小士卒,幻術也不精進,他是如何僅用百年左右的時間,便當上這地府之國的丞相呢?


景蔚興致勃勃地繼續道:“這地玄之關總共十七個,通一關,便升一殿,幾萬年來能一口氣殺到第十八殿的,隻有一人,你猜猜是誰?”


“鬼王麽?”葉刺問道。


景蔚抿嘴一笑,伸出食指在葉刺麵前左右擺了擺,關子賣道:“不對哦。”


“那是宵烈?”


仿佛早就知道葉刺會猜這個名字,景蔚笑意更甚,搖了搖頭:“還是不對哦,繼續猜!”


葉刺瞳孔微縮,眉頭皺起,這不是煌壘和宵烈,還會是誰?難不成是那個淮禹?但這不可能,憑自己三百年前與之交手,其幻術絕無可能勝過宵烈的。


等下!


剛才師兄提到了鬼後……


“難道是蔚秧?!”葉刺瞪大了眸子。


“不錯!”景蔚道。


葉刺有些泛愣,沒有立即接話。


“師妹,你可知道這蔚秧生前究竟是何人,為何法力會如此強大,為何短時間內就獲得鬼王青睞,不僅當上了皇後,還被授予了統領十八殿主帥的軍權?”


葉刺微微搖了搖頭,輕歎道:“我也不知道。”


“我聽馨兒回來說,她在長安三番五次的想殺掉你和魔梓焰,是麽?”


“嗯。”葉刺道。


“她用駭央池水,以及動用那麽多將軍,想必要對付的肯定不是師妹你,而是魔梓焰。”景蔚若有所思,“但那魔梓焰才剛成年,翰索灣結界也才剛打開,怎麽想那蔚秧與這位玄鴛皇子都不會有什麽深仇大恨,我估計她那兩次也僅是想試試魔梓焰體內是否真的被封印有兩大神器。”


葉刺垂下了眸子,應付式的點了點頭,她如今隻要是回想起魔梓焰,回想起與他在長安發生的那些事情,心裏就有些隱隱作痛。


那白皚皚的雪地上,那無情的施辰劍下,魔梓焰無力地看著自己時,那悲涼絕望的眼神,隻要葉刺一閉上眼睛,便又再次浮現,同時縈繞在耳畔的,就是他的那句:“鳶兒對不起,這一次,我救不了你了,對不起……”


想到這裏,葉刺不禁用手貼在了胸口,輕按著那被衣服遮擋的靈生玉。梓焰說著對不起,但他還是救了自己,用他最後的力氣,最後的那一絲靈力,用他的整個生命,救了自己。


所以也就因為這樣,葉刺早已暗暗發誓,這一次,天地六界,不管付出任何代價,不管他是生是死,都一定要找到他。


此時,他們不知不覺已經來到了通道的盡頭的石門前,景蔚擼起了袖子,給信彤使了一個眼神道:“來!開始吧!”


一炷香後,石門消失了,這一次,景蔚足足轉了七百六十四次,正好是上一個石門的兩倍。


不出信彤意料地,出現在眼前的,又是一條一模一樣的通道,一樣長寬,燈火通明,無人看守,而牆上,一樣是一個個人頭大小的圓形豎杠圖。


景蔚傻了眼,心想這閣主沒完沒了啊!同樣的招數一次又一次的測有意思麽?


但當信彤記完這一關的最後一個圖案後,不禁眉頭一皺,心想怎麽還是七百六十四個,好歹也應該像上一關一樣,翻倍才對呀?


果不其然,當信彤念完密碼的最後一個數字零,景蔚將把手轉至龜殼的位置後,這一關的石門,並沒有消失!


眾人神色懼驚,愣在了原地。


第99章 三維轉換


看到眼前的石門並未消失,景蔚第一感覺就是,信彤這笨孔雀肯定哪個數背錯了!害的自己轉得手都酸了又要再來一次,於是乎剛要責備,信彤就仿佛瞬間察覺到了景蔚即將興師問罪的氣息,趕忙道:“我敢肯定我沒背錯!”


景蔚看著信彤把責任撇清得一幹二淨,眸色迷離起來,“背錯就背錯嘛,有啥不好承認的!”


“我都說拉,肯定沒錯,我看是師兄你剛才轉錯了!”信彤叫嚷道。


“姑奶奶,你可是看著我轉的,完全按照你說的轉,哪裏有錯,不信你問問葉刺。”景蔚說著雙眸立刻轉向葉刺,期盼著她趕緊幫自己說說話。


而葉刺此時的目光卻聚焦在眼前的黑色羅盤上,眉心微攏,仿佛在思考著什麽。


“師妹,你在想啥?”景蔚道。


“我在想,這羅盤上的圖案,好像跟先前的兩個,不太一樣。”葉刺說著用手指了指羅盤一處,“師兄你看,這個筷子原本細的那端,對著外麵,現如今卻對著圓心。”


信彤恍然大悟,一拍腦袋,“對哦!沒錯!我都忘了!”此時她也怪自己剛才注意力都集中在通道中那些密碼數字上,沒有認真比對每一關羅盤圖案的前後區別。


景蔚聞言也是一怔,但他吃驚的緣由卻與信彤不同,因他雖是對著羅盤時間最久的人,但卻完全沒有記住葉刺所言的什麽筷子朝向,心想糟了,難道自己是三人當中,最不長心眼,記憶力最差嗎?


但景蔚自是不會讓別人看出自己沒記住,尤其是在信彤麵前,於是他連忙隨著信彤附和道:“對對!確實,剛才的筷子末梢是背對圓心的!”


“不僅是筷子。”葉刺繼續道:“你們看這九鼎爐,彩虹和三葉草方向也都變了。”


信彤此時向前湊了湊,仔細瞧了瞧,果然,那九鼎爐的頂端,彩虹的弧身,三葉草的根尖原來都對著圓外,現在卻都齊刷刷地朝向圓心。


“可為何唯獨就這幾個圖案方向變了呢?龜殼、石柱、雪花那些咋沒變?”景蔚一臉不解,但話一出口,就立刻後悔了,隻因此時他想到了自己的疏漏。


這十個圖案,應該都變了方向!隻不過星星雪花石柱這類圖是對稱的,所以變了也看不出來。


見葉刺剛想開口為自己解釋,景蔚便急忙補救道:“師妹你別說,師兄懂了!懂了!”


看到神色一臉尷尬的景蔚,葉刺不由微微一笑,沒有繼續開口。不過她心中仍然滿是不解,因為即便看出了羅盤上圖案方向顛倒了,但這跟通關密碼,又有何種關聯呢?


正當空氣陷入可怕的寂靜時,隻聽信彤一聲驚叫:“我明白了!”


“師妹你嚇死我了!”景蔚明顯被信彤這突如其來,又尖又亮的嗓門嚇到,不禁捂著心髒,埋怨道,“明白就明白,別大叫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咱這用身體相連的溝通方式,你的聲音可以直接震到我心髒裏啊!”


信彤白了景蔚一眼,並未理會他,轉而對葉刺道:“這羅盤是告訴我們,剛才的七百多個數字,得倒過來背,才是密碼!”


“什麽?!”景蔚葉刺眸色大驚,齊刷刷盯著信彤。


“而且如果我猜的沒錯,不僅是數字的順序要倒過來,方向也要倒過來。”信彤繼續道。


“方向也要倒過來?你怎麽知道?”景蔚一臉泛愣。


信彤解釋道,“因為如果單單隻是順序倒過來,難度不至於翻倍,而且如果要顛倒,就應該全部都顛倒才對,不至於僅僅隻是順序。”


“也就是說,原來逆時針的,要變成順時針?”葉刺問道。


信彤點了點頭,“不錯。”


景蔚瞳孔微縮,求證道:“所以原來如果是順時針,一,逆時針,二,如今我先得順時針轉到二,再逆時針轉到一?”


“嗯,是的。”信彤此時神情有些凝重,沒了方才的輕鬆。


因為隻有記憶高手才會明白,三維記憶中,三重信息順向輸入,再全部逆向提取,難度直接比順向提取,翻了倍。


看到眼前的石門並未消失,景蔚第一感覺就是,信彤這笨孔雀肯定哪個數背錯了!害的自己轉得手都酸了又要再來一次,於是乎剛要責備,信彤就仿佛瞬間察覺到了景蔚即將興師問罪的氣息,趕忙道:“我敢肯定我沒背錯!景蔚看著信彤把責任撇清得一幹二淨,眸色迷離起來,“背錯就背錯嘛,有啥不好承認的!”


“我都說啦,肯定沒錯,我看是師兄你剛才轉錯了!”信彤叫嚷道。


“姑奶奶,你可是看著我轉的,完全按照你說的轉,哪裏有錯,不信你問問葉刺。”景蔚說著雙眸立刻轉向葉刺,期盼著她趕緊幫自己說說話。


而葉刺此時的目光卻聚焦在眼前的黑色羅盤上,眉心微攏,仿佛在思考著什麽。


“師妹,你在想啥?”景蔚道。


“我在想,這羅盤上的圖案,好像跟先前的兩個,不太一樣。”葉刺說著用手指了指羅盤一處,“師兄你看,這個筷子原本細的那端,對著外麵,現如今卻對著圓心。”


信彤恍然大悟,一拍腦袋,“對哦!沒錯!我都忘了!”此時她也怪自己剛才注意力都集中在通道中那些密碼數字上,沒有認真比對每一關羅盤圖案的前後區別。


景蔚聞言也是一怔,但他吃驚的緣由卻與信彤不同,因他雖是對著羅盤時間最久的人,但卻完全沒有記住葉刺所言的什麽筷子朝向,心想糟了,難道自己是三人當中,最不長心眼,記憶力最差嗎?


但景蔚自是不會讓別人看出自己沒記住,尤其是在信彤麵前,於是他連忙隨著信彤附和道:“對對!確實,剛才的筷子末梢是背對圓心的!”


“不僅是筷子。”葉刺繼續道:“你們看這九鼎爐,彩虹和三葉草方向也都變了。”


信彤此時向前湊了湊,仔細瞧了瞧,果然,那九鼎爐的頂端,彩虹的弧身,三葉草的根尖原來都對著圓外,現在卻都齊刷刷地朝向圓心。


“可為何唯獨就這幾個圖案方向變了呢?龜殼、石柱、雪花那些咋沒變?”景蔚一臉不解,但話一出口,就立刻後悔了,隻因此時他想到了自己的疏漏。


這十個圖案,應該都變了方向!隻不過星星雪花石柱這類圖是對稱的,所以變了也看不出來。


見葉刺剛想開口為自己解釋,景蔚便急忙補救道:“師妹你別說,師兄懂了!懂了!”


看到神色一臉尷尬的景蔚,葉刺不由微微一笑,沒有繼續開口。不過她心中仍然滿是不解,因為即便看出了羅盤上圖案方向顛倒了,但這跟通關密碼,又有何種關聯呢?


正當空氣陷入可怕的寂靜時,隻聽信彤一聲驚叫:“我明白了!”


“師妹你嚇死我了!”景蔚明顯被信彤這突如其來,又尖又亮的嗓門嚇到,不禁捂著心髒,埋怨道,“明白就明白,別大叫好不好?!你知不知道咱這用身體相連的溝通方式,你的聲音可以直接震到我心髒裏啊!”


信彤白了景蔚一眼,並未理會他,轉而對葉刺道:“這羅盤是告訴我們,剛才的七百多個數字,得倒過來背,才是密碼!”


“什麽?!”景蔚葉刺眸色大驚,齊刷刷盯著信彤。


“而且如果我猜的沒錯,不僅是數字的順序要倒過來,方向也要倒過來。”信彤繼續道。


“方向也要倒過來?你怎麽知道?”景蔚一臉泛愣。


信彤解釋道,“因為如果單單隻是順序倒過來,難度不至於翻倍,而且如果要顛倒,就應該全部都顛倒才對,不至於僅僅隻是順序。”


“也就是說,原來逆時針的,要變成順時針?”葉刺問道。


信彤點了點頭,“不錯。”


景蔚瞳孔微縮,求證道:“所以原來如果是順時針,一,逆時針,二,如今我先得順時針轉到二,再逆時針轉到一?”


“嗯,是的。”信彤此時神情有些凝重,沒了方才的輕鬆。


因為隻有記憶高手才會明白,三維記憶中,三重信息順向輸入,再全部逆向提取,難度直接比順向提取,翻了倍。


想到這裏信彤眸子一眯,這鬼術閣閣主果然不是吃素的,還真會考人,好險自己跟師傅練了近千年,隻要是自己背過的,管它排在第幾,隨便考隨便抽;隻不過這一次與以往不同,以往就是單純的記住那些酒的年份,成分和用量,無需在腦中做方向的轉換。


“開始吧!”信彤神情冷靜,目光微厲。


毫無疑問,鬼術閣閣主的這道題,激起了信彤熊熊鬥誌,現在的她,才算是真的認真了起來。


就在景蔚照著信彤的指示,轉動羅盤時,葉刺不禁對這第七第八第九殿所設的關口心生疑慮,這真的是升殿之關嗎?真的就不考一點幻術武力嗎?


地鬼的升殿儀式僅僅隻有一個月的時間,姑且不說那些道行一般的亡靈,哪怕是自己,拚盡全力,死記硬背過了前兩關,但眼前這關怕是耗費一年都不一定能過。

三青門外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三青門外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快捷鍵:←)上一章三青門外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離月上雪所寫的三青門外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三青門外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