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99節


不過,其餘東西她顯然不想給這些通過考驗的年輕人了,這裏是夕談沛選擇的墓地,她一生收集的這些東西,除了送出去的這些,其餘明顯是想給自己陪葬的,畢竟有許多是真正她的心愛之物,即便是死也不想隨便給別人。


“望你們將我這一門的功法好好傳承下去……”夕談沛幽幽歎氣,“我這就送你們出——”


驟然亮起的劍光讓這道意識的話戛然而止。


劍光、風刃、小箭、冰刀、掌風……


一時間殿內十四人齊齊出手,即便他們在夕談沛的意識眼裏都是弱得一根手指就可以碾死的通明境修士,然而,她畢竟不是夕談沛,她隻是一段即將消散的意識,完成了傳承之後,她隻堪堪剩下一丁點兒力量,勉強能夠將這些人送出她的幻境大陣而已,之後,她就準備徹底關閉這道陣法,讓這裏變作即便是煉明境修士也很難攻破的一處沉眠之地。


這一次挑選後繼者給予傳承,沒想到能一下子挑出十四人,她耗費的力量太多,才會使得現在如此虛弱,之前這道意識甚至在憂心能不能夠留有力量關閉陣法,正因為這樣,她沒有多廢話就想將他們送出去,任她如何都沒有想到,他們會齊齊對自己出手!


天元大陸上有一條不成文的規定,獲得傳承的修士,要認傳承者為師,心存尊敬不得冒犯。這本質上也是為了讓更多的修士死前將傳承千方百計留下來,否則那些大佬們一個個挑了人給了傳承,結果自家老墳都被這位繼承者給挖了,也太叫人不爽了,又何必留下什麽傳承給人機會來挖自己的墳呢?


本質上天元大陸因為法不可輕傳的緣故傳承艱難,這些所謂的規定和根植於眾人心裏的想法,也是為這些功法能夠長長久久傳承下去服務的。


所以,夕談沛的意識在這一瞬間就被打蒙了,因為在她看來,這是不可能發生的!


“你們竟然敢破壞規矩!”她怒吼一聲,心中的震驚難以言喻。


顧嘉南等眾人壓根兒不理她,什麽規矩啊,天元大陸的規矩?他們才不知道。


因為……他們是地球人啊!


作者有話要說:  眾人:天元大陸的規矩,關我什麽事?


第104章


這時候距離顧嘉南進入這座大殿已經過去兩天,很明顯夕談沛已經無情地判定其餘人都沒有通過考驗。不過在這裏的人都清楚,這個時間上應該還有不少人沒有在幻陣裏死亡,在最後兩關必須個人闖過,難度又極高的關卡裏掙紮。


他們雖然年紀不大,但能在這裏的就沒有什麽蠢人,即便不能當著這段意識的麵說相關的話,可互相之間卻莫名有了默契,在夕談沛的意識宣布傳承結束的那一刹那,所有人就已經都下定了決心。


盡管他們確實是從這位城主身上得到了極大的好處,然而說句實話現場的人對她的好感實在是很有限。


他們並不是天元大陸的人,沒有從那種弱肉強食的環境中成長起來,所以對於夕談沛像是養蠱一樣挑選傳承者的方式很不感冒。這一路過來,地球上的修士已經死了許多,且大多死得很慘,可見夕談沛本性完全與溫柔良善搭不上邊。


這一路死的人流的血,讓這些地球上的天之驕子們感到十分不適。


而且現在,他們如果幹掉了這個已經很虛弱的夕談沛意誌,就有可能破掉幻境,至少能救下現在在幻境裏還沒被殺死的人,這筆買賣不管怎樣都值得一做。


哪怕對於他們而言,對曾經是煉明境的大佬意識動手,並不是沒有危險,但這一路參加夕花節,讓他們的心性手段都得到了鍛煉,即便是原本沒有這麽堅定果敢的人,經過這段時間,性格都改變了不少。


於是,在這一刻說出手就出手,竟是沒有半個人遲疑!


他們本來就是地球人,而麵前這個,是天元大陸的強者,地球與天元大陸,本來就站在對立麵。


再加上以他們自身的情況來看,在幻境裏麵受的傷是真實的,那在幻境中死亡的人估計情況也十分不樂觀。


所以,即便是隻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能夠救出一個人,他們都不會對這段夕談沛的意識手下留情!


一下子給了十五個人傳承,夕談沛的意識本來就處於極其虛弱的狀態,甚至已經在消散的邊緣,別看在場的十五人最高不過七級巔峰,一個人的戰力或許還不足以打散煉明境修士的意識,但十五個人齊心協力,可不是那麽好對付的。


天元大陸的人,恐怕都無法理解,為什麽地球人能夠如此團結。


在天元大陸上,處處充滿了背叛和算計,他們極端地追求個人的勇武和力量,即便是大宗門之間,培養宗門意識的同時,更多的是鼓勵競爭,絕大部分情況下,這種競爭都是十分殘酷的。


地球和天元大陸本質就是兩個世界,即便外形再相似,內裏仍然是完全不一樣的。


夕談沛的意識在這種狀況不穩定的時候遭遇這種事,簡直是憤怒到要炸了,更影響了她的狀態,於是不過堅持了短短幾分鍾,就不甘地怒罵了幾聲徹底消散了。


顧嘉南的狀態最為完滿,其他十三個人多少身上有傷,所以她在對付夕談沛的時候出力最多。


果然,這段意識一消散,大殿漸漸恢複成了之前她見過的模樣,幻境慢慢消失不見。


“希望能夠救下一些人。”張承繼歎氣說。


顧嘉南盯著大殿的一個方向,因為之前她是從大殿往後去才又一次陷入幻境中的,她知道那扇門在哪裏。


幻境一消失,她率先朝著那個方向衝去,其他人也沒多說,在這一刻極有默契,全都朝著那裏跑去。


“我去,她怎麽這麽快!”公叔一的傷勢本來就重,剛剛動手原本經過治療好了許多的傷勢又一次重了,速度自然就慢了下來,看著前方已經出去的顧嘉南,他叫了一聲,“她不是精通陣法嗎?身法為什麽也這麽厲害。”


他們武盟這一代裏,論身法最強的本來是晏清平,隻見他幾乎足不點地,已經化作一道淡淡的白色影子,快到了極致,然而,卻仍然沒追上最前麵的顧嘉南。


顧嘉南很清楚後麵就是夕花閣,夕花閣外或許有靈器守護,不過隻要不是靈寶,沒有了主人操持,靈器會瞬間失去效用。


“咦,居然不是靈器,是靈寶嗎?”看著仍然環繞在夕花閣外的靈刃,顧嘉南既驚又喜。


這件靈寶的身上帶著明顯陣道的痕跡,顧嘉南停住腳步,感到身邊一縷風掠過,晏清平已經到了身邊,“這東西居然還在,那個夕談沛都死了啊。”


“因為這是靈寶不是靈器啊。”顧嘉南目光灼灼,之前在幻境裏,這也算得上一道考驗,但夕談沛本來就是找人傳下傳承,不可能完全發揮出靈寶的力量,將難度削弱到了最低版,而現在現實中的靈寶,卻並不是那麽簡單可以越過的了。


不多時,十五個人都站在了夕花閣外,他們很清楚,這裏麵有太多引人垂涎的東西了,夕談沛一生收藏的各種靈器以及功法,即便這些功法和她本身的傳承沒法比,大多是一些偏門功法或者是輔助術法甚至是單獨一招殺招之類的,這批傳道繭仍然稱得上價值連城。


因為這裏麵所有的東西,都是地球現在很缺乏的。


大家各自試探了一下,就發現這個靈寶實在不是他們能夠對付的。


靈寶不是靈器,靈寶即便沒有主人,其中蘊含的靈意仍然擁有一定的智慧。


“這是個陣法而已,”顧嘉南仔細看著,環境中的陣法於她而言實在太小兒科,麵前的陣法其實她也不是完全不理解,“哪怕是靈寶,這陣法和真實布下的陣法其實還是有差別的,靈性沒有想象中那麽足,而且這個靈寶在真正的夕談沛死後,始終守在夕花閣,又沒有靈石補充,單靠自己吸收靈氣,本來就有些衰弱了,不是沒有機會。”


其他人看著靈寶一籌莫展,顧嘉南可未必。


不過即便是她,想要在短時間內破解掉這個陣法也不太可能就是了。


在陷入傳承之地的這段時間裏,她雖然靠著極佳的靈氣環境以最快的速度將等級刷到了七級,但《天地乾坤陰陽書》的那兩個陣法熟練度還差一些沒有刷滿,乾坤十七劍也還差一些,陣法上的造詣並沒能更進一步。


靈氣極佳的環境影響她刷等級熟練度很有好處,對技能的熟練度的影響卻比較有限。


“也就隻有她有希望了。”武盟的人都遺憾地想著。


武盟和九處畢竟還是競爭對手,當然,這些武盟的人不至於為了不讓顧嘉南搶到這些東西就對她下手,反而在思考有沒有機會和她合作能從中分得一些好處。


方才還很團結的夥伴,在這時成了對手,麵前有一份不太好拿的利益,頓時情況就有些微妙了。


不過還好,他們到底不是毫無底線的天元大陸人。


“這個靈寶已經有些衰弱了,我們可以想辦法幫你消耗掉它的力量,讓你能夠破解陣法進去,”張承繼開口說,“但是,我們需要也分一部分夕花閣裏的東西。”


顧嘉南幾乎沒有猶豫,“可以。”


“怎麽分?”張承繼看向她。


顧嘉南想了想,也不好意思占太大的便宜,“你二我八。”


“你七我三。”張承繼爭取了一下,“你放心,我們必然會出全力。而且武盟內有幾個能夠通過聯手增強威力的術法,對現在的狀況很有用處。”


顧嘉南幹脆地回答,“好!”


單靠她自己的話,估計要花許多時間,這裏的幻境已經漸漸散了,等到靈地碎片裏像是徐副處長那些負責人來了,嗯……估計就不是她進去了,要知道,顧嘉南現在是真的很需要功勳啊,她的功勳直到現在還是負數,有很大的缺口需要補足啊。


而這次的靈地碎片訓練營的規則很清楚,隻要他們拿到手的,都是他們的,但可以把東西拿出去換成貢獻和功勳!


宗琰和楊爍辰自然是要幫她的,即便是加上宗瑧、陳風和、雲丹嘉措和戎麗莎,他們的人手還是不足,靈寶本身不是他們這階段的修行者能夠對付的存在。


大家都是很有決斷的人,即便隻是口頭上的約定,也沒人提出異議,說幹就幹,連傷勢沉重的公叔一都沒有劃水不出力的意思,顧嘉南看著,心中感慨。


就像張承繼說的,他們真有聯手的法門,宗瑧看著心中一動。


和九處的鬆散不一樣,武盟即便不是鐵板一塊,內部的聯合合作也要比九處多多了,像這些武盟的天驕們居然都練了這法門,就說明他們本來就預備著在特殊情況下聯手對敵。


相比較之下,之前在幻境的夕花節,九處的修行者即便是聯手,互相之間合作得並不好,十分生疏的模樣。


導致在幻境中九處的修行者死亡率要比武盟高不少,這確實是九處的一個弱點。


結果,武盟八人要比九處這邊六個人輸出高很多,大約三四倍有餘,確實像張承繼說的那樣所有人都盡了全力了。


顧嘉南終於抓到了一個點,“可以了!”整個人猶如遊魚一般腳下飄忽,一下子就鑽進了陣法裏去,在眾人麵前消失不見了。


她又一次推開了夕花閣的門,隻不過這一次不再是幻境中,還是現實裏。


“唔,外麵那個靈寶是陣法相關,正適合我用,等會兒想想辦法看能不能拿下。”


然後就是麵前……這令她忍不住怦然心動的美麗的夕花閣了。


夕談沛一路修行到煉明境花了數百年的時間,又建立麓邊城,交好人族和妖族,作為人類聚居地和妖族聚居地中央邊境上商業最為繁華的一座城市,麓邊城可以說是日進鬥金,這也方便了夕談沛收集她感興趣的寶物。


即便是在一眾煉明境的修士裏,她也算得上是身家豐厚的。


大佬不愧是大佬,好有錢啊!


第105章


不像是幻境裏那樣一大堆靈氣繞著她飛舞了,這裏分門別類各自放著許多靈器,基本全部保存良好。


包括這些保存靈器的各種盒子和寶材之類的,都是一筆不小的財富。


特殊石材製作的架子雕紋精致,一格一格將這些靈器收得整整齊齊,稍大的靈器放在最下層最大的格子裏,越是往上,格子越小,看去每一豎行都形似寶塔。


從外麵看這個夕花閣並不是很大,然而走到裏麵,才發現現實中的夕花閣大到不可思議,就和顧嘉南之前去過的超大型圖書館差不多的感覺。


“天元大陸的人……是掌握了空間類的術法嗎?”單以空間來看,外麵和裏麵的大小看起來明顯不對等。


顧嘉南認識天元大陸的文字,她率先走向武器類的架子,從上到下數了一遍做了一下乘法,單單武器類就有數千件,加上其他所有的靈器的話,那就是數以萬計了。


一邊心跳加速地掃視著,她一邊往裏走去,走到最後一排閃著微光的架子前。


這架子不是石材做的,而是純粹的青碧色靈玉架子,可真是太大氣了。要知道,九處給了顧嘉南一袋子靈玉,就已經算是出血了,靈玉這東西本身價值不菲。即便是在天元大陸,高品質的碧靈玉價格也很昂貴,這夕談沛居然奢侈到拿靈玉來做放置架!


這個精巧的架子不像是其餘架子那麽大,隻比正常的床頭櫃稍高一些,上下三層,放著六件寶物。她沒有貿然伸手,因為她已經感覺到了,這個架子上……是六件靈寶!


靈器裏有不少體積很大的,反倒是靈寶大多小巧玲瓏,至今為止顧嘉南見過的靈寶,都是很小的樣子。


也是,夕談沛好歹是煉明境的大佬,沒有靈寶的話太說不過去了,不過這數量也是真的有點多吧,加上外麵那個陣法類的,她居然能有七件靈寶?


據宗琰說,就龍元宗這種天下大宗,平均下來一位峰主手上的靈寶也不會超過三件,當然,宗門的寶庫裏和元明境的老祖宗手裏到底有多少,即便是蘇紅姒也不清楚。


即便如此,夕談沛這樣的散修能有七件靈寶,也算得上富得流油了。


這靈玉架的一側,用龍飛鳳舞的字跡寫著每件靈寶的名字,她一件一件看過去,幾乎舍不得挪開目光。


“這好像是兩件交通工具類的靈寶,”顧嘉南看向最下層,“滴翠月隱舟。”


這小船看起來隻有巴掌大小,通身碧綠,泛著淡淡的月色光暈,隻看著就覺得十分漂亮。


在這月隱舟的隔壁放著的,也是一件交通類靈寶,“香曇碧海閣,碧海閣?呃,這名字總覺得在那個修真裏看過……”


香曇碧海閣從外表來說像是個模型做的小房子,古色古香,精致萬分,說是“閣”,更像是一個小型莊園。當然和顧嘉南現在掌握的朝麓莊大小不能比,與地球上那些中式獨棟別墅差不多,房子兩進,附加小閣樓,再加上回廊和帶著小池塘的前院,漂亮還是很漂亮的。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