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97節


“那以前你的那個主人呢?”


“她沒能活著到地球,我能量耗盡也沒有保住她。”


顧嘉南:“……”


聽著怎麽這麽虐啊。


“能量耗盡之後,我隻能格式化一切數據,以最低消耗模式陷入沉睡。”係統的聲音毫無波瀾起伏,“直到地球有了靈氣,能夠轉化成少量我所需的能量,才重新激活,為宿主你開始量身定製輔助係統。”


顧嘉南很想同情地拍拍係統的肩膀,可惜係統根本沒有實體,“謝謝啊。”


好歹用了這麽久了,係統關鍵時候,還是非常靠譜的,如果不是靠著係統,她根本沒有自信能和那群真正在修行天賦上極其出色的天之驕子們去比較。


不知道其他在傳承之地的修行者怎麽樣了,顧嘉南匆匆在莊園裏轉了一下,根本沒來得及仔細查看莊園的情況,就退了出去,至少也要看看那個夕談沛的傳承到底有沒有便宜可以占吧?


或許是因為從朝麓口中知道了夕談沛本身是個“奪舍”的家夥,她的身體應該也是屬於虛環的一部分,顧嘉南的心思就有些蠢蠢欲動。


要知道,夕談沛可是煉明境的超強大佬,眉間四瓣銀色花瓣燦然生輝光暈流轉,煉明境巔峰,在天元大陸也屬於金字塔尖的那一類了。盡管因為天元大陸碎裂的原因,她的靈魂無疑已經湮滅了,但身體說不定還在呢?像是那些外麵遊蕩的怪物,本質上都是靈魂消亡的修士們,也就是說,在靈地碎片裏的修士雖然靈魂會被擠壓湮滅,身體卻能留存,又因為靈地碎片環境的緣故,可能會產生一些異變而已。


“不管怎樣,總要試試能不能占點便宜。”她想著,進入係統點了離開家園。


眼前的景象飛快變幻,像是霧氣一樣散開,等她回過神來,就發現自己仍然站在之前的地方,隻是剛才的朝麓莊已經不見了,隻剩下一片荒郊野嶺……


顧嘉南隻能往回走,但是她一點也不想回到迷宮一樣的溶洞裏,因為她再進去的話實在沒有信心能走出去。於是翻過了一座山,打了一些弱雞小動物,撿了點她都看不太上的掉落,終於見到了真正的麓邊城,或者說麓邊城遺址。


這座城市經曆了天地崩碎這樣的大事,不知道發生了什麽並沒有出現那些遊蕩的“怪物”。


她以最快的速度進城,準備趕到內城的城主府去看看。


然而,剛穿過城門進去,她就明白這座城的人到底發生什麽了。


他們都死了。


或許因為那位夕城主是一位精通幻境的高手,他們都在原本自己應該在的地方,即便是現在隻剩下白骨,也依然看得出來他們是以平躺的方式仿佛睡去一般悄無聲息地死亡,明顯沒有痛苦掙紮的痕跡。


“這個夕城主自己沒辦法應對天地大劫,估計根本沒告訴城中這些人,索性在大劫來臨之前就將他們拖入幻境殺死了全部城裏的人?”


顧嘉南喃喃說著,隻是她也知道這個問題沒有答案。


她一路往內城走,畢竟在幻境中的這個城市住了一個多月,其實她對這條路比想象中要熟悉。


比如路過的燒餅鋪子,這家的燒餅很好吃,賣燒餅的小姑娘笑得很甜手腳利索。再往前有個早餐攤,早上會賣熱騰騰的一種天元大陸特有的麵食,一個個小圓疙瘩裏麵有餡兒,吃起來口感有些像餛燉,攤主是個老頭兒,據說以前是個修士,後來被仇家廢了,隻能靠這門手藝糊口。再往前,是一家賣糕點的……


顧嘉南現在想起來,之前在幻境裏吃東西口感十分真實,但其實壓根兒不知道吃的是什麽東西,這會兒想想還是有點虛的。不說別的,她小時候也看過《西遊記》!


不過,她能肯定現在自己肯定不是在幻境裏,而她的實力是實打實的七級了,並沒有因為出了幻境就倒退回去,這說明幻境裏那些增長靈氣的食物說不定真的是正常的增長靈氣的食物呢?


現在也隻能這樣自我安慰了,吃下去的東西早已經消化完畢,還能怎樣!


一路往裏,最後終於到了城主府,走過七八個足球場那麽大的庭院,她走進一間大殿,明明是房子裏麵,看著就和廣場一樣寬闊,四周一根根巨大的盤龍柱足有三四層樓那麽高,將屋頂高高得撐了起來。


顧嘉南大概看了一圈,沒有看到其他人。


“這裏應該不是夕談沛的幻境了,難道其他修行者還在幻境裏麵……”


既然這裏沒人,她就朝著大殿後走去。


外邊竟是大雪連天,紛紛揚揚的雪從空中墜下,她伸出手,雪花落在掌心,冰寒的感覺都如此真實。


顧嘉南:“……”


退回一步,大殿裏連龍柱都斑駁得很,充滿了頹敗的氣息,再往外的庭院裏雜草叢生仿佛荒郊野嶺。可是前進一步,掩映在大雪中的城主府莊嚴巍峨,連小徑旁的花木被修剪得整整齊齊,看上去生機勃勃欣欣向榮。


“這裏居然又有幻境。”她讚歎著,踩著厚厚的雪層往後走去,好歹這裏她發現了幻境的入口,不像是之前陷入傳承之地時,壓根兒不知道自己是從哪裏怎麽陷入幻境中的。


穿過雪落簌簌的寂靜回廊,顧嘉南推開了後麵房子的門。


這裏仍然空無一人,卻擺設雕飾樣樣精致仿若當初,然而見到了外麵的景象,她看這裏也好似帶上了濾鏡,怎麽看怎麽覺得到處透著一股清冷蕭索的意味。


經過這一層房子往後,是一座精巧的樓閣,四周圍著一圈又一圈螺旋狀的靈刃,看起來這整個像是一件靈器的作用。


隻是她不確定這是不是幻境產生的錯覺。


靈刃的排布類似簡單的陣法,於她而言絲毫沒有難度,繞過靈刃,她推門進去,就聽到一道柔和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恭喜你第一個到達夕花閣。”


又是夕花節又是夕花閣,顧嘉南忽然覺得這個夕談沛有點自戀啊。


而且,外界都傳聞夕談沛是半妖出身主修人類功法,還額外修習了妖族功法,但是按照朝麓說的,這具身體完全就是虛環生成的,什麽半妖不半妖的這不是扯麽!


要說她的靈魂是半妖或許還有點真實性。


“作為新一年的夕花八俊,你可以從夕花閣中選取一枚傳道繭,一件靈寶。”


顧嘉南聽到這個好消息頓時驚喜了一下,而且,她是第一個到的?是不是因為朝麓的原因她直接脫離了幻境所以作弊一樣直達終點城主府的緣故?


不管怎樣,她看著眼前金光燦爛,四周繞著她回旋飛舞的都是一個個傳道繭……但是,沒有目錄讓她選,選到什麽全憑運氣?!


唔,不過還是可以根據那些傳道繭上的金光來大概判斷一下這枚傳道繭裏的功法到底是什麽等級的。


最後,她在少數幾枚金光最盛的傳道繭裏挑了一枚,隻是暫時沒有用,而是塞進了儲物袋,謹慎起見,等會兒出了幻境再用。


走到隔壁收藏靈器的房間,也和傳道繭那邊一樣,各色靈器無法分辨好壞,全都繞著她回旋飛舞。


看了看手上的如意,當初選擇如意是因為學的功法雜所需的武器不一樣,其實自從領悟乾坤十七劍之後,她隻需要一把劍就行了。


於是,她從這茫茫多的靈器裏抓出了一把還算順眼的長劍。


這把劍劍身仿若白玉雕成,一條細小狹長的血色玉龍盤踞其上,遠看猶如血線環繞,近觀才見龍頭龍尾俱全,每一片龍鱗都精致無比,瞧著栩栩如生。


玉荒劍,為昔日荒魔佩劍,用之劍氣堅銳鋒寒,血龍輕吟,可致萬物玉化。


看起來很厲害啊……而且,玉化?這才是最讓人怦然心動的特效啊!


不過最讓顧嘉南感到放心的是係統判斷這把劍是紫色品質,已經很了不起了。


要知道,這還是她獲取的第一件紫色品質靈器,靈寶似乎都是金色物品,至今為止她見過的靈器裏除了當初美國超凡大賽時稍稍經了一下手的妮可的那把槍之外,最高也就藍色而已。


不過如意也不會就此淘汰就是了,它能隨意變換外形的特性是馬甲重多的她不能或缺的,總不能她用玉荒劍,練霓裳也用玉荒劍吧?


這麽多的傳道繭,這麽多的靈器,都隻能選取一件,她猶豫了一下,還是乖乖遵守了這會兒的“遊戲規則”。


拿好東西,夕花閣的門自動打開,她走出去,打算繼續往裏走。


“小家夥,已經有了所得還不滿足嗎?”柔和的聲音又一次響起,“貪得無厭可不是什麽好品性。”


顧嘉南理也不理她。


好品性?一個連身體都奪舍而來的惡靈,數百年來守著身體的原主虎視眈眈,一個每十年借著舉辦夕花節的名義弄死大量年輕人並樂此不疲的人,一個在大災來臨前將整個城的人拖入幻境中殺死的家夥,和她談品性?這不是搞笑麽。


在那個幻境中的麓邊城裏,她住了一個多月,聽到的是城中凡人修士對這位夕城主眾口一詞的稱讚,從沒有一個人說他是不好。


隻是稱讚太多,難免顯得虛假。


出過幻境又進來的顧嘉南絕對比別人要了解這位夕女士。


所以她堅定地往前,推開了最後一扇門。


第102章


外麵是隆冬大雪,這一扇門內卻溫暖如春。


顧嘉南看到了身穿鵝黃衣裙的夕談沛,隻能說這個號捏的真十分符合地球人的審美,眉目宛然美貌非常。


然後,又順著夕談陪的目光看去,顧嘉南頓時嚇了一跳!


窗邊坐著一個俊美優雅的男人,他手上拿著一卷書,臉上隱隱帶著憂鬱,卻別有一種特別招人的魅力,然而這都不是重點,顧嘉南被嚇了一跳因為這人赫然是她之前才剛剛見過的朝麓!


尤其現在,朝麓這個號正在她的係統裏呢,現在乍然看見,自然有些驚嚇。


隨即,顧嘉南反應過來,這裏是夕談沛的幻境……這個朝麓,肯定也是假的。


不過這個夕談沛的目光不太對啊,她看著朝麓的模樣,怎麽都帶著點兒深情款款的意味?


顧嘉南:“……”


就在這時,夕談沛開口了,“我到底哪裏不如她?”


朝麓轉過頭來,完全不掩飾臉上的厭惡,“像你這種人怎麽能和她比,你沒有資格說這種話。”


夕談沛口吻溫柔,“可如今我已經和你相伴數百年,這等情誼不早就超過那人當初?朝麓,你看看我,我不介意你將我當做她的。。”


顧嘉南聽這短短的幾句話,卻頗有些心驚肉跳。


她心思急轉,已經有了猜測。


因為她有虛環,那個外星人……才會用朝麓的號和她說了一些真相,但是麵對天元大陸奪舍了夕談沛這個號的土著,他肯定不可能說實話!


當初他用夕談沛這個號的時候被人奪舍,之後又用朝麓的號去找麻煩,然而根本打不過奪舍後的夕談沛。


而後來這個夕談沛卻以為自己奪舍的這具身體是朝麓十分重要的人,或許是他喜歡的女子。


更狗血的是,這個奪舍的家夥,好像喜歡上了朝麓。


之前顧嘉南見到朝麓的時候,朝麓透露出他在朝麓莊裏被困住很久,夕談沛在外虎視眈眈,當時顧嘉南以為這個奪舍後的夕談沛知道了一些關於虛環的事,想要從朝麓身上獲取更多利益,所以將他圍困數百年。


現在想來很可能根本不是這樣,而是這個夕談沛喜歡上了朝麓,所以不放他離開。


……真可怕,這奪舍的靈魂絕對是個妹子無疑,盡管朝麓的皮相不錯,但他本質上是一個外星人啊!


更可怕的是她以為朝麓喜歡那個她奪舍前的夕談沛,顧嘉南隻要想想就笑出聲了,這要是真的簡直是自攻自受了,因為皮下根本就是同一個人啊!


看來這位夕城主用了數百年的時間,想讓朝麓喜歡上自己卻失敗了,天地大劫來臨之前,她殺死了全城的人,卻沒有告訴朝麓,也沒有傷害朝麓,這真的是很真愛了。


然而……一個非我族類的外星人,怎麽可能喜歡上她嘛,就好比一隻狗怎麽會愛上一隻貓?別看“朝麓”披著一張看起來和天元大陸人沒什麽區別的人皮,他本身是什麽模樣根本說不定啊,指不定是什麽非人的怪物外形呢!審美差異肯定十分巨大,能喜歡上一個係統生成的天元人模樣的“人”才是見了鬼!


而麵前的夕談沛幻影幽幽歎了口氣,“你說,愛情究竟是什麽呢?”


顧嘉南:“……”


這麽狗血驚人的單戀故事,就不要扯上什麽愛情了吧!


心中雖然在瘋狂吐槽,臉上顧嘉南卻一本正經地說,“愛情是細水流長地陪伴。”


夕談沛露出了一絲微笑,柔和地說,“沒錯,長長久久地陪伴,本也是一種愛情。”


顧嘉南抖落身上的雞皮疙瘩,就看到眼前的場景變換,剛剛那個溫暖如春的廂房不見了,她發現自己又回到了路上見過的那個寬闊的大殿,隻是缺少幻境遮掩的話,那座大殿已經斑駁頹敗,眼前卻金碧輝煌,連龍柱上盤著的蛟龍都帶著一股難言的神采。


“你率先通過了夕花節的考驗,位列夕花八俊正榜第一,可獲得我的兩項傳承。”


顧嘉南:“……”


所以剛才那個問答就是最後一關嗎?講道理就憑她並不那麽高的情商都知道順著這位夕女士應該怎麽說,居然這麽容易的嗎?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