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95節


那說話的人一聲慘叫,顧嘉南卻“咦”了一聲,因為這回她殺死這個家夥,他並沒有像之前在空天福地裏那樣流血倒地,而是化作淡淡的煙霧消失不見。


顧嘉南順著溶洞往裏走,陸陸續續碰到了十來個“人”,全都是天元大陸的修行者模樣,可一旦被殺死就會化作煙霧,而且她發現了一個問題,這些人的實力……並不強,至少不像宗琰說的那樣強。


真正強的,是那種似鱷似蜘蛛的怪物。


她都不知道在這個地下溶洞裏待了多久,隻知道中品靈石都累積到兩千多顆,甚至連修為都突破到七級了,單單這些收獲就是一大筆財富,隻要它們不是幻境裏出產的虛幻影像,單單這份收入就很讓人滿意了。


唯一憂慮的是這裏沒法和外麵獲得聯係,而她一個地球上的修行者都沒見到,全是那些一殺就變成煙霧的天元大陸修行者。


這些溶洞基本上就是迷宮,中間她又見到了幾段地下河,基本上是一臉迷茫地胡亂走著,又走了幾天,她覺得以自己的運氣,不知道有沒有能走出去的一天,而她的儲物袋裏給手電筒配備的電池都快用光了。


直到第二天,她看到前麵透著淡淡的一縷光。


長時間在地下很久沒有見到光明的顧嘉南頓時激動起來,幾乎是以生平最快的速度朝著那個方向跑去。


一瞬間陽光落在身上,她的眼睛一陣刺痛,忍不住拿手遮了遮,等到恢複了視線,她才發現這裏是一個山穀,耳邊嘰嘰喳喳的鳥鳴聲十分清脆,眼前是大片大片如煙似霧的桃花,桃樹林中有一條小徑蜿蜒曲折往遠處去。


顧嘉南四處打量了一下,隱約看到前麵好像有人。


她順著小路往裏走,手中的如意始終緊緊握著,並沒有放鬆警惕。


“等一下,這好像是個陣法!”


很快她就發現了不對,明明前麵那個人看著不遠,可她不論怎麽走,那人始終離她不遠不近,一直在那個地方。


顧嘉南現在還算不上是陣法大師,但是比其他人肯定要好多了,她仔細看去,能夠看到淡淡的靈氣匯聚的線條,這些線條密密麻麻,一般的修行者大約看一眼就會覺得頭暈目眩。


她卻能看出一些東西來,再不順著那小徑走了,反而往桃花林深處走去。


抽絲剝繭一點點解析陣法原本的模樣,顧嘉南每一步都走得極其謹慎。


大約走了一個多小時,她忽然眼前一亮,那些絲絲縷縷朦朦朧朧的靈氣消失不見,那好似仙人居住的桃花幽穀也已經不見了。


往前走幾步,前路豁然開朗,出現在眼前的是一整座靜悄悄的山莊。


這山莊應該比京城的故宮博物院還大……顧嘉南想著。


她那時候去京城,沒有進去參觀,但在附近的山上曾經遠眺過一眼,麵前這山莊明顯比那個範圍還要大。


山莊有正門,門上有匾額,上麵清清楚楚地寫著“朝麓莊”。


“不是說這應該是那個夕談沛夕城主的傳承麽,這裏為什麽又來了個朝麓莊?”顧嘉南十分不理解。


更讓她感到震動的是,她第一次感覺到自己的遊戲係統整個都在顫動,不是因為恐懼或者其他,而是一種仿佛聞見了獵物的激動。


這是第一次,顧嘉南察覺到自己的這個係統,似乎並不是她想的那樣。


以前雖然它黑了點,但基本上還是一個很死板的係統,並沒有什麽智能可言。


而這會兒,她發覺它居然是有情緒的,麵前這個朝麓莊裏,有東西讓它十分渴望。


……這個金手指,難道是活的嗎?


第99章


這時候,外麵徐望津他們已經收斂了第七十八具屍體,全部都是他們在差不多圈定的傳承之地的範圍附近發現的,這些之前失蹤的修行者們無疑都被拉入了傳承之地,然後慘遭不測。


“這個傳承之地危險性太高了。”眾人都在感歎。


徐望津凝重地說:“以前從來沒有死亡率這麽高過。”


旁邊武盟的一個負責人都後悔又送了幾個人進去了,現在看死亡率這麽高,如果真出了事,那幾家肯定不好受。


“希望他們的收獲能對得起這種死亡率吧。”陸心翠勉強歎氣說。


這時候,夕花節還在進行中,從空天福地碎裂之後,他們從空中掉落,雖然不知道為什麽,宗琰發現他們直接進入了第二關卡,麵前繁複到極致的迷宮她能夠在記憶裏搜尋到。


令她憂心的是等到好不容易過了第二關時,她沒有看到顧嘉南。


“別擔心,以顧嘉南的實力,不至於連這一關都過不了。”楊爍辰在旁邊說。


迷宮本身沒什麽太大難度,就是要小心各種修行者的偷襲以及迷宮裏鎮守的一些妖獸,以顧嘉南的實力而言,這些應當都構不成很大的威脅。


然而,她偏偏沒有在終點那邊出現。


雲丹嘉措走過來問了問顧嘉南的情況,宗琰也隻能搖搖頭。


他們一群人被傳送去了第三關,顧嘉南始終不見蹤影。


玉夕踮著腳用目光四處搜尋了一圈,臉上難掩失望。


她和顧嘉南原本不熟,但在麓邊城裏率先遇見,到底有了些情誼。


張承繼的眼神也有些可惜,可同時又覺得奇怪,他和顧嘉南交過手,知道她實力強悍,實在不應該闖不過第二關啊。


難道還有什麽陷阱和意外嗎?


所有人都不知道,顧嘉南壓根兒就沒能進入這個幻境裏,其他人依然在進行夕花節,她卻艱難地從暗河進入溶洞,然後站在了朝麓莊的麵前,心中甚至對自己的金手指有了猜測。


而且……這個猜測讓顧嘉南自己都嚇了一跳!


因為這個係統平時從來沒有和她交流過什麽,就像是一個安安靜靜設定好的遊戲係統,如果是活的,它也沒有表現出來過。


但是這會兒它的渴望是這樣強烈,明顯想讓她去拿這個朝麓莊裏的東西。


“朝麓莊,麓邊城夕城主,這之間難道有什麽關係嗎?”


顧嘉南想著,然後開口,“喂,係統,你想讓我去拿什麽東西,難道你是活的?說個話好麽!”


然而係統依然是平時的係統,隻是將心中的渴望傳遞給她。


“現在還說不了話的感覺……是不是有了那個東西,係統就能說話了?”顧嘉南隨便亂猜。


現在這畢竟是她的金手指,她也想知道如果得到了這朝麓莊裏的東西,係統能有這麽變化。


整個莊園都十分安靜,因為沒有一個人影。


本來天元大陸崩碎,應該沒有人能夠活下來,可這裏連怪物也沒有一個,還是比較少見的。


盡管空空蕩蕩,但這裏的亭台樓閣依然保持地相當完好精致,且小橋流水雕飾花草,都十分漂亮。


顧嘉南一路往裏,感覺身上的係統的渴望越來越劇烈,直到她走到一扇門前,它反而安靜下來,因為它知道,它想要的東西就在這扇門裏。


好奇地緩緩推開木門,顧嘉南朝著裏麵看去,這是一個古色古香的小廳堂,門口擺著兩個花架,架子上的鮮花甚至盛開著,透著些許鮮豔欲滴的模樣,廳堂裏擺著的桌椅看起來都是很貴的木頭,都雕刻著繁複的花紋。而在廳堂的正中間,有一張古式椅子,椅子背後用裝飾用的珠簾隔出一個小空間來。


她還沒有進去,就見那珠簾晃動起來,頓時嚇得往後退了兩步。


怎麽,這裏還有人不成?沒有人的話,難道是鬼?


然後,她就看見有一道虛幻的人影漸漸凝聚,坐到了那張椅子上。


那是一個容貌清俊的男人,長眉俊目身形修長,披著一身雪色長袍,黑發如墨垂落下來,愈加顯得風姿楚楚優雅動人。


而且,顧嘉南發現他的眉間,也有一瓣天元花印。


呃,天元大陸的人?


“真想不到,我還能等來一個身帶虛環的人。”他看起來既不像人也不像是鬼,說他不像人,是因為他的身體還有些虛幻,仿佛能透光。不像鬼,是因為他的身上沒有半點鬼氣。


而且,她沒有感覺到他有惡意。


顧嘉南鼓起勇氣,上前幾步,“虛環是什麽?”


這男人卻皺著眉打量了她一會兒,最後恍然說,“你不是這個世界的人。”


“你是說天元大陸?”顧嘉南反問,“天元大陸整個都崩碎了,怎麽可能還有在那個大陣保護外的人活著。”


男人皺眉,“我就說,夕談沛已經很久沒有來過了。”


“你不知道?”顧嘉南都驚了,整個大陸都碎掉了哎,這邊居然有個人不知道。


呃,也不對,他看起來也不是什麽正常的人。


仿佛知道顧嘉南在想什麽,他笑了笑,“我叫朝麓,隻能以這種能量的方式存活了,外界發生了什麽,我確實不知道。如果不是你的身上有虛環,本身也是進不來這裏的。”


顧嘉南心中一動,“你是說我的那個能激活係統的手鐲,叫虛環?”


“不管以什麽形式出現,虛環就是虛環。”朝麓點點頭,“它估計因為能量緊缺,才會被吸引來這裏吧。”


“能量?”顧嘉南覺得這個詞聽起來不太古風。


朝麓看向她,“你以為我是這個天元大陸的人?”


“難道不是?”


朝麓笑得意味深長,“你的虛環裏,是不是也建立了人物?”


顧嘉南聽得嚇了一跳,她忽然就冒出來一個想法,“你該不會也是建立的人物吧?”然後……活了?


“建立了人物,你應該就知道能使用虛環的力量變成虛環構建出來的人物。”


“哦……”顧嘉南放下心來,原來是類似她使用了變身卡,也就是說這個朝麓原本不是這個樣子,“你是在那裏麵建立了一個天元大陸的人物形象,然後變身成了他嗎?”


“是的。”朝麓痛快地承認了,“我本不是這個星球的人,如果以自己的模樣出現,恐怕不太合適。”


顧嘉南瞪大了眼睛,我去,這是個外星人?她猶豫了一下,“可是你現在的樣子,也不像是正常的變身樣子。”


都快半透明了啊老哥。


朝麓惆悵地歎了口氣,“我的真實身體已經死了,所以隻能以能量的方式幸存,且用最後的能量構築的身體還被一個這個世界的惡靈給侵占了。因為能量不足,能維持這個樣子已經很不錯了。”這本身是一個缺失了數據的角色。


“啊?”


“就是外邊的夕談沛,原本是我的虛環構築的另一個身體。”那個身體才是數據完整的身體,他平靜地說,“不僅被一個這個世界的靈魂奪了去,這人還妄想貪圖更多,數百年來一直想要進入這裏。”


顧嘉南心說,這有點像是修真裏的“奪舍”。


“你到底是什麽星球的人,這個虛環,都是你們那裏才有的嗎?”那麽她的這個係統是從哪裏來的,她媽媽可絕對是地球人來著。


朝麓沉默了好一會兒,“我是什麽星球的人已經不重要了,因為我們的星球已經徹底消亡,少數的幾個幸存者投入黑洞……到最後活下來的估計不超過三個,也許隻有我和原本你那個虛環的主人,不知道那位發生了什麽,估計自身也已經逝去,隻留下了沉睡的虛環。在黑洞中我失去了身體,好不容易才落入了一個維度空間的縫隙,來到這個世界。虛環確實是我們星球獨有的東西,原本我們星球的繁衍就很艱難,長久以來殫精竭慮就是為了種族的延續,所以十分追求個體的強大。每個新生命誕生時,都會綁定一個虛環,用來輔助成長,鍛煉自身,獲得力量。長久以來我們掌握著這種獨有的技術不願外泄,終於引來了旁人的覬覦,才會因此覆滅。”


“那我身上的虛環……”顧嘉南皺眉。


“我可以感覺到,你身上的虛環大約已經沉睡了很多年了,我也不知道怎麽落到你的身上,它應該吸收了一些能夠轉化成能量的東西才勉強激活吧,”朝麓伸出手來,“比如這個世界的人稱之為靈氣的東西,就能轉化成少量的能量,所以我在這裏數百年的時間,才能積攢下來一些能量,維持這個身體不徹底消散。”


顧嘉南恍然大悟,地球上原本是沒有靈氣的,有靈氣也就是這幾年天元大陸的碎片掉落到地球之後的事,而之前那個手鐲在她媽媽手上也完全就是個普通的銀手鐲,她剛獲得手鐲時,絲毫沒感到有什麽異樣。


原來是因為它之前因為能量耗盡沉睡了很多年,大約隻是附著在那個銀手鐲上而已。


直到地球有了靈氣,它漸漸吸收了一些轉化成能量,才得以激活。


額,原來她的金手指不是活的,而是高科技產品來著,感覺上更牛逼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