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94節


將顧淵北的事情暫時放開,顧嘉南認真聽著宗琰講這次夕花節的事。


“畢竟這裏是幻境,是夕談沛用來找傳人的,其實未必會和當初蘇紅姒他們碰到的一樣,”宗琰提醒她,不要因為她所說的而以為自己知道了事實,反而疏忽大意,“如果照著當時的流程來,萬一大家都死了,豈不是沒法達成她的目的了?不管怎樣,身為天元大陸的修士,夕談沛肯定是真的想將傳承傳下去的,而不是讓大家都死在這裏。”


這是宗琰基於天元大陸修士的想法做出的判斷。


顧嘉南若有所思,“所以很可能會削弱幻境裏那些天元大陸天才們的實力?”


“不管削不削弱,你要記住一點,這裏是環境,”宗琰冷靜地說,“該下手殺人的時候,千萬不要遲疑!”


她擔心的就是這一點,即便是地球和天元大陸已經成了天然的仇敵,但是天元大陸的“人”看上去真的是人的模樣,哪怕再是幻境,地球上的修士還是有可能會心慈手軟。


畢竟他們不是天元大陸那些從小接受弱肉強食的教育,普遍從十幾歲開始就殺人無數的修士。


“我知道。”顧嘉南笑起來,“這個你不用擔心。”


誰都不知道,她其實連真正的人都殺過……唔,也不對,那些家夥隻能算得上披著人皮的畜生,根本不能說是真正的人。


不過,她變作練霓裳模樣的時候,正因為殺人太多,而被叫成女魔頭了呢。


兩人晚上稍稍談了一會兒,就各自去休息了。


到後麵兩天報名的時候,他們到幾個報名點看了看,陸陸續續又見到了大約上百個修行者,果然絕大部分都集中到後兩天來報名了,多數都是因為他們沒有住在內城的經濟能力,索性晚點進來,因為一旦報名成功,進入夕花節之後,麓邊城會提供食宿的,然而報名的這三天,得自己解決,第一天就來報名顯然是不合算的。


顧嘉南是因為經濟狀況還可以,至於玉夕是想早點來看看情況,所以才提早進來。


“為什麽張承繼他們都沒看見。”玉夕有些憂心忡忡。


顧嘉南安慰她說,“沒關係,等玉夕節開始之後,應該就可以看見了。”


果然,等到了麓邊城安排住的地方,張承繼他們全部都在,就是看樣子這段時間過得也不太好。尤其是晏清平這個潔癖又挑剔的家夥,簡直比之前憔悴太多了。


顧嘉南和宗琰順利見到了楊爍辰,這家夥過得那是相當滋潤,比宗琰還有錢不說,不知道從哪裏搞到了一把靈器。


“不管出去之後用不用得上,能在這個夕花節使用就行了。”楊爍辰擺弄著手裏那把銀白色的小劍說。


宗琰沒好氣,“你膽子有點大啊,萬一不小心惹上了不該惹的,別陰溝裏翻了船。”


楊爍辰嗤笑,“我是什麽人,當然心裏有數啊。”隨即他又瞥向宗琰,壓低了聲音,“這一屆夕花節到底出了什麽事,死了這麽多人。”


宗琰看了看四周有其他人在,輕輕說,“妖魄山。”


她知道,和楊爍辰不需要像顧嘉南那樣說得仔細,隻需要提醒一下,圖戚本身老奸巨猾,楊爍辰就知道怎麽做了。


麓邊城是在人類占據的九元靈州和妖修集中的荒哀平原的邊界線上,也隻有夕談沛這樣本身是半妖的大修士,才能安然無恙地在這裏經營,且將麓邊城變成了天下數得上的大城之一。


不比顧嘉南看過的裏寫的那種妖修,有個貓兒狗尾巴之類的帶著點兒動物的特征,這個世界的妖修其實外形上和人類修士幾乎沒什麽區別,宗琰教她怎麽辨認妖修,基本上還是靠靈氣感應。修士的靈氣大多平和,妖修卻明顯凶暴,而且仔細感應的話,可以察覺到妖修身上的靈氣中混雜著令人不太舒服的妖氣。


於是,顧嘉南發現這次的夕花節裏,其實有差不多一半都是妖修!


然而他們表麵上看起來和人類修士真的是毫無區別,有一些甚至比人類修士看著還要彬彬有禮。


他們隻在第一城區提供的住處住了一晚,第二天就被帶到了一座巍峨的建築前,顧嘉南站在密密麻麻的參與者中,她的身邊幾乎都是地球上的修行者,這一點稍稍讓人安心,遠遠地看向前麵高座上的夕談沛。


作為麓邊城的城主,夕談沛是煉明境巔峰的修為,差一步就可以踏入化明境,在天元大陸也算得上站在金字塔尖的大修士了。


且她身為女性,繼承了妖族那一邊極端冶豔明媚的容貌,氣質更是超凡脫俗一件難忘,即便所有人都知道她的年齡已經超過了五百歲,但真正見到慵懶坐在高座上瞧著不過雙十年華的美貌女子時,不少男性還是看直了眼。


比起這位夕城主,連蘇紅姒這樣天生麗質容顏出色的少女都黯然失色。


她笑盈盈地看著下方大殿裏的修士,勉勵了幾句話,就讓人領著他們出來了。這是每一屆夕花節必須要走的程序,之後才是正題。


顧嘉南看向眼前朦朦朧朧泛著漣漪的門戶,知道這就是宗琰說的福地了,在天元大陸,修士修煉到元明境才可以開辟洞天福地,也就是說在現實的空間裏另外辟出一個獨屬於自己的空間,就好比現在地球上的靈地碎片之於地球一樣。


夕談沛每次舉辦夕花節,可不想毀了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城市,即便參賽的都隻是通明境的選手,也到底是修行者,破壞力還是有的。


所以,夕花節其實並不在麓邊城進行,而在夕談沛掌握的殘破福地裏。


一旦洞天福地原本的主人隕滅,就會留下殘破的福地,現在夕談沛的手上,就掌握著大約四個這樣的福地。福地有大有小,環境各有不同,真正價值高的東西幾乎都已經被夕談沛搜索一空,留下一些恰好適合夕花節所用。


可惜在天元大陸天地崩碎落入地球時,除非是被保護在大陣裏的元明境修士的福地,其餘修士以及這些殘破福地都被擠壓碾碎,幾乎沒有能夠幸存的。


這一次他們率先進入的,就是一處空天福地。


一走進去就有許多人驚呼出聲,絕大部分是地球上的修行者,那些天元大陸的選手們齊刷刷地看過來,仿佛在鄙視這些土包子。


顧嘉南其實也是很驚異的,一走進門戶,他們就好像懸浮在空中一樣,其實有點像地球上那些挺有名的景點天空之鏡,不過要大得多,大得漫無邊際不說,因為腳下沒有踩在實地的感覺,讓大家心中都很不安,人好似走在天空之中,四下裏是美麗的藍天白雲,再沒有其他。


她正在觀察這地方,還沒來得及說什麽,一群半透明的“人”在半空中驟然浮現,麵無表情地看著他們。


它們其實長得並不太像人了,隻是臉有些像人而已,眼睛的瞳孔都是半透明的白色,臉上像是撒了細碎的玻璃珠一樣,密集恐懼症看到估計會很難受。身上一眼瞧去好似插著很多碎裂的鏡子和水晶,古怪嶙峋,尖銳鋒利。


“異人!”有人沉聲說。


顧嘉南知道,這些是“鏡人”,宗琰告訴她這是天元大陸福地獨有的一種異人種族。


異人和妖修是不一樣的,妖修基本上都是妖族,和人類一樣是數萬年來這片大陸上繁衍生息的高級生靈。而異人是元明境的修士為了福地創造出來的新種族,它們其實沒有什麽太高的智慧,並不需要喂養就能生存,本質上是元明境修士以福地為基礎用福地靈氣所化,隻為了守護福地而生。異人形態各異,能力也互不相同,大多極有攻擊性。


有一些尚有主人的洞天福地裏異人數量會很多,少數元明境修士甚至熱衷於和各個其他福地的修士交換異人,以收集種類多樣的異人為樂。


鏡人就是這個空天福地裏獨有的異人,它們每一個都差不多有通明境六層到七層的實力,首領更是有化明境的修為,隻是眼前這群並沒有首領在。


顧嘉南將如意握在手中,她知道,第一場戰鬥已經來臨。


無數尖銳的六角棱刺從空中往下飛來,不時有人慘叫哀嚎,鮮血的氣味開始蔓延,但這些異人始終麵無表情,張開身體射出冰晶棱刺。呼嘯的棱刺速度極快,顧嘉南擋下幾支並不困難,身邊地球上來的修行者倒是有不少也在這一波的攻擊裏受了傷。


鏡人在空天福地這種環境裏有天然的優勢,身體都可以藏入這種背景裏,隨時閃現就仿佛消失。


其實下方的修士數量是比鏡人要多的,然而這一波實在是被打得有些措手不及,再加上鏡人防禦高性情狡猾,被攻擊之後很快就藏了起來,等一會兒又鑽出來繼續打,非常難被傷到。


這時,顧嘉南眼角看到一道凜冽刀光已經朝著這個方向劈來!


隻見一個天元大陸的青年麵露獰笑,手中長刀劃出一道殘影,借著鏡人攻擊的掩護,一擊就殺掉了好幾個對手,其中不僅有天元大陸的修士,還有兩個是地球上的修行者。


顧嘉南麵色一變,她不知道這些地球上的修行者如果被殺,是被傳承之地扔出去,還是真的死了……心下自然一跳。


她想起宗琰那天晚上說的話。


“在那種地方,最需要防備的從來不是關卡設置的危險。”


“而是同樣參加夕花節的修士!”


第98章


這時雲丹嘉措一躍而起,“殺死這些天元大陸的人。”


顧嘉南也喊了一聲,“他們不過是虛影!”


這時,她明顯感覺到無數凶惡的眼神集中到了她的身上,宗琰在她身旁,焦急而無奈地說,“你這是戳破了夕談沛這位幻境大師精心營造的真實幻境,肯定會被針對啊。”


顧嘉南:“……”


不過,她也不怕就是了,靈氣匯聚,她剛才悄悄扔出去的玉片已經起了作用,九幽血泉——已成!


即便是在這個靈陣裏,這些天元大陸的修士們還是絲毫不顧忌,依舊展開著廝殺,顧嘉南藏在靈陣之中暗暗著急,即便是靠她保護,也護不住所有的地球修行者。


不過大家也開始組織起有效的回擊了,不管是因為知道這些人不過是幻境,還是僅僅因為對手是天元大陸的人,殺了也沒什麽,又或者隻是對殺人沒什麽心理障礙,回擊之後,局勢稍稍好了一些,但血腥味彌漫,地上躺倒的人更多了。


顧嘉南一劍殺死一名天元大陸的修士,等她落地的時候聽到一聲“哢嚓”,還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等到碎裂的聲音接連響起,所有人都停了手。


夕花節不禁止互相廝殺,但是碰上危急情況還繼續廝殺的不是瘋子就是傻子。


“這裏要碎了!”有人驚叫起來。


宗琰臉色沉凝,匆匆和旁邊的顧嘉南以及楊爍辰說,“和原本的夕花節不一樣了。”


至少當初蘇紅姒參加夕花節的時候,這個空天福地絕對沒有碎裂!


空中那些鏡人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消失不見了,腳下平滑的鏡麵布滿了蛛網一樣的紋路,大家都小心翼翼,就怕踩裂了它,然而,一聲脆響,整個地麵都成了碎片,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向下方掉落!


顧嘉南很想抓住什麽穩定身體,但是四周一片漆黑,隻聽得到其他人的驚叫聲,壓根兒什麽都看不見。


這種從高空墜落的感覺很讓人恐懼,因為所有人都知道一般情況下如果這麽摔下去,絕對會摔得粉身碎骨!他們即便都是修行者,都有通明境高階的實力,也抵不住這種高度和墜落的速度。


“噗通!”


顧嘉南感覺自己掉進了冰冷刺骨的水裏,因為高空墜落的衝擊力,她全身生疼,但這種深度的水削減了掉落的損傷,普通人或許會因此骨折甚至是丟了性命,以修行者的身體強度來說,其實沒受什麽傷。


她努力將腦袋探出水麵,將意識探入儲物袋裏,掏出一個手電筒來,打開朝著四周看去,這裏看樣子像是一條暗河,說實話已經不符合空天福地原本的模樣了,不過這裏本來就是幻境,那位夕女士想怎麽搞就怎麽搞,又不是真的空天福地,所以說也不用太意外。


不過就像宗琰說的,大約這個什麽夕花節根本不是這個傳承的考驗關卡。夕女士雖然搞出了上一屆夕花節的這些人作為參與者,但本質上與上一屆夕花節根本不一樣,真正考驗的是他們這些地球上的修行者,畢竟幻境就是幻境,那些人並不是真實的。


顧嘉南朝著岸邊遊去,奇怪的是當時那麽多人一塊兒掉下來的,這會兒她卻連一個人也看不見了,連那些天元大陸的幻影們都全部消失不見,隻剩下她一個人。好不容易爬上了岸,摸著那些冷冰冰的石頭,這真實感太絕了,仿佛麵前的一切已經不是幻境——


其實有這種可能啊!那個幻境空天福地不是碎掉了嗎?


這岸上都是石頭,附近卻有不少看起來很像是迷宮的溶洞,她抬頭看了看上麵,黑漆漆的一片,反正一點光都看不到,自己完全不像是從這上麵掉下來的。


顧嘉南沒有敢貿然進入溶洞,她在附近溜了一圈,仍然沒有看到半個人影,才嚐試著進入了一個溶洞,剛走幾步,密密麻麻的紅點頓時亮了起來。


她腳下一頓,用手電筒飛快朝著那裏掃了一圈。


……全部都是長得既像鱷魚又像蜘蛛的怪物,之所以說像鱷魚,是因為這些怪物有鱷魚一樣的皮膚和長長的嘴,以及一雙泛著紅光的小眼睛,而它偏偏有著蜘蛛一樣的好幾條撐起的腿!


顧嘉南握著如意,心中有些緊張,因為這些怪物足足有差不多兩米多高,而且很多!


幸好這個地方並不缺靈氣,甚至可以說靈氣十分充沛,不比之前那個幻境裏的麓邊城差。


她匆匆布下一個陣法將自己保護起來,等到這群怪物殺到的時候自然陷入陣中,如意的劍光凜冽縱橫,往往要好幾分鍾才能殺死一隻皮糙肉厚的怪物。


如果不是有陣法保護,顧嘉南陷入這種怪物的包圍中的話,也是十分危險的。


“我都這樣艱難了,其他人肯定更加危險。”顧嘉南想著,“不知道怎麽回事那個夕花節的場景忽然碎了。”


她們都很肯定這裏是傳承之地,但是好好的在進行夕花節,忽然進行這種變化也不知道是好是壞。


慢慢的,顧嘉南感到自己的經脈都有些脹痛了,又磕了兩顆聚靈丹,才維持住了陣法,繼續殺這些數量極多的怪物。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她才終於將這批怪物全部殺光,坐倒在地喘了會兒氣,走過去翻了一下這些怪物的屍體,原來不是她多心,這些怪物的眼睛確實是靈石!怪物死後,靈石恢複了正常模樣,沒有再泛著紅光了,而且這些靈石中靈氣充沛,至少也是中品靈石,倒是意外之喜了。


顧嘉南將所有怪物的眼睛都挖下來,足足得到了將近三百顆中品靈石。


她在原地休息了一會兒,從儲物袋裏掏出一些壓縮食物匆匆吃了點,才又繼續往溶洞裏去。


“誰?”有人驚叫一聲。


顧嘉南麵無表情,如意亮起一道劍光,長劍迅捷如電,在這黑暗中她不介意用上一些練霓裳的劍意法門,其實乾坤十七劍雖然強,但那一招消耗也大,遠不如練霓裳的劍法凝練簡潔。


隻是在外麵,顧嘉南並不能隨意用練霓裳的本事,免得被人看出來。


這青年說的是天元語,更何況從那長發判斷也不可能是地球上的修行者。


因為出其不意,隻一劍偷襲就成功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