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89節


惠沅點頭,“是,陣修不愧是群戰最佳。”他想了想,“我去試試那血泉。”


晏清平皺眉,看向自己雪白雪白的運動鞋,一點都不想沾上那看上去就很恐怖惡心的血泉。


惠沅幾個起落,就已經到了那汩汩泛著泡的血泉邊,小心地將一隻腳探進去,一股吸力從血泉裏湧上來,仿佛有什麽東西摸到了他的鞋底,惠沅立刻臉色一變,瘋狂後退。


“這血泉有古怪,不能靠近。”他的臉色不太好看,因為隻是短暫的接觸,他的鞋子已經被徹底腐蝕,隻剩下一隻鞋的他很不舒服,想要將鞋子脫掉就這麽站著,看向黑紅色的地麵,又覺得穿著襪子都踩不下去,一下子進退兩難。


一旁的晏清平見狀,不動聲色地又退後了幾步,距離那還在擴大的血泉更遠一些。


周圍的人大多是在退,也有人和惠沅一樣好奇,接近血泉去試探的,直到一個人慘叫一聲被血泉裏的東西抓住整個落入血泉被那黑紅色的血色泉水淹沒,才沒有人繼續作死了。


顧嘉南作為陣法之主,想了想停止了血泉的漫延,再擴大下去,就要危及營地裏的一些普通人了。


即便是那個落入血泉的家夥,其實也沒事,隻是昏過去而已,還是被嚇昏的,她不出手的話,血泉能造成的傷害有限。將這家夥拋出陣外,顧嘉南看向不遠處滿臉無奈的張承繼。


哪怕不想承認,顧嘉南也知道單論劍法上的造詣,恐怕她是比不過這個自小練劍的小道長的,如果換成有高級劍術精通的練霓裳,還是能和他單純比一比劍術的,或者等她徹底掌握了乾坤十七劍,也不用懼他,但是現在的顧嘉南不行。


乾坤十七劍她才掌握了第一劍,對於劍術的理解也遠遠不夠。


不過,她幹嘛要和他比“單純”的劍術啊,她又不是劍修!她顧嘉南,是陣修好不好!


張承繼感覺到了黑暗中有一雙眼睛仿佛正盯著他,這種連對手都找不到的感覺就很難受了。


抬起手中木劍豎於眉間,張承繼的心情十分平靜,並沒有受到周遭環境的影響。其實換做一般的少年人,在這樣的環境下絕對不會這樣從容。比起那些路人,顧嘉南的對手畢竟是他,所以陰風呼嘯不時在他耳邊咆哮慘嚎也就算了,血泉汩汩,仿佛有生命一樣正朝他爬來。


這場景足以讓心髒不好的人嚇暈過去。


然後,一道劍光亮起,這明亮鋒銳,仿佛從九霄之上落下的一劍堅定剛猛,甚至將此時因為陣法而變得漆黑的天空都撕開一道口子,光亮透入,籠罩在張承繼的身上,令他仿若天上劍神,縱橫的劍氣將他裹在其中,別說是血泉陰風,就是真正的地獄黃泉,也別想傷他分毫!


顧嘉南讚歎,“厲害啊。”


這個對手真的令她也興奮起來了,因為是真的厲害。


她抬起手,不過一瞬,靈氣吸來,陣法迅速恢複如初,那一瞬的光明刹那就消失不見,天空仍是陰沉沉的黑,四周仍是九幽之境,就憑這一劍,還破不了她的陣法。


而她,又一次出手了。


陣中之陣,怒雷驚山。


顧嘉南在布陣,張承繼腳下仿佛一顆顆星辰亮起,星成北鬥,開口道:“九霄龍吟,北鬥天罡,萬邪皆破,萬法不侵!”


這一道劍光,竟然比剛才強了十倍不止!


而這時,顧嘉南的怒雷驚山終於落下。


雷霆震天,無邊雷獄朝著張承繼滾滾落下,這一劍之威正撞上這足以劈山裂海的雷霆之怒,在眾人驚駭的視線裏,劍光雷霆絞在一起,使得這整座大陣都開始搖晃,大塊大塊的黑色巨石紛紛碎裂,血泉翻滾,聲勢驚人。


一旁觀戰的其實不乏六級七級的老手們,一時間相顧無言,這特麽是五級之間的戰鬥?如果不是親眼看見,其他人如果告訴他們五級之間能打得這麽恐怖,他們一定毫不猶豫地噴回去,你騙誰呢!別說是五級了,六級七級之間的戰鬥他們又不是沒見過!


然而眼前,還真是兩個五級之間的戰鬥,看得他們都駭然失色。


“張承繼不愧是這一代的武盟第一人,這劍法即便是我也沒有把握能對付。”


“顧嘉南真是厲害,想不到那個節目根本沒能讓她展現出真正的實力來。”


“武盟和九處……嘖嘖。”


想來大家都認定了顧嘉南絕對是如今新一代的九處第一人了,這強大的程度,他們和這兩人易地而處,都心裏沒底。


魏薇薇目瞪口呆地看著,站在她旁邊的雲丹嘉措手握藏刀,眼睛明亮,“她又變強了。”


其他人與顧嘉南不熟悉,以為她超凡大賽時是隱藏實力,雲丹嘉措卻知道她不僅晉了一級,實力比那時更是強了不知道多少。


眾人都在讚歎,雷獄中的張承繼卻滿臉愁苦,他隻是想比個劍而已……根本不想搞成這樣的。


張承繼這人性格溫和,平時不喜歡與人爭鬥,除了愛劍如癡之外沒有其他不好的地方,即便是與人比劍,因為他絕佳的對劍的控製力,基本上很少傷人。


劍器鋒銳,本來出之即傷,然而張承繼用的是一把特殊的木劍。這把靈器沒有其他優點,唯一的好處是能讓張承繼蘊養劍氣,劍氣收放自如,自然想不傷人就不傷人。


他又不是公叔一那個本性凶戾的家夥,一出手連自己都控製不住。


偏偏顧嘉南這陣法,幾乎要迫得他全力出手不說,連“比劍”這個目的都沒達到。


現在上有怒滔雷霆下有無邊血泉,搞得他很鬱悶。


從來都沒打過這麽鬱悶的架!


幽幽歎了口氣,張承繼揮劍,劍光如電如霜,一次次撕裂蒼穹,露出那一線陣法外的光明,但片刻之間就又會被顧嘉南補上。


他心中清楚,如果不徹底破開陣法,照這樣打消耗戰,自己必輸無疑!


張承繼閉了閉眼睛,麵上愈加平靜,腳下七星驟然迸發璀璨奪目的光芒,無數道淩厲劍氣環繞,血泉汩汩頃刻間被劍氣帶起,宛若一條巨龍,朝著上方雷獄撲去!


顧嘉南站在陣法中心,手中如意終於第一次出手。


她發現了以這一劍之強,即便是沒法完全破開她的九幽血泉,這沒有使用玉石媒介穩定的怒雷驚山絕對會被一劍破掉,根本是抗不住的。


“再怎麽樣,也是我贏!”顧嘉南整個人化作一縷輕煙,借著陣法的掩護,朝著張承繼一劍刺出。


這當然一定要贏,為了布陣她用了七七四十九塊玉片,即便都是成色不怎麽好的玉石做的,那也是錢買的好嗎?!這種都是一次性消耗品,一旦陣破,玉石就會化為煙塵。


這要是還不贏,那真是虧大了!


乾坤十七劍——萬法歸宗!


張承繼感應帶了那一瞬間迸發的劍意,眼神一下子明亮起來,神色嚴肅,“好一招劍法!”


無數武器的虛影如雨墜落,如果不是顧嘉南以前刷過許多功法技能,稱得上十八般武器樣樣精通,這一招的威力絕對沒有這樣大。


正因為吸收了各功法的精意,這一招萬法歸宗才這樣強橫霸道,難以抵禦。


張承繼一瞬間覺得自己似乎在與無數人交戰,他的劍氣一化三三化九,直到滿天都是劍氣縱橫,“你有千萬武器,我自有千萬把劍!”


直到萬法歸一,無數武器最後不過一劍,而這一劍,蘊這千萬法則,絕不隻是一把劍。


張承繼木劍一指,那萬千劍氣緩緩匯聚,也化作一把淩厲巨劍。


在這一刻,他覺得自己距離九霄天罡劍的極境又近了一步。


萬法歸宗,金色巨劍劈下,與他那由無數劍氣匯聚而成的白色劍氣相撞,這時那震撼狂暴的雷獄居然自行炸開,也一道朝著張承繼砸去,激蕩之下大地都仿佛在震顫,大家都心跳不已死死瞪著場中。


“難道真會被晏清平這個烏鴉嘴說中?”玉夕喃喃開口。


等那邊漸漸平緩下來,站在場中的隻有穿著簡單t恤運動褲的顧嘉南,張承繼半跪在地,以劍撐地,雖然沒受什麽嚴重的傷,衣服卻都被雷霆劈得七零八落,看著有些淒慘狼狽。


他目光灼灼地看著顧嘉南,然後索性拋開木劍痛快得躺倒在地,哈哈大笑說,“痛快痛快!這一招很好,真的很好!”


顧嘉南:“……”你就受了點小傷,至於直接躺倒嗎?


隻見他懶洋洋地躺著不動彈,“顧嘉南,我輸啦!這石頭膈得人生疼,把陣法撤了讓我躺一會兒草地!”


顧嘉南:“……”


這特麽,是打架打輸了的人的態度嗎?!


第91章


雖然顧嘉南是贏了,但是她還是很不爽。


四十九塊劣質玉片雖然並不是很貴,那也是錢好,就這麽白白浪費了!


陣法籠罩著營地不算是個事兒,她抬起手,靈氣澆灌,四十九塊玉片齊齊粉碎,九幽黃泉的景象漸漸散去,張承繼一時間躺在草地上沒起來,倒是張家的人趕緊過來,拿了件衣服給他。


說句實話,武盟的人看顧嘉南的眼神都有些複雜,這一代的武盟第一人啊,居然打不過一個修行班的學生?這和誰說理去,他們可是很清楚修行班是怎麽回事的,說是教授修行的班,但這種修行班和武盟的教育不一樣,班主任大多是服下奴丹的軍人,壓根兒稱不上真正的師者,基本上都是引這些學生踏入修行之路,然後修行全靠自己而已。


武盟的精英教育可不僅僅是資源上的傾斜,比如張承繼現在的老師,就是一位九級修行者,九處可沒那麽奢侈,讓那些九級親自出來帶學生。


然而,輸了就是輸了,張承繼自己都說了,其他人還能說什麽?


玉夕瞪了旁邊的晏清平一眼,“你真是烏鴉嘴,舌頭開了光是!”


惠沅雙手合十,“阿彌陀佛,玉夕,開光不是這麽用的。”


公叔一翻了個白眼,“現在說這個有意義嗎?”


晏清平默默無語,雖然話是他說的,他也沒想到真的會這樣啊。


顧嘉南心疼地想著損失,回頭一看九處的魏薇薇他們都是滿臉亢奮,她還沒走回去,魏薇薇就跑上來拍拍她的肩膀,“好樣的!”


“我為九處爭了光,那個,我戰鬥裏的損失九處能給我報銷嗎?”顧嘉南一本正經地問。


魏薇薇:“……”


這個,她還真不知道。


十點很快就到了,到底能不能報銷還沒個結果,顧嘉南看向這次訓練營前三的獎勵,單單是靈石就有不少,再加上這次探索所得都歸自己,眼睛就亮了起來。不管怎樣,這次來訓練都是值得的,因為肯定是血賺!


當然,這背後的危險也不言而喻。


今天是訓練開始的第一天,即便是武盟的那幾個也沒有組隊出發,大家都各自朝著一個方向飛掠。這個穩定的靈地碎片範圍極大,而前幾天基本上都在營地附近,相對來說危險性較小,而且成了高級修行者之後,即便是碰到危險,竭盡全力隻為逃走的話基本還是可以做到的,這也是限定五級的原因。既然地方大,營地附近的危險性相對又不高,那就沒有了組隊的意義,所以大家都是各自出發。


顧嘉南也選了一個方位,這地方看著是平原,其實再怎麽樣也是天然的草地,不可能太過平整。有人倒是想用車之類的,但這種地方真的不合適,即便是這裏算好跑的越野之類的,一是動力的問題,碰上沒油就麻煩了,二是動靜太大,萬一有危險簡直是明顯的靶子。


倒不如他們這些高級修行者用腳跑。


顧嘉南抬頭看了看碧藍的天空,雖然沒有看到太陽在哪裏,但確實有照在身上暖融融的陽光,她不知道這是什麽原理。照理靈地碎片都是一個封閉的空間,是天元大陸崩裂的碎片,於是,這藍天和陽光,難道也屬於那個世界的一部分嗎?


這其實仔細講起來不太科學啊,顧嘉南學的知識告訴她,太陽是處於地球外的恒星,所以這個世界崩散到底是什麽意思啊……以科學來說所謂的世界崩散還有碎片落入其他空間,本身就屬於令她感到費解的範疇。


完全不懂這到底是怎麽回事。


遠遠的,她看到了幾個黑影,不禁眼睛一亮,獵物!


基本上靈地碎片裏除了那些被大陣保護或者說禁錮的門派之外,其餘已經不存在什麽真正有靈智的活物了。普通人直接被靈氣壓為齏粉,修士即便是肉體還在,靈魂也因為世界崩散靈氣爆裂而湮滅。然而這些靈魂湮滅的怪物裏,還是有不少原本實力強橫的存在,即便是現在地球上的一些高手,也不願輕易與之對戰。


顧嘉南並沒有魯莽地衝上去,緩緩靠近之後用靈氣感應先探查了一下對麵的實力,才悍然出手。


這不過是幾個三四級的小妖修,基本上沒有掉落什麽好東西,顧嘉南有些失望。


“妖修?難道這個靈地碎片在天元大陸妖修的底盤上麽……”顧嘉南來之前,宗琰多少和她科普過天元大陸的情況。天元大陸幅員遼闊,除了各大宗門占據的中心地帶號稱九元靈州之外,還有大片危險海域和妖修占據的地盤,其中以凶蠡山脈和龍眠穀最為有名,但也有幾處平原,顧嘉南不知道這裏更像是哪一處,可從她碰上的幾波獵物基本都是等級不太高的妖修化作的怪物來看,這碎片估計原本真是妖修呆的地方。


因為今天規定上不能探索得太遠,至少要五天之後才可以帶上帳篷和食水,深入靈地碎片進行探索,所以她就在周邊繞了一圈,獵了幾波不痛不癢掉落很讓人失望的小怪物,就在下午三點準時開始返回營地,天擦黑之前已經能夠看到營地了。


“看來這裏麵連天黑的時間都和外麵差不多,雖然時間上就好比有差不多三個多小時的時差……”顧嘉南進入靈地碎片的時候差不多是上午九點多,靈地碎片裏麵卻像是中午十二點多那樣正中午了,說明這裏頭確實是個獨立空間,和外麵並不相融,“這真是匪夷所思,一塊靈地碎片而已,居然也有這樣完整的循環嗎?那這個世界的太陽在哪裏,是不是還有月亮?不是說天黑天亮是因為地球自轉麽,這靈地碎片可不會轉,為什麽它也會天黑?”


顧嘉南一邊想著,一邊飛快奔跑,小背包裏今天獲得的一些靈石正在叮咚作響。


收入不多,卻也不是沒有收入。


晚上營地裏提供不錯的夥食,不過因為探索所得都歸他們自己,吃飯自然不是的,這小小的營地就有差不多十來家飯店,大大小小的飯店提供的都是靈氣充沛的食物,然而與之相對應的是貴到驚人的價格。


武盟的人是不在乎這麽點錢的,他們本身在這方麵手頭絕對是九處的要寬裕多了。九處的修行者們就多少有些扣扣索索了,大多選擇在幾家相對便宜的地方吃飯。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