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84節


原來這個鬼的死亡還和修行者有關係嗎?顧嘉南沒有想到居然還能牽扯出這種級別的任務來。


顧淵北瞥了一眼身邊的顧嘉南,顧嘉南突破五級了自然是瞞不過他的,包括宗琰和楊爍辰,也是一眼就發現了。不過像是宗琰和楊爍辰這種心誌堅定的人,對於顧嘉南的進步沒什麽所謂,當初蘇紅姒以及圖戚都算得上是在極端競爭的情況下成長起來的,心態上已經相當從容了。


隻有顧淵北心中有些惆悵,他努力追上了顧嘉南的腳步成了四級,這才幾天的功夫啊,她就五級了……看來他還得更努力才行。


一路往裏,顧嘉南忽然覺得這個小區裏的人有點兒古怪,仿佛暗處有人正悄悄盯著她,包括角落裏掃地的保潔,提著菜籃子正要去買菜的阿姨,以及牽著手走過的小情侶。


明明是看起來很正常的地方,她卻覺得那些眼神不太對勁。


朝著紙條上那個地址看去,顧嘉南臉色一變,“他們要跑!”


話音剛落,她已經一躍而起,整個人猶如一支箭朝著那棟樓射去!


他們在的地方距離那棟樓已經沒有多少路了,那個穿著白襯衫的青年本來正要從背後離開,想不到被顧嘉南發現了,盡管還有一段距離,他可以繼續往前,但顧嘉南那恐怖的氣勢已經鎖定了他,讓他的背上冷汗滑下,很清楚如果他還想繼續跑,將後背留給追來的少女,那絕對會非常可怕!


……那隻是一個十七八歲的少女啊,竟然能有這樣的殺氣,他甚至覺得她會毫不猶豫地殺掉他!


倉促之下,他隻能回身,一把匕首滑入手中,身為一個並沒有加入官方的修行者,他居然擁有一把靈器,這已經是非常難得的了。國內除非是加入了靈聯會,否則那些散人修行者幾乎沒有什麽獲得資源和武器的途徑,而靈聯會上的靈器一樣價值不菲,像是最初顧嘉南接觸到的那個帶著靈聯會名片的青年,隻能買得起那種副作用和限製都很大的靈器,就是因為靈器價格太貴。


顧嘉南的如意化作一把長刀,“當”地一聲砍在了那把靈氣四溢的匕首上!


白襯衫青年渾身一顫,從刀上傳來的巨力讓他虎口崩裂,手臂發麻。


同樣是五級修行者,為什麽對方的力量這樣強!要知道他還是走的體修方向,沒道理有這麽大的差距啊。


如果是修煉《白虎鍛體術》之前的顧嘉南,或許還沒有這麽大的優勢,但是現在的她整個人都猶如一頭人型凶獸,根本不是麵前這位可以阻擋的存在。


而就在這時,顧淵北宗琰他們也都到了,四人圍住了這棟樓,根本不需要李建新和淩翔出手。


更多的修行者從樓裏跑出來想要突圍離開,三級以下的根本不可能擋得住三人一招,楊爍辰隨手凝結出一個巨大的冰霜牢籠,將這些宗琰和顧淵北扔過來的修行者全部強行塞進去,這些修行者身為修行者,本來是不容易被困住的,可是被關在裏麵任他們怎麽努力,都沒法破壞那看起來脆弱的寒冰。


四級的楊爍辰凝結出來的寒冰,哪裏是一般冬天凍結的那種冰啊,那是真的比鋼鐵更堅硬,一般的鋼鐵他們能破開,也沒可能破開這冰霜牢籠。


於是,七八個修行者隻能瑟瑟發抖地縮在籠子裏,絕望地看向外麵,隻希望有人來救他們。


李建新和淩翔看得目瞪口呆,他們當然知道這四個修行班學生很強,早前他們在北通做任務的時候就名氣在外,更別說參加世界青少年超凡大賽,哪怕最後大賽提前終止,最初的節目還是放了幾期的,他們也都看過,同樣是修行者,也知道自己和對方差距巨大。


可是沒有想到這樣大。


本來淩翔也是能夠越級打架的修行者,身為二級,他打三級都不太費力,然而現在他覺得自己距離這些妖孽還是遠了點。作為官方修行者,他不是沒見過四五級的修行者,之前去九處總部進修的時候,四五級的修行者還是不少的,可是現在,淩翔的自信正在遭到前所未有的打擊。


他很清醒地意識到,即便是自己到了四級五級,肯定沒有這麽強。


顧嘉南輕而易舉將那位白襯衫青年也打敗了,拎著他過來,“這群修行者是怎麽回事,都聚在這裏。”


“他們利用自己修行者的身份,好像搞了個結合宗教和傳銷的組織,”李建新說,“不過具體情況還要等抓回去審問。”


就在這時,顧嘉南眯起眼睛,猛然間回過頭去。


有一個人正站在不遠處麵無表情地看著她,這人瞧著已經有些年紀了,隻是麵容仍然顯得十分年輕清秀,皮膚幼嫩眼睛清澈,隻是隱隱有種邪惡的感覺從他的身上透出來。


“六級修行者!”顧嘉南也是有些驚訝的,野生的六級修行者……真的是很少見的啊。


那人一步步走近,冷冷說,“知道就好!還不趕緊將人給我放了。”


他說著,又有一男一女落在了他旁邊,這對男女瞧著不過二十歲出頭,男的高大悍勇,女的嬌小秀美,不過兩人周身都有一層似有若無的黑光,明顯修煉的邪門功法。


竟然還有兩位五級。


李建新的臉色變得無比難看,“情報有誤!不然我們先撤!”


一個六級兩個五級,這形勢可不大好。


“撤什麽啊,不過就是五六級而已。”顧淵北輕描淡寫地說。


經過美國那件事,他們真的是膽子大了許多,對於他們而言,七級都不是那麽可怕了,更何況是六級。


那時候參賽的各國妖孽們,哪個不是四級能打五級,五級能打六級的存在啊。


比起一般的修行者,他們的實力並不完全能用等級來判定。


顧嘉南眼中戰意燃燒,“那個六級交給我!兩個五級你們速戰速決。”


“好!”


四人經過這麽久的時間,早已經配合默契,不用她再多說什麽。


顧嘉南朝著那個六級的中年人衝去時,顧淵北三人也已經毫不猶豫地衝到了那兩個五級麵前。


宗琰甚至有些遺憾,“怎麽才兩個,真的不夠打。”她渴望的眼神落到了顧嘉南的對手,那位六級的身上。


平時以他們的實力足以橫行無忌的三人冷不丁打了個寒顫,忽然有種很不祥的預感。


而這種預感……很快就應驗了。


修行者與修行者之間,其實也是有很大差距的。


這是他們得出的血與淚的教訓。


第83章


說句實話,顧嘉南還要注意一點,不要破壞周圍的房子,傷到無辜的路人,這三個野生修行者可不會在意這種無關緊要的事。


更讓顧嘉南感到頭疼的是,周圍甚至有些人聚了過來,甚至開始掏出手機拍攝——


“是那個參加大賽的!”有人激動地叫了出來。


顧嘉南才恍然大悟明白了為什麽覺得之前老有人在看她。


哪怕那個節目被腰斬了,卻也不影響它之前確實火爆過,顧嘉南、顧淵北他們還是被人記住了。其實他們如果不一塊兒走,還沒那麽明顯能夠叫人認出來,但四個人一起,就比較醒目了。


更別說現在節目的餘熱還沒過去,要是再過個一年半載,或許許多人就淡忘了,偏偏節目播出和腰斬就在不久前,這會兒正是炙手可熱的時候。


“冰封!”顧嘉南看到眼前這個六級修行者掏出一把黑漆漆的短刀,原本偏瘦的身材漸漸脹大,一米七出頭瞬間長到了兩米多,臉上肌肉縱橫,看起來十分猙獰,他一腳踏出,水泥地麵頓時開裂。


顧嘉南怡然不懼,如意變作一把長槍,一槍既出,“叮”地一聲狠狠嗑在那柄短刀上,但他可不是那位修行不到家靠著嗑藥嗑上去的五級修行者,腳下巍然不動,短刀翻轉,一縷黑氣從短刀上溢出,他沒有握刀的左手出拳,攜裹著尖嘯的暴風,朝著顧嘉南襲去!


這種體修方向一看就知道打起來動靜不會小,這老破的小區估計是經不起折騰的。


宗琰一人橫刀,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迎向了那兩位五級修行者,顧淵北和楊爍辰半路改道,分別向兩邊躍去,寒冰開始凍結四周,圍觀群眾們驚呼一聲,都被腳下構成斜坡的冰層向後邊兒滑去,距離中心戰圈越來越遠。


冰壁豎起,那兩位五級修行者看到了,和顧嘉南交手的那位六級也看到了,這是要立起高高的圍牆,將他們三人圍在裏麵,這樣能夠不傷到外麵的人,還能困住他們。


“一個四級,還想攔住我們兩人?”嬌小的女人眼中閃過一絲殘忍,“那就先殺了你!”


顧淵北兩人想要將整個戰場冰封是需要一點時間的,顧嘉南一人頂住了那位六級修行者,兩個五級卻隻能交給宗琰來應對。同樣是越級打怪,宗琰這樣的爆發型選手,在短期內扛住兩人並不是非常困難,再加上,四周靈氣絲絲縷縷慢慢凝結,陣法正在成型。


那個嬌小女人率先感覺到了令她渾身難受的灼熱,一開始她隻以為是天氣炎熱的緣故,畢竟現在是夏天,今天天氣挺好,現在又要到中午了,陽光太好,當然熱得過分。


但很快她就意識到根本不是季節和天氣的問題,那種炙熱幾乎要灼傷她的靈魂,令她的靈氣都幾乎要燒起來。


顧嘉南也算得上是名人了,這女人著急地大喊起來,“舅舅,趕緊殺了那個丫頭,她會陣法!”


在電視裏看,其實沒有什麽太大的感覺,畢竟電視裏顧嘉南的對手都是國際上那些天之驕子,他們頂多覺得這陣法還挺好看的。因為電視節目為了讓普通觀眾明白陣法是怎麽回事,給靈氣描了線加了特效,一時間大家還以為陣法釋放真是那樣明顯的模樣,顧嘉南開始釋放陣法,他們都沒有意識到……真正布置陣法的時候,除非注意一下那些靈氣的走向,或者對靈氣格外敏感,能夠感應到靈氣翻滾凝聚,否則是真的看不到的,根本不會像電視裏那樣明亮醒目閃閃發光。


而且,他們在節目裏見到的是陣法困住了對手,或者是對對手造成了一定的影響,壓根兒不知道自己麵對陣法的時候是什麽感覺。


……原來是這樣痛苦的嗎?仿佛靈魂都要燒起來了,女人想要退開,卻發現四周景物虛化,她退了挺遠,偏偏好似隻在原地沒有動彈。


困入陣中,除非破陣而出,否則是不可能離開陣法的範圍的。


四周冰牆矗立,保護住了戰圈附近的居民樓不受波及,隔開了想看熱鬧的小區居民,圍觀群眾們遺憾地壓根兒沒法看到裏麵的情況,李建新和淩翔躍上冰牆,卻發現除了注意一下四周有沒有普通人想要作死之外,其他事他們根本幫不上忙。


麵對五六級的修行者,他們本就不敢靠得太近,萬一被抓住作為人質,反而是給顧嘉南他們拖後腿。


顧淵北和楊爍辰轉身朝著宗琰跑去,宗琰其實壓力不大,有顧嘉南的陣法作為輔助,這兩個五級心神大亂,宗琰的刀越來越暴力,那兩人明明比她高一級,卻被打得節節後退。


不過,宗琰的臉上湧出一抹潮紅,顯然這種強力爆發並不能持續很久。


顧嘉南那邊卻一直遊刃有餘,將這位六級修行者拖入陣中之後,他聽到了那個女人的聲音,知道要先殺了這個精通陣法的女孩兒才行,然而……他做不到。


她明明看著很纖細瘦弱,偏偏力道不輸他這個六級的體修,身法又快得驚人,他的拳頭每每擦著她的身體打過去,連她的衣角都沒碰到。


這一架,打得他相當暴躁。


說句實話,他已經有挺長時間沒有經曆過這種強度的戰鬥了,久戰不下,他心中已經萌生退意。


“小姑娘,我們無冤無仇的,不要真的搞什麽生死之戰,”他的聲音有些沙啞,“你放我走,我保證退出北通市,甚至再也不回夙江的地界來了好不好?”


顧嘉南冷笑,這是當她小孩子在哄呢!手中如意也變作短刀,攻擊變得愈加迅猛起來。


這中年人靠著強悍的肉體硬生生扛住了她的攻擊,麵上又變得凶狠起來,“你恐怕是不知道,我們異能培訓基地還抓著將近兩千人,如果我回不去,他們都得死!”


顧嘉南麵容平靜,壓根兒沒有因為他這些軟硬皆施的話而猶豫,趕緊將他抓回去,再去救那些被騙到這個組織裏的人才是正理。


有九處的人在,徐副處長還沒走呢,趕得及的話將這家夥抓了去徐副處長輕易就能問出他們抓的人在哪兒?


放他走,才是放虎歸山,說不定這家夥為了斷尾求生,反而會將那些人殺死。


顧嘉南冷靜地又開始操縱靈氣,繼續布陣。


就在這時,她聽到“叮”地一聲,恰好在這時候,陣法的熟練度終於刷滿了,也就是說,她的技能表裏已經跳出了新的陣法。


陣法“怒雷驚山”、“九幽血泉”,看著就比上頭的倆陣法高級多了,更讓顧嘉南驚喜的是,在所有日月乾坤陰陽書生成的陣法技能列表上麵,又多出了一個技能,乾坤十七劍!金光閃閃的技能看得顧嘉南幾乎要熱淚盈眶,這九處給的傳道繭太太太叫人驚喜了,靠譜得不行啊,就算是現在她功勳都是負的就算是讓她賣身給九處都值了啊!


金色技能還要什麽自行車!


如意化作長劍模樣,顧嘉南臉色沉凝,手指劃過劍身,她還是第一次有這樣的感覺,周身的靈氣都好似沸騰起來,而係統技能列表裏那一大長排各種綠色的藍色的許許多多的技能都開始若隱若現,一同顫抖起來。


乾坤十七劍,第一劍——萬法歸宗!


那些顧嘉南辛辛苦苦刷了很久很久熟練度的所有功法,居然一個個向“乾坤十七劍”這個技能飛去,一個兩個三個,所有都被融入了乾坤十七劍中,而這行技能的五個金色字體變得越來越亮越來越亮,金光閃閃奪目刺眼!


所有的功法,都可為劍,一劍歸宗,萬法皆融。


萬物萬法皆為劍,一劍既出耀乾坤。


這中年人之前還自信滿滿的神色頓時變了,他大驚失色,心中警鈴大作,因為這一劍還沒有刺出,就已經足夠讓人恐懼,那指著的劍尖仿佛帶著一種獨特的魔力,他的短刀微微顫抖著,沒有什麽其他原因,隻是因為恐懼。


作為一件靈器,又不是靈寶,它當然是沒有意識的,可是它作為一把武器,那種碰到了克星的感覺足以讓它反射性地顫抖起來。


劍光終於亮起,宗琰抬起頭看向顧嘉南那邊,她看到的不止一抹劍光,而是一個一閃即逝的劍陣。


無數大大小小的武器虛影閃過,最後形成的是一個帶著驚人壓迫感的劍陣,劍陣凝聚,化作一把金色巨劍,朝著那個六級修行者碾壓而去。


隻一瞬間,顧嘉南勝,如果不是她手下留情,這個六級修行者會被她輕而易舉地一劍殺死。


等她的眼睛朝著那兩位五級看來時,兩人的臉上已經滿是恐懼。


這……還怎麽打啊!


兩人絕望地想著。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