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72節


顧嘉南還有一點沒有說,她的防禦力也比在場的人都要高,如果來的真有九級高手,她靠著竹梭的保護硬抗一擊帶著雲丹嘉措遁走應該還是可以做到保住性命的。


“那就不一定要是雲丹嘉措,我來扛攝像機,畢竟我們合作已久默契比較好。”顧淵北開口說。


雲丹嘉措搖搖頭,“你們都不知道九級高手多可怕,即便是這個靈器可以保命,我的保命本事也是多一重保障,還是我和顧嘉南上。”


“嗯。”顧嘉南看向顧淵北,“你別擔心,你知道我的,又不是那種碰上事不要命的人,一個不好肯定直接啟動竹梭逃命要緊,說不定這青龜竹梭直接送我去山下了呢!”


她還是很樂觀的模樣。


“用我的號碼。”西森智子站出來,“我們體型差不多,而我的攝影師昨天晚上才出事,很大概率對方還不知道。”


顧嘉南和顧淵北早早離開有可能凱拉他們已經通知了上麵,而且他們最早就把那個求援的電子設備給丟了,就怕裏麵有定位裝置,再回去找不太容易。


西森智子是昨晚找到的選手,應該還可以找到那個求援的設備。


宗琰忽然開口,“還是不合適,雲丹嘉錯是修行者,隻要那個來人注意一些,就會發現‘攝影師’有問題。”


一旁法國的艾蒂安掏出一條項鏈來,“用這個可以偽裝成普通人。”


他沒有提事後還給他的話,比起靈器,這會兒他們能保住命就不錯了,他相信如果最後大家都或者,雲丹嘉措會將這個還給他的。現在艾蒂安是真的很欣賞雲丹嘉措,至少他自己沒有這個勇氣留在這裏。


既然這麽決定了,他們都飛快動起來,一群修行過的學生一塊兒努力起來的話,其實做什麽都非常快。


雲丹嘉措穿上西森智子那個攝影師的黑色羽絨服,至於那位攝影師會不會凍死已經不是他們考慮的範圍了,就算是凍死了也是咎由自取,一些助紂為虐的混蛋,戴上羽絨服的帽子,還從背包裏掏出一個口罩來。


其他人忙著設置陷阱,一個精通土係術法的選手將地麵直接抽出一個圓柱形的長條,然後又是一個長條,那些石頭和土被砸碎了鋪在四周,再用木係術法弄上去一些綠植,丁點兒都看不出來。


這個圓柱形的小坑直徑大約有兩米,卻挖了三十幾米深,如果來人不是九級會禦空術的修行者,要出來也要費點功夫,更何況顧淵北在為這個坑附加冰層,一個金係異能者出身的意大利修行者為冰層加固和顧淵北討論著中間夾入金屬層。


足足一米厚的冰層中間用各種植物和金屬進行加固,表麵平滑至極,宗琰想了想,在冰層上畫了兩道符文,隻是以她現在的實力來說,畫這樣的符文還很勉強,畫完之後整個臉色都有些發白。


“保證冰麵平滑到他想要用武器刺進來也是休想。”宗琰說,“靈器也能防禦住大部分……如果他爬不上來,即便是七八級的修行者,也會被困住。”


妮可站在一旁,掏出一把小珠子扔下去,“這是雷珠,靈氣動蕩就會引爆。他要是在下麵想要引動靈氣,這些雷珠會給他驚喜的。”


英國選手卡特莉娜默默上前,小心翼翼地將一個藍綠色的小瓶子從冰麵上滑下去,“這是一瓶毒藥,本身無色無味,時間越久毒性越強。能夠影響的範圍大概是十五米,站在上麵是安全的。”


“紙刀叢,”西森智子掏出一個小巧的靈器,那是一個像是剪紙剪成的刀叢,數十柄刀刀尖往上,歪七八扭似乎隻是隨意插著,但是仔細看去會發現不管哪個方向落在這刀叢上都會被刀尖穿透身體,“不過它隻能持續幾個小時的時間。”


“足夠了。”顧淵北說。


各個選手都使勁渾身解數,想方設法將這個陷阱變得更加可怕。


於是等顧嘉南躺在那個陷阱附近都必須小心翼翼的,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掉下那個掩飾得很好的陷阱裏。


她不會掩飾修為的功法,不過沒關係,要裝作受傷的模樣隻要讓自己周身的靈氣不那麽活躍就行了。


雲丹嘉措站在一旁,按下了求援鍵。


大約隻等了十來分鍾,遠遠躲在山洞裏的其他人就聽到了直升機的聲音,實時傳輸的畫麵比想象中要穩定一些,將顧嘉南和雲丹嘉措那邊的狀況看得很清楚。


又等了幾分鍾,直升機緩緩在距離顧嘉南不遠的地方降落。


五個人從直升機上跳下來,雅克發現比他那時候少了一個修行者。


查特裏的臉色不太好,這兩天所有人的心情都不會好的,不知道哪裏出了差錯,先是兩個學生莫名其妙消失了,然後是一些攝影師失聯,這兩天弄到的淘汰學生一共隻有兩三個,上頭已經有些不安了。


總覺得似乎已經有什麽事脫離了控製。


“凱爾西說要提前結束?”查特裏問身旁的金發男人。


金發男人就是那個精通天元大陸語言的家夥,他甚至不是修行者,但確實是學習語言方麵的天才,“其實不用那麽緊張。”他抱怨說,“這些學生能搞出什麽事來?再多等幾天的話還能賣出更多。”


查特裏歎氣,“上麵在擔心已經有學生知道這件事了,現在要趕緊將事情甩出去,凱爾西說,不能再等下去了,今天晚上就對山下動手。”


金發男人和那個天元大陸的人交流了幾句,這家夥似乎也有些不滿,很不高興的模樣。


“他說現在就動手的話損失有點大,回頭要我們補償他們。”


查特裏無所謂地說,“讓他去和上頭說唄,這件事又不是我們能做主的。”


他們一邊說著話一邊接近躺在地上的顧嘉南,甚至沒注意一旁那個扛著攝影師的家夥,對於他們來說,這些普通人都是不用注意的小角色。


“你們等等,我先上去看看。”因為懷疑出了事,上頭要派人封鎖下山的路,現在他們人手嚴重不足,每次都隻有查特裏一個人來做保鏢換靈了。


為了確保這些學生已經沒有反抗的力量,時常要查特裏先出手,萬一傷到尊貴的顧客就不好了。


查特裏一個人慢慢靠近,一步、兩步、三步。


猛然間地麵下陷的時候他覺得憑借自己的實力可以跳開的,卻在這時像被什麽鎖住吸下去一樣急速往下墜落!


下麵,有顧嘉南的陰幽陣、陽熾陣,有大把的雷珠,有毒,有刀叢,有劍風,有吸血藤……


顧嘉南一個翻身起來,如意化槍,衝著下麵就是一陣猛烈射擊。


其餘來人除了那個天元大陸的低級修行者之外都是普通人,所以也是拿著換靈錐的那位反應最快轉身就想跑,這時,雲丹嘉措一躍而起,蒼鷹一般攔在他的麵前,手中藏刀冷厲鋒銳。


這個家夥想要開口說話,雲丹嘉措卻沒給他機會,直接一刀襲來,這家夥的腦袋一下子飛了出去。


……誰要聽他廢話,該死的人自然死了再說!


第69章


顧嘉南的靈彈瘋狂傾瀉,還不忘嗑藥繼續開槍,掉下去的查特裏沒有動靜了她都不敢放鬆,繼續開槍。


雲丹嘉措殺了那個天元大陸的修行者,這家夥眉間隻是淺紅,雖然逃出來了一段時間,實際上也就二級修行者的水平,對於五級的雲丹嘉措來說還是很弱的。再加上他身上沒有其他好東西,隻拿著換靈錐而已,這東西不是攻擊型的靈寶,完全是輔助型的,根本攔不住雲丹嘉措的一擊。


厭惡地看了一眼那個血紅色的換靈錐,並沒有將它撿起來,雲丹嘉措冰冷的目光看向其餘三個人,這三個都是普通人,一個是作為翻譯的金發男人,一個是穿著手工訂製的羊絨外套、西裝褲和軟牛皮皮鞋的青年,最後一個看起來應該是青年的助理或者秘書之類的人,也是這行人裏唯一的一個女性。


這種時候三人勉強想要維持冷靜,但明顯臉色已經開始發白,因為雲丹嘉措看他們的眼神似乎已經將他們看做死人。


雅克從顧嘉南口袋裏的項鏈上浮現出來,出現在雲丹嘉措旁邊,跑過去一口吞掉了一團似乎正要逃跑的黑影,沒想到這個魔煞門弟子即便實力低微,死後卻還有一團陰煞留下,卻恰好便宜了正對他恨得牙癢的雅克,雅克正是被他吸成了幹屍才會死,這種恨意讓雅克恨不得生吃了他,現在倒好,雲丹嘉措一句話不說要了他的命,雅克一口吞了他留下的陰煞。


在吞下這團陰煞之後,雅克的身體明顯變得凝實了一些,模樣看起來卻更加陰森可怖了,他轉頭看向那三人,那個女秘書已經忍不住尖叫一聲幾乎要嚇昏過去。


“把他們留下問問信息。”他說,露出一個笑來,那笑配著他幹屍一樣的外表和凸起來的眼球,看起來真是可怕到讓人做噩夢。


雲丹嘉措走到顧嘉南身邊,“裏麵的家夥怎麽樣?”


“不知道。”顧嘉南是真的不知道,連這人到底是幾級都沒判斷出來,反正就是一頓狂轟。


這時候,其他人通過同傳的畫麵發現應該沒什麽危險了,趕緊都跑了過來,接著就又是對坑下麵一陣狂轟濫炸,看著大家那仇恨的眼神,那三人是真的要腿軟了。


“行了,應該死了。”顧嘉南收起如意,剛從係統上瞥見了一段話。


“懲奸除惡(1):殺死戴利·查特裏,俠義值+700。”


這還是係統第一次承認有所謂的連續任務?殺死一個查特裏,居然是懲奸除惡(1),難道還有(2)、(3)、(4)?她也搞不太明白。


不過有一點是確認的,這個查特裏應該是七級,非常倒黴地直接被坑死了,臨死連一句話都沒能說出來,他就那樣掉到一個深坑裏,憋憋屈屈地被殺死了,絲毫沒有身為七級高手的尊嚴。


“真的死了嗎?”也有人懷疑,“要不要再打一陣……”


“好像是感應不到氣息了。”


雅克飄過來,“我去看看。”


他是鬼,反正不會再死一次,而且,他想去看看有沒有什麽東西可以吞。


結果還真讓雅克吞了什麽,上來的時候感覺臉上有了些血肉,不像之前完全是幹屍十分嚇人了。


“真死了。”他肯定地說。


顧淵北伸出手,冰層凝結,等到這人被弄上來時,已經可以算得上死無全屍了。


即便是七級修行者又如何,他們一群人努力之下,七級也被坑得如此慘。


眾人沉默地看了他一會兒,宗琰用到挑起查特裏的屍體扔到了那三人麵前,“我勸你們還是老老實實地說,實話告訴你們,我們之中有人會精神類的功法,即便是不想說,最後還是會都說出來,不如少受點罪。”


之前問攝影師確實是一個西班牙的選手出的手,但是他那個功法對他自個兒也有點影響,練得不太純熟,如果麵前這幾人能夠老老實實地說,不用也好。


因為他們人多,還得注意不要留下太多痕跡,眾人合力在地上弄出一個巨坑也隻花了十來分鍾,然後將直升機拆碎了,將所有的儀器都打碎了,免得有什麽定位裝置,尤其是那個橘黃色的黑匣子……說句實話顧嘉南以前還以為黑匣子是黑色的,幸虧顧淵北認識這東西,找出來之後保護黑匣子的那幾層鋼板可擋不住他們這些身帶靈器的修行者。


全部損毀之後埋進大坑,埋得很實,上邊兒再搞點綠植,壓根兒看不出之前這裏停過一架直升機。


最後,眾人盯著那個換靈錐,沒有人率先去撿。這東西看上去就很邪異,隻要是經過一定教育的修行班學生,都知道靈寶如果不了解的話不要隨意上手拿,靈器還是無所謂的,靈寶不一樣,有一些靈寶甚至本身有意識,就好比那些修真裏一些寶貝有器靈一樣,一個不小心會反噬自身。


也就是說,有一些靈寶是有副作用的。


顧嘉南看向宗琰,“這東西如果要毀掉的話怎麽搞?”


“我也不知道。”宗琰苦笑說,“本來我對換靈錐所知就不多。”


顧嘉南有些失望,但是將這東西扔在這也不是辦法啊,萬一天元大陸的人來了又撿回去說不定又有什麽禍患。


“顧淵北,你做一個冰盒子給我。”顧嘉南說。


顧淵北皺眉,“冰是會化的。”


“我知道。”但是一時放在她儲物袋裏不會化,“小琰你不是會畫符嗎?有沒有什麽能隔絕外麵的符?我想辦法將東西帶回去,說不定徐副處長他們有辦法。”


顧淵北想了想,“不如放在我這裏,我可以維持冰一直不化。”


“不行,太危險了,萬一出什麽事的話……”她好歹是要放在儲物袋裏不和自己直接接觸,顧淵北不一樣,萬一這個邪異的換靈錐真搞幺蛾子怎麽辦?


顧淵北微笑,她的這種關心在意總是令他感到高興的,“總比放在你那裏好,你拿著也危險。”


“不是,我有能夠保證冰不化的辦法。”


宗琰看看顧嘉南又看看顧淵北,“靈寶雖然危險但隻要不直接接觸問題不太大,嘉南如果有能保證冰不化的辦法,就放在你那裏,不過還是要小心。”


顧嘉南鄭重地說,“我知道。”


她想了想,將如意變作一個長柄夾子,將那個血紅色小錐放進了冰盒裏,然後再將冰盒塞進了儲物袋。


令她感到詫異的是,剛將冰盒放進去,就聽到係統“叮”地一聲,居然有了意外的反應。


“靈寶‘換靈錐’,為一千八百三十年前魔煞門煉器大師以生魂木為主材料所製,可以重塑交換靈根,消耗:生魂一萬。負麵效果:重塑交換靈根後每十年將會反噬一次,共計反噬九次,百年後再無隱憂。反噬發作以生魂木所開生魂花可解。”


先看到這段字,顧嘉南驚得不行,係統很全能啊,比宗琰說得還要詳細!


重要的是下麵還有一行——


“恭喜玩家首次獲得靈寶,開啟靈寶兌換係統,高級抽獎係統,祝玩家遊戲愉快!”


呃,靈寶兌換係統是什麽鬼……她看了下說明,頓時驚得差點跳起來。


靈寶兌換係統顧名思義,以後靈寶可以直接兌換成俠義值,任意靈寶可兌換一百萬俠義。


一百萬啊!顧嘉南眼睛都要紅了,個十百千萬十萬……百萬啊!


而高級抽獎係統寫得非常清楚,有一定概率獲得靈寶,抽一次需要一千俠義。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