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71節


顧嘉南點點頭,憂愁地說,“可惜我們沒有多少時間,恐怕每天都有人在被淘汰。”


也就是說每天都有人在被殺害。


顧淵北想了想,問雅克,“你肯定攝影師和那群人是一夥兒的?”


雅克憤怒地點點頭,“我親眼看到我的攝影師朝著他們迎過去,明顯這些攝影師就是來監視我們的。”


“怪不得規則裏強調了一條不準攻擊攝影師……”顧淵北考慮了一會兒,“那我們要先甩開他們。”


顧嘉南點點頭,“問題是怎麽甩開?”


“你在擔心什麽?”顧淵北反問說,“擔心引起他們懷疑後那些凶手對我們動手麽?”


“是啊。”說著顧嘉南又醒悟,“讓他們來找我們也沒什麽不好,不過就怕他們來的人太多……”


不好對付啊,而且雅克說當時一起行動的有兩個高手。


不過落基山脈那麽大,即便是化明境的高手想要找人也不太容易,不然也不會一人派一個監視者了。


顧淵北搖搖頭,“我覺得我們真的失蹤了他們也不會派人大規模搜捕的,這會引起山下那些領隊的注意。”對於唐劍那種等級的高手來說,真有很多人進山肯定瞞不過他,“要做這件事肯定會很秘密,他們如果真的擔心我們知道了這件事,恐怕最先做的是封鎖下山的路,免得我們跑回去告狀……唐副處長他們就在山下。”


“那那兩個高手呢?”


“如果想要救人總要冒一點險的。”顧淵北認真地說,“你覺得呢?”


顧嘉南臉色鄭重,吐出兩個字來,“幹了!”


顧淵北露出一絲微笑,伸出手來。


“那麽嘉南,請和我一起私奔。”


顧嘉南沒好氣地給了他一個白眼。


私奔你個頭!


第68章


顧嘉南隨手將雅克寄身的項鏈塞回口袋裏,看了一眼帳篷外麵,“什麽時候走?”


他們半夜離開沒有驚動凱拉和另一位攝影師,能拖延一段時間不讓人懷疑自然是好的。


然後再碰到第一個選手時率先在他驚愕的眼神中將他的攝影師給揍暈了。


恰好這個選手是一個美國人,雅克出來和他說了一會兒話,他們的隊伍就又多了一個人。


很快,他們就糾集了一小隊人,還抓了兩個身上東西都扒了的攝影師,試圖問一些東西出來。


他們找到的選手裏剛好有人精通精神類的功法,很快就撬開了一個攝影師的嘴,果然他們並不無辜,就像雅克說的那樣是安排在他們這些孩子身邊的監視者。


不過這些攝影師的所知非常有限,對於這件事隻知道個大概,屬於整個計劃裏最低級的人員,挖不出什麽有用的信息。


在第二天下午,終於找到了宗琰。


宗琰聽說了這件事之後臉色不太好看,“是魔煞門的換靈錐,想不到一個低級弟子將魔煞門的這件靈寶都給帶出來了,他們恐怕所圖不小。”


作為邪道宗門,魔煞門做事毫無底線,而且素來擅長利益交換。


“這在天元大陸也是不被允許的,傳聞魔煞門已經將這邪異靈寶毀去,天元大陸上這東西已經數百年沒有出現了,因為換靈錐使用一次就要生祭一萬人……”


天元大陸的普通人經不起這樣的消耗,魔煞門要動用換靈錐的動靜太大肯定會被發現。而且說句實話,天元大陸上需要用這個東西的人極少,因為在那裏普通人就從沒掌握過話語權。隻有一些修行者和普通人結合生下來的孩子沒有靈根,而又不想放棄這個孩子,才用得上這種邪異的靈寶。


宗琰想到了那座空城,臉色凝重地說,“我之前就懷疑過以一個低級弟子的能力怎麽能做到一夜覆滅一城,很可能當時這個魔煞門弟子已經和那些資本家做了利益交換,百萬人口的城市……足以讓換靈錐使用一百次。”


“這沒有副作用嗎?”顧嘉南忍不住問。


宗琰苦笑,“這其他人哪裏知道,上一次天元大陸出現換靈錐都已經非常久遠了。不過好像說是有反噬的,隻是有辦法可以克製。早年發生過一件震驚天元大陸的事就是聖元門第一高手也是門中的太上長老叛出門去加入了魔煞門,據說就是因為他唯一還活著的孫子是一個凡人。”就是為了魔煞門的換靈錐,自那之後,聖元門就慢慢沒落了。


這個邪門的靈寶以人類靈魂為力量,沒有一萬人的靈魂它可換不了靈根,這一次一座城市的人可是讓它“吃”得夠飽的。


他們現在人比較多,怕引起注意一路上都是那個法國選手艾蒂安·克洛德和顧嘉南用木係術法掩蓋痕跡。


到當天晚上,他們索性在山石上開了一個足以容納眾人的山洞,小心掃去外邊的痕跡再用木係法術掩蓋洞口,從外麵看絲毫看不出這有個山洞。


在裏麵折亮應急燈,大家圍坐在一起,都沒有什麽胃口吃東西。


顧淵北掃視了一圈,除了他和顧嘉南以外已經找到了另外十一位選手,華國除他們的六個選手中隻找到了宗琰和雲丹嘉措。加上被現場這些人淘汰的,約等於是雅克這樣基本已經被殺害的人數,他們還剩下一小半人沒有找到。


大家都把自己淘汰的人的名字寫了下來,看著那十幾個名字,眾人都是一陣沉默。


顧嘉南在那上麵看到了一個熟悉的名字……許添晟已經被淘汰了。


想起那個從上滬靈地碎片就認識的人,顧嘉南心口一悶。


他們畢竟還隻是不到二十歲的孩子,一時間甚至有些茫然無措。


“現在商量一下接下來該怎麽辦。”


“下山去告訴山下的領隊——”有一個人說。


另一個反駁他,“你怎麽知道領隊和這些人不是一夥的?”


現在美國的選手是真的悲傷,他們什麽人都不敢信了,他們的學校大多是有這些資本家投資的,所以學校裏的老師到底可信不可信他們都沒法保證。


尤其是在這裏的索菲亞·威爾士,已經在默默哭泣了,身為五級高手,原本在哪裏都是天之驕子,她和艾登·埃裏克談戀愛之後,更是走到哪裏都被羨慕被稱讚,現在她在這裏,艾登還沒被找到……原來他們都是被賣出的貨物。


“隻有伊恩那種家世的才會沒事對?”索菲亞忽然說,“怪不得他第二階段早就被淘汰了,我當時還安慰他呢。”她咬著牙說。


“還有盧森堡的隊伍,梅斯特雷家也是很有錢的資本家。”另外一個美國選手傑斯·加布瑞說。


顧淵北理性分析說,“我覺得他們自己不一定知道這裏麵的事,但他們的家裏一定是知道的。”


如果伊恩和梅斯特雷這種選手一開始就知道的話,徐副處長可能會發現一些端倪。而且以他們的年紀來說,這麽大的事家裏多半不會告訴他們,他們以為自己是來好好比賽的……內裏的事又何必要說?


妮可忽然說,“我們芬蘭的領隊可以信任,因為她是我的親姑姑,肯定不會害我。”要是事先知情她姑姑不可能同意她進入第三階段。


顧嘉南想了想,“我們華國的九處多半也沒有問題。”許添晟的大伯是九處的重要人物之一,現在派到了國防大學,如果他知道不可能讓許添晟進入決賽,更別說現在許添晟多半已經遇害了。


而且對方特地調走了徐副處長,這裏頭明顯是擔心擁有特殊能力的徐副處長發現什麽,徐副處長回去之後九處立刻派了唐副處長過來,唐副處長這個人怎麽說呢……


她記得當時羅老師用了一個詞來形容唐副處長——“嫉惡如仇”,他或許不夠圓滑管理能力也有限,隻是一個武癡,但人品還是值得信任的。


一時間大家都心思起伏,好多國家對自己的國家都產生了懷疑,尤其是美國的選手簡直不用懷疑,自己國家肯定有問題。


索菲亞哭著說,“就因為我們不過是普通家庭出來的嗎?明明之前把我們說成是國家的未來和希望,還等著我們來抵禦異世界的入侵。”


“這話也就說說,”傑斯嘲諷地說,“他們培養我們也就花了一年多,再來一年多自然又有新的天才和新的希望了。”


大家都知道美國選手的情緒格外不好,都很遷就他們,也沒有將這件可怖的事歸咎到這些美國選手身上,畢竟大家都是受害者。


現場還有一個鬼魂……雅克,他也是美國人啊。


除了妮可說芬蘭的領隊沒有問題,顧嘉南說華國的也沒有問題之外,其他人居然都不是很確定自己的國家有沒有問題。


西森智子縮在一旁,她也很想說他們的領隊沒有問題,然而又咽了下去,雖然她有一個拜在中野良平門下的堂兄,但論家世她西森家早已沒落很久……在參加這次超凡大賽之前,國內不是沒有優秀的同齡人,她聽說那幾個大家族裏已經有培養出了五級高手的了,可是這次一個都沒有參加比賽。


之前她為能參加這次比賽感到驕傲,現在卻隻是冷到發抖。


而且,她哥哥西森健太還沒有找到,也許已經被淘汰了?隻要這樣一想,她就害怕。


西森智子抬起頭,“我之前看到直升機在一個山頭降落,那上麵有不少看起來很大的帳篷。”


“不少?”顧淵北朝她看去,“那就一定不是我們選手的。”


顧嘉南想了想,“這附近沒有人煙,他們又要秘密從事,很可能據點就設在這山裏。”


這時一個一直沉默的美國選手眼中凶光一閃而逝,“我們不如主動出擊,殺了他們。”


他就是之前徐望津看到的那個身上纏著的線都血紅淋漓的少年維萊恩,現場的人沒有比他更憤怒了。他年紀雖小,卻因為是墨西哥裔的移民再加上混過幫派,本來就不幹淨,能力又很適合暗殺,幫政府處理過不少髒活兒,結果……就是這樣回報他的嗎?


聽到這個提議一時間大家居然都有些心動,顧淵北卻給他們潑了一盆冷水,“如果那真是他們的營地,很可能有高手在,我們送上門去反而稱了他們的心意。”


“那怎麽辦?”


“找到其他還活著的選手,想辦法下山去。”宗琰冷靜地說,“他們的行為必須要是秘密的,當秘密不再是秘密,他們就掌握不了主動了。而且我們現在最先要考慮的不是所謂的複仇反殺,而是先保住自己的命。”


顧淵北開口,“其實我們可以試著抓兩個人了解一下情況。”


“怎麽抓?”顧嘉南看過來,“就怕我們出了狀況已經被對方知道了。”


顧淵北想了想,“還是需要冒一點險的,我把幾個攝影師的背包都放在我可以找到的地方,用攝像機、電子產品和衛星電話可以暫時改裝出一個實時傳輸畫麵的設備……可能不太穩定但用一次還是沒有問題的。”


“你是說?”


“我們藏在遠處,原地盡可能設下陷阱,看直升機上下來幾個人,如果可以我們就想辦法抓人,不行就放棄。”


大家互相看了看,都覺得可以試一試。


第二天一早他們挑了一個地方,開始設置陷阱,顧嘉南的陣法不能維持太長時間,而且對靈氣敏感的人不會那麽傻自己走進靈陣中,宗琰想了想,“我可以幫你把陣法進行掩飾,不過持續時間太短仍然是個問題。”


顧嘉南想著放在儲物袋裏的聚靈丹,“可以增長時間。”她嗑藥儲靈,極限的話靈陣可以維持半個小時以上。


“一般的陷阱對修行者的傷害有限,”雲丹嘉措開口說,“我願意躲在陷阱下對來人進行偷襲。”


其他人都是一驚,齊刷刷地看向他。


雲丹嘉措麵容平靜,“放心,一擊不中我可以逃跑。”


“能跑得掉?萬一對方有高手的話……”


雲丹嘉措認真地說,“我有一個保命的壓箱底本事,會讓我的修為降兩級,但隻要對方不是九級高手,我就能夠逃脫。”


其實大家想著來九級的可能性很小,世界上九級高手的數字沒有想象中那麽多,這種跑腿的事一般不會勞煩他們?


“那萬一來的是九級呢?”索菲亞忍不住開口說。


雲丹嘉措瀟灑一笑,“人生總要有冒險的時候,再說死亡也不是那麽令人懼怕的事。到那個時候我會努力死在九級的手中,不會讓他們挖去靈根的。”


眾人都是年紀差不多的少年人,一時間看他的目光都有些不同了。


“既然這樣不如偽裝成躺在地上的淘汰選手……”顧淵北說。


顧嘉南忽然越眾而出,“我來裝成淘汰的選手,雲丹嘉措穿上攝影師的衣服扛著攝像機,這樣裝得比較像。”


顧淵北抓住她的手腕,“不行!”太危險了。


顧嘉南笑了笑,“沒關係的,我有這個,關鍵時候還能保護雲丹嘉措。”她掏出一枚青龜竹梭來。


宗琰驚訝,“你什麽時候有的這個?”


“不要管我怎麽來的,有這個是不是更能保證我和雲丹嘉措的安全?”


宗琰點點頭。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