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70節


其實美國從沒有對那些針對印第安的罪惡感到愧疚過。


所以雅克不吝於用最惡毒的想法來猜想這件事,其實在修行者出現之後,雅克也幻想過他們修行者會不會在將來掌握話語權。簡而言之,這個世界的秩序到底會不會改變?


然後他聽說那些真正的有錢人,都招收了許多修行者作為保鏢,而且是花大價錢招攬他們。


這確實是資本家做得出來的事。


看來這樣還不夠,雅克抬頭看了看清冷的月光,作為一隻鬼他已經沒有心跳了,卻在這一刻仿佛感到虛幻的心跳在迅速加快,“比起掌握那些有力量的人,顯然是自己擁有力量更好一些。”


有沒有修行資質這一點是真的要看運氣的,不會因為你出身高貴或者家財萬貫有所有改變,當然,現在已經有說法兩個修行者的結合,他們的孩子是修行者的概率會很高,甚至父母有一方是修行者,孩子也有較大的概率是修行者。


但這在地球上暫時還沒有得到有效的驗證。


那些處於頂級階層的有錢人,沒有修行資質就是沒有……原本應該是這樣的。


雅克心想,這是他們找到了能夠擁有修行資質的方法了嗎?低下頭,看著自己半透明的手掌和有些發黑的指甲,“方法就是挖了我們這些有靈根的人的靈根,再給那些人。”


這種邪惡的方法,本來不該存在的!


這時候雅克醒悟過來,恐怕這個世界青少年超凡大賽,就是為了這件事服務的。他們的野心真是大,隻有美國這些優秀的學生到底不夠,他們看上的是世界上那些優秀的孩子們。


將這些年輕充滿活力的少年們放到這荒無人煙的山裏,還在他們身邊放上一個監視用的攝影師,隨時隨地,這些人都能掌握他們的動向。


最終不過是挖了他們的靈根,重塑自己的靈根。


然後,這些在資本世界裏能夠掌握話語權的人,以他們的財力,什麽靈藥靈器,到頭來都會有的。


於是,很快他們就又一次能站在這個世界的頂峰了。


不要說為了這出賣他們這些孩子,就算是為此出賣國家出賣一切又有什麽關係,隻要符合自己的利益,他們才不會介意喝血吃肉。


那種貪婪和殘忍才是他們的本性啊……


雅克感到很絕望,他已經感覺不到寒冷,卻冷得幾乎要發起抖來。


“咦,怎麽回事,這是他忘記拿走了嗎?”顧嘉南撿起了地上的項鏈,看了看四周,“算了,回頭比賽結束了和匕首一塊兒還給他。”


她其實不是特地回來的,就是走了一段發現溪穀過去後越來越荒蕪,前麵都是石頭山,連植被都很少了,考慮一下返回來換個方向走,剛好這裏有中午搭好的兩個灶台,不如回這裏把晚飯解決了再去另一邊。


隨手將項鏈塞進口袋,顧嘉南看向凱拉,“再去撿點枯枝,我們就在這兒吃晚飯,我去抓兩條魚,不知道這魚烤了好不好吃。”


凱拉點點頭,往樹林那邊去了。


她雖然是攝影師,但也還是可以幫忙幹一些簡單的事的,不然都要這些孩子伺候著吃吃喝喝也說不太過去。


顧嘉南一個人往溪流邊去了,如意再次變成魚叉,她盯著小溪,正要叉魚上來,卻忽然在溪水的倒影裏看到了一張恐怖的臉!麵色蒼白眼球凸起,臉頰沒有一點肉,看起來和皮包骨的幹屍一樣,嚇得顧嘉南一下子尖叫起來。


臥槽臥槽,見鬼了這是!


“別叫,別驚動她!”雅克一開始沒出現,就是因為凱拉在顧嘉南的身旁。


顧嘉南驚魂未定,一時間都沒聽懂這英文是什麽意思。


這時候雅克自己也瞥見了在水裏的倒影,頓時連自己都被自己嚇到了。


……他怎麽變成這麽恐怖的樣子了?哦對了,他是被那個家夥吸成幹屍死的。


很快凱拉就跑回來了,問顧嘉南:“怎麽了?”


鬼影已經消失不見,顧嘉南鎮定了一下,“沒什麽,我剛剛被嚇了一跳,好像是個惡心的甲蟲。”


凱拉有些無語地看著她,這個凶悍到殺鹿打架眼都不眨的妹子,怎麽還能怕甲蟲啊。


不過她也理解有些人會有特定害怕的東西,安慰顧嘉南說,“沒事就好,實在不行晚上不吃魚也可以的,中午還剩下那麽多鹿肉。”足夠吃飽了。


“沒事,凱拉你再去幫我撿一點柴,我一會兒就能抓到魚。”


“好。”


因為天黑了,白天也拍過抓魚的畫麵,凱拉沒有將攝影機開著放在一旁,而是關掉節省一點電量放在不遠處的背包那裏。


顧嘉南瞥了一眼,眼見著她融入黑暗裏。


雅克又出現了,顧嘉南還有點抖,好歹忍住了沒尖叫,“你……”


“我是雅克,今天和你戰鬥過的那個。”


顧嘉南不敢仔細看他,說句實話剛才的驚鴻一瞥她是沒看出來白天和她戰鬥的那個和之前看到的骷髏幹屍一樣的腦袋有哪裏相似。


“不對,和我戰鬥的……那不是因為淘汰被直升機的救援隊帶走了嗎?”她的英語水平一般,後麵一句都直接變成中文了。


雅克沒聽懂,卻明白了她的意思。


“沒有。”他重重地說,幾乎要流下血淚來,“他們沒有帶走我,而是殺了我。”


顧嘉南先是沒反應過來,然後才猛然間抬起頭,殺了他?


“他們挖走了我的靈根,給了一個很有錢的男人,資本家。”他語速很慢,怕顧嘉南聽不懂。


事實上顧嘉南確實沒聽懂英文的“靈根”這個詞,隻聽懂把什麽給了個有錢人。


這種情況真是很叫人難受,她的英文水平不夠高,雅克不會說中文。


顧嘉南忽然有種迫切的找到顧淵北的想法,他的英文水平那是相當高了,交流起來肯定沒有問題。


似乎是明白顧嘉南沒太聽懂,雅克很簡單地說,“甩開她,不要相信她,那個攝影師。”


顧嘉南驚了一下,朝著凱拉的方向看了一眼。


她沉默了一會兒,忽然問:“是不是因為我打敗了你,你才——”會遭遇不幸。


雅克搖搖頭,“不是你的錯。”


事實上,眼前的顧嘉南雖然打敗了他,但也在那個筆記本的名單上。


誰也逃不過的,他們45個人,都是已經被賣出的貨物。


隻是等著買家什麽時候取貨而已。


隻要這樣一想,雅克就感到很悲傷,他確實也沒有怪顧嘉南的意思,想來遭遇那種事,不過是早晚而已。


顧嘉南隻是遵照比賽規則老老實實地做了該做的事,她並沒有將他傷得太重。


現在這個結果,也與她無關。


在凱拉回來之前,雅克就縮回了項鏈裏,顧嘉南也意識到了雅克大概附身在項鏈上,她沒有說什麽,晚上和凱拉一塊兒吃飽了飯,就背上了背包,“走。”


“現在?”


“嗯,去找其他選手,”顧嘉南笑了笑,“咱們比賽好歹也要積極一些。”


雅克告訴了她凱拉是有問題的,但是顧嘉南沒有選擇現在就甩開凱拉,這可能會驚動她背後的人,也許會引起一些後果,連累其他選手,所以,她想找一個機會,至少要將“甩掉她”這件事看起來變得合理一些,不能做得太過明顯。


顧嘉南想先找到自己的隊友,不論是顧淵北還是宗琰都好,他倆的英文水平都還可以,找到楊爍辰大概率沒有什麽用,他的英語水平和她一樣廢柴,不過可以和他商量一下雅克的事。


這家夥鬼點子很多,玩起手段來也比她要經驗豐富。


夜色黑濃月光如水。


晚上的落基山脈如同顧嘉南預料的那樣冷極了,呼出來的白氣慢慢蔓延開來,冰涼的氣息被吸進身體裏,沒有丁點兒熱意。


這種夜晚想要睡著是不太可能的。


顧嘉南最先碰到的是一位不認識的結果選手,她沒有驚動他,而是繞行了。


凱拉忍不住想問,到底還是沒開口,選手先要怎麽做不是他們能夠質疑的。


顧嘉南卻主動告訴她,“我想要先找到我的同伴,不然的話休息也沒法好好休息,至少找到一個同伴,能輪流放鬆休息一下,而且有同伴總比一個人要厲害。”


凱拉知道她是有三個同伴的,也就不再說什麽了。


尋找其他三個人的行程並不太順利,直到比賽的第三天,顧嘉南終於找到了看起來挺悠閑的顧淵北。


她高興地衝下山坡,“顧淵北!”


顧淵北一抬頭發現是她有些驚訝,“這麽巧嗎?”


他這看上去悠閑並不是真的悠閑,本來就在誘敵,顧嘉南一衝下去就感到了一股寒意,這才發現地下鋪了淺淺一層落葉,下麵已經被冰霜覆蓋。


“不是巧,是我一直在找你啊!”


顧淵北的心跳猛然間加速跳動了一下才又平息下來,無奈地說,“現在我們也是對手啊……”能不能別用這種無限信賴的眼神看他。


顧嘉南笑嘻嘻的,“那種事到後麵再說啦。”她上前去拉著顧淵北的手,看上去十分親昵。


顧淵北臉上不動聲色,實際上不著痕跡地看了顧嘉南的手一眼,才又看她。


她的手很溫暖,弄得他的心跳都有些亂了。


可是顧淵北非常理智地知道她這樣做絕不是情之所至,而是有更深層次的理由。


顧嘉南轉過頭去笑嘻嘻地對凱拉說,“能不能讓我和我男朋友單獨說幾句話?”


凱拉有些無奈,怪不得她一心要找人。看向站在那裏的小帥哥,那眉眼長相……也是可以理解的。凱拉想著自己十七歲的時候,怕也是沒有什麽比男朋友更重要。


這幾天顧嘉南對她不錯,凱拉點點頭答應了,顧淵北那邊和他的攝影師也說了一聲,那個攝影師雖然有些不苟言笑,但顧淵北顯然也和他關係還可以,他和凱拉一起退開到可以看得到兩人的地方,不過倒是挺給麵子沒有開攝像機。


因為那兩人退得不太遠,雅克沒有敢出來,顧嘉南靠在顧淵北旁邊在他的耳邊飛快說了關於雅克的事。


顧淵北先是有些走神,但很快被顧嘉南說的事拉回了思緒。


因為這件事未免有些太駭人聽聞。


顧嘉南看向他,重複了一下雅克說的那個英文單詞,“這是什麽意思?”


“靈根。”顧淵北臉色沉沉,“他是說他的靈根被挖走給了資本家,他自己卻被殺害。”他的臉色很不好看,“這兩天……我已經淘汰了兩個人。”說著他皺起眉來。


顧嘉南安慰他,“也不是你的錯。”


他們都不知道正常的比賽會變成這樣。


顧淵北歎氣,“還是要你將那個雅克叫出來,我來問一問具體情況。”


兩人沒有露出馬腳,這一天一塊兒又去抓了一隻大角羊,四個人吃了一頓,下午轉了一圈沒找到其他選手,晚上帳篷搭起來,顧淵北臉色自然地鑽進顧嘉南的帳篷時,光明正大地將立在裏邊兒的攝像機給關掉了。


凱拉和顧淵北的攝影師交換了一個眼神,並沒有懷疑什麽。


顧淵北將帳篷的拉鏈徹底拉上,朝著顧嘉南點點頭,顧嘉南將雅克叫出來,對帳篷施展了一個隔音咒。


“說。”


雅克又將那天的事重複了一遍。


顧淵北輕輕說,“是天元大陸的人,用的是一個小錐。聽他的說法不像是這個天元大陸的人做主導,這個人和那些殺害雅克的人更像是合作關係。我記得之前那座空城就在附近,不知道是不是魔煞門的。不過也有可能是美國之前抓到的天元大陸的俘虜,用這種能力和那些資本家做了交易……最好我們能找到宗琰或者楊爍辰。”


畢竟他們對天元大陸的了解都很有限。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