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7節


顧嘉南覺得照羅老師的說法,關於靈氣複蘇的事很快普通人也會知道了,到時候小姨自然就知道所謂的實驗班其實是修行班。


隻是連她也沒想到,這一天來得這樣快!


仿佛隻是平凡普通的一天,她爬起來照例到樓下包子鋪買三個大蔥花卷當早飯,就聽到身邊兩個人說,“昨晚上那事兒你知道了嗎?”


“怎麽會不知道,說是外國人從海上入侵被我國的高手一拳砸到海裏去了,新建的跨海大橋直接斷成了兩截……”


“靈氣複蘇啊太刺激了,說不定我也有機會當一回超能力者呢?”


“哈哈哈你別想了沒看到新聞嗎?普通人覺醒的概率大概百萬分之一,這比中彩票還難吧。”


“是啊老張,做這個夢還不如去買張彩票,說不定就中了呢!”


“……”


顧嘉南渾身僵硬得聽著路人熱火朝天的討論,一路往學校跑去發現大家聊的居然都是這個。


路過一處書報亭,報紙的頭版頭條赫然是占據了整版的黑色大字——


“全球靈氣複蘇,新時代悄然來臨!”


“……”


她就睡了一覺而已,怎麽世界就變了?


國家不再將這種事壓下去之後,各種事件如井噴一樣開始紛紛占據人們的視線,然後官方直接公布了全國各地以實驗班的名義成立修行班的事,“對於所有人都是公正公平的,享受國家給予修行的物資和條件,同時修行者也要遵守國家的各項規定履行各項義務……”


官方已經盡可能以這種方式將大家對修行者的抵觸心理降到最低,修行班的數目並不少,雖然真正能進入其中的學生不多,但至少普通人大多知道誰誰誰家的孩子進入了修行班,那些能夠修行的人並不是虛無縹緲的存在,而是和大家一樣在身邊的活生生的人,並非高不可攀,也不至於距離大家太過遙遠。


於是,附中的人也聽到了這個消息。


“原來實驗班其實是修行班嗎?哇!”徐小鬆驚呼一聲,終於知道為什麽那天他和顧嘉南、張元可說班裏同學家長在鬧事,她們倆的表情那麽微妙了。


嘖嘖嘖,他斜眼看向班長他們幾個,心中憋著笑沒敢再開口。


這件事一下子點燃了大家的八卦熱情,多少也在私下裏偷偷笑著之前聯合鬧事的那些同學家長。


隻有少數同學心中複雜難言,沒多久之前還坐在同一個教室裏的同學,以後……真的不一樣了呢。


他們可是——修行者啊。


第9章


對於國家公布了修行班的存在這件事,附中的高一修行班根本不知道,因為他們這會兒正在上修行課。


二十名同學分散著站在教室裏,修真小說裏總是要一邊打坐一邊修煉,但羅老師告訴他們站著修行其實更好,更有利於經脈的運行暢通,習慣之後,甚至可以不管站行坐臥無時無刻不在修行的狀態——據說經驗來自於京城的某位大佬,從他的身上驗證了這個方式的行之有效。


所以修行班都是站著上修行課的。


一開始大家還有些不習慣,隻站一會兒就覺得累了,時間久了,大家都能找到一個舒服的站立姿勢……反正又沒讓他們站軍姿來著,然後迅速進入觀想狀態。


顧嘉南其實並沒能完全理解《太清上玄經》裏那些艱深晦澀的文字,但並不妨礙她在觀想這部經文時進入一種奇妙的狀態。


這一天似乎又有哪裏不同,一股暖流從頭頂被灌下,迅速流入四肢百骸,舒服得令她幾乎想要呻吟起來。


這一瞬間,她的耳邊似乎聽到了自己血脈中汩汩的流動聲,那密密麻麻如同蛛網的血管經脈仿佛盡在她的掌握。


這種感覺玄妙又明晰,她感到了自己身體中似乎有什麽藩籬被打破,令她的身體都變得輕盈起來。


這時,羅克洋正欣喜地看著她,“引氣入體!”想不到這麽快就有學生引氣入體成功,隻有跨過了這一步,才算得上正式踏入了修行之路。


整個北通的中學裏,這還是第一個踏入這個境界的學生,羅克洋心中正欣慰時,就看到教室內另一道淺金色的微光籠罩在了顧淵北的身上,“又一個!”


顧淵北的a級資質在北通都算得上數一數二了,一品資質的本來就少,要達到一品上更是可遇不可求。


原本羅克洋以為他應該是第一個跨過這一步的,誰知顧嘉南盡管是一品下,卻搶先一步引氣入體。不過他也沒有懷疑什麽,隻覺得顧嘉南這樣家庭條件較差的孩子心性要比一般的孩子強,能做到這一步並非不可能。


而且再怎樣她也是一品,如果是二品比一品搶先一步,那就有些值得懷疑了,資質的優劣在不同品級之間不是那麽好跨越的。


直到這一節課下課,也隻有顧嘉南和顧淵北兩個人成功了。


這時宗琰問身邊的一個女同學,“這倆是不是兄妹啊名字這麽像。”


女同學看了她一眼,“顧淵北校草啊你不認識——噢,你之前休學呢。不是兄妹,他倆沒什麽關係的,名字純屬巧合。”


宗琰笑了笑,“謝謝你。”


她本就臉色蒼白到沒有一點血色,一副弱不禁風的模樣,這個叫呂穎的女同學不禁心生同情,“你的病沒事吧?”


“沒關係的。”宗琰笑著說。


後來時隔多年,呂穎想起這一天她同情心泛濫的模樣,很想錘死自己,弱不禁風什麽的,完全是錯覺好嗎?!!


顧嘉南沒想到顧淵北居然也在今天突破了,兩人自從那天校門口碰見之後,再也沒說過話,明明從“隔壁班同學”變成了“同班同學”,卻比以前更生疏了。


那種過家家似的談戀愛再加上是她提出的分手,怎麽想怎麽尷尬呀。


下了修行課,大家紛紛將手機開了機,然後一瞬間所有人的手機都被電話和短信瘋狂轟炸。


“這是怎麽了?”


上修行課的時候為了不被打擾,所有人都會將手機關機的,畢竟你觀想功法的時候,被電話短信打擾,太容易分心了。


不管怎樣,現在修行班裏的同學,對修行課還是很上心的,絕對沒有人在這個課上摸魚玩耍,和一般上課很不一樣。


這時候聯係他們的不是家人親戚就是班裏同學,一時間接電話的接電話回短信的回短信大家都有點手忙腳亂。


“之前還簽了保密協議的,現在所有人都知道了嗎?”王卿在一旁喃喃說,很有點一言難盡的模樣。


程景歡也給顧嘉南打了電話,然而電話通了程景歡那邊卻沉默很久,估計她也不知道該說什麽,到最後才吐出三個字,“好好學。”


“嗯,我知道。”顧嘉南說。


比起其他人,程景歡在意的是窮怕了的她們大約真的能改變命運了。


張元可在班裏人緣不好,倒是比其他人清閑多了,她接了父母打來的電話之後就樂嗬嗬地將手機揣回了兜裏,“嘉南,今天真有點揚眉吐氣的意思啊。”


顧嘉南一邊回著小胖子徐小鬆的微信一邊隨口回,“怎麽?”


“你知道嗎,以前不止在班裏,在親戚之間我也不是那種討人喜歡的孩子,”她笑了笑,“雖然我成績挺好的,但是那些親戚也看不慣我化妝。我以前也不是非得化妝不可,當時我那些親戚特別喜歡拿我和我堂妹比,相較而言劉慧敏那都不叫討厭了。我奶奶指著我的鼻子罵我化妝就是不學好不知檢點,還加了一句‘和你那個媽一樣’,我氣不過,那之後就天天化妝,而且再沒有叫過她一聲奶奶。”


顧嘉南抬起頭,“你堂妹?”


“嗯,其實她隻比我小二十多天,和我一樣今年上高一,成績根本不好,好不容易才勉強上了個普高。當時不過是我奶奶偏心我叔叔,所以才格外寶貝她。我怎樣都是不好,她哪裏都好。”張元可嗤笑一聲,“她最喜歡欺負了我又去奶奶麵前裝可憐,我從小就和她不對付。”


“就算不進修行班你也比她優秀多了,沒什麽好氣的。”顧嘉南拍拍她的肩膀說。


“是啊,不過我媽剛剛打電話來,說是我嬸嬸舔著臉要請我們一家吃飯——嗬嗬,以前我那叔叔一家可是理都不理我們家的。奶奶偏心眼兒,爺爺的遺產幾乎都給了叔叔,他們家比我們家有錢。”張元可說著就笑了起來。


顧嘉南想起了姑姑家的表妹,明明她什麽都沒做,表妹也還是喜歡欺負她。她姑姑家有兩個孩子,比她小一歲的表妹,還有個比她小五歲的表弟。


寄住在姑姑家的那段日子她都不願意回想,比起來張元可受的這麽點兒委屈算什麽呀,好歹她還有父母護著,當時的顧嘉南可沒有。


不過,姑姑一家應該並不知道她被選入了修行班,她也完全不想去通知他們,反正從今往後也不會有什麽關係了。


現在大家隻是隱約意識到修行者和普通人以後不一樣了,但絕大部分人還沒有真的感受到這一點。


畢竟在普通人的眼中,國家還是很和平的,就算那些人成了修行者,呃,也不太關自己的事吧,就好比這世上總有一些天才的,自己不是天才,好像也不是那麽叫人不爽。更別說有些人一出生就是特權階級,普通人就算羨慕,也不會太在意,除非侵犯到了他的利益。


在大家的利益沒有受損,沒有真正意識到修行者意味著什麽之前,都樂嗬嗬地接受了“靈氣複蘇”這個事實,接受了有一部分人,已經能夠成為修行者了,知道誰誰誰家的孩子進了修行班,大約也就和之前聽說誰誰誰家的孩子考上了清大京大那樣,心中羨慕感慨一下而已。


高一(3)班的教室裏,劉慧敏呆呆坐著不知道在想什麽,她的眼角瞥見班長從旁邊走過,沉著臉的模樣一看就知道心情不好。


他們的父母鬧了這麽久,最終不過是一場笑話。


“沒關係的,就算他們進了修行班……又怎樣。”她安慰自己說。


班裏許多人都對自己這樣說,一時的心理失衡並沒有真正影響到他們什麽。


隻有自己放棄簽署承諾書的和那幾個被驅逐的學生無比難受,知道自己擁有能夠修行的體質,卻不能夠修行,這種感覺太難受了。甚至有人重新去找過學校,想回到修行班去,卻沒有成功。


顧淵北坐上車,本來他雖然家境優越,卻也不是天天有司機來接的,他本身也不喜歡這樣。為了學習和生活方便,他媽媽在學校附近給他買了一套房子,還請了一個阿姨專門給他做飯打掃衛生,走回去也不過七八分鍾,根本不需要司機。


可自從修行班的消息傳出去之後,他爺爺就天天派司機接他回大宅住。


說實話,他寧願不要這份突如其來的關愛。。


以前顧淵北並不是顧家受重視的子孫,他雖然長得好,但是比不上大堂哥二堂哥的父母是商業聯姻,大伯母的家世不比他們家差。二伯母出身書香門第,自己是國外知名大學畢業的生物學博士。最小的叔叔前些年剛結婚,娶的是一位鋼琴家,小堂妹今年剛上一年級。


顧淵北爸爸本就不高不低在家裏排行老三,上頭兩個哥哥,下麵還有一個弟弟一個妹妹,仿佛家中的小透明。再加上顧淵北的媽媽是個明星,雖然現在已經息影了,但以前畢竟是混跡娛樂圈的。她長得很美,顧老爺子對這個兒媳卻一點兒都不滿意,比自己三兒子大四歲就不說了,出身普通,還是個演戲的。


不過顧淵北和父母的關係也很冷淡,他從小到大都是保姆阿姨帶的,媽媽常年和爸爸一起到處飛,一年都見不了幾次麵。


“爺爺。”剛到家,顧淵北和顧老爺子打了個招呼就準備回房間。


正坐在一旁沙發上的大堂哥顧淵麒忽然不陰不陽地說:“小北這是進了修行班,越來越目下無塵了啊。”


“是啊,我都回來快一周了,小北連一句話都沒和我說過呢。”顧淵麟笑嘻嘻地說。


顧家和汪家商業聯姻之後,顧淵北的大伯和大伯母其實夫妻關係並不好,顧淵北的爸媽結婚的時候大伯和大伯母都結婚七八年了還沒孩子。後來大堂哥二堂哥是做試管才懷上的,不過好歹是雙胞胎男孩,讓兩家都十分滿意。所以大伯父雖然比他爸爸大了快十歲,兩個堂哥隻比顧淵北大兩歲而已。


聽到兩人明顯帶著挑釁的話,顧淵北懶得理他們,本來他們和自己從小關係就很一般,裝什麽兄弟情深啊。


“你們想多了,”然後轉向顧老爺子,“爺爺,我今天引氣入體成功了,有點累,先上去休息一會兒。”其實引氣入體成功之後,他的身體素質得到了極大的提升,連走路都比以前輕盈多了,精神上更是舒爽清明,根本談不上疲憊,這不過是個不想和這些人相處的借口而已。


顧老爺子一聽十分驚喜,自從靈氣複蘇這件事傳開之後,作為顧家當家人,他知道得比一般人要多多了,普通人的層麵可能意識不到修行者意味著什麽,老爺子卻要看得長遠多了,所以對修行者身份也是真的重視,頓時和顏悅色地說,“好好好,你先上去休息吧。”


一旁的顧淵麟咬了咬唇還不甘心,忽然衝口而出,“聽說小北你在談戀愛?可別是那種方麵累到了……”


這種帶著顏色的臆測明顯不懷好意。


顧淵北眉間一蹙,他和顧嘉南其實再純潔沒有了,可不像這兩位堂哥早早談戀愛就喜歡談到床上去。他和顧嘉南說是談戀愛,其實連手都沒拉過,隻是一次出去看電影的時候被二伯父家的堂姐碰見過,她答應不說的,但既然顧淵麟知道了,她肯定沒有遵守諾言。


“不僅這樣,聽說那女的瞧著像是個窮丫頭,小北啊,你可別玩什麽灰姑娘的遊戲,那可沒什麽意思,畢竟像我們這種家庭,連你媽都——”顧淵麒輕笑著說。


顧老爺子瞪了他一眼,“住口!長輩的事是你該說的嗎?”


“是是是,爺爺我錯了。”顧淵麒嬉皮笑臉根本不怕,因為他平時就很得顧老爺子的歡心。


顧老爺子歎了口氣對顧淵北說,“小北,你堂哥也是關心你,現在你身份又不同了,而且你年紀還小……”


卻見到顧淵北朝顧淵麒看來,眸色深深,“不勞堂哥費心,她確實不一定看得上我們這種家庭,畢竟她不僅有修行資質而且資質出眾,比我還要早一步引氣入體。這樣的修行天才平時專注修行,以後更是天高任鳥飛了,哪裏有空和我玩什麽灰姑娘的遊戲。”


顧淵麒和顧淵麟一下子愣住,反應了一會兒才明白他說的是什麽。


顧老爺子卻眸光一閃十分驚喜,也就是說他家小北談了個同樣是修行者而且是修行天才的少女!


顧淵北卻懶得再和他們在這裏浪費時間,直接往樓上走去。


他是真心這樣覺得,顧嘉南一定看不上他這樣的人家吧?仿若泥潭,到處都是勾心鬥角。


連他自己都看不上顧家好麽。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