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61節


中野良平點點頭,“馬特維,之前我的一個弟子已經初步走入了陣道一途,隻是進展極其緩慢,估計是沒有希望突破到九級的。”


他弟子掌握的隻是一門初級的陣修功法,沒有配套的心法,根本沒辦法再晉升。


“他說即便是我找到更強的陣法類功法給他,他也沒有信心能夠參悟,而且現如今沒有高級的陣法類修士,無法自行製作高級的陣修傳道繭……”


日本人對於所謂的法陣有種別樣的執著偏愛,中野良平也是如此。他一度對陣修一道非常感興趣,並有意搜集陣法類功法的傳道繭。


他的那位弟子已經稱得上是天才了,都這樣艱難,中野良平甚至很後悔,應當給他走其他道路,說不定早就可以突破到九級了。


不過即便如此,他那個弟子不論是七級的時候還是八級時,都比同級的修行者強。


那之後,中野良平特地找了十個優秀的日本少年,用他弟子所做的傳道繭來給予他們修行,結果隻有一個花了兩年的時間勉強入門,其餘全部失敗。尤其在知道天元大陸上陣修也是極其罕見且晉升極難之後,他已經徹底放棄陣修一道了。


眼見著畫麵中的少女遊刃有餘地操縱著靈陣,靈陣在她的手中任由她搓圓搓扁,中野良平不禁一陣眼熱。


“論對陣法的理解和掌控力,說不定她比秀一更強。”他的弟子叫西森秀一,在日本國內也是比較著名的修行者。


那個叫馬特維的男人長得十分高大,看上去也比中野良平年輕許多,他指了指旁邊的徐望津,“那個女孩是華國的學生,看起來是很小。”


中野良平轉向徐望津,笑著說,“徐先生,陣法一道果然華國才是最強的,這樣一個學生想必你們也已經培養許久了?畢竟陣法一道要入門就很難了。”


徐望津:“……”


他本來就不擅長說謊,可要是告訴中野良平顧嘉南用了傳道繭當場就入門了……聽起來比謊話更像是謊言。


“那是她自己天賦出眾。”最後徐望津隻能說。


“這是當然的。”中野良平稱讚說,“如果不是天賦出眾,在這一條路上花再多的時間和功夫都沒有用。陣道一途壓根兒就不是努力就可以走的,一定需要天分才行。”


他們互相之間說話用的是英語,中野良平的英語水平相當高而且幾乎沒有口音,徐望津的英文水平其實也不錯,但他精通的方向更偏向書麵語和聽力,口語隻能說一般,所以更多的時候都要沉默寡言一些。


中野良平還想多和徐望津說一說,被攝像頭記錄下的畫麵又有了變化,大家的注意力頓時被吸引了過去。


伊恩被困於陣法中,顧嘉南的如意幻化成鞭,一鞭甩去就要將那藍色靈偶卷來,哼,就說搶怪誰是她的對手!


“吼!”就在這時,伊恩張口大吼一聲,再沒有了之前精致美少年的模樣。他的口中長出兩顆小小的犬齒獠牙,身形都在一瞬間長高了半個頭,繃起的肌肉滿是力量,白骨長戈像是燃起了黑焰,看起來極其危險。


如果說剛才他是優雅精致美麗的高貴王子的話,現在已經變成了健壯野性邪惡的狼犬少年,並不是不好看,但是畫風真的差距巨大。


顧嘉南“嘖”了一聲,“還玩變身呀,這變身成小狗也就是耐熱了一點點而已嘛。”她一邊卷著那藍色靈偶飛速後退,左手又一次在虛空中輕盈曼妙地劃著,這回繚繞在她指尖的是淺藍色的靈氣。


她喜歡這樣先將靈陣壓縮,再扔過去一下子蕩開,比當場布置要爽一些,而且這樣比較準確,免得你靈陣布了一半對方跑了,那多不爽啊!這樣扔過去對方措手不及之下多半是跑不掉的,畢竟靈陣有一定的範圍。


陰幽陣還未完成,四周的空氣已經陰冷下來,那種仿佛深入骨髓的寒意令剛趕到附近的一個攝影師再也不敢靠近。


……講道理他離哪裏近還有一段距離呢!


顧嘉南毫不客氣地將陰幽陣也扔出去,讓伊恩嚐一嚐冰火兩重天的滋味。


但其實陽熾陣、陰幽陣雖強,以伊恩現在和顧嘉南同級的實力,隻是會被困住忍受折磨痛苦而已,要說真讓他受多重的傷是不至於的。


這兩種陣法本質上消磨的是修士的精神力,在天元大陸稱之為靈覺,長時間被陽熾陣所困會使修士的靈覺染上一絲陽燥之氣,會影響修士的觀想從而使得修行時心態不穩。


陰幽陣會讓靈覺被陰氣侵蝕,更像是一種陰性之毒,毒入骨髓會如附骨之蛆難以驅逐。


當然,要達到這種效果不是一時半會兒能夠做到的,顧嘉南現在的水平根本做不到困人那麽久,她刷了這麽些天的熟練度,也隻把這兩個陣法勉強升到了2級,大概持續的時間最多隻能有半個小時。


伊恩也是四級修行者,再在裏麵掙紮一下能困他一刻鍾就很了不起了。


不過沒關係,顧嘉南已經卷著那藍色靈偶遠離了那條街,別說一刻鍾了,給她五分鍾就足以解決這藍色靈偶了。


“藍色靈偶我記得差不多有五級修行者的水平?”馬特維忽然說。


“是的。”


在場不少國家的領隊都被顧嘉南和伊恩剛才的一戰吸引,說句實話,他們剛才壓根兒就沒有注意到旁邊那個藍色靈偶。


在這兩個學生出現之後,那個靈偶的存在感低到好似隻是一個縮在角落瑟瑟發抖的小可憐,隨便誰都可以去欺負它一下一樣。


但其實,那是一個相當於五級修行者的靈偶,它絕對不是那麽弱啊!


然而愣是讓人覺得它就是那麽好欺負,好欺負到誰都不把它放在眼裏。


顧嘉南與伊恩的交手稱得上兔起鶻落,整個過程不過短短一兩分鍾,兩人甚至稱不上交手,簡而言之就是倆搶怪的一個要先下手另一個扔了倆控製過去然後搶了怪就跑了。


至於那個怪完全不重要,反正也是虐菜。


果然,顧嘉南的鞭子再次幻化成小刀,遊魚一般圍繞那藍色靈偶轉了幾圈,它就被挖走了靈玉。


她回過頭,驚訝地發現伊恩已經脫困了,這才四分多鍾。嗯……很快啊,實力不錯,但肯定不是隻憑實力,他身上有不止一件強力靈器?很富裕啊……她想著。


當然沒她富裕,她的係統背包裏還有一大堆暫時還沒賣出去的垃圾靈器。


即便是伊恩的靈器質量比較高又怎樣,她可以以數量取勝。


高大英俊的狼犬少年朝她露出一個堪稱“邪魅”的笑容,讓顧嘉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他那雙漂亮的藍色眼睛裏似乎有風暴在凝聚,“你很好!”他咬著牙用英文說。


然後漸漸又變回精致漂亮美少年,隻是他的衣服剛才被崩開,裏麵的襯衫扣子掉了小半,露出一片白皙平滑的胸膛,看起來格外情色。


顧嘉南非常純潔地用一本正經的態度回答他,“我本來就很好,而且比你強。”


然後洋洋得意地展示了一下那枚藍色靈偶的靈玉,才將它塞進腰包裏。


這麽簡單的英文她說起來還是沒問題的。


伊恩:“……”


氣死了!


但是現在不是和顧嘉南計較這個的時候,時間有限,兩個小時的限定時間已經過去差不多一半了,這會兒再和顧嘉南糾纏才是笨,伊恩權衡利弊,深深吸了口氣轉身就走,沒和這個幼稚的家夥計較。


顧嘉南往另一個方向走,她之前就看準了另一邊比較密集的靈偶區。


其實說是搶怪打怪,並不鼓勵他們之間交手,但是難免會碰見其他人,而要搶怪的話,怎麽都要交一下手的。


不過大家還算清楚重要的是什麽,動起手來都很克製,幾乎沒有人浪費時間在與人對戰上,這樣的話還不如另找其他靈偶打,耽擱時間的話積分少的是自己。


尤其是碰上比自己強的,絕大部分人都選擇轉身就走。


所以顧嘉南的搶怪行動格外順利,即便是同時投進來的人有五組,但整體而言四級的人其實不多,而且顧嘉南運氣不錯,這五組裏並沒有五級修行者。


她又一次爬到樓頂上觀察了一下四周,見到左邊怪物比較密集趕緊趕過去,卻遺憾地發現被人清理地差不多了。


那應該是個東南亞國家的選手,個頭不高皮膚黝黑的少女剪著男孩一樣的短發,顯得格外精悍靈巧,一雙眼睛很凶,戰鬥方式也很暴力,而且她沒有用武器,全靠一雙拳頭,四周多的是被她打碎的靈偶,這位也是四級水平,清怪速度當然很不一般。


飛快離開的時候,顧嘉南忽然覺得徐副處長也太好心了,還提醒他們不要將靈偶打得太碎,其他國家的人明明沒再在意嘛,想怎麽打就怎麽打。


兩個小時結束,顧嘉南身上佩戴的一個計時器“滴”地一聲響起,她隻能遺憾地停下手,拎著沉甸甸的腰包往外走。


路上和伊恩狹路相逢,他笑著看過來,“你叫什麽,是叫什麽jia嗎?”他忽然問。


顧嘉南警惕地看著他,覺得他大概是想報複,才不告訴他呢。


再加上伊恩說的是英文,顧嘉南假裝沒聽懂,直接沒理他,往前走去。


伊恩放慢了語速又問了一遍,顧嘉南不想和他說話,剛好跑到入口附近了,她將腰包交給評審,直接跑去休息室了,就不理你怎樣!


心裏還想著伊恩這家夥真是小心眼,不就搶了他一個怪,難道還要叫囂著“你叫啥你等著我不會放過你”嗎?真幼稚。


這一批的華國學生裏顧嘉南比較熟的是第九組的馮予硯,剛好他也出來了,顧嘉南跑去和他聊天。


“那家夥怎麽回事,一直盯著你看呢。”馮予硯說,“這眼神真是含情脈脈啊。”


顧嘉南:“……”你用詞太有毛病了,含情脈脈個鬼啊。


“明明是恨意綿綿,你居然能看成含情脈脈?”她沒好氣地說。


“怎麽恨意綿綿了?”馮予硯好奇。


“這還不簡單,搶了他的怪唄。”


馮予硯立刻表示理解了。


第一階段看起來非常和諧大家都是打怪,但是難免會搶怪的,即便是理智性避讓了,可那種不爽還是在的,於是競爭心都被勾起來了,比起之前,現在這些選手們互相之間多了一些火辣辣的東西。


嘴上不說,但你搶了我的怪,我肯定不會喜歡你,沒打起來是我懂事,雖然我很想打你。


明明看到顧嘉南在和馮予硯說話,伊恩依然很沒有眼色地走了過來,鍥而不舍地問,“你叫什麽?之前主持人報名字的時候我沒有注意聽。”


分組的時候明明都報過名字,顧嘉南就記住了伊恩的名字,現在他還一遍遍問她的名字明顯是當時壓根兒沒將她放在眼裏所以不記得。


“自己記性有問題就算了,我為什麽一定要告訴你?”顧嘉南直截了當地說。


伊恩笑起來,長得好看的人笑起來是很有優勢的,他本來就長得好,這一笑休息室裏超過一半的女生都忍不住朝他看去。


然而顧嘉南麵對他的時候除了警惕心沒有其他的了。


因為她知道伊恩是真的很強,原本以為至少能困他一刻鍾的陣法最後隻困了他四分多鍾,這已經充分證明了他的不好惹。這位同學如果二階段不出意外的話,到第三階段還可能會和她相遇。


這家夥沒安好心,顧嘉南想著。


再說了,這是個美國人,有主場優勢,顧嘉南不太想真的被他盯上。


“你不說也沒關係,我遲早會知道的。”他的口吻忽然溫柔下來,忽然雷破天驚地問:“你要不要做我的女朋友?”


顧嘉南驚得差點跳起來,這家夥腦子是不是被門夾了所以不清醒了???


“你是不是有病?”她忍不住說,然後忽然意識到自己說是中文,又換成英文說,“你的腦子沒問題?”


“沒有問題,”伊恩笑起來,“就是覺得你很不錯啊,怎麽樣,當我女朋友不吃虧的,我很帥又有魅力,保證你不會後悔。”


顧嘉南:“……”


一旁的馮予硯眼睛都瞪大了,喲喲喲,這是什麽發展啊,因為搶了個怪的緣故這家夥就看上顧嘉南了?還是說為了報複他竟然先以身相許……呃,再甩了她?


不,不會的,這種方式太幼稚了。


顧嘉南才不信這家夥是出於真心問出這樣的問題,堅決的回答他:“no!!!”


我信你個鬼!


伊恩看起來有些遺憾,微笑著說,“我不會放棄的。”


顧嘉南心裏嗬嗬,這個渣男明顯不是因為喜歡她而說出這樣的話,一定是想報複當她不知道嗎?所以她才不會上當。


等又一次坐大巴回到住宿區之後,顧嘉南得到了幾天休息期,因為其他組需要比賽,第二階段將在一周後開始,本來她是想好好休息外加努力刷熟練度的,哪知道那個伊恩果然知道了她的名字,時不時就來糾纏不休。


讓顧嘉南感到很煩惱。


“這種事難道主辦方不管嗎?”她戳著碗裏的紅燒肉說。


宗琰坐在她對麵,昨天宗琰也完成了比賽,“不是這個青少年超凡大賽本來目的之一就是為了促進各國青少年之間的交流嗎?”


“這是交流?”顧嘉南哼了一聲,“這明明是騷擾。”


她愈加鄙視伊恩這個小心眼,搶他一個怪要計較到什麽時候。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從修真界穿回來之後我開了家動物園我有一條美食街魔尊說他不可以師尊又死哪兒去了仙界第一失敗臥底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帝國公主頂級神棍妻提燈入夢喵主子養大未婚夫兒子後玄學大師是條美人魚我是合歡宗女魔修?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