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60節


這段時間的訓練裏,最拚命的依然是周末鴻,他從醫院裏出來加入到集訓中來之後,其他人都被迫開始天天加訓了,不然有一個周末鴻在旁邊對比著,會顯得他們太懶散了……


但其實是他太拚了啊!


這兩天來參賽的各國同學們都特別安靜,但是攝影團隊已經全部到了,其實還挺嘈雜的,或許是因為大家都有些緊張,壓根兒心都靜不下來。


顧嘉南和那個圓臉莫菲菲一起在窗戶邊偷看來來去去的那些拍攝團隊,其實再怎麽樣,也是要上電視了哇!而且這個電視聽說全世界已經有上百個國家決定播放了,真的非常厲害!


莫菲菲瞥了一眼背後還在打坐觀想八風不動的宗琰,“宗琰真厲害,好像一點都不緊張。”


“是啊是啊超厲害。”顧嘉南說,其實她覺得自己也就一般緊張,昨天小姨打電話說再忙也會看她的節目……也還好啦。


“咦,你看那邊那個男生,美國隊的,真的好帥啊!”


各國參賽選手中最帥的本來該是北歐天團,好幾位簡直是男模明星水準的樣貌。但最後來的美國隊裏最引人注目的其實不是之前徐望津介紹的那三位五級高手,而是走在後邊兒的一個金發少年。


他有一雙湛藍湛藍的眼睛,和油畫都畫不出來的那種俊美容顏,半長不長的淺金頭發和嘴角有些慵懶的笑意簡直帶著一種天生的性感魅惑,那是一種不分性別的美麗。然而他的氣質又格外優雅,初一看去覺得溫柔,再看卻隻覺得清冷疏離有種難以接近又不惹人討厭的傲慢。


“我覺得,他長得特別像那種裏的精靈。”莫菲菲說,“特別美的那種,以後看精靈文都有了代入的形象了耶。”


顧嘉南看向她,“精靈文?”


“就是以精靈為主角的那種啦,我以前都代入電影裏的精靈王子和精靈王的。”


顧嘉南:“……”


她看著那少年,不管怎樣有一點莫菲菲說得很對,這家夥長得真美,是她見過的長得最好看的外國人。


她倆正趴在窗台上盯著他看,那少年似有所感朝著這裏看來,一下和兩人的目光對上了,莫菲菲忍不住有些心虛,這算得上偷看?顧嘉南卻相當坦然,還很友好地擺了擺手。


少年並沒有回應,反而連笑意有消失了,眼眸帶著輕嘲,似乎有些厭煩地轉過頭去。


顧嘉南一下子覺得,好看有什麽用呀,真沒有禮貌,看一下怎麽啦!她們又沒有怎樣。即便是不認識,她也努力表現出友好了呀。


莫菲菲也嘀咕,“這家夥是不是有點看不起人?”


不過很快少年就離開了,顧嘉南也絲毫沒有將這件事放在心上。


第二天,很快早上八點,比賽準時開始。


顧嘉南站在華國的隊列裏,眼角瞥見周圍密密麻麻的攝像機……這也太多了,她當然知道會有攝像機在拍,但是沒想到會有這麽多人,簡直是讓他們被攝像機徹底包圍,三百六十度都有一大堆的拍攝人員。


一開始有美國這方的一個領導說了一段話,顧嘉南隻聽懂了一些詞,整體還是沒聽懂。她的英語在期末考試裏的大試卷上其實答得還算可以,然而真正聽起人家演講式的美式英語,還是隻能聽個大概。


熱情洋溢的主持人開始了他的表演,顧嘉南也不知道這種比賽為啥需要主持人,他們又沒有采訪環節,這主持人除了站出來介紹一下賽程搞一下抽簽,基本上也沒有什麽其他作用了。


之後,就是正式開始抽簽,華國領來的箱子裏有48個不同的標簽球,抽到哪個號碼就是哪個隊伍。各國領到的箱子裏都是和人數一致的標簽球,確保每個小組的人數都是十人,隻有兩個組是九人,而且每個組都由十個不同國家的選手組成。


顧嘉南走上去,從箱子裏抽出一個球,看了一下號碼,7號,她伸著腦袋,也不知道自己這一組到底是哪些人。


很快就有人來引導,顧嘉南離開華國的隊列,前往第七組的區域,一眼就看見站在前麵那個家夥。


那天那個美貌卻沒禮貌的少年就在她的前麵,是唯一她這個隊伍裏的美國人。


顧嘉南和他對視一眼,雙雙撇過頭去,切,有什麽了不起的!


不過這回,在那熱情洋溢的主持人介紹下,顧嘉南知道他叫伊恩·查普曼,名字沒什麽特別的非常常見。


登上大巴車,他們第一階段比賽的地點,在一座空無一人的城市,看著前方那鏽跡斑斑的標牌,顧嘉南努力將上麵的一串英文拚出來,卻隱約覺得有點熟悉。


堪比斯……到底是在哪裏聽過呢?


“堪比斯州——”她喃喃說著,一旁一個英國來的女生扶了扶眼鏡,“一夜之間一座城市的人都死亡的那座城市。”


這句話並不複雜,顧嘉南聽懂了,她恍然大悟,她就說在哪裏聽過!在當初基地特訓的時候講靈地碎片,當時王思雯教導員放的ppt裏就有這個地方!是被從靈地碎片裏逃出來的天元大陸邪派弟子給禍害了,後來她還聽宗琰提起過,應該是用了幾件靈寶,一整座城市的人都被收去了靈魂,一個晚上,這裏就成了一座死城。


宗琰說,估計是邪派第一大宗魔煞門的弟子。


那就是說,魔煞門就在美國這個地方附近。


天元大陸是一個類修真界的世界,基本上和華國古代還是有一定的相近之處的,照理各種功法類是華國人練起來比較有優勢,但是傳道繭這東西非常奇葩,它記錄的本質不是文字,而是記憶,所以外國人也能練起來。


不過,顧嘉南還真沒見過外國人動手,所以她也挺好奇他們用起那些功法來是什麽畫風的。


一座城市,幾萬的靈偶投入裏麵其實密度並不高,所以他們進入這座空城,發現真正的任務區域是要小一些,限定在這座城市的十個街區,即便是這樣,地方也是很大了。


每一隊限定的時間是2個小時,因為並不是一下子全部投入,每一次隻能同時投入五組,顧嘉南他們是第七組,還算靠前的,很多組都要被排到明天了。


等到中午,他們吃了一頓簡餐,在午後12點準時被投入了一條街道。


同一組的人被投入的地方是相同的,顧嘉南壓根兒不看其他人,反正這一階段的比賽全看自己,和配合毫無關係,當然是誰搶怪搶的快就是誰的!


他們這一組其實還算好大多都是三級水平,甚至有一個不知道什麽國家的選手……顧嘉南認不出那個衣服上貼著的小國旗,隻有二級的實力。顧嘉南和美國的那位伊恩·查普曼是四級,因為看他不太爽,顧嘉南怎麽都是要贏的!


如意變換成一把槍,不是冷兵器的那種槍,而是顧嘉南在研究過之前在特訓基地兌換的那把槍的構造之後,折騰了好久才能夠幻化出來的現代熱兵器——槍!


一顆烈火訣構築出的靈彈率先呼嘯著朝前方的靈偶飛去,發出一聲劇烈的爆裂聲。


靈偶看起來是木頭做的,顧嘉南選擇火係法訣也是這個原因,打完了忽然想起來徐副處長說不要將靈偶打碎了,扒靈玉就行了,又有些後悔……這全被燒壞了好像不太好哦?


想想又還是讓靈偶幻化成長刀,走,挖靈玉去!


在其他選手的眼裏,顧嘉南整個人都好似一陣風,輕盈到似乎可以飛起來,幾個跳躍就已經消失不見,這速度快得驚人。他們還沒反應過來呢,她已經甩了好幾塊靈玉到自己的腰包裏,別說是追上去了,連她的動作都沒看清楚。


他們之中唯一可以追上顧嘉南的就是伊恩,他眼中似有一絲驚訝閃過,反而留在原地若有所思了一會兒,才往前跑去,與他精致美麗的外表相比,不論是武器還是戰鬥畫風,伊恩都完全是粗獷奔放的那種類型。


他的武器是一把長戈,這種武器拿在西方人手上其實是有違和感的,不過他的這把戈造型極有野性,乍一看去完全像是白骨製成,有些森冷殘忍的鋒利,戈頭既不是常見武器的金屬質地,也不像是古裝片裏的那種長戈模樣,反而像是一個野獸下顎做出的直刺與斜勾。


總之,這是個一看就不咋正派的武器,絕對是靈器一流。


伊恩手中長戈獵殺起靈偶來,才不像顧嘉南想起徐望津的話那樣有所顧忌,一戈下去除了靈玉,整個靈偶都碎成了粉末,相當暴力。


顧嘉南在前,伊恩在後,顧嘉南是選擇性狩獵,伊恩是大規模掃蕩,但是這樣其實是很不合算的,因為顧嘉南在前麵把所有的黃色靈偶都給解決了……至於藍色靈偶,他們暫時還沒瞧見。


在前麵的顧嘉南當然發現了伊恩跟在自己的身後,她有些莫名其妙,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居然對她露出了一個微笑。


顧嘉南:“……”


神經病,之前一副看不起人的樣子,現在一副自命風流拋媚眼的姿態,這人是精分了嗎?


不過很快,伊恩就與她分道揚鑣,畢竟這樣跟著顧嘉南,他是不可能拿到太多積分的,不過臨走之前他瞥了一眼顧嘉南,那個腰包已經裝了小半包的靈玉,顯得鼓鼓囊囊的。


速度很快,下手很準,非常強。


顧嘉南確實非常遊刃有餘,她在遊戲裏撿掉落習慣了,手腳當然很快,而且以她現在的實力水準,要精準挖出隻有兩三級、三四級水平,動作還比真人要僵硬遲緩的靈偶胸口的靈玉其實並不難,到後來她索性將如意幻化做小刀,挖起來更方便一些,一挑就是一個,簡直幹脆利落到了極致,半點都不浪費力氣。


在攝像機記錄下的畫麵裏,每次都是一樣的畫麵,先出現一隻白皙纖細的手,少女麵容沉靜,快到令人反應不過來,不到一秒的時間就能挖下一塊靈玉,然後像輕煙一樣消失。


然而,殺著殺著,顧嘉南就發現這樣不行,靈偶實在不算密集,這樣隨便亂走根本殺不了多少。


她看了一下旁邊的建築,直接一躍而起足尖點了一下外露的陽台,繼續往上,每一下都準確在陽台邊上點一下,眨眼就已經到了樓頂。


往下看去,一覽無遺。


時間已經過了快四十分鍾,她終於見到了第一個藍色靈偶。


所有的靈偶身上都有標記,但其實標記並不是十分顯眼。靈偶都是木偶人,胸口鑲嵌著一顆小小的靈玉,脖頸上像是戴了一個圓環一樣塗了一層漆,說是標記,其實就是靈偶脖子上那個圓環顏色不同,分為紅色、黃色和藍色。


顧嘉南確認了一下那個靈偶的脖子,確實是藍色的,然後她就看到距離那個價值100積分的藍色靈偶附近,伊恩正在飛快靠近。


他比她更近!


顧嘉南笑了一聲,更近又怎麽樣!


不就是玩遊戲搶怪嗎?論玩遊戲,她可是專業的。


將速度提到了極致,攝像機拍攝到她的畫麵都隻能看到一閃而逝的淡淡黑影。


眨眼之間,她與伊恩幾乎是同時接近了那個藍色靈偶。


是我的!


第60章


顧嘉南一邊跑的時候,左手伸出在虛空中輕輕曲指,一縷縷靈氣化作淺紅色的絲線一般的網漸漸在她的手掌邊環繞聚集。


不遠處有一個攝像頭趕緊調整對準了她,顧嘉南並不去在意,其實平時刷經驗值的時候她布陣在普通人看來更多是無形無質的,修行者們可以感應到靈陣,普通人可沒有這個本事。


但這會兒,顧嘉南真是丁點兒時間都不想浪費,上來就竭盡全力將四周的靈氣都抽取一空。因為這個陽熾陣精練到了極致,連被壓縮的靈氣都顯現出淡淡的紅色來!


顧嘉南右手的如意變作一把長刀,擊在身後的建築上,那棟小屋應聲轟然倒塌,她借著這一擊之力速度又快了兩分。


那邊的伊恩手中的戈已經抬了起來,勁風刮起撩起他的發,他姿態優雅從容,甚至嘴角微微勾起,眼神中帶著屬於勝利者的笑意。


這條巷子裏那些零零碎碎的石頭被他帶出的狂風掀起,砸到了斑駁的牆壁上發出“啪啪”的爆裂聲,他這一擊聲勢驚人,白骨長戈上繚繞著一圈暗紅色的氣流,眼見著要朝那藍色靈偶席卷而去!


“砰!”


一聲槍響,伊恩抬起頭來,卻沒有看到他原本想要躲過的子彈,然而下一個瞬間,他“嘶”地一聲,感覺周邊像是燃起來熊熊烈焰,正在灼傷他的皮膚和身體!


顧嘉南覺得自己真的是十分天才,心中得意的要命,下巴都要翹起來了。


她疊巴疊巴把陽熾陣作為“子彈”塞進了槍裏,明明是第一次嚐試卻毫無意外地成功了!


一瞬間布下的陣法使得伊恩周身十來米的空間都猶如處於熾熱烈陽之下,範圍不算大,但這種感覺絕對痛苦到難以忍受。


這時候徐望津和各國的帶隊老師以及靈聯的那些監督員一塊兒在一間非常寬敞的總控室裏,這裏攝影團隊不僅控製著那些安裝在各處的攝像頭,讓那些攝像頭能夠準確轉向需要拍攝的目標,還能讓在場內的攝像師規避危險占據比較好的位置拍攝一些需要的畫麵,及時監控賽場的情況。


徐望津始終很淡定,甚至不太關注那些實時畫麵。


但有些國家的領隊就相當激動了,激動到和同傳翻譯差不多,畫麵裏發生啥他在說啥。


相比較而言,靈聯的那幾位也是很從容的,他們雖然也有國籍但是以他們在國際上的聲譽和現在的實力水平本來也不是很在意這些孩子們的比賽了。


“徐先生,之前史密斯先生說了,隨時歡迎您也加入靈聯成為靈聯的保證人。我們靈聯本來就是個很自由輕鬆的組織,您實在不必那樣謹慎的。”黑發的青年中文說得不錯,但其實他是加拿大人,本身是有四分之一華國血脈的混血兒。


徐望津淡淡說,“謝謝,暫時我還沒什麽興趣。”


他已經婉拒過多次,靈聯那邊倒是契而不舍,他才不信靈聯別無目的。


比如所有人都知道靈聯屬於約翰·史密斯先生,但所有人也都心照不宣地知道這隻是個假名。


連真正是誰都不肯透露藏頭露尾的家夥徐望津並不信他那套淡泊名利的說辭。


這時,眾人那邊傳來一聲驚歎,靈聯的幾位都看過去,那個黑發青年率先皺眉,“這是什麽?”


即便是那被壓縮的靈陣一經釋放靈氣化為無形,但是從攝像機裏看來,就像是有什麽蒙在了攝像頭前麵一樣看上去有些古怪和違和。而且作為修行者,他們是可以看到那靈氣構築的靈陣的,一瞬間伊恩臉上閃過的痛苦也一覽無餘。


“陣法!”他身旁那位穿著和服的中年人目光明亮,“居然真有學生能夠學會陣法……”


“中野,我記得陣法類的功法至今為止即便是學了的也並沒有幾個人成功過。”


這位被叫做“中野”的中年人是中野良平,他算得上是全日本最聲名赫赫的修行者,也是最早加入靈聯作為保證人的修行者之一。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