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6節


這個叫袁冬的男生抖了一下,嚇得臉色發白,跳起來說,“老、老師,我沒有告訴別人,我就、就告訴我了我媽!”他是單親家庭,一直是媽媽帶大的,昨天晚上他翻來覆去睡不著被他媽媽發現,才忍不住告訴了她。


“然後你媽又告訴了你小姨,你小姨又告訴了她老公,她老公又告訴了他同事……”羅克洋冷冷說,“也許明天的新聞上就會出現,附中成立的實驗班不是實驗班,而是修行班了。”


顧嘉南聽著甚至覺得有點好笑,記得以前看過一個故事,關於保守秘密的,每個人開口都是“這是個秘密,我隻告訴你不能告訴別人”,然後一個告訴一個一個告訴一個,最終所有人都知道了這個“秘密”。


大家一聽,頓時同仇敵愾地瞪向袁冬,大家這麽辛苦地保守秘密,你個傻逼居然搞得秘密都泄露了,太叫人生氣了!


張元可在顧嘉南耳邊嘀咕,“這個蠢貨。”


王卿皺著眉說,“羅老師,這樣的話,這個秘密算是泄露了嗎?”


羅克洋沒有回答她,見袁冬不動,親自走過去拎起了他,袁冬不管怎麽說也是個在這個年齡算高大的男生,身高超過了一米七,長得還挺壯,在羅克洋手中卻輕飄飄地好似沒有重量,直接被他從教室裏拎著連帶著他的書包之類的,一塊兒從這棟教學樓裏被扔了出去。


顧嘉南恰好坐在窗邊,看著他狼狽地坐倒在地嚎啕大哭,不管怎麽說,他今年也才是個十六歲的少年,心理承受能力根本不行,昨天大喜今天又直接被驅逐,不哭才怪。


“看,高二那邊也有人被扔出去了。”張元可指了指袁冬旁邊說。


而且,高二比他們還多,足足被扔出去了三個,嘖,還不如他們呢。


“我昨天就聽說了,高二的一個師兄把這事兒告訴了他女朋友,估計是想炫耀來著。”坐在他們前座的那個7班的許奕轉過身來悄悄說。


顧嘉南都驚了,這群人壓根兒沒把什麽保密協議當回事,就不要指望他們把那份承諾書當真了吧。


怪不得羅老師這麽生氣呢。


羅克洋回到教室,一時間沒有說話,大家都低著頭,教室內鴉雀無聲。


過了一會兒,他才開口,“不用擔心這件事泄露出去會怎樣,本來國家也沒想繼續瞞著。靈氣複蘇之後,即便是沒有經過係統的修煉,也已經出現了一些覺醒的異能者,有一些覺醒者甚至靠這種能力成為了罪犯或者暴徒,這幾年一些消息都被壓下去了,但是國家既然決定開放修行班,就是沒有準備再繼續壓製,人民也有知道真相的權力。”


顧嘉南看了看窗外還在哭的袁冬,既然沒準備再繼續隱瞞,那……


“這隻是對你們能不能嚴守秘密的一個測試而已。”羅克洋的臉色不太好看,“短短一個晚上的時間,我們附中就有四個人違反了保密協議,不得不說,這一點很讓我失望。”


顧嘉南心中嘀咕,我們班就一個!一個而已,另外三個明明都是高二的!


“這次考驗可以說是非常簡單,我直截了當地告訴你們,如果以後再有通不過考驗的情況,你們依然會被踢出修行班!”


羅克洋還想再說些什麽,顧嘉南就看到窗外那裏有人領著一個學生模樣的人正朝這裏走來,她都看到了,羅克洋自然也看到了,幾分鍾後,那兩人走到了他們教室外麵。


不一會兒,羅克洋帶著那個女生走進了教室,“這是之前因為生病暫時休學的宗琰,從今天起和大家一起上課。”


顧嘉南看向這個叫宗琰的女生,她的臉色確實不太好,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而且整個人瘦得隻剩下一把骨頭,一看就是病懨懨的模樣,再加上身材瘦小,看著倒像是比他們小上一兩歲。


她正托著腮看向新同學,眼角的餘光卻瞥見旁邊那排原本一直笑嗬嗬看著眉眼彎彎很討喜的娃娃臉男生收斂了笑意,一時間她很難形容那種感覺,隻感到這男生好像有點……可怕。


而且,很明顯他認識宗琰,下一個瞬間卻若無其事地移開視線和他的同桌說起話來。


自從吃了洗髓丹之後,顧嘉南的記憶力還不錯,她記得這個男生叫楊爍辰,資質和張元可一樣都是d級,本來在班裏也不太惹人注意,這一瞬間,顧嘉南卻敏感地意識到了他的異常。


“難道是錯覺?”因為隻有一瞬間神色的變化,他又很快掩飾了過去,顧嘉南皺了皺眉,暗自想著,“不,不像是錯覺。”


不過那之後,楊爍辰沒有什麽異常,宗琰坐到了他後麵的位置,他都沒有回頭。


下午,全班剛好二十個同學終於等來了心心念念的實驗課——呃不,修行課。


“和想象中不一樣啊!”有同學壓低了聲音說。


大家想象中的修行課是怎樣的呢?再怎麽樣也應該是挺有逼格的那種,來一個大高手老師,傳授一套牛逼哄哄的功法,大家打個坐一塊兒修行,就好比修真小說裏寫的那樣。


結果,所謂的修行課老師根本不存在,他們被羅克洋帶到這棟教學樓裏一個空置的房間,真的是空到連黑板講台啥的都沒有,也沒有座位,當然也沒有打坐什麽的墊子。一群全副武裝帶槍的士兵抬著一個箱子進來,小心翼翼的將箱子放在正中,然後用一把特製的鑰匙加上密碼打開了箱子,從裏麵取出了……一塊石頭。


一塊大約半人高的石頭,青黑色,看不出有什麽特別的,隻是上麵有一些特殊的淺金色紋路,不仔細看的話壓根兒就注意不到。


羅克洋站在講台上,沉聲說,“這是一塊傳法石,你們各自站好!”


顧嘉南趕緊挑了個距離石頭比較近的地方站定,羅克洋伸出手,打了一道法訣——一閃而逝的銀光似乎沒有什麽傷害力,然而一落到那塊青黑石頭身上,石頭上卻猛然間閃現耀眼的金光,顧嘉南被這光閃得眼睛都有些刺痛,好一會兒才適應了。


站在一旁的羅克洋臉色蒼白,他畢竟不是真正的修行者,學這一道法訣就學了差不多半年不說,要發出這一道弱得連隻小狗都打不死的法訣,幾乎抽空了他體內所有的力量,令他頭腦都是一昏。


沒有辦法,現在國內的修行方法,多半還是偏向類似修真小說中那種體修的方向,法訣這種東西,太特麽深奧了,直到現在他們對這種玩意兒的研究還很粗淺,而修行不到後期,走這種路子的修行者又太弱,所以國內幾乎沒幾個人走這條道,他們學起來沒有經驗和章法,要掌握就格外難。


“臥槽!”有學生喃喃驚呼一聲。


因為整個教室金光閃耀,無數的文字在半空中懸浮著,好似要主動鑽進他們的腦海中去。


“法不可輕傳,除非是通過傳法石,或者是傳道繭,一般人是沒有辦法學到這種正統的修行術法的。”羅可洋說完這句話,疲憊地說,“你們好好領悟,下課之後,傳法石將會被收走,機會隻有這一次,不要浪費了。”


同學們立刻警醒起來,隻有這一次?


“羅老師,那以後其他的修行課沒有這個傳法石了嗎?”


“沒有,晉級成三級修行者之後你們才能見到更高級的傳法石。”


顧嘉南如饑似渴地吸收那些金色文字,隻有一次啊,不好好吸收的話絕對是虧了!


不止是她這麽想,班上的其他同學都是一樣的反應,幾乎在傳法石邊圍了一圈。


隻有兩人腳步稍稍落後,這會兒那些士兵和羅克洋都已經離開,同學們壓根兒顧不上看別人,這兩人的異樣自然沒人注意到。


這兩人,正是滿臉病容的宗琰和之前表現出異樣的楊爍辰。


他們似乎對這傳法石絲毫不上心,隻是看向彼此,嘴角齊刷刷地露出一絲冷笑。


……一副很嫌棄對方的模樣。


第8章


顧嘉南很難形容那種感覺,金色的文字進入她的腦海之後,結合成一段段話,標題是字體極其漂亮的《太清上玄經》,聽起來十分高大上的感覺。


她喃喃想把那些句子念出來,卻發現自己一個字也吐不出來,明明那些句子就在她的腦海裏,一句句都十分清晰,可硬是讀不出來。


“難道是羅老師說的‘法不可輕傳’?”顧嘉南心中疑惑,然後暫時將它放下,開始仔細看經文,然後她發現……看不懂。


蒼天呐大地啊她的語文成績雖然不太好也沒那麽差吧,這些字她都認識,但結合起來根本不懂啥意思啊。


她左右看看,發現同學們大多也愁眉不展。


“怪不得咱們語文課變成純古文了,不然連功法都理解不了啊。”


因為“法不可輕傳”的規則,大家連討論功法內容都做不到,真是一籌莫展。


這時楊爍辰笑著說,“大家也不用擔心,仔細看那些文字的話就算不能理解也會有點收獲的。”


“是嗎?”大家將信將疑,但也隻能先這樣了。


這第一堂修行課稱不上失望,卻也沒有他們想象得那麽好,看來所謂的修行是個長期的過程。


修行班的日子平靜下來,外麵卻越來越不平靜了,附中本來就是這座三線城市最好的中學,這座學校裏的尖子生原本個個都是天之驕子,實驗班選拔的事兒別說他們自己不甘心,家長也沒打算善罷甘休。


偏偏這事兒鬧了幾天,學校方麵不動如山,竟是絲毫不以為意。


然後,新聞裏開始報道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搞得正經新聞仿佛“走近科學”。


嗯,比“走近科學”要不科學多了。


程景歡回來的時候,顧嘉南正開著電視,他們家這台電視是過年的時候一個活動抽獎程景歡抽回來的雜牌液晶電視,樣子看起來還可以,其實質量根本不行,她們也就很少開它,再加上沒有開通數字電視……那個要錢的,不便宜,所以它隻能收到兩個地方台。


“……海濱出現一處塌陷,據群眾反映是因為兩個人在此地打架損毀大壩……”


程景歡皺起眉來,看向電視,“這新聞怎麽聽起來這麽怪,也誇大太多了吧。不過最近怪事兒是挺多的,昨天看到個新聞說安齊市那裏有個神經病光天化日之下引雷燒掉了半座山,他自己倒是一點事都沒有。”她隨口和顧嘉南說著,將圍巾掛在了門口的衣架上。


這房子雖然很小,但被程景歡和顧嘉南打理得幹淨整潔,和顧嘉南比起來,程景歡也是個不幸的姑娘,甚至更不幸一些。


顧嘉南至少在十歲之前父母雙全,哪怕生活在小鎮上,卻也稱得上童年幸福了。程景歡卻連父親的臉都沒瞧見過,從小和媽媽姐姐一起生活。


她和顧嘉南的媽媽程景宜本來就是同母異父,她出生的時候,顧嘉南的外婆甚至沒有和那個男人結婚,在不知道已經有了程景歡的情況下那個渣男就跑得無影無蹤。


從那之後,顧嘉南的外婆時常買醉度日,程景歡基本是由姐姐程景宜帶著,直到程景宜嫁人。


所以程景歡可以說是從小就十分獨立,這種家庭和條件,不獨立不行啊。如果不是昔日家裏還有些積蓄,再加上程景宜的貼補,她都未必能上完中學。


正因為這樣,在顧嘉南被趕出姑姑家時,程景歡毫不猶豫地收留了她。


而且她們兩個站在一起,壓根不像是隔了一代的,簡直像是親姐妹,程景歡比顧嘉南大七歲,容貌簡直就是成年版的顧嘉南,隻是要比顧嘉南更明豔一些,顧嘉南要比她稍稍秀氣幾分。


雖然顧嘉南小時候幾乎沒怎麽見過這位小姨,卻能迅速和她親近起來。


“小姨餓了吧?我做好飯了,先吃飯再說。”今天周六,顧嘉南高一暫時周末還不補課,附中的高一一向雙休,高二周休一天,不過他們現在進了修行班也不知道會不會有變化。


程景歡就在當地上大學,北通大學雖然在全國排不上名號,但它的醫學院可以在國內排上前十,雖然同樣生活不幸,顧嘉南必須承認小姨比她會讀書多了。


她到家已經過了十一點,恰好是午飯時間,顧嘉南在來這座城市之前連飯都不會煮,但在姑姑家住的時候他們一大家子的飯都是她做,其中辛苦自然不用說,但這也讓她的廚藝得到了長足的進步。


桌上三菜一湯,有魚有肉有蔬菜,都做得色香味俱全讓人很有食欲。


程景歡誇獎說,“嘉南你做菜越來越好吃了,”她頓了頓,“就是做得有點多,”她夾起湯裏的排骨,“這個子排太貴了,多一點骨頭或者肉的部位就要便宜很多……”這排骨湯裏全是子排,以往她們家從來不買的,因為貴。


顧嘉南笑起來,“小姨,不用怕貴,以後我們會越來越好的。”


她想了想,把藏在盒子裏的兩萬多拿出來遞給程景歡,“小姨,這錢你先收著。”


程景歡都驚了,“這錢你哪裏來的?”


顧嘉南低下頭,“我把我爸媽留下的一些東西給賣了,反正也沒啥用。”


程景歡敏感地發現顧嘉南手腕上的鐲子不見了,不過那個銀鐲可賣不了多少錢。至於她姐夫還能留下什麽東西……估計也早就被他那個貪婪的妹妹搜刮走了,哪裏還能給嘉南。


所以,程景歡一瞬間就察覺到了顧嘉南在撒謊,她嚴肅地說,“嘉南,我問你,這筆錢的來路幹淨嗎?”


顧嘉南趕緊說,“小姨你放心,絕對幹淨,我是不會做壞事的。”


程景歡舒出口氣,“那就好,我相信你。”她笑了笑,“這些錢到底怎麽來的你不能告訴我也沒關係,不過嘉南你要記得,我們再窮,也不能忘了做人的底線,知道嗎?”


“嗯。”顧嘉南點頭。


兩人吃完飯,將剩下的都放在陰冷處準備晚上吃掉,再剩下的就放在陽光照不到的後窗台外。


天氣冷的時候為了省電費,她們一般不會給冰箱插電,直接把冰箱當櫃子用,東西放窗台上就是天然的冰箱,唯一需要擔心的就是被鳥雀啄了去或者被貓給偷吃了。


不過一般包裝好的話是沒有太大問題的,這一點她們已經很有經驗了。


之後程景歡才坐下來看那份英才計劃,越看越是疑惑,這份計劃上的權利和義務倒是寫得極其清楚,然而招募顧嘉南這樣的孩子到底是要做什麽卻沒有具體的敘述。


……總之怎麽看都有點詭異。


不過待遇真的是很好,程景歡覺得自己和顧嘉南易地而處也會毫不猶豫地簽字的。


“關於這個實驗班你是不是還有事沒有告訴我?”


顧嘉南點點頭,“現在還不能說,”她想了想,“可能過一陣子你就會知道了。”


程景歡沒有多問,她將那份英才計劃的資料收起來,準備帶到學校給法律係的同學看看,這裏麵的權利和義務究竟有沒有法律效應,還有那份承諾書的事……她總有點不放心。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