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57節


其餘人五個人包括宗琰都應下了,這並不是什麽難做到的要求。


雖然因為法不可輕傳的緣故,徐望津並不可能知道他們的功法,但是作為化明境的修行者,他還是輕易可以看出他們的一些缺陷,給他們做出一些指導的。


在八位修行者中,其實最擅長這一點的就是徐望津,因為他有一雙特殊的能夠看穿一切的眼睛。


隻有顧嘉南沉吟片刻,“所有擅長的功法嗎?”


“嗯。”徐望津點頭。


顧嘉南想了想自己列表裏那一堆都在刷熟練度的藍色技能,有些苦悶的模樣。


都……演練一遍的話,呃,那真的,很需要一點點時間啊……


擅長的功法太多,也是一種難言的憂愁。


第57章


每位大佬都帶六個學生,一開始自然是要掌握他們的水平,所以大多開始在這十分寬敞的合金大廳裏演練起來。不管是大家一塊兒開始演練還是一個個來,互相之間還是有些比較心理,憋足了氣演練得更好,有一些擅長某門法訣的同學,幾乎搞得和古早武俠劇裏那樣一本正經地擺架勢了。


不過慢慢的差不多都演練結束了,各位大佬開始指點時間。


而這時候,還在不停演練的人……就有些顯眼了。


大家一邊聽著教導,一邊眼角的餘光朝著徐望津那邊的角落瞥去,心中暗自驚歎,特麽那家夥還在繼續!


顧嘉南不是故意的,她對於功法的選擇實在沒有頭緒的時候,並不想放棄那些被係統判定為藍色技能的功法,而她直到現在還沒有撞見一門紫色功法,既然這樣的話,不如都練了,反正也隻是更努力一些而已,其實費不了太多事。


所以她勤勤懇懇全部刷著熟練度,每天的練功時間不會少於三五個小時,不然真的刷不完這麽多技能的熟練度啊!!


一般的功法,從用了傳道繭到徹底掌握一門功法是需要時間的,這有個理解的過程,但是顧嘉南不需要,所以她掌握的技能雜而多,而且論掌握的程度,甚至比很多隻掌握兩三門功法的更精更老練。


所以徐望津說要演練一下擅長的功法,顧嘉南非常老實非常實際的一門一門開始演練,任何一門都不想漏掉。


也虧得如意可以隨便變幻武器,不然顧嘉南得背一個武器架來才行。


徐望津本來是一直閉著眼睛的,到後來忍不住睜開看了顧嘉南一眼,感到頭有些疼,現在打斷她讓她別再繼續了?那他連這個學生的水平到底怎樣都沒有能掌握啊,其他幾個學生都能得到他的指點,唯有她連功法他都沒看完,好像不太公平。


但是其他人隻需要指點兩三門功法最多,她需要……到現在為止武器都已經換了三四種了,這好像也不公平啊!


顧嘉南還在認認真真地演練功法,因為是每天都刷熟練度的,她真的是很熟練了,哪怕是兩種武器或者兩種功法之間的切換,隱約都有些行雲流水的流暢感,完全不像是兩種武器兩種功法本來完全沒有關係的樣子。


徐望津先是驚訝,然後是無奈,這會兒卻若有所思起來。


她並不是那種貪多嚼不爛的類型,恰恰相反,她還真是能夠掌握這些功法,有許多功法徐望津都很眼熟,明顯是當初特訓時陵京那邊拿的功法,看來她都兌換了,居然能在這麽短的時間內吃透,簡直不可思議。


反正徐望津自問是做不到的,即便是九處裏在理解功法方麵格外天才的處長估計都比不過她。


張處長的資質非常一般,隻是二品d級而已,但是他能在這個年紀突破九級修行者,全靠的是他天才一樣的對功法的理解力,所以《太清上玄經》才會交給他翻譯。


顧嘉南在勤勤懇懇地繼續,張處長走到徐望津身邊來,嘖嘖稱讚說,“你這真是挑了個寶貝啊。”


正因為他對功法的理解能力極強,才看得出這個女孩子實在是很不簡單。


楊爍辰和顧淵北站在張處長的身後,也虧得在眾人圍觀之下,顧嘉南的表現仍然沒有失色。


“即便是在天元大陸,恐怕那些大宗門也沒見過悟性這樣強的弟子。”楊爍辰輕笑說,“修行除非是抓到那些虛無縹緲的機緣,對於一般人來講,最重要的一是資質,二就是悟性,她的悟性,實在是有些驚人。”


在任何人看來,這麽強的對功法的理解能力,無疑就是悟性了,她似乎學什麽都能學會,練什麽都能練好,這不得不用悟性來解釋。


……事實上顧嘉南還真的是,有係統在,她就是學什麽都能學會,給她一枚傳道繭,她妥妥的能將出現在技能列表裏的某技能給你熟練度刷滿!


其他九處的大佬們也都走過來,甚至唐劍都有些見獵心喜的樣子,“不知道她要是練我的劍法……”


唐劍能成為華國的第一高手自然不是偶然,他練的心法和劍法是一套的,當初國家廢了很大勁才殺死那個怪物,他學習之後修為一路突飛猛進,但是有一點非常麻煩,之後他製作出來的傳道繭也給了幾個人使用,但是要學會這門劍法非常困難。


學會之後雖然強,但是入門難度與它的強度成正比。


“我看她還是練我的功法更合適一些。”寧渡忽然開口。


作為九處的內務總管,寧渡的實力並不弱,她早年甚至比唐劍更強,唐劍完全是後來者居上,後來實力才超過了她。


一旁的陸心翠輕笑一聲,“作為女孩子,難道不是練我這門更恰當嗎?”


徐望津先是沉默不語,然後才說,“我們不能破壞規矩,就我們的功法這種等級,以她的功勳值可兌換不起。”


越是高級的功法越是不能輕易外傳,他們九處的人如果能隨便開小灶,那誰家裏頭沒有點親戚朋友啊,到頭來真的失控了還是會出事的。本質上九處這些大佬們的功法根本不屬於他們自己,而是屬於九處,屬於國家,並不是他們自己做主就好。畢竟一開始拿到這些功法,全靠著人命堆上去的犧牲和炮彈砸出去的軍費。


而且以這些學生現在的水平和能力,一下子學習太高端的功法也不是好事,根本很難理解,越高級的功法越難,這一點是公認的,很可能反倒白白讓這些孩子浪費時間,耽誤了最初的黃金修行期。


“我覺得以她的悟性,說不定可以特批一下。”連張處長都說。


徐望津又一次睜開眼睛,仔細看向這個因為努力而微微出汗的女孩兒。他即便是閉著眼睛的時候,也能感應到周圍的一切,反正自從覺醒了眼睛的能力,他並沒有覺得生活有什麽不便過,但是這種感應和真正眼睛看到還是有差別的。


他可以通過感應來分辨所有人,可不用眼睛,其實是看不到對方真正的模樣的。


顧嘉南本來長得並不是那種很驚豔的容貌,但是至少也是白皙秀氣清麗動人,再加上年齡加成,這個年紀的少女總是最美麗的,她那微紅的臉頰,都透出幾分別樣的可愛來。


徐望津一貫心如止水,也不得不承認這會兒她的身上好似有光,是挺好看的。


這樣的悟性啊……連徐望津都有些為難。


“就算是現在讓她學,在去美國之前,也是來不及的。”他實事求是地說。


張處長看過來,“她是不是跟著你去過上滬那邊的靈地碎片,現在有多少功勳?”


徐望津這還真不知道,不過當時顧嘉南的表現就挺亮眼的。


寧渡拿出手機來,“我查一查。”這方麵是她管的,要查非常方便。


然而功勳值一跳出來,她先是以為看錯了,多看了一位數,再仔細一看……


“一萬三千九百三十功勳,”寧渡無語地說,麵容古怪地看向徐望津,“我們大公無私的徐副處長該不會是給這個小姑娘開了後門?”


一次靈地碎片的功勳,還是個才剛兩三級的小朋友,怎麽想都不該有這麽多的。


徐望津麵無表情,“不用看我,當時的功勳不是我計算的,你可以打電話問一下魏薇薇他們。”


功勳的計算當然是沒有問題的,當時顧嘉南靠著熟練精準的打怪技巧一路平推,撿掉落的手法都無與倫比,她一個人的收獲就吊打人家一隊人,這功勳能不多嗎?


不過那之後她並沒有能用功勳兌換功法,原因很簡單,要兌換高級的功法上滬那邊沒有權限,得來京城這邊,而不怎麽樣的功法,她在特訓基地就兌換了足夠多。


這次來京城,顧嘉南原本是打算趁機拿功勳兌換功法的,可是看了一眼那些高級的,基本上都得好幾萬功勳,想了想決定攢攢。


好歹來個紫色技能?全是藍色刷熟練度刷得心很累。


“這麽多的話給她打個折,其實可以先練一門看看了。”張處長覺得不能放過這個好苗子,“不過我覺得大家不用爭,我們的倉庫裏還有一枚沒有人用過的傳道繭你們還記得嗎?”


“處長你是說那一顆……”


一說大家都記得了,其實這一顆傳道繭拿到手的時間不算很長,在九處所有高手的圍攻下,那個怪物還能重傷好幾人,如果不是當時有一瓶救命的靈丹在,說不定當時重傷的沈若華都救不回來了。


到最後,這個怪物身上沒有靈器也沒有靈丹,隻留下一枚傳道繭。


這枚傳道繭不是沒有人心動的,但是以那個怪物的實力水準來看,練起來肯定不會簡單,而且,那怪物的本事太特殊,恐怕還要難上加難。


再加上一門功法再強,他們這些高手精修自己的功法好幾年,再轉換功法已經不合適了,即便是有人想要兌換出來給自家的修行者使用,又沒有信心能夠練出來。


任何高級的功法都是雙刃劍,對於地球人來說,不是練不出來浪費時間最後淪為平庸,就是練出來了一飛衝天光芒耀眼。


當初得到那些強者的傳道繭的,可絕不止這幾位,可直到現在,真正修煉成大佬的,也不過這些個人而已,至今不滿兩位數。


再加上這一枚又格外特殊一些。


“以她的悟性說不定可以。”


“會不會太早?”許建國擔心這個問題,“要不然等她晉升了五級也來得及。”


基本上他們都是五級之後成為高級修行者,才開始修行更高級的功法的。


張處長笑著說,“我知道老許你原本看好添晟這孩子,但是添晟本也不是走悟性的路子,到現在為止你給他的那門劍法還沒完全吃透,還不如讓我們唐副處長好好指導指導。你該知道,每一枚傳道繭都是很珍貴的,萬一練不出來,就再也無法製作新的傳道繭,這門功法就此斷了,除非再找到一個練這門功法的天元大陸那些怪物,可哪能這麽容易……”


他已經很委婉了,給許添晟絕對是浪費,他肯定練不出來。


上滬市的許添晟是許建國的親侄子,資質很優秀,a級一品上,早幾年就跟著許建國修行,不過許建國接手國防大學的崗位後,就從上滬到了京城,很少管他了,到現在為止許添晟還沒徹底掌握那門劍法,也是讓許建國頭痛的事。


許建國點點頭,“好,我同意將這枚傳道繭給她。”


畢竟這種悟性的孩子,還真是沒見過,她演練擅長的功法都已經演練了快兩個小時了……


這特麽真是連他都不得不佩服,簡直是怪物一樣的悟性啊。


如果隻是一兩種功法練得特別驚豔,那可以說是找到了與自己相契合的功法,但所有功法都是如此,那就絕不能說是一個契合的問題,而是天生悟性驚人。


顧淵北站在一旁麵色複雜,從小到大,他都是別人口中的學霸,想不到在修行中,顧嘉南才是真正的“學霸”。


這會兒顧嘉南還不知道即將有一個大餅將會落到她的頭上,認認真真花了差不多三個多小時將所有的功法演練完了。


其實她身上這些藍色技能最強也就是5級水平,和練霓裳最新領悟的星蝕劍法一樣。之前的星極劍法綠色技能,3級就滿級了,星蝕劍法是藍色技能,最高5級。顧嘉南現在學的這一大堆藍色技能差不多都是最高5級,她這些日子以來勤奮地刷熟練度,已經將它們都刷到了差不多三四級的水平,她估計不用很久就能刷滿。


除了基礎的《太清上玄經》這種需要觀想的心法之外,其餘所有技能的熟練度其實每天還是有上限的,並不能無限地刷。而《太清上玄經》沒有上限,隻是觀想時間長了會頭昏腦脹很不舒服而已,這也是她為什麽所有技能一起刷的原因……


其餘人要花很多功夫才能對功法多一些理解有一些進益,她卻隻需要刷熟練度就好,如果要偷懶的話,她挑挑撿撿練個兩三種功法其餘時間隨便怎麽玩都行,也不會比其他人差到哪裏去。


但顧嘉南還是很努力的,既然都是藍色技能,也有時間,那熟練度就一起刷了。


……於是,變成了現在這樣。


“徐副處長,我好了!”顧嘉南期待地看向徐望津,她也很希望能夠得到指導的。


徐望津卻沉默了片刻,他是發現一點,顧嘉南所演練的功法和其他人有一個明顯的不同,即便是宗琰這樣擁有天元大陸大宗門弟子記憶的人,練得功法多多少少會帶有一些他看來違和的東西。


畢竟他們練的功法不可能是為了他們量身打造的,這世上或許會有一個人最適合這門功法,但要說完全契合,幾乎不可能。


而顧嘉南很奇怪,她演練的那些功法完全沒有違和感,所以看上去格外流暢美妙。而且更奇怪的是與其說她去適應了那些功法,不如說那些功法莫名其妙去契合了她。


有幾門她演練的功法徐望津都見其他人施展過,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似乎都沒有顧嘉南適合那門功法。


這其實是根本不可能的,一個人能夠契合個兩三種功法就已經很了不起,像顧嘉南這樣幾乎稱得上匪夷所思了。


這一瞬間,徐望津忽然覺得眼前這個少女表麵看來一眼就可以看到底,清澈簡單到周邊的線條都沒有幾道,非常明了純淨,可是卻偏偏又似乎是一個謎,神秘又令人困惑。


“你等等。”他先簡單給其他幾個人指導了一下,才帶著顧嘉南去張處長那裏,“處長,即便是給她打折,現在這種特殊情況下現將傳道繭給她,但該欠的功勳還是不能抹的。”


張處長笑得格外和藹,“顧嘉南同學啊,現在我們九處這裏有一門高級功法非常適合你,但是以你現在的功勳買不起……這次你們馬上要去美國了,我也希望我們華國能取得好成績,因為情況特殊,我們想了一個折中的方法,讓你先以賒欠的方式學了功法,以後再賺了功勳值還上,你看如何?”


一旁九處的其他人都忍不住瞥了張處長和徐望津一眼,本來就打算給她學來著,還找這麽多借口……啥特殊情況啊,在他們這些大佬眼裏,超凡大賽的重要性還沒到那程度。


顧嘉南眼睛亮了,“高級功法?處長,一共需要多少功勳啊?”


這個哪怕是高級功法,多少功勳還是要問一下的,萬一真貴到是天價……嗯,她需要考慮一下下,最後應該還是會買。


張處長沉吟片刻,想著不能嚇到孩子,“看你之前表現優異給你打個折,五萬功勳!”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全民女神是本書驚蟄魔王的套路聽說我在修真界我家竹馬恨玄學是刀先開的口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