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55節


高世安率先開場說了幾句話之後就請張處長給大家做動員,這是原本就定好的流程。


張處長拿起話筒,忽然把之前秘書交給他的稿子給折疊了起來,瞥了一眼角落的攝像機,這當然不是美國方麵的,而是京城的中央台也要播放這條新聞,所以才會有今天動員會上原本計劃好的流程。


一見他這樣,九處的人心中都有種不詳的預感。


“我知道同學們其實都不愛聽什麽領導講話,”張處長笑嗬嗬的,聲音洪亮,“其實我們這些修行者也不用講那些虛的,選出來了人我們還準備特訓一下再送出去給我們華國爭光呢,既然這樣,咱們也不必搞那些形式,節省時間,現在就開始。”


他站起來,那張白胖和藹的臉上忽然就沒了笑意,一腳踏上主席台的桌子跳下台來,“規則很簡單,隻要十分鍾後還能站在這間禮堂裏的,就是通過了選拔!”


話音剛落,颶風突起!


顧嘉南一時間被風掀起來沒法控製地往後飛去,小禮堂的幾個大門都“砰”得一聲被吹得大開,她眼見著一些同學直接被風卷了出去,幾乎毫無反抗之力。


雖然是動員,顧嘉南總算理解了為啥通知裏要求他們把武器都帶上了。


如意變成一根錐,顧嘉南輕喝一聲將錐猛然間錘入地下死死定住。


然而隨即她又有些不安,這地板壞了不會讓她賠?


不過側目大概看看,大家都這麽幹,地板上都不知道被戳出多少洞來了。


九處的其他人都無奈地看著張處長,憑借那幾位的實力當然不至於被這風刮走,一個個穩穩地站在原地,至於那電視台來拍攝的……那就不好意思了,攝影師連帶攝像機全都率先被風刮了出去,連個影子都瞧不見了。


不過張處長應該心裏有數,不會真的傷到人。


顧嘉南頂著颶風,發現隻是這一波,就淘汰了好幾十個人,許多人幾秒鍾內就被卷了出去,根本連武器都來不及掏,剩下的大多能夠穩住不被吹到門外去。


然而很快,他們就發現沒這麽簡單,風裏出現了無數青色的風刃,快如閃電地朝他們襲來,想要安安穩穩抓著武器待在原地根本不可能!


躲過兩道風刃,顧嘉南幾乎是抓著如意處於騰空狀態,最早的迷蹤步早就被她拋棄了,這會兒她用的是一門叫《萬水踏波》的步法,係統判定藍色技能,確實比迷蹤步強多了,比起許多人躲閃起來明顯開始狼狽,顧嘉南身如遊魚輾轉騰挪輕若翩鴻,十分遊刃有餘。


漸漸的更多的人被逼得不得不用武器來擋那些驟風急雨一樣的風刃,腳下無法立住,慢慢被往門外推去。


被淘汰的人越來越多,也有人被吹了出去又試圖偷偷溜進來,結果發現隻要出了那道門再想進去,門上就像是籠了一層膜一樣,根本沒可能再走進去。


說實話大家臉上的神情都是懵逼的,本來說好了是來開動員大會的,結果動員大會開始才幾分鍾,他們就已經被選拔淘汰了,這壓根兒就沒反應過來啊!


所有人都以為所謂的選拔要經過一個嚴格的過程,或許是要對戰,又或者有更複雜的考驗。


結果……整個失敗的過程大概也就兩分鍾。


這也太叫人無語了。


裏麵的人這會兒也不好受,十分鍾……隻是十分鍾而已,為啥已經長得像十個小時了!時間還沒有到嗎?這風刃已經越來越密集了啊!


顧嘉南也不得不拔出如意來抵擋那些密集的風刃了,不過她用如意先挖出一個小洞來,一隻腳卡在裏麵,整個人像是不倒翁一樣隻在原地盡量躲開風刃,然後用如意變作的長槍擋掉其餘的,槍這種長武器舞起來覆蓋麵比較大,在這種場合正合適。


那些用靈氣凝聚的風刃打在如意上,發出“叮叮當當”金屬相擊的聲響。


她還在努力在那風刃雨中生存,感到身後的寒意越來越重,轉身的時候用眼角的餘光看了一眼,幾乎要驚呆了,顧淵北和楊爍辰聯手,幾乎將這禮堂的十分之一地方全部凍成了冰疙瘩,至於他倆的人完全看不見,大約在這冰疙瘩裏麵。無數的風刃穿過冰層,打出一個個深洞來,但很快又被凍上,應該是沒能拿他倆怎麽樣。


至於宗琰一臉淡定,唐刀揮舞擋掉風刃,她比顧嘉南更狠,索性雙腳都插入了地下,任颶風狂吹她巍然不動。


另一邊桑守業穩如泰山以劍刺地,一手抓著加翼的腰帶,加翼一個人就將風刃全部擋下。


……嗯,張處長從來沒說不能合作,但是他一邊說話一邊颶風“呼”得一下刮起來了,根本沒給人反應的時間啊。


顧嘉南感覺上已經遠遠超過了十分鍾,正想著還有多久才結束,忽然颶風消失,那種失重感讓她一個趔趄差點摔倒在地。


張處長的目光落在那已經凍的結結實實的冰疙瘩上,眼露欣賞,“這冰係異能是真不錯,倆個合作起來就更不錯了。”


然後又看向顧嘉南等人,“都是優秀的好孩子。”


最後目光落在門邊的一個人身上,哪怕他已經到了門邊,但是不管怎樣並沒有被推到門外去,即便他這會兒已經完全不能看了,顧嘉南都有些不忍。


“周末鴻……”那個紋身耳環殺馬特的少年,這會兒渾身的衣服已經都被攪成了碎片,紋身都被割得支離破碎,無數的血口讓他整個人像是被血浸透了一樣,鮮紅的血仍然在從他身上滴滴答答地往下落。


他的刀還插在地上,他的人任由那些風刃襲身,竟是死也不退。


顧嘉南眼神複雜,不知道這個家夥為什麽要這樣堅持,隻是為了一個超凡大賽嗎?


這並不是什麽非做不可的事,所以很多同學在實在抵擋不住那些風刃了之後都退了出去。


除了周末鴻之外,其餘人都隻有不太需要治療的輕傷,隻有他這樣狼狽,因此也太醒目,令人不忍的那種醒目。


“我堅持下來了。”他搖搖欲墜,聲音沙啞地說。


張處長歎了口氣,“嗯,你堅持下來了,通過了選拔。”


周末鴻鬆了口氣,這才往旁邊倒去,有九處早就準備好的醫生趕緊上前去救治。


以實力來說,周末鴻其實夠不上這禮堂裏其他留下來的人的水平,即便是晉升三級沒多久的桑守業真打起來,也是可以將他吊起來打的。


周末鴻這個人在基地特訓的時候就並不顯眼,資質不算太好,悟性也說不上多高,這次能達到最底線都是剛好有點運道——在超凡大賽消息傳來的前幾天他剛剛突破了三級。


那些被淘汰的同學裏,就有太多比周末鴻強的了,然而,最後堅持下來的是周末鴻,張處長說的話當然是管用的,他定下了規則,周末鴻做到了,那他就是實實在在通過了選拔。


現場並沒有人不服氣,因為大家都看得清楚,這是周末鴻拿命搏來的。


其他人沒有他這樣狠這樣拚命,再強也是輸了。


到最後,三百多人裏加上周末鴻,通過選拔的隻有48人,一旁的高世安走過來,“美國那邊給了我們55人的名額,是不是再選幾個進去?”


華國是人口大國,但總共五百多人的超凡大賽,能拿到到這個數字,也是多方爭取來的,美國方麵一開始可沒準備拿出這麽多名額。


然而張處長哼了一聲,“就這麽多人去,連這點兒挑戰都沒法做到,去了也是丟人現眼。”


聽起來,張處長對修行班學生的表現並不太滿意。


高世安無奈,他其實心中清楚,張處長比較欣賞那種有血性的孩子,比如周末鴻這樣的。可就是一個國際大賽而已,對這些學生來說真沒重要到這程度,即便是有血性的人,也不一定高興將血性用在這種方麵好。


不過張處長說得也對,他這種選拔方法也算不上刻意為難,既然被淘汰了,如果再從淘汰者中選些人參賽,估計其他被淘汰的都不會服氣。


顧嘉南瞥了一眼最後通過選拔的人,她驚訝地發現有兩個人是真的強,已經是高級修行者了,五級啊……四級一共隻有九個人,包括她在內,其餘都是三級。


不過,即便是三級,多半也是不簡單的,尋常三級修行者,這會兒早已經被掃到禮堂外去了。


張處長看了一下麵前這些年輕的臉,“今天你們就好好回去休息,明天開始,過來報道,咱們好歹特訓一下子,免得到了美國還啥都沒做呢就被淘汰了。”


和那副慈祥溫吞的外表不一樣,張處長做事一向很雷厲風行,就好像今天原本預計上午開動員會下午才開始選拔,這才上午不到九點鍾,他就給選拔完了,真是速度快得驚人。


散會之後,顧嘉南和宗琰他們一塊兒往外走,看到桑守業、加翼就走在前麵,她就想找他們一塊兒吃飯。


加翼來了京城這麽些時間,聽說他那個舅舅後來雖然把手銬給他摘了,但還是關著他,壓根兒不給他出來。顧嘉南想要找他一塊兒吃飯說話都是不可能,他舅舅防著他又偷跑呢。


她剛想上前,就看到一個容貌明豔的少女攔住了加翼,她噘著嘴說,“加翼,你剛剛為什麽不幫我?”


加翼瞥了她一眼,冷淡地說,“我為什麽要幫你?”


“你——”她似乎生氣了,“再也不理你了!”然後跺著腳跑了。


顧嘉南走過去,笑著說,“加翼,一塊兒去吃飯啊。”


加翼的神色緩和了一些,“好啊。”


桑守業看了加翼一眼,“你沒事?”


“能有什麽事?”


“嗯……所以現在是沒事了嗎?”


加翼輕笑一聲,“本來就沒事,又不是我對不起他們。”


顧嘉南好奇地問,“到底什麽事啊……”


這來來去去的說話說一半好難受。


“也沒什麽不能說的。”加翼似乎真的放下了,他想了想,“我帶你們去一家不錯的點吃飯。”


大家都答應下來。


加翼本來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在這裏出生長大,當初說不想回來倒也不是全因為賭氣,而是真的不想回來。


他媽媽和爸爸本來也是門當戶,又是大學同學,最後順理成章地結了婚生了他,然而在他三歲那年,他的媽媽自稱是遇到了真愛……硬是鬧得兩家都雞飛狗跳,結局是好好關係不錯的兩家徹底斷了來往,因為加翼年紀小,自然是判給了媽媽,隔了兩年,他媽媽和那位真愛結了婚。


這位真愛也就是加翼的繼父屈柏之前也結過婚,不過妻子過世了,留下一個女兒和加翼一樣大,正是剛才他們見到的少女。


“屈玲玲小時候還挺可愛,至少不像現在這樣,”加翼說,“她因為自小喪母,我那個繼父忙於創業壓根兒沒有時間顧及她,她在幼兒園受到一群小男孩欺負,問題很嚴重了屈柏才知道,接回家之後有一段時間她都沒法再去學校,一直是我母親在悉心照顧她。”


畢竟是真愛的女兒,比起自己皮糙肉厚的兒子,當然是她更重要。加翼嘲諷地想著,小時候他媽忽略他也是夠徹底的。


“後來因為屈玲玲特別害怕小男孩,她甚至讓我穿上女裝裝成小女孩去陪屈玲玲玩。我那時候也隻有五六歲,壓根兒不懂什麽,覺得小裙子還挺好看的,再加上陪屈玲玲玩的話,媽媽也能給我更多的關注,倒挺高興的。”加翼托著下巴想起小時候的事。


顧嘉南看著他,同情地想著怪不得長大也還是女裝大佬,原來小時候開始就這樣了。


“那你為什麽要去陵京?”宗琰隱約猜到了有些緣由,“聽說你是前兩年才去陵京的。”


要說母親忽視他不想再在那個家裏生活,長到十四五歲才去外公家也是比較少見的。


加翼慢條斯理地說,“先是聽到屈玲玲和她的好友們在嘲諷我喜歡女裝的癖好,講道理我雖然不太喜歡我繼父,但是從小到大待她都是沒話說的。小時候盡心盡力陪她玩,長大了也一直怕她受欺負始終護著她,真沒想到是個白眼狼。這也就算了,有一次我繼父帶幾個朋友回家來,恰好碰見我穿著女裝,頓時有一個‘長輩’就毫不客氣地批評了我,我繼父當場就很尷尬,或許是因為讓他沒了麵子,他也跟著訓斥了我,還讓我媽好好管管我。”


“他們倒是忘了,我一開始是為什麽穿的女裝。是我媽媽為了讓我陪他那位怕小男孩的女兒,就讓自己的兒子養成了穿女裝的習慣,到頭來,卻是覺得我這樣給他們丟麵子了。”加翼不無嘲諷地說,“我媽當天就打了我一巴掌,將我的女裝和化妝品全拿去扔了。”


顧嘉南歎了口氣,“然後你就去了陵京?”


“嗯。”加翼說,“我打了個電話給舅舅,當天就收拾了行李去了陵京,再也不想回來了,因為這地方隻讓我感到惡心。”


能在那個家裏長到十五歲,他沒長歪還真是慶幸。他的舅舅是修行者,想不到他的修行天賦很不錯,一到陵京,舅舅就開始帶著他修行,那時候國家還沒有開修行班,靠著這個理由,他外公自然不準他媽媽再叫他回京城,他就順理成章地在陵京留了下來。


……也能繼續他的女裝愛好。


他們一塊兒吃了飯,回去住的酒店,遠遠就看到有一個打扮精致的女士正站在酒店門口,屈玲玲在她身邊,似乎滿臉委屈的模樣,那位女士正在親昵地安慰她。


加翼一下子就站住了腳。


顧嘉南先開始沒反應過來,看了加翼一眼就恍然大悟,低聲問:“那是你媽媽?”


加翼“嗯”了一聲,諷刺地說,“大概是選拔中我沒幫屈玲玲,她跑去告了狀,我媽興師問罪來了。”


桑守業這樣穩重的人都忍不住生起氣來,“太過分了!”


顧嘉南重重點頭,“是的,太過分了!”


楊爍辰在一旁挑起眉,“你先不要過去,我們把她趕走。”


對付不要臉的女人,根本不用講什麽基本法好!


給她麵子做什麽?


第56章


屈玲玲也有修行資質,當時加翼的舅舅加凜帶著加翼修行的時候,加晴甚至想要將屈玲玲送過去,直接被加凜給拒絕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