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5節


羅克洋也隻是隨便問一下,點點頭拿起另一張紙,“根據你們的根骨,我們班的十九人水平還算不錯,尤其是顧淵北同學,擁有a級資質,王紀同學、王卿同學b級資質,顧嘉南同學,c級資質。其餘同學基本也有d級到f級,資質水平分為a到g,即便是f級資質的同學也不要灰心,修行並不是絕對看資質的,悟性和心性同樣很重要。”


他一個個報了同學的資質之後,資質高的自然高興,不管羅克洋怎麽說,f級資質的兩個同學仍然有些沮喪。


其實十九個人之中,a級的隻有顧淵北一個,b級的兩個,和顧嘉南同班的王紀,顧淵北他們班的女生王卿。王紀和王卿本來就是堂兄妹,兩人的生日隻差一個月,平時成績也差不多,現在居然連資質都一樣。


c級的也隻有顧嘉南一個,剩下的十五個人中絕大部分都是d級和e級,包括張元可也是d級資質。


修行資質c級是一個分水嶺,隻有達到c級以上才能被稱為一品資質,abcd的分級是國際標準,其實國內更喜歡把a級稱作一品上等資質,b是一品中,c就是一品下,同樣是一品的話差別其實比想象中要小一些。


但二品與一品的差別就比較大了,比如d級和c級,看起來隻差了一級,其實差距比b級和c級之間大了足足有十倍!反而是f級和d級之間的差距根本沒有想象得大。隻有落入g級,那就是真正的末等三品資質,修行起來會無比艱難。


這一點羅克洋是心知肚明的,但是他並沒有在這裏說出來,之所以使用國際標準也是因為這個。一旦按照國內一品二品三品來劃分,很容易打擊絕大部分同學的積極性,畢竟能夠達到一品的是極少數。


其實這一批實驗班的孩子中絕大部分都是d級e級,隻以字母劃分等級感覺還算是可以,中不溜嘛,但如果現在就知道了一品與二品的巨大差距,一品的孩子容易驕傲,二品的孩子容易喪失信心,所以上麵統一決定先用國際標準。


他們這個班已經是極其優異的了,羅克洋的同事在一中二中三中的,同樣是高一的修行班,一品能夠有一兩個都是不錯的,他們班居然有四個,真是非常叫人驚喜了。


顧嘉南聽到自己的資質之後,先是瞥了顧淵北一眼,這特麽天才到哪裏都是天才嗎?他竟然連修行資質都這麽好。


不過,自己體檢時是在打過梁夏平老爺子之前,那時她既沒有吃洗髓丹,也沒有學《強身術》。顧嘉南可以肯定自己現在的資質應該不止c,當然這事兒她不會說出去……不然咋解釋她短期內根骨資質都能提升的??


原來不是實驗班,而是進入了修行班,這怎麽看都是要慢慢走上人生巔峰的節奏啊!


顧嘉南喜滋滋地想著。


第6章


羅克洋給給他們科普一些修行知識之後,“而且即便是修行者,基礎的學習還是很重要的。不然你連修行的一些書籍都看不懂無法理解,那你要怎麽修行?”


所以接下來他們還是要像正常高中生那樣上課,語數外政史地物化生全部都有課,不過很明顯,英語課少了,一周隻有一節英語課,語文課明顯比其他科目課要多一些。還增加了一門課,“實驗課”,顧嘉南清楚,這絕對不是一般意義上的實驗課,根據實驗班其實是修行班來看,這個實驗課多半就是修行課。


大家看到課表之後都有些神思不定,明天就有修行課啊……於是接下來的語文課要開始了大家還有些走神。


走進來的語文老師卻不是他們熟悉的任何一位,而是一位看著已經七八十歲的老爺子,他的手上沒有拿課本也沒有教案,直接往講台上一站,笑眯眯地看了一眼下邊兒的十九個學生,“我教語文課呢很簡單,從今天開始你們就要開始背古文,每天一篇,我不會布置書麵作業,但每次上課我都會檢查背誦情況。事先說一句,不要以為實驗班以後都能保送就可以不在意考試成績,一旦期末考試不合格,你們還是有可能會被踢出實驗班的。好了同學們,今天第一課,我們來講一講《論語》……”


啥?《論語》???


同學們都是一臉懵逼,這和我們以前學的語文不一樣啊!!!


顧嘉南是發現了,恐怕他們以後的語文課都是這種模式,基本上完全拋棄了現代語文,而是著重學習古文,就和古代那些讀書人一樣。


這是為什麽,是為了讓他們更好地修行嗎?


一天的課上下來,顧嘉南敏感地意識到,可能語文老師李老爺子是大約知道一些修行班的事的,其他老師估計是不清楚。比如英語老師就抱怨了一句上課的教室條件和被大幅縮減的英語課,“一周一節,這也太少了。”


晚上張元可和她並肩往校門口走,恰好其他班的同學也下課,顧嘉南聽到背後熟悉的小胖子的聲音,“顧嘉南!”


徐小鬆趕上來,“你們也下課啦。”


“對啊。”


“嘖,你竟然還真留在了實驗班啊,聽說其他班有回來的……”徐小鬆說,然後鬼鬼祟祟地看了一眼四周才開口,“你是不知道,你們去了實驗班之後,班上可是出了大亂子。”


連張元可都好奇地問:“什麽大亂子?”


“班長學習委員那幾個家裏頭家長什麽的,聯合其他班一些成績好的,一塊兒鬧到校領導那裏去了……還說要去上頭舉報實驗班挑選學生有黑幕呢。”


顧嘉南和張元可對視了一眼,隨即“噗嗤”一聲笑了。


小胖子徐小鬆被她們笑得有些莫名其妙,鄭重其事地說,“6班有個女生的爸爸是市裏教育局的領導,聽說她家也參與了,你們這個實驗班不知道會不會還塞人進來,咱們班的薑宏偉家裏巨有錢知道吧?他爸已經扔下話了,不管多少錢隻要學校開個價,他都出得起……”


顧嘉南和張元可樂不可支,在知道實驗班是怎麽回事之後,她們當然不覺得這些人能鬧成功。


不管怎麽鬧估計都是無用功,因為實驗班根本不是真的“實驗班”呀!


“放心吧他們進不了。”顧嘉南拍拍小胖子的肩膀拉著張元可就跑了。


因為保密協議的存在他們不能說更多,但基本判斷肯定不會錯。


這些人沒有修行資質,就算是鬧上天,也不可能進修行班的。


兩人剛出學校,顧嘉南就聽到一道熟悉的聲音,“顧嘉南!”


……是顧淵北,他站在不遠處,正朝這裏看來。


張元可擠眉弄眼地正想離開,卻被顧嘉南拉住了,我去,她力氣夠大啊,壓根兒掙脫不開。


顧淵北入校一個多學期已經是附中公認的校草了,這會兒喊顧嘉南讓顧嘉南一下子成了眾人矚目的焦點。


之前即便是他們交往,基本也隻在校外見麵,偶爾一起吃飯看個電影什麽的,其實連手都沒牽過,在學校也是壓根兒不說話的。


顧淵北這是什麽毛病,在校門口喊她?!


“有什麽事明天再說,我有急事先走了。”顧嘉南拉著張元可就朝著校外飛奔。


張元可叫出聲來,“哎等等別跑,我媽今天來接我呢就在校門口。”


顧嘉南趕緊放開她,自個兒跑了,“明天見!”


她壓根兒不覺得自己和顧淵北還有什麽好說的,不管他是因為什麽奇葩理由讓她做他的女朋友,顧嘉南都不想知道了。


反正她知道,他又不喜歡她。


再加上,她是真有事。


回去之後先是打了個電話給程景歡,說了一下自己進了實驗班的事,其他的因為保密協議不好多說,但“國家英才培養計劃”上的內容還是可以說的,包括以後每個月都有補貼。


“小姨,以後別接那麽多家教了,也能好好休息享受一下學校的生活,有了補貼我們都能過得很好的。”


程景歡的聲音有些沙啞,仍然聽得出驚喜,“真的嗎?”


“真的。”


“太好了……這周我會回來,你把那個培養計劃的資料給我看一下。”


“好。”


很顯然程景歡並不是顧嘉南說什麽她就信什麽,還是有些疑惑顧嘉南為什麽會被選上的。


畢竟她很清楚顧嘉南的成績,還準備有空好好給她補補課來著。


掛了電話之後,顧嘉南又一次打開了係統。


和以前不一樣,現在她進了修行班,知道了有修行者的存在,那這份金手指的意義和以前也不一樣了。


“能幫著我修行麽……”她想著,看向栩栩如生的三個角色,等了這麽久,“練霓裳”這個角色並沒有自主行動的跡象,因為第一關的通關她升了1級現在這個角色是2級,其餘兩個角色還是1級。


顧嘉南開始懷疑並不是角色有了自主意識,而是這裏發生的事很可能會映射到現實裏。


就好像《勇敢者遊戲》這部電影裏一樣,遊戲裏發生的會變成現實。


點開“挑戰模式”,第一關顯示已通關,第二關看著是一間寺廟的樣子,關卡boss是不會顯示名字的,不然第一關boss叫梁夏平的話估計顧嘉南早就意識到了現實裏也有他的存在了。然而boss不顯示名字,boss就是boss。


第二關也是如此,顧嘉南隻能看到第二關的boss是個光頭大和尚。


“讓我查查,大悲寺……哎呀真的有啊!”家裏沒有電腦,顧嘉南用手機查了下,又翻看了一會兒大悲寺的資料,可惜這間寺廟好像沒什麽名氣網上資料很少,她沒辦法將第二關的boss和寺裏的某位大師對應上。


顧嘉南在查大悲寺的時候,京城的國安局九處正在開會。


“梁夏平是在靈氣複蘇後少數自然覺醒的修行者,雖然等級不高才一級水平,但怎麽也是修行者。這個練霓裳水平不好判斷,她用的都是很基礎的劍術,看起來很輕鬆就打敗了梁夏平,至少也是一級甚至兩級三級的修行者……”


投影儀上播放的是白發美人打敗國學高手的監控視頻,看起來“練霓裳”確實一招一式極其瀟灑,幹脆利落地獲得了勝利。


“其實我關注的不是她打敗了梁夏平,而是她的劍招很奇怪,沒有一點花俏的地方,精簡到了極致,幾乎不能說是劍招,不帶現在已知的任何一門劍法的痕跡。我懷疑她使用的隻是這門劍法的基礎,現在我們掌握的劍法裏最高也隻有中品,即便是宗門那邊真正還有傳承的也隻剩下那一兩家。大家都清楚我們的這些功法招式是從哪裏來的,這位練霓裳如果不是背後有特殊的師門……我懷疑她來自那裏。”


一下子大家都神色凜然,坐在領導位置的原本閉著眼的青年忽然睜開了眼睛,竟然讓整個室內的人都失神了一瞬。


無法用任何詞匯去形容那一雙眼睛,隻是一雙瞳孔漆黑的眼睛而已,卻仿佛蘊藏著無盡的星光,這不是誇張的比喻,而是真實的描述,與他對視的人一時間都會感到頭腦發脹頭暈目眩。


“她不會是來自那裏。”他冷冷說,“那裏的人暫時是出不來的,我們還有一些時間。”


之前開口的人鬆了口氣,“那就好那就好。”


接著眾人開始討論下一件事,“山南省最近又抓到一個覺醒者罪犯,他利用覺醒的能力盜取金額超過三千萬的財物……”


顧嘉南對遠在京城的討論一無所知,她試著用練霓裳的號打了一下挑戰模式第二關,毫不意外又被吊打了一頓,疼得她渾身冒冷汗躺在地板上好一會兒才爬起來。


“咦,等一下,”她拉開練霓裳的角色麵板才發現,“我學的東西可以映射到角色上?!”


她吃了洗髓丹,練霓裳的角色麵板上的數值明顯有所提升,而且技能欄上多了一個被動技能“強身術”,現在顯示“強身術1級”,給這個角色加了大概10點血量1點力量,加得不多,聊勝於無。


顧嘉南趕緊拉開其他兩個角色的麵板看了一眼,果然,她學會的東西會同時直接映射在三個角色上。


“那這些角色的能力為啥不能直接給我。”顧嘉南酸溜溜地說。


即便是她拿練霓裳的號打第一關的時候,也隻是多少能耍耍劍,你要說她就會了練霓裳的劍術,那是說笑。


人家那技能要強得多了,比起來顧嘉南也就是掌握了一點點皮毛,好比三米六的巨人和剛學會走路的小孩兒那麽大的差距。


更別說召喚師令她眼饞的召喚技能——雖然現在還是灰色的,以及道士的符術咒法了。


不過她學的東西這三個角色能自動掌握也是好事,她現在打不過新關卡,另外兩個模式也毫無頭緒,但如果現實裏的她變強了,角色也會變強,到時候肯定就能打過了啊!


這麽想的,顧嘉南無比期盼明天修行課的到來。


……因為太興奮,這一晚上她都沒睡好,結果第二天到學校,看到了大家非常整齊劃一的熊貓眼,不禁笑了起來。


看來,不隻是她,大家都沒睡好啊。


第7章


說實話,知道了實驗班其實不是實驗班而是修行班之後,又不能和別人說,這憋得多難受啊,晚上睡不著很正常。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本來幾乎都是不同的班級,別說熟悉了,絕大部分連認識都不認識,這會兒因為守著同一個秘密,竟然生出天然的親切感來。


“嘿,你是幾班的?”


“9班?我是7班的許奕。”


“我是4班的……”


……


這時,羅克洋走了進來,他的臉色嚴肅,隻是掃視了一下大家,同學們都情不自禁地安靜下來。


“我們的社會,對孩子還是很寬容的。不過,你們基本都已經滿了十六周歲了,嚴格意義上已經不能稱之為孩子。以你們的理解能力,應該不會不知道‘保密協議’是什麽意思。”羅克洋的口吻越來越嚴厲,大家都露出惴惴不安的神情,包括顧嘉南在內。


他說著,口吻稍微和緩了一些,“既然無法做到保密,我們修行班不需要這樣的學生,國家也不需要你這樣隨意泄露機密的英才。”他不無諷刺地說,看向角落一個頭都不敢抬的男生,“袁冬,起立!收拾你的東西,給我滾出去!”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