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49節


當年汪真雅是老來女,確實在家中極其受寵,而且她聰明漂亮,不僅學習成績極好,性格也活潑開朗,家裏就沒有不喜歡她的。


直到那時候和汪真萍兩人去海島旅遊,出了意外墜入海中,從此再也沒能回來。


汪家人一向以為那隻是一場意外,因為那之前這對姐妹倆感情很好,汪真萍比汪真雅大了七八歲,平時對汪真雅很照顧,在出了事故之後,汪真萍為此傷心愧疚了很久,汪家還請了心理醫生來給她做心理疏導……真沒想到裏麵能有什麽隱情。


一時間汪家人都有些心神不寧,沒有再揪著顧非滄不放,而是匆匆趕回了家,接下來還要辦喪事呢,人都死了,汪家和顧家合作緊密,他們也不想真的和顧家鬧掰。


等汪家人都走了,顧老爺子才問,“到底是怎麽回事,我可不信你倆大晚上的跑到這鬼地方來取什麽東西。”


顧斐滄本來就是想打電話給顧老爺子的,結果話沒來得及汪真萍就出了事,於是將昨天的情況一五一十都和老爺子說了。


顧老爺子皺眉,“她派去抓人的人沒回來?”


“沒有,一直沒見有人來。”


“去查查。”


那一夥兒去抓人的也是被女鬼嚇得屁滾尿流,壓根兒就不敢冒頭也不敢聯係汪真萍,然後就在網上看到了汪真萍去世的新聞。她雖然比是公眾人物,但在北通這個三線城市來說,顧家和汪家都屬於比較受關注的人家了,上新聞也不奇怪。


等顧斐滄查到他們的時候,他們對於汪真萍交代的事情矢口否認,反正雇主都死了,死無對證好嗎?尤其那女鬼明顯在保護那個讓他們下手的姑娘,以後非但不敢再對她下手,更恨不得有她在的地方避得遠遠的。


顧斐滄覺得有點奇怪,那幾個人卻不敢再說,就怕女鬼上門和他們再來一次親密接觸,於是這事兒隻能不了了之。


至於程景歡其實那晚是在等女鬼回來報告情況的,然而左等右等不見鬼回來隻能先睡了。


……其實女鬼早回來了,就是因為心虛喪氣又縮回了地下室。


不小心又嚇死一個人,女鬼自己也被嚇得夠嗆,不僅沒有完成程景歡交代的事,而且還怕顧嘉南回來後找自己的麻煩,這不就慫得縮回去了嘛。


所以,程景歡壓根兒不知道汪真萍被嚇死了,還在擔心女鬼是不是出了什麽事,才一直不回來。


她打電話給顧嘉南說了這事兒,提及汪真萍,又說女鬼還沒回家,“該不會是出了事碰上修行者了?”


顧嘉南也不知道汪真萍是誰,別說顧淵北的大伯母叫啥了,她連顧淵北的爸媽叫啥都不知道!哪怕顧淵北的媽媽曾經當過明顯,但那都是多少年前的事了,顧淵北又沒特地提起過,顧嘉南當然不認識。


“小姨,你不用擔心,我感覺得到她好著呢,應該沒事的。”不僅好著呢還晉級了,等她回家自然能招來問問這家夥是怎麽回事。


顧嘉南他們又在上滬市留了幾天,不僅是這次進入靈地碎片的功勳需要計算,而且還得協同九處完成一些後續工作。


有一些材料讓普通人接手是不合適的,因為有些東西對於普通人來說有些危險,就好比楊爍辰送顧淵北的冰核一樣,雖然達不到那種程度,但普通人在麵對這些修行者用的東西時,總歸是有點脆弱。


而且,他們還參加了這次犧牲的戰士們的追悼會,大家都哭得眼睛紅通通的,第二天命令下來可以休息一天,同學們都相約出去散心。


在經曆了那些殘酷的戰鬥麵對可怕的怪物之後,看到的是繁華熱鬧的上滬,街道上人來人往,大家臉上透出來的那種安然讓他們覺得似乎之前自己經曆的不過是一場噩夢而已。


然而不是,普通人的生活仍然是很普通的,和以往沒什麽兩樣,即便是新聞上總歸會有一些犯罪案件,但心理上總覺得距離自己十分遙遠。


華國已經平安太久了,不要說危機意識了,許多人連應對一點點挫折和風險的能力都沒有。


“其實,地球沒有所謂的靈氣複蘇反而更好。”站在天橋上,顧嘉南托著下巴看向下麵密密麻麻的車流。


宗琰站在她身邊,“嗯。”


這時候,遠遠傳來馮予硯的大嗓門,“你們還不快來,票買好了,要進去了!”


這次征召來的同學一共三百多個,除了五十來個傷員和一些不想來的,這次一共有兩百多個人一塊兒來玩,但大家並沒有一起走,他們這一路差不多有四五十個人,反正顧嘉南沒有什麽感覺,其他人多少明白他們這四五十個人算得上附近幾個省市修行班同學中最優秀的這一批了。有上滬本地的林司逸和許添晟在,他們親自邀請了顧嘉南一行,還有馮予硯他們,親自做向導,去的地方都很不錯。


也虧得雖然是假期,但剛好降溫,外邊兒根本沒什麽人在玩兒,即便是在人口爆炸的上滬,他們也玩得還算盡興。


路人看向他們隻以為是一群孩子放假了相約出來玩,大多數人態度還挺寬容的。


中午在一家約好的餐廳吃飯,因為他們人比較多,幾乎將這家餐廳給擠滿了,兩個妝容精致衣著光鮮的女士進來後就皺起了畫得細細的眉。


“真是的,每到冬天夏天的到哪裏都能看到這些蝗蟲一樣的廢物一代,除了花錢就是談戀愛。”其中一個人哼了一聲說。


另一個扯了她一下,“算了,這麽多小孩肯定吵死了,我們換一家吃。”


“憑什麽換,他們敢吵那就不要怪我這個老阿姨不給麵子替父母好好教教他們。”


兩人正帶著笑說,卻忽然感到氣氛不太對,背脊都有些發涼,一抬頭就發現整個餐廳裏鴉雀無聲,所有的人正盯著她們兩人看。


說句實話,這兩人的音量其實很小,並不是那種大嗓門到誰都能聽到的程度,然而,修行班的學生即便是沒有顧嘉南那種耳聰目明的程度,也比一般人要強太多了,這兩位以為自己在說悄悄話,其實在座的任何一位同學都聽到了。


這時,坐在距離門口比較近的那桌的林司逸輕笑一聲,慢條斯理地說,“老阿姨,我勸你們還是換一家吃,我和這些同學們才剛殺過不少人,這殺氣還沒消幹淨呢,就怕控製不好自己的情緒呢。”


殺、殺人?


最先開口說話那位剛想嘲笑他中二病犯了,一接觸到他那雙冰冷的眼睛,頓時嚇得一哆嗦,再不敢廢話趕緊退了出去。


林司逸轉過頭笑,“對,殺天元大陸那些人變成的怪物怎麽也算是半個人?”


大家這才哄堂大笑起來。


兩人退出去之後才猛然間想到一個可能,“他們該不會是修行班的學生?”


另一個人氣憤說,“就算是修行班的學生也不能這麽欺負人?”


“網上曝光他們!”


“能有用嗎?”另一個人不安地說,“他們畢竟是修行者……”嘴上可以不把門,但她也不想真的得罪人。


“一群小孩兒而已。”嗤笑一聲,先前那位立刻將剛才的事發到了自己粉絲數不算少的微博上,作為美女博主,她的擁護者還是不少的。


當然,在描述事情時她深諳避重就輕的法門,絲毫不提是自己先說了過分的話,還不忘最後裝個可憐,“怎麽辦,他們說控製不好情緒要殺我,該不會是真的?我好害怕啊,要不要逃出國去?”


發完之後她還有些得意地想著,反正她又沒有指名道姓說是誰,連地點都模糊了,能有什麽事。


發完她沒有繼續看,和朋友一塊兒吃了飯逛了街,不知道這事兒在微博上發酵起來,有一些人趁機在下麵說某某人原本是認識的人成了修行者之後多麽橫行霸道,也有評論聽說修行班的學生淩霸同學……


直到晚上她回家的時候被警察逮個正著,才一臉懵逼地被帶到了警局。


那條微博隻幸存了短短一個小時,不僅上了熱搜,還引起了大規模的討論。


而就在當天晚上,收視率最高的華國中央新聞頻道就以此為專題做了一個長達半個小時的報道。


其實當時微博上剛剛發酵的時候,顧嘉南他們都不知道,吃完飯林司逸他們就帶著大家去海洋館了,之後才有同學發現了微博上大家的討論,一看到頓時都氣得不行。


“這人簡直是太過分了。”一個女同學說,“要是以前的我非要被氣哭不可。”


她這樣一說大家反倒笑起來。


是啊,放在以前說不定真要氣哭,現在他們的心理承受能力要強得多了,雖然生氣,但就……還好,一般生氣的水平。


他們或許心理上還不是十分成熟,但與一般十六七歲的少年人確實已經有了差別。


這短短不到一年的時間,大家經過的磨練見過的事情多了,心態上完全不一樣了。


於是,等到晚上來了通知集體在暫住的學校大禮堂看新聞的時候,他們都不知道是什麽事兒。


“新聞?什麽新聞這麽鄭重其事地組織大家一起看啊。”


大家都很莫名其妙。


新聞節目畢竟是新聞節目,開頭非常嚴肅,顧嘉南震驚地發現居然還真和他們有關係,這不是中午他們碰見又在網上汙蔑他們的那位女士嗎?


不過新聞還算厚道,給她的眼睛打了碼,在新聞裏她承認自己先言語侮辱那些修行班的學生,之後又在網上汙蔑誹謗他們要殺害自己,說自己已經進行了深刻反省。


主持人接下來說明這位廖女士已經因為誹謗罪遭到了起訴,將會負一定的法律責任。


顧嘉南:“……”


想不到的是接下來的新聞演播廳裏,坐著的幾個人裏有一個看起來長得像明星的人,主持人卻介紹說他是來自國安九處的高世安高主任。


“這人也是九處的領導嗎?”顧嘉南歪過頭和宗琰說話,“長得不太像啊。”


宗琰搖搖頭,“我也不認識。”


“他是九處專門管這一塊的,相當於九處的發言人。”


恰好坐在他們身旁的是萬事不積極的陳風平,他不管怎樣也已經是二級修行者,這一次也收到了征召令,然而從頭到尾都表現平平一點都不顯眼。


顧嘉南想起那會兒宗琰特地挑戰他的事,這家夥是看起來叫人不太爽,尤其是知道他哥是陳風和,整天跟在徐望津身邊時常出入靈地碎片多半時間在危險邊緣徘徊之後,看他就愈加不順眼了。


一個爸媽生的親兄弟,這位連進了靈地碎片都劃水,也是太過分了。


所以,連顧嘉南這樣自問隨和的人,都不太高興和他說話。


電視裏,高世安一開口聲音低沉是標準的男神音,再配合他那電影明星一樣優越的外貌,不管說什麽都很能讓人產生好感。


“有些人很疑惑,國家開設修行班的目的究竟是什麽,就為了抓捕那些修行者罪犯嗎?那也沒必要一屆一屆開下去,培養那麽多的修行班學生,國內的治安形勢還是可以的,並沒有那麽多罪犯可以抓。”高世安不疾不徐地說著。


“靈氣複蘇以來,大家都覺得那些不科學的不安全的事距離自己太遙遠,也不覺得修行者與自己能有什麽關係,甚至有些還會覺得有些嫉妒。就好比一些人家裏很有錢,而我沒有錢,憑什麽?”


顧嘉南疑惑,這到底是要說什麽?很快,這段新聞放了一段視頻,現場的同學立刻開始議論紛紛,因為畫麵非常熟悉,正是他們這一次在靈地碎片裏的一些戰鬥片段,拍得挺不錯的,幾乎都是航拍大遠景群戰畫麵,看起來和特效大片一樣刺激!


“你們以為這是電影畫麵嗎?現在我就告訴你們,不!不是。”


“靈氣複蘇帶來的僅僅是修行者的誕生,僅僅是讓人類開始掌握超凡力量嗎?這世上哪裏有這樣的好事。”


高世安的口齒十分清晰,“我們這個世界的平安是必須要有人守護的,我們的國家,我們的軍人,以及以後,我們九處所有的修行者,我們的修行班裏長大的孩子們,他們都將而且已經在守護大家平安穩定的生活,在這背後,他們的所得甚至比不上他們的付出。”


“在你們的家裏,或許你也有個差不多大的孩子,或者你自己比這些孩子還要大上幾歲,可是他們卻要為了你們去與怪物搏鬥,受傷流血甚至因此犧牲,都是為了背後的你們。”


“以前在我看來,汙蔑誹謗軍人是最不可原諒的事,現在,還要加上這些修行班的孩子們,他們也是我華國軍人,在為地球、為世界、為國家、為人民而戰!”


同學們看著看著就安靜下來,一時間內心深處好像有什麽東西熱熱的,他們這一次去,也是有五十多個人受傷的,這五十多個人裏還不包括那些擦碰或者劃了幾道小口子這種輕傷的。


這世上哪有不流血不受傷的戰鬥啊。


有時候也會迷惑,到底是為什麽……為什麽要去那麽危險的地方呢,好好待在家裏,安全地讀完高中,考一個好大學,找一份好工作,平平靜靜地生活不好嗎?


他們受傷,也是會疼的。


那麽多自小在蜜罐裏長大的小公主們小王子們,連不小心劃破手指都害怕疼呢,現在卻可以努力衝上去不怕那怪物在身上留下一道道深深的傷口。


不疼嗎?也疼的。


國家也看出來了靈氣複蘇之後,普通人和修行者之間其實是有些問題在醞釀的,國外不是有個係列電影不就是超能力者和普通人對立起來了嗎?這種力量上的不平衡是很難真正平等的,互相之間的距離隻會越來越大。


可是,這是計較這種事的時候嗎?九處深深憂慮著的壓根兒不是什麽普通人的心態修行者的地位,而是地球人好不容易發展到現在的文明可能一夕之間被顛覆,這種可怕的將來才是九處要麵臨的問題。


現在地球上的最強者,在天元大陸那些老怪物眼裏又比普通人強多少呢?


若真的讓他們從靈地碎片裏出來,說不定比那些外星電影裏的殖民更可怕。


所以,九處決定選擇性地向普通人公開一部分真相,沒道理隻有修行者們和軍人在犧牲,普通人還在背後扯後腿。


當然,公開的這部分真相僅限於雖然有危險,但還在可以控製的範圍內,絕不敢告訴他們那些天元大陸的真正高手們有多強,萬一讓他們脫困會有怎樣的後果。


隻是給普通民眾一些憂患意識,一味隱瞞也未必是好事,但也不能真的讓社會產生恐慌。


這個度是九處一直在討論的,恰好借今天的事將之前做得差不多的東西放出來而已。


之前在微博上引起大規模討論,還在嘲諷國家袒護修行班學生封號刪帖的人在這個節目過後果斷閉了嘴,很多人悄悄把自己之前罵人或者內涵的微博都刪了。


這個新聞開始到處轉載,尤其是其中那段長達六分鍾的修行班學生與怪物戰鬥的畫麵被剪切下來,借著互聯網向全世界發散開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今天的元始收到好人卡了嗎?煙西台記事霸總養了隻貔貅精從修真界穿回來之後我開了家動物園我有一條美食街魔尊說他不可以師尊又死哪兒去了仙界第一失敗臥底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帝國公主頂級神棍妻提燈入夢喵主子養大未婚夫兒子後玄學大師是條美人魚我是合歡宗女魔修?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