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48節


在程景歡的身後緩緩浮現了一個穿著一身血衣的人影,她那長著漆黑指甲的手就輕輕放在程景歡的肩膀上,從程景歡的身後探出頭來。


這女鬼的頭發淩亂,像是沾了粘稠的血跡,她緩緩抬起頭來,露出那張扭曲猙獰的恐怖麵容。


本來她就是摔死的,麵容半毀更顯得可怕,而變成厲鬼之後,更增加了陰森冷厲的感覺,出場就自帶強冷氣效果。


再加上這會兒天色擦黑,正是黃昏入夜之時,這女鬼隻是扯了扯嘴角,露出了一個能叫人恐懼無限的笑容,陰風陣陣,她那雙長著漆黑指甲的蒼白的手慢慢鬆開了程景歡的肩膀。


仿佛隻是一瞬,女鬼已經閃現到了程景歡的前麵,直接麵對著這四個意圖不軌者。


那四個平日裏耍狠鬥毆起來幾乎不要命的青年再也控製不住,腿都顫抖起來,其中一個抖著嘴唇,“鬼——鬼啊!”轉身幾乎是連滾帶爬地要往車上跑。


其他人也猛然間醒悟過來,看也不看程景歡一眼隻想趕緊逃跑,車上那個司機還沒等最後一個人上車,已經一腳踩了油門,車歪了一下迅速躥了出去。


“替我問問是不是有人叫他們來抓我的。”程景歡看到女鬼也嚇了一跳,隨即心裏有數,想起之前家裏來小偷卻被嚇得半死的事。


女鬼身形一閃就消失不見了,程景歡遲疑了一下先把自己的包撿了起來,把掉出來的書都放回去,剛收拾好,女鬼就回來了。


程景歡想,女鬼閃現到他們的車裏怕是他們要嚇壞了,這估計不出車禍都難。


“汪家。”女鬼吐出兩個字來。


程景歡莫名其妙,“汪家?”她都不認識什麽姓汪的人。


“汪真萍。”


程景歡聽到名字還是不認識,隨即她想到一個可能,該不會是小南得罪的人?不過對方派來的人感覺和修行者也沒什麽關係啊。


猶豫了一下,程景歡沒有直接打電話問顧嘉南,她這次是領了任務出去的,程景歡怕誤了顧嘉南的事。


回到家之後,程景歡鎖了門,想了想又開口,“喂,你在嗎?”


女鬼默默出現,隻是離她有點遠,似乎是怕嚇到程景歡。


“你是不是不能離開家附近?”


“可以離開。”以前不能離開這個房子,但被顧嘉南收了之後就可以了。


程景歡放下包,“既然這樣,你能不能去一下那個什麽汪家,找一下汪真萍,問一下她為什麽要抓我……她如果不願意說,你就嚇到她說為止。”


因為從小獨立,程景歡絕不是逆來順受的性格,否則她這樣的家庭出身,又早早開始打工貼補生活,非得被欺負死不可。她不僅不會忍氣吞聲,反而一貫剛強果斷。


女鬼默默的,還沒答應下來就聽程景歡又說,“要是那個汪真萍那裏有修行者就算了你趕緊回來,等小南到家之後再說。”


“那你能和主人說,讓我每個星期五的晚上出來追一個劇嗎?隻需要一個小時就好,第二天萬一你們都在家的話我要隔兩天才能出來看回放的重播。”女鬼說著說著就有些幽怨了。


顧嘉南給她定的規定是主要她或者程景歡在家,女鬼就要乖乖待在地下室裏不許出來嚇人礙眼,周末顧嘉南和程景歡在家的概率極高。


程景歡:“……”


這個女鬼的畫風好像有點不太對啊。


不過不管畫風如何,好用就行。程景歡答應下來之後,女鬼很快就消失不見了,大概是去找那個汪真萍了?


一個人在這麽大的別墅裏,還真有點太空,程景歡歎了口氣,打開冰箱取了東西出來開始做晚飯。


這時候,女鬼已經離開了小區,她開始愁要怎麽去找那個汪真萍,卻發現那四個想抓人的男青年裏有一個被落下了,還在小區附近,他始終驚魂未定,過了好一會兒才打電話叫人來接。


上了車之後他還滿臉恐懼地不時往後看,來接他的朋友忍不住吐槽,“這是怎麽了,疑神疑鬼的。”


“……別跟我提鬼,我剛才才見了個女鬼!”突如其來他自己都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他朋友卻笑他,“兄弟,你這是夜路走多了,經常做無本的買賣,總算是碰見鬼了。”


說歸說,他其實並不怎麽信。


就在這時,兩人同時感到了一陣陰冷難以形容的陰冷彌漫開來,一個聲音幽幽在後座響起,“汪真萍在哪兒?”


車一個打滑,差點撞上一旁的路牙!


這時候汪真萍還真在家,不僅她在,顧斐滄也跟了回來,他怕汪真萍做得太過火不可挽回,到時候說不定還得牽連到顧家。


他可沒把握他的侄子真會保他。


汪真萍和顧斐滄平時住老宅的時間還挺多的,顧淵麒顧淵麟兄弟倆可以說是在老爺子的跟前長大,也是因為他們一家子平時幾乎一直住老宅。但畢竟家大業大,他們在外麵還是有幾套臨時的房子的,這會兒他們去的就是其中一套別墅。


這別墅的地理位置並不好,甚至可以說是十分偏僻,當時汪真萍買下它是為了給一個閨蜜麵子,這片別墅就是她閨蜜家裏開發的,結果原本說是要通的地鐵始終沒通,這別墅又在這種尷尬的偏僻位置,能賣得出去才奇怪。汪真萍礙於交情,低價拿了一套。


她到這裏來等消息自然沒安什麽好心。要教訓一下那個所謂修行者的親人,砍掉她一條胳膊,當然不能弄髒自己常住的地方了。


“這裏太遠了,真要砍掉胳膊來不及送醫院怕是要鬧出人命來。”顧斐滄後悔了,他覺得汪真萍這種不經大腦的報複實在是有點愚蠢。


汪真萍卻鑽了牛角尖,“放心,那夥人是專業的,聽說砍人手到止血包紮一整套可以收個打包折扣價。”


顧斐滄:“……”


這種事還打折嗎?!


汪真萍的嘴裏念念有詞,“先是那個砍手的小賤人,然後是送禮物的那個小子,顧淵北……哼,顧淵北!”她越是念越是咬牙切齒,“我一個都不會放過。”


顧斐滄已經決定不和她一起胡鬧了,他自然也是有些傷心憤怒於兒子的事,但基本的理智還在。想了想他決定打個電話給老爺子,顧淵北和他那個修行班同學聽說現在都不在北通,今天的事還得想辦法阻止。


這女人性格偏激,他不做點什麽今天肯定要出大問題。


汪真萍這人從小錦衣玉食順風順水地長大,幾乎沒有遭受過任何挫折。哪怕和顧家商業聯姻,她父親給她挑中顧斐滄的原因也是因為顧斐滄英俊高大能力不錯,已經是能挑到的最好的聯姻對象了。婚後因為她性格強勢驕縱和顧斐滄過不到一起去,但在顧家總體而言她還是很舒心的,後來試管一生就是一對雙胞胎男孩兒,命運對她相當厚愛了。


這輩子活到五十來歲,汪真萍就從沒受過委屈吃過虧!


“怎麽還不來?”汪真萍皺著眉,眼角瞥見顧斐滄想到一邊去打電話,不僅敏感地尖叫起來,“你要給誰打電話?”


顧斐滄臉色沉凝,“你要瘋我可不陪你瘋!”


汪真萍一聽,跳起來就要搶他的手機,“不許打!”


顧斐滄自然不想讓她把手機搶走,兩人正扭在一塊兒時,別墅的大門忽然慢慢打開了,冬季寒冷的夜風一下子灌了進來,兩人都打了個冷顫,齊刷刷朝門口看去,門外黑洞洞的,根本沒看到什麽人。


“怎麽回事?”汪真萍這會兒已經有些神經質了,放開顧斐滄,不安地推了顧斐滄一把,“去看看。”


因為這事兒不太好見人,到這棟別墅來的除了他們夫妻倆,隻有一個司機開著車在外麵等著,難道是司機過來了?


這別墅的位置偏僻,本來也沒賣出去幾套。壓根兒談不上什麽入住率,現在天黑了更是黑燈瞎火,連鄰居都幾乎沒有。


顧斐滄心裏比汪真萍鎮定一些,隻是也有些不安,總覺得那種陰冷的感覺讓他有些毛毛的。


他走到門口,往門外看了看,一片漆黑什麽都沒看到,嘴裏嘀咕了一句就想把門關上,就在這時他聽到了身後汪真萍發出了一聲刺耳欲聾的尖叫!


顧斐滄一回頭,就看到了一個穿著斑駁血衣的身影正背對他站著,令他寒毛直豎的是,這個人裙子下麵沒有腿!


她淩亂的頭發也似乎混著血跡,正滴滴答答地往下滴落,髒汙的血跡不多時就使地板被弄髒了一片。


心髒猛然間加速跳動,顧斐滄努力控製自己才沒有奪門而逃,他如果逃了,那這時候麵對著女鬼的汪真萍……


室內的燈開始忽明忽滅,氣溫驟降,顧斐滄看到自己吐出的氣息變作一道白氣,冷得他直打哆嗦,往前的腳步怎麽也提不起來。


“汪真萍,我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女鬼嘶啞陰冷的聲音冷冷響起。


汪真萍卻渾身劇烈地顫抖著,“不、不是我害死你的……不是我!真雅,你相信我,不是我……不是我……我不是故意的……”


顧斐滄一下子愣住了,真雅?汪真雅?


作為汪家的女婿,顧斐滄知道原本汪真萍還有個妹妹叫汪真雅,不過早年因為一場意外去世了。


隻是聽說汪真雅去世的時候才十五歲,麵前這女鬼不管怎麽看……都像是個成年鬼好。


這時候女鬼其實也莫名其妙,真雅是誰啊?她又不叫真雅,因為程景歡說要問出到底為什麽要抓她,所以女鬼上來直截了當準備問了就走來著,結果汪真萍這被嚇得過分了啊,她還沒做什麽呢,甚至還沒有耍手段故意嚇她,怎麽感覺這汪真萍就要被嚇死了?


正要開口繼續問,就見汪真萍居然“噗通”一聲摔在地上眼睛一翻暈了過去,眼見著好像不太好了。


女鬼被嚇得後退兩步,弱弱說,“我不是故意的……”


顧斐滄再也顧不得,幾步上前抱起汪真萍,手上手機飛快開始打120,可是這裏太偏遠了,120到達估計也要不短的時間。


女鬼驚恐地看著汪真萍的身體裏飄出一團灰色的東西朝著自己飛來,她往後退著跑出了屋子,那團灰色的霧氣一樣的東西仍然追上了她自動鑽入了她的口中。


女鬼對這場景並不陌生,當初何麗摔倒後不小心磕到腦袋,因為沒有人施救而死亡的時候,就有這麽一團灰色霧氣被自己吞噬掉了,然後、然後她就變成厲鬼了。這會兒她又“吃了”一團,明顯感覺自己的力量又變強了,魂體都凝實了一些。


所以,那個汪真萍是被嚇死了嗎?女鬼絕望地想著,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啊!


誰知道她這麽不禁嚇……她明明還什麽都沒做啊,問題都還沒問呢……


這回完蛋了,她又害死了一個人嚶嚶嚶。


等主人回來一定會讓她魂飛魄散的啊啊!


作為一隻鬼,她為什麽這麽苦命?


女鬼傷心地想著。


還在上滬市的顧嘉南心中一動,咦,怎麽回事,她怎麽感到她家養來看家護院的那隻女鬼……好像晉級了?


厲鬼沒有那麽容易升級的……這種專業問題隻打過一次解謎模式的專業人士顧道長也不是很了解,雖然魂珠也能少量增加鬼怪的力量,但是應該沒法引起這種質變的效果。


那隻女鬼又幹了什麽?


作者有話要說:  女鬼:絕望,作為一隻鹹魚追劇黨女鬼我一點都不想升級,真·不是故意嚇死人的……


第51章


還沒有等送到醫院,其實汪真萍已經斷了氣,哪怕再注意保養,她也已經是五十多歲的人了,再加上平時吃喝玩樂的時候多,每年花在身體上的錢一大把,卻也不見得有多健康。


顧斐滄有些心神不定,那女鬼雖然出現得突然,但那別墅區本來就處於荒郊野嶺一樣偏僻的地方,他反倒不太奇怪,不過,這麽活生生被嚇死了,還是很莫名其妙的。


“真雅……”想起汪真萍死前說的那句話,顧斐滄心中有些猜測。


這會兒汪家的人都來了,因為汪真萍出事的時候隻有顧斐滄在,這會兒汪家人看他的眼神都有些不善。


顧斐滄心中冷笑,如果不是汪真萍自己心裏有鬼,又怎麽會被嚇死!


顧老爺子趕到的時候皺著眉,這真是多事之秋啊,怎麽那邊兒孫子還在醫院呢,兒媳就又出了事。


過了許久,汪家特地請過來驗屍的一位專家出來了,他摘下口罩,“死於腦溢血,身上沒有任何人為傷口,我取了一些樣本,藥物反應的結果還要過幾天才拿到,還請將汪女士平時服用的藥物也交給我。”


顧斐滄無愧於心,直接說了讓汪家的人去取,免得說他動了手腳。


一旁來處理這件事的刑警看顧斐滄沒有多少悲傷的神色,反倒信了這事兒與他無關,因為他們見過好幾起殺妻的案子,這些凶手如果不是當場被抓的,想要脫罪無一例外都會表現得對妻子很情深意重,顧斐滄這樣明擺著告訴他們與妻子關係不大好的,反而是少數。


等到刑警走了,顧斐滄才朝汪家人看去,“我剛才有些話不好和警察說,你們家自己掂量。昨天我和真萍到這裏來取東西,不小心撞上些不幹淨的東西,我是沒什麽,真萍卻指著那明顯不是少女的女鬼大喊著‘真雅,我不是故意害死你的’,然後才被嚇得突發腦溢血……我是不知道這個真雅與真萍到底是什麽回事的,也不想真萍死後還被警察調查,再怎麽說她也是我妻子。”


顧老爺子在一旁也很驚訝,他人老成精,這短短的一句話就足以讓他知道很多東西。


估計那個汪真雅的死和他的兒媳脫不了關係,這心裏有鬼,可不是被鬼嚇死了麽。


汪家人麵麵相覷,倒不覺得顧斐滄在說謊了,他再編理由,也不會扯到死了二十幾年的汪真雅身上去。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