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46節


這一群飛來的怪物一共大約有六七十隻,到最後徐望津一人就幾乎殺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裏宗瑧、魏薇薇、陳風和合作殺掉了二十來隻,蘇家珍就是個輔助係,專門給修行班的同學們拉怪外加牽製怪物們對宗瑧三人的攻擊,至於嚴柏也是個輔助係,他為了維持圓罩不讓怪物跑脫去傷害外麵的學生,以及維持石柱便於學生殺怪之外並沒有做什麽,可是九處六人中,卻是嚴柏的消耗最大,回來時臉色都有些發白。


顧嘉南和其他二十來個同學一起,一共殺掉了八隻怪物,其中有兩隻幾乎可以說是完全死於她的手上。


這一戰九處的人都沒有受傷,他們都是高級修行者了也沒那麽容易被傷到,修行班的同學中卻有十來個受傷的,幸好傷勢都不嚴重,其他同學趕上來了也有兩個擁有治療異能的同學貢獻了一份力量,大家的行動能力幾乎沒有受到影響。


魏薇薇陳風和他們開始指揮剛才沒有出力的同學們剝下這些怪物背部的黑色甲殼,這是這種怪物身上儲存靈氣的地方,拿回去一小指甲蓋那麽大的甲殼都可以作為煉製藥品的材料了。


和沒有能完全掌握打造靈器的方法不一樣,地球上通過各種具備靈氣的材料煉製藥品的能力還是不錯的,雖然不像天元大陸上那樣呈係統地煉製成丹丸,不過從最後成藥的效果來看,材料的利用率並不低。


所有的甲殼都被剝下讓同學們各自背著,他們才繼續準備出發。


蘇家珍又一次確認了那兩個哭冥宗弟子逃跑的方向,大家迅速朝著那裏追去。


一邊跑著顧嘉南一邊悄悄問宗琰,“咱們要修行到幾級才可以飛呀?”


“天元大陸到通明境五重就可以學習禦空術,但是這個術法需要一些悟性,有一些修行者一直到七重八重也未必能學會,一般而言,突破到化明境人人都可以禦空了。”


宗琰幾乎稱得上是行走的修真百科全書了。


顧嘉南想起自己的係統裏也有標注通明境,於是繼續問,“天元大陸那邊對於修行者等級的劃分和我們不一樣?”


“嗯,我們引氣入體就是一級修行者了,天元大陸這隻算是踏入了修行之門,我們的二級修行者,相當於天元大陸的通明境一重,比如五行體,我們稱之為元素係異能者,覺醒就有二級修行者的水平,在天元大陸,那被稱為天生具有通明境一重的實力。”宗琰細細解釋。


“那通明境以上呢?”


“通明、化明、煉明、元明被稱為修行四境,每一境都分七重,但即便是在天元大陸,元明境的老怪物總共也沒有幾個,而且幾乎都是垂垂老矣壽元將近的老不死了,”蘇紅姒原本畢竟是大宗門出身,對這個很了解,“一般而言,煉明境就已經是高手,甚至可以是一門之主,化明境是門派的中堅力量。”


“那龍元宗呢?”


“龍元宗是天元大陸三大宗之一,宗主是煉明境巔峰,另外有十二位峰主都是煉明境五重到七重,但有兩位太上長老都是元明境。”


顧嘉南猶豫了一下,“我們地球呢……最強的人相當於什麽境界?”


宗琰沉默許久,才開口說,“我們華國的第一高手我見過一次,”當時還是為了讓她確認唐劍到底處於什麽實力水平,“他大約是化明境二重,這已經是我們地球上的巔峰戰力了。”


實力相差巨大,這也是華國為什麽感到如此緊迫的原因。


而蘇紅姒之前作為龍元宗的精英弟子,都有化明境六重的實力,圖戚身為妖修,修行的時間比蘇紅姒更長,但論實力,隻有化明境四重,他們在天元大陸甚至完全稱不上高手,隻有突破到了煉明境,才算是進入了修行者的上位圈。


然而地球上現在至強者,連當初蘇紅姒、圖戚這個水平的都沒有。


不用宗琰再說什麽,顧嘉南心中已經明白了。他們地球人的時間如此緊迫,這次務必要抓到哭冥宗弟子也是有這個原因在的,萬一哭冥宗的大陣真的已經發生了問題,或者說哭冥宗找到了辦法破開大陣,那地球迎來的很可能是滅頂之災。


作為九大邪宗之一,即便是沒有元明境的老怪物,煉明境的高手還是完全拿得出來幾位的。


地球上至少現在,沒有能與他們抗衡的存在,連想用核武器同歸於盡都未必能管用。


他們背著之前那怪物的甲殼和路上搜集的一些藥草,一路跟著徐望津六人往前。


走了大約四五個小時又殺掉兩波不強的怪物之後。遠遠的前方的景色發生了改變。


以顧嘉南的視力,已經可以看到天邊的那一線斷斷續續的城牆。


那裏,似乎有一座破敗傾頹的城市。


更讓她欣喜的是,這城市附近和之前成群結隊出現的怪物不一樣,終於見到了單獨遊蕩的人形怪!眼前這些人形怪熟悉到令人感動,和探索模式裏碰到的那些幾乎一模一樣,也就是說她的探索模式真的就是一個靈地碎片!


這是一個令人驚喜的消息,但對於這會兒的他們來說,卻不是什麽好事。


“估計哭冥宗的那兩個人就躲在這座城裏。”蘇家珍輕輕說。


陳風和冷笑,“夠有本事的啊,就他們那實力居然能一路進了城。”


“他們對於這地方說不定很熟悉,即便是有一些怪物是因為空間罅隙產生變化,但對於他們來說,未必就有多可怕。環境熟悉的話應該有方法避過絕大部分危險。”徐望津開口。


不管怎樣,他們都是要抓到人的。


“魏薇薇,和這些同學說一下我們九處的規定。”


“好。”英姿颯爽的短發姑娘魏薇薇朝著顧嘉南他們走來。


顧嘉南好奇,九處的規定,什麽意思啊?


第49章


經過特訓,其實修行班的同學已經很適應積分製度了,魏薇薇說得很簡潔,“所有的東西都可以上交兌換為積分,我們九處有龐大的兌換係統,以前我們針對加入九處的修行者用的是功勳這個稱呼,我想你們應該更習慣積分這種說法。”


當時其實九處這麽幹也是迫不得已,不然哪來這麽多的修行者自願加入國家機關啊,當然也有人是純粹因為愛國,但絕大部分人並沒有這麽高的思想覺悟願意為國家奉獻。


所以,九處定下來功勳製度,比如靈地碎片的,任何到的東西都可以上交兌換功勳,基本上大家都還是願意這樣做的,畢竟一般修行者沒有本事將材料直接變成修煉藥物,包括靈器也多的是自己用不上的,不如上交變成功勳之後再兌換自己需要的東西。


現在華國所有的修煉物品基本隻有兩個來源,一個是靈聯,但是沒錢你在靈聯上啥也幹不了。另外就是官方九處,比起在靈聯上交易,官方還是可信度高多了,也相對合算,靈聯上不論是靈器還是藥品甚至是材料,全憑賣家開價,雖然靈聯會監管物品的描述情況是否真實,但溢價太多的話靈聯是不管的。


民間幾乎不存在什麽修行者的交易市場,黑市在九處的嚴密監控下幾乎沒有什麽生存的空間。這本質上也是為了讓更多的修行者為了獲取資源加入九處,畢竟九處一直處於人手緊缺的狀態下。


顧嘉南忽然想起自己賣給九處的那些靈器……估計都進入了九處的兌換列表。


明明是很正常的交易,應該也沒留下什麽痕跡,靈聯的保密措施還是不錯的,她還是一瞬間感到了些許心虛。


他們這些學生之所以在特訓中實行積分製度,也是為了讓他們提早適應九處的功勳製度,他們雖然被納入國家係統中時就已經享有了相當優厚的條件,但用處長的話來說,國家從來不會虧待自己人,所以他們這些學生和那些招進九處的修行者一樣可以兌換功勳,甚至在一定程度上享有減免。


而在對付一些難對付的怪物,或者是執行九處的任務時,同樣可以獲得功勳。


徐望津讓魏薇薇來給他們解釋功勳製度,自然是因為接下來要進城了。


“我並不需要所有人都跟著我進城,城裏無疑是十分危險的。但我還需要一部分人城外獵殺這些怪物,清理出一條通道以便接應我們撤退,”萬一他們撤退的時候撞上外麵這些遊蕩的家夥聚集就不好了,“實際上你們也能發現它們其實不是什麽怪物,而是天元大陸的人,不過因為靈魂湮滅,又處於這種特殊的環境中產生了異變變成了怪物而已,獵殺它們同樣可以收獲不菲,但我要提醒大家量力而為。”徐望津淡淡說。


顧嘉南發現同學們中有些騷動,一開始沒有反應過來是為什麽,因為這種“怪物”她在遊戲裏殺了太多了。


好一會兒才明白,他們騷動的點在於,這些“怪物”其實也是人,即便是天元大陸的人……


特訓中他們抓犯罪分子的時光,也有過失手把人殺死的狀況,但那是極少數,麵前這些同學雖然都見過血,但要說殺人,絕大部分都沒有過。


似乎明白他們的顧慮,陳風和嗤笑一聲,“副處長你就是說得太好聽了,讓我說天元大陸的人本來就是非我族類其心必異,更別說這些哪裏還是人啊,靈魂都沒了,淪為行屍走肉的怪物而已,和我們剛才殺的怪物能有什麽區別?”


大家看了一眼那些遊蕩的人形怪,心裏承認陳風和說得挺對,其實,就是怪物而已。


最後,嚴柏領著兩百多個修行班學生留在外麵清理出一條便於撤退的路,其餘一百人跟著徐望津準備進城。


不過他們沒有從這邊進去,而是繞到了另一邊。


蘇家珍做了最後的確認,點點頭說,“沒錯,那兩個人還在城裏。”


“走!”


顧嘉南也跟著進城,不過路上清理掉一個怪物,驚奇地發現居然地上有一枚金色的傳道繭!


“呃,殺這個怪物還掉傳道繭嗎?”


宗琰歎氣說,“天元大陸上的修士都是如此的,以後我們學會怎麽做傳道繭了就會明白,傳道繭其實與靈氣和人的記憶有關,這些人雖然靈魂湮滅,但靈地碎片裏靈氣充沛,這些人也多少有一些記憶殘留,少數情況下,會形成天然的傳道繭。”


“當年在天元大陸上就有人為了獲取他人功法而殺人無數,”楊爍辰冷冷說,“不過人在死亡後殘留的記憶並不一定就是什麽功法,所以殺人得傳道繭的概率並不高。”甚至可以說是極低的。


……概率再不高也是有可能的啊,然而她在遊戲裏殺了無數的怪物從來掉的都是垃圾,連一篇功法都沒見過啊!


這太不符合現實情況了,氣哭!


怪不得連他們修行班的學生們特訓都有這麽多功法可以兌換,原來是這麽來的,估計是先有人學了再做出來的傳道繭。


也不知道九處能用功勳兌換到什麽級別的功法?即便是在靈聯上,真正好的功法也是很難見到的。


一路慢慢接近那破敗的城池,應當是早先天元大陸上人類建造的城市,不過看起來並不怎麽樣,城牆都是用土堆起來的,看起來非常落後,就是地球上華國古代都嫌棄的水平。


顧嘉南跟著前麵的人跳上這破破爛爛的城牆看了一眼,城裏的房子大多也很低矮,隻有少數勉強像點樣子,卻也和“富貴”這個詞絲毫無關。


“這是一座凡人城池,即便是有修行者也不會太多。”宗琰歎氣說,“天元大陸的凡人,大多都生活在這樣的城池裏,在距離這座城市不出五百裏的地方,肯定有修行者的宗門在。”


“天元大陸的普通人,都是被修行者圈養的是嗎?”身旁的顧淵北開口問。


楊爍辰哼了一聲,“那些宗門都將宗門附近城池裏的凡人當作私產,像圖戚那樣的妖修也是不敢對那些大宗門圈養的凡人動手的。”


那些普通人就好比是被放牧的牛羊,自己可以殺,別人不能動,一樣的道理。


蘇家珍手中握著笛子,側耳傾聽了片刻,確認了一個方向,陳風和率先跳上一個屋頂,下麵的“怪物”可比城外密集多了,從屋頂上過去或許更安全一些。哪知道這屋頂非常不結實,一下子就……塌陷下去。


沒辦法,所有人都隻能直接跑下去,至少先將陷入重圍的陳風和救出來。


“下次別這麽冒失了。”魏薇薇鄙視地說。


不過他們一進城動靜不小,不多時顧嘉南都看到有兩道人影以極快的速度往另一邊奔逃。


“追!”徐望津已經率先追去,他可以禦空,那兩個人如果不是借助飛行靈器,早就被九處抓到了,哪裏有逃進靈地碎片的能力啊。


眼見著那兩人宛若流星就要逃出城去,顧嘉南看到了熟悉的……綠罩子。


怪不得他們從另一邊進城哦,他們這一百多號人浩浩蕩蕩進城,不被發現才怪,而且散得較開,看起來像是要形成包圍圈一樣,能供給那兩人逃跑的方向就不多了。不用說,徐副處長原本就是計劃想讓這兩人往嚴柏那裏逃,他那裏還有兩百來個修行班學生,再加上嚴柏手上那顆綠珠子也是一件靈器,用來困人十分好用。


那兩個家夥果然上當。


嘖嘖嘖,這一逃,反倒成了甕中之鱉。


九處的人已經極速趕去,他們這些修行班的學生們還得奮力殺怪,城裏的怪物有點多。


然而顧嘉南殺得極其勤奮,她是見過掉落一枚傳道繭的人了,以她這種隻要有傳道繭就能掌握的本事,最想要的掉落無疑就是這個,那必然是要很勤奮的。


於是,這一百號同學裏,非常顯眼的掄著大刀興衝衝恨不得跑到怪物堆裏去的正是顧嘉南無疑了,她一個人先用枯木訣困敵再用烈火訣燒一把,最後一刀上去就是一個,熟練到不可思議!


枯木訣是她繼五行訣之後兌換的另一本木係法訣功法裏學到的,比起《五行訣》裏的逢春術這種純輔助性法訣,那本名叫《枯木朽灰殘卷》裏頭的枯木訣、朽木術和化灰訣都極其不錯。枯木訣有點像小圓的纏繞技能,隻要有種子就能化枯木枯藤,比逢春術厲害多了。至於朽木術和化灰訣顧名思義,能將植株甚至是血肉生物化為朽木或者細灰,這就厲害了,反正顧嘉南掌握是掌握了這三個法訣,以她三級修行者的水平,還是做不到把人化灰的。


在其他人看來,顧嘉南似乎是精準掌握著這些怪物的弱點,完全不帶費勁的,不需要同伴配合一個人就能大殺四方。


她是真的興奮了,遊戲裏殺怪隻能掉一堆灰色垃圾哎,但是現實靈地碎片裏這些“小怪”掉的東西就多多了,雖然傳道繭還是很少見,但一些散發著微光的玉石卻很常見,再加上意外得手了一枚戒指居然是靈器,讓開箱子都能開出一大堆垃圾的顧嘉南十分感動。


看看、看看!人家現實裏這掉率,係統你就不覺得羞愧嗎?


虧你還是能夠影響現實或者被現實影響的真實全息遊戲,這麽不尊重現實科學嗎?!


顧嘉南是堅決不會承認自己在遊戲裏臉太黑的。


她殺怪殺得非常輕鬆迅速,這在其他同學看來就略有些驚悚了。


和她做了挺久隊友的宗琰三人頂多也就是驚訝一下,其他和她不太熟的難免神色帶著些一言難盡的驚愕。


馮予硯和桑守業本來就認識,他悄悄問,“你這位女同學一向是這麽生猛的嗎?”


桑守業苦笑,“反正她一直很強。”


一開始到特訓基地的時候,桑守業並沒有覺得當時隻有一級水平的顧嘉南有多厲害,可是這才多久,她就已經坐火箭一樣跑到他前麵去了。


連那兩個原本有些眼高於頂的上滬市天才少年都開始打聽顧嘉南的消息。


這兩個人一個叫林司逸一個叫許添晟,和桑守業一樣,也是在修行班出現之前就開始修煉,現在已經是三級水平,比桑守業還強,而且家中都有長輩是修行者,可以說一直是這方麵的佼佼者。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