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44節


宗琰一直心裏有數,卻從未和人說過這件事,畢竟“奴丹”的奴字,聽起來實在不夠好聽。


但那又如何,羅克洋他們從來不是奴隸,而是心誌堅定的戰士。


甘願犧牲,萬死不悔!


第47章


老羅之前說過他是刑警隊的,但其實在那之前,他還是一個退伍軍人,確實像宗琰猜的那樣,他是自願吃下奴丹的。


當時有一份文件下達,他們幾批已經退伍的前軍官和從部隊選拔出來的一些戰士一起參加了一次秘密會議,這件事全憑自願,即便是不肯也不是什麽大事。不過當時參加這次秘密會議的人中,百分之九十八以上,都自願吃下了奴丹。


在天元大陸的人看來,這東西叫奴丹,在他們看來,卻能讓他們這些麵對修行者時沒有多少反抗之力的人構築成一道堅定的防線。


這是好事。


東西的名字從來不重要,有用才是真的。


這次的靈地碎片發現得極其突然,又因為北方那邊正在處長的帶領下正在攻克一個本身極難的靈地碎片,南邊昇西省也在不久前發現一個大型靈地碎片,實在是抽不出人手了。


所以徐副處長在上滬直接發出了征召令,一是確保不能讓哭冥宗的人逃脫,哪怕天元大陸的正道弟子同樣心狠手辣冷酷無情,但是至少不會像邪道人士那樣時常需要以人命來獻祭或者像是哭冥宗弟子這樣以人眼為食。二是這個靈地碎片不算大,卻因為大部分在空間罅隙裏,狀況不夠穩定,很可能再過一段時間就會崩散落入空間亂流裏,時間太過緊迫。


而且哭冥宗弟子這種社會危害性太大了,而且據被抓的三個犯人交代,這次跑出來的哭冥宗弟子不是一個,而是兩個。


雖然這兩個人實力不算強,卻十分狡猾,擅長的邪術不少。天元大陸那邊即便是和地球上的修行者同階的修士,實力一般都要更強一些。在九處徐望津帶領的幾個高級修行者各種圍追堵截之下,他們還能脫身倉惶躲進了這處靈地碎片,本身也很能說明問題。


車一路開到上滬市郊外其實很快,從北通到上滬反而比到陵京更近一些。


在附近,顧嘉南已經看到了整整齊齊正朝一個方向進發的士兵們。


他們大多看起來還很年輕,行進時十分安靜,別有一種肅穆莊嚴的意味。


“他們背的這是什麽?”顧嘉南壓低了聲音問宗琰。


宗琰其實也不是很清楚,她對現代化的這些武器也是很陌生的。


旁邊的顧淵北開口說,“他們是炮兵,那邊一炮的背著的是瞄準鏡,後麵背的底座和炮管。”


他們這些修行班的學生們跟著老師們一起,前往早就準備好的營地,因為事情緊急,最後臨時征用了碼頭邊的集裝箱倉庫暫時作為營地使用,顧嘉南他們因為近,來得算早的,在這裏住了一晚——當然沒辦法挑剔什麽條件,他們這些學生和士兵一樣,隻裹著睡袋隨便對付一晚而已,沒有任何特殊待遇。


準確來說,他們也隻是士兵而已,隻是隸屬於


特殊獨立第九團。


第二天所有的人都集結完畢,顧嘉南見到的熟人就更多了,比如任佳妍、加翼、桑守業、王鵬他們都在。


又一次見到了九處的徐望津和宗瑧那群人,這回不是以顧道長的身份,所以她很想努力裝作不認識他們,卻難免心情微妙。


“咦,這個徐副處長很年輕啊……”


“他的眼睛怎麽回事,是看不見嗎?”


“唔,長得還真挺帥的哎。”


“就是穿著有點……”到底沒敢將土說出口。


修行班的同學們多少還是敢竊竊私語一下的,羅老師他們這群老兵站得整整齊齊,紀律嚴謹。


九處的人隻有顧嘉南見過的徐望津帶著的這幾個,其他也沒有空趕過來了,這次的事應該就是由這位年輕的副處長統領了。


顧嘉南早就知道徐望津即便是閉著眼睛也和正常人沒有區別,周遭的一切都不可能瞞得過他,別以為他真是瞎子,卻還有不少同學在好奇徐副處長居然眼睛看不見。


……嗬嗬,太天真了。


這時,徐望津上前一步,開口說,“這一次,我們進入靈地碎片的任務有兩個,一是正常探索,二是務必要抓到那兩個哭冥宗弟子,以便確認天元大陸各宗門大陣的情況,也為了防止他們繼續作惡,所以,後一個任務才是重中之重!”


雖然照著宗琰的說法,越是實力弱的,越有可能穿過大陣跑出來,但是誰也不能確認到底是不是哭冥宗的大陣發生了問題,還是要抓到人確認比較穩妥。


哭冥宗是天元大陸九大邪宗之一,所練功法本就邪惡詭秘充滿血腥,更性喜食人眼球,一旦這個大陣發生問題,那真是後果不堪設想。


要知道,以地球上現在的力量而言,還真比不了這種大宗門裏那些修行了數百年的老妖怪們。


“袁平躍,你帶隊,所有三連、四連、五連的人去和於上校會和,你們將要承擔帶領的任務,這一次我們九處不會再派出探路先鋒,所以要全靠你們了。”


一個沉穩高大的男人越眾而出,他和羅克洋一樣看著已經有些年紀了,兩鬢甚至都有些斑白,眼神卻依舊堅定銳利。


“是!”


徐望津口吻和緩,“因為這個靈地碎片處於空間罅隙裏,狀況很不穩定,我給予了於上校一定的權力,一旦情況不好,立刻率軍撤退。”


袁平躍遲疑了一下,看向那些正朝他們看來的學生,“副處,那這些孩子……”萬一他們撤退了,那很可能後路還沒被掃清,一路往裏的這些修行班學生再想要撤退就危險了。


“他們可不是孩子了。”徐望津平靜地說,“他們也是第九團的士兵,我將會親自帶著他們深入靈地碎片,將那兩個逃走的入侵者緝拿歸案。”


袁平躍身後的人包括羅克洋在內眼神都有了變化,他們給這些孩子做了這麽久的老師,自然都是有感情的,在他們看來,這些孩子還遠遠不夠成熟。


然而這些修行班的孩子們,即便是心理年齡遠超同齡人的顧淵北,都跟顧嘉南他們一樣挺起了胸膛。


因為徐副處長並沒有將他們視作孩子,他們也是可以扛起責任的士兵了呢!


徐望津似乎是知道了這些擔憂學生的老師們的顧慮,緩緩說,“我既然敢帶他們進去,自然不會讓我們華國修行界的未來都失陷在這裏,你們隻要服從命令就好。袁平躍,列隊,前往右營於上校處報道!”


“是!”


老師們都走了,顧嘉南一邊為羅克洋他們擔心,一邊看向徐望津。


不得不說這種感覺挺微妙的,在覃拾村時,徐望津從頭到尾都很客氣,而且幾乎沒有出手,那時始終是顧道長在主導覃拾村的事。


而現在她發現,這位徐副處長似乎是個很強硬冷厲的人,和她之前的印象完全不符。


顧嘉南還沉浸在這種違和感中,耳邊傳來宗琰細細的聲音,“不用太擔心,徐副處長的眼睛非常特別,這靈地碎片在空間罅隙中還有多久會崩散他都是很清楚的,絕對可以帶著我們提前撤出來。”


一雙眼睛可看過去未來因果聯係,這是宗琰記憶中天元大陸都沒沒聽說有人有過的能力,雖然限製也很大,但隻要有他在,任何變化都瞞不過他的眼睛。


不過,宗琰以為顧嘉南是在為進入靈地碎片忐忑不安,其實並不是……她隻是見到了顧道長認識的人感到略有些心虛而已。


徐望津隻簡短地說了幾句話,就直接帶著他們前往靈地碎片的“入口”。


其實靈地碎片並不存在真正意義上的入口,隻是一個點,一腳踩過那個節點,眼前的景象立刻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因為此處處於郊外人跡罕至的地方,怪不得這個靈地碎片一直沒有被發現。


修行班的同學們全都從來沒有進入過靈地碎片,一時間紛紛驚歎出聲,因為從眼前的景象看,是真看不出這靈地碎片有多可怕。


一望無際碧青色的綠草地看不到其他顏色,看起來極其茂盛,草長過腰,綠得幾乎泛著油光。隻是天空混沌不明陰沉灰暗,卻時不時劃過流星一樣五彩的碎光,星星點點十分美麗。


大家都很興奮,隻有顧嘉南很失望,這和她探索模式裏的那個地方看起來一點都不一樣。


嗯……比那裏好看多了。


“宗瑧!”徐望津忽然抬起頭來,站在他身旁的宗瑧已經一躍而起。


宗琰的哥哥顧嘉南在覃拾村的時候見過,不過也隻是見過而已,他沉默寡言到比宗琰還誇張,長得和宗琰也挺像的,冷淡俊秀,修長到有些過於瘦削。


然而這一躍而起的同時,他的周身已經覆蓋了一層銀亮的好似鎧甲一樣的金屬,就好比那些超級英雄電影裏的主角穿上戰衣一樣。


修行班的同學們發出一聲驚歎,宗琰卻忍不住捂住了眼睛,不管看多少次,她哥哥的異能以這種方式呈現怎麽都感到有些中二。


不管別人怎麽想,宗瑧這種對全身全方位的保護確實是很有用的,金屬鎧甲能夠最大限度地保護他自身,而這時他手中凝聚出的金屬長武器……看起來很像是陌刀,手柄很長,刀身也長,而且是雙刃長刀。作為金係異能者出身,宗瑧的刀和他的身體幾乎融為一體,而且隨時可以變化武器形狀,這確實是他的優勢。


這時,空中的陰影已經出現,大家都看到了那飛在空中的怪物。


那似乎是一種鳥,但樣子古怪詭異到絕對不能稱之為鳥。


它沒有羽毛,隻有支棱出來的猙獰骨刺,那些骨刺黝黑,彎如鉤利如刀。本該是頭顱的地方長著一雙利爪,五指尖銳,指甲發白。再加上那幹癟的腹部似乎有一張人臉,眉目清晰嘴角含笑,一口猛獸般的利齒將嘴巴撐得很大,長長的流著口涎的舌頭不時伸出,看起來十分惡心。兩條蜷縮退化的細腿同樣是勾爪的模樣,與那光滑斑斕的尾巴纏在一起,不時好像蛇一樣滑動,令人反胃。


而且最主要的是,它很大,展開兩隻骨翼足足有四米多長,單單去除翅膀的身體也比人類要大上一圈。


宗瑧無所畏懼,陌刀悍勇無匹地朝著怪物劈去,第一擊它拿頭上的爪子來擋,發出指甲劃過金屬的刺耳聲響。而宗瑧力量之強,令怪物渾身都是一震。


一擊即中,宗瑧的陌刀以憑這武器體型而言顯得不可思議的速度劃過一道弧線又是一刀!怪物卻骨翅一揮,險之又險地躲過了這一擊。


畢竟是能飛的怪物,看著大而笨重,其實不缺靈活。


宗瑧卻不可能長時間停留在空中,一擊不中自然下落。


而這時,那怪物卻尖叫一聲被一彈擊中了歪歪斜斜地往下掉!


原來不遠處魏薇薇半跪在地,短發颯爽,帶著明黃色顯眼的護目鏡,身上扛著一個火箭筒一般大小的巨槍,剛剛那一彈就是她借著宗瑧遮擋視線的機會直接開了這一槍!


別看用的是體型大到像火箭筒的槍,她可沒有攜帶子彈之類的東西,集中那怪物的“子彈”自然是她凝聚出的靈彈。


她和宗瑧一直是一組的搭檔,自然十分默契。


陳風和終於出手了,顧嘉南曾經在覃拾村見識過他的速度。


這一動,自然是快若奔雷疾如閃電,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一道弩箭,在奔向那下墜的怪物時,“嗖嗖嗖”聲音連成一線,刹那就已經飛出了數十支小箭,打著旋兒直刺那怪物看起來十分堅硬的身體。


第一支箭擊中,正要被彈飛第二支箭已經到了,“叮”地仿佛隻有一聲,卻是一箭擊一箭硬生生將第一支箭給錘進了這怪物的身體!


而這時,大家才看到這被錘進怪物身體的第一支小箭後麵,居然連著一根細如蠶絲的線,那怪物已經受傷,狀態不佳,但努力不再下落正要升高。


陳風和已經借著這根線一飛而起,毫不畏懼地落在了怪物那油光鋥亮的黑色甲背上,手起劍落,左手短劍硬生生從甲背上那一線縫隙裏刺了進去,人才輕飄飄地往下落來。


顧嘉南看這三人合作默契兔起鶻落之間陳風和已經幹掉了這飛行的怪物,不禁歎為觀止。


在覃拾村時隻覺得這陳風和話多到有些聒噪,但他實力還是沒得說的,右弩箭左手劍,速度更是一絕。


所有修行班的學生都看得目眩神迷,這就是高級修行者嗎?


“所有人!分為四到六人一組,自由組隊,速度!”徐望津的神色有些凝重,大家迅速按照小隊站好,他微微抬起頭,“越往裏越是危險,馬上大家都要進入戰鬥狀態,所有人都必須給我提高警惕。”


站在他身後的蘇家珍看起來始終文靜秀氣,穿著長裙的她幾乎不像是一個修行者,她姿態嫻雅神態從容,拿出一根黃玉笛子幽幽吹了一個音,側耳仔細聽了聽,“東,三十度方向。”


“走!”徐望津命令。


敢於到麵積極大的靈地碎片裏麵來捉拿哭冥宗弟子自然也是有原因的,本來如果沒有這個靈地碎片,那兩個人也已經無處可逃,蘇家珍的追蹤手段就是高級修行者都很難逃過。


正如徐望津說的那樣,很快他們就碰到了遭遇戰,九處的高手不可能時時給他們當保姆,因為有些地方怪物相當多,一群一塊兒湧來時,宗瑧等人頂住最強的一波,他們這些修行班的學生也隻能硬著頭皮上了。


大多數都是五六個人一組,群毆的話總能將怪物給拖死的,更何況旁邊的同學幹掉了對手還會來幫一把手,總體而言還不算太危險。


顧嘉南四人加上湊過來加入他們隊伍的桑守業、加翼立刻成為了修行班學生中的核心,另外兩組出色的隊伍一組是來自江照省的五個同學,他們以一個高大威猛到不像高中生的男生為中心,構成三角扇形,左右各兩人,都實力強勁出手暴烈,像一把尖刀刺了進來。


比起顧嘉南他們六人,這支小隊的個人實力未必比他們強,但論配合,還真是顧嘉南六人比不上這五人。


另一組隻有四個人,和顧嘉南他們差不多,個人實力明顯十分強,應該是來自上滬市的,不過論配合真是不夠看,連顧嘉南他們都遠遠不如。


手中如意變作這時更有用的長槍,顧嘉南挑開一個怪物,身旁宗琰非常利落地上前補刀。畢竟實力比其他同學強出太多,他們的周邊不多時就出現了真空地帶,顧嘉南趕緊調轉方向,前去營救被打得手忙腳亂的同學。


這大批的怪物並不太強,不像是進來時遭遇的那個會飛的怪物,那種水平的怪物他們這些學生未必扛得住。


現在他們對付的更像是顧嘉南在探索模式裏碰到的那種幹屍異變來的,不過探索模式裏是人形,而這些像是某種中型動物,比如鹿或者羊,當然,已經成了幹屍怪物,本來也看不出多少本來麵目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