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43節


現在他們在學校修行課偶爾也會有講解課,但都是大家一塊兒看錄好的視頻,由九處的大佬統一授課,但每個人在修行中碰到的問題怎麽可能一樣,難免還是有疑惑不解的地方。


原本與顧淵北的三個隊友都不熟,但短短交談了這麽一會兒,李容飛就有些肅然起敬了,連顧嘉南在修行上都有相當獨特的見解,宗琰和楊爍辰更是隨口說出的話都很厲害。


……不愧是在特訓中成為大佬的高手們。


他們五人坐在角落,仿佛自成一個世界。


不過整體而言,哪怕顧淵北這個壽星不積極,宴會還是挺成功的。顧家能將生意做到這個地步,交際方麵是很拿得出手的,根本不用擔心。在知道顧淵北來的四個同學都是修行班的學生之後,也不是沒有人想要來湊近乎的,但走近了聽到他們都在說什麽“靈氣”還是“靈器”的,然後又是“觀想”?還有什麽修行時感到的“滯澀”,又是那些枯燥難懂的古文……


都什麽玩意兒啊!想插話也不可能插得進去的程度。


於是大家都不去自找沒趣了。


漸漸的顧嘉南他們聊出趣味來了,覺得還挺有意思的,就好比顧嘉南和宗琰平時也是很熟經常在一塊兒玩耍了,但要說幾個人這麽坐下來邊吃東西邊聊修行者的事兒,還真比較少,尤其在特訓結束之後,就更少了。


大家白天要上課,上完課各自回家,還要準備期末考試,哪來那麽多時間啊。


他們正聊得興起,忽然聽到另一邊傳來一聲尖叫打破了這份寧靜閑適。


李容飛覺得自己的速度夠快了,但隻是瞬間,麵前的四個人已經不見了。


正常人是根本無法跟上顧嘉南四人現在的速度的,他們在上一刻還在距離這裏有些距離的角落,卻比任何人都快跑到了地方。


最快的自然是已經是三級修行者的顧嘉南,她一眼就看到一個不熟悉的少年正抬著自己的手慘叫,不僅整個手結了一層晶瑩的寒冰,裏麵的手指都已經凍得青紫,而且明顯這寒意正在順著他的胳膊往上攀升。


“砍了!”楊爍辰的聲音從後麵傳來,顧嘉南沒有猶豫,從一旁的自助餐桌上抓了一把餐刀,手起刀落,已經直接將這人的手臂從已經結冰的地方斬斷!


因為寒意還沒有散去,被砍斷的手臂甚至沒有噴出血來,截斷處都結了一層薄薄的冰霜。


不過幸好寒意沒有再往上蔓延了。


顧淵北也已經到了,他輕輕一招手,這會兒掉落在地上的那一枚小小的隻有杏核大小的晶體就漂浮了起來,懸停在他的身旁,這自然是楊爍辰送給顧淵北的冰核,對於身具冰係異能的人大有裨益,在天元大陸,五行體中的寒冰體也屬於並不常見的資質,不過一些門派收到這種資質的弟子後,時常會到圖戚那時居住的極冰之地捕捉圖戚的同族,就因為它們這種妖能夠自產冰核。


這大廳裏暖氣打得非常足,然而在這個瞬間四周圍觀的人齊刷刷冷得打了個哆嗦。


靜靜掃過人群,顧淵北開口,“蔡叔,我交代過你這幾件禮物不許任何人動,看來我的話是半點不管用的。”


旁邊顧家那位管家頓時冷汗都下來了。


楊爍辰手一伸,將冰核逸散的寒氣收入體內,嘖嘖說,“厲害了,身為普通人居然敢直接觸碰冰核,照理摸一下盒子都會被凍傷,隻能說還真是倔強地硬要作死。如果你這隻手砍得不夠快,整個人都會被凍成一尊冰雕,可能也挺有趣的。”


一旁有人對楊爍辰這樣惡毒的嘲諷怒目而視。


顧淵北隻是先看了一眼叫人打電話叫救護車的顧老爺子,又看了一眼人群,“汪星洋,你為什麽要將右手藏起來?凍傷的感覺不好受。”


冰核楊爍辰用特殊的隔熱盒子裝著,隻是觸碰盒子的話,其實隻是會凍傷,並不會太嚴重,不過一般人被凍那麽一下絕對不會再作死打開盒子去摸裏麵這明顯寒意驚人的東西了,除非腦子有問題。


然而,顧淵北一眼看出,凍傷了右手的汪星洋神色明顯有些慌亂。


汪星洋是被砍斷了手的顧淵麟舅舅的兒子,算是他的親表哥,顧淵北也不知道他是出於什麽心理,在自己凍傷了手明知道很危險的情況下,還忍著痛不去提醒盒子裏東西的危險,讓顧淵麟伸手去拿冰核。


顧老爺子犀利的目光一下子落在汪星洋的身上,“是你哄著小麟去拿小北的這個東西的?”


“不——我不知道,我不知道顧淵北的朋友會送這麽危險的禮物!”汪星洋努力藏著被凍傷的右手,“不是我讓小麟拿的,隻是小麒說修行者也不一定就能送什麽好東西,我們拿出來看看說不定可以嘲笑一下顧淵北……”


汪星洋今年十九歲,是比顧淵麒顧淵麟他們大一些,卻也沒有大太多,顧老爺子沉著臉問話還挺可怕的,他一下子沒忍住脫口而出。


一旁的顧淵麒也有些慌亂起來,“我不知道這東西有危險,表哥你都被凍傷了為什麽不說,還讓小麟去拿——”


“明明是你讓他拿的!”汪星洋憤怒地說。


顧淵北靜靜地看著他們內訌,平時這表兄弟三個好得像穿一條褲子的,想不到內裏其實也有他不知道的勾心鬥角金枝玉孽。


不過其實他一點也不感興趣,伸出手來,冰核安靜乖巧地懸浮在他的掌心,“修行者的東西當然是很危險的,因為修行者的世界本身就很危險。能夠平安喜樂的生活是一種福氣,你們應該珍惜,而不是因為可笑的好奇而硬是要來觸碰這些東西。不過幸好嘉南出手比較快,不然堂哥可能會就此沒了命。以後注意些,不要再犯了。”他的聲音平和淡定,不帶什麽感情。


顧嘉南蹲下來看著臉色刷白還在呻吟已經哭得滿臉淚痕的顧淵麟一眼,安慰他說,“沒事,你這條手臂還很新鮮,到醫院應該可以接回去,對?”她問見多識廣的宗琰。


宗琰嘴角抽搐了一下,“新鮮”這算是個什麽形容詞……


“現在趕緊送醫院的話也許可以接回去,但是這隻手被凍壞了,也有可能沒有用了。”宗琰歎氣說。


李容飛站在一旁同情地說,“截肢總比丟命好。”


一聽這話旁邊顧淵麟的母親汪女士幾乎要暈過去了,截肢?顧淵麟才多大啊,這要是落下了殘疾以後可怎麽辦!


顧老爺子也沒想到這好好的生日宴居然出了這樣的事,救護車將顧淵麟帶走了,汪女士用淬毒的眼神瞥了顧淵北一眼,轉過身打了顧淵麒汪星洋一人一巴掌,這才跟著上了車。


賓客們也開始陸陸續續知趣地離開,顧嘉南臨走之前悄悄對顧淵北說,“好像你家還真挺複雜的。”絕對不像她姑姑家那麽好對付,她姑姑雖然人不好,但畢竟慫。


顧淵北“嗯”了一聲,“我送你們出去。”


這件事再怎樣也是顧淵麟他們自己作死,他特地交代過蔡管家這幾件東西不能動,想著生日宴過後再額外收起來,畢竟生日宴的時候人多事雜,也不太方便收東西。顧淵北原本打算是收到他自己住的那個小公寓裏去的,根本沒想將東西放在老宅這裏。


雖然顧老爺子越來越看重他,但是老宅這裏人太多了,他不放心,像是管家蔡叔又或者老爺子的助理唐叔這種都是從小看著他兩個堂哥長大的,本來就有一定的偏向。


顧淵北可不想丟了東西再去找顧老爺子主持公道,他那兩個堂哥,本身早已經被養壞了。


然而他沒想到,都沒能撐到宴會結束就出了事。


蔡管家將他的警告置若罔聞,兩個堂哥還有他們的好表哥偏偏挑中了冰核所在的盒子,再加上他們那不可對人言的隱晦心思,最後出現了一個受害者顧淵麟。


顧淵北覺得真沒意思,他並不擔心大伯母能如何,但這一切讓他膩歪透了。


“爺爺,我要搬出去自己住。”顧淵北說,“我現在太危險了,為了兩個不時要挑釁我的堂哥和估計想要對我做什麽的大伯母著想,您最好讓我搬出去住。”


沒錯,危險的是他顧淵北本人,那差點奪走顧淵麟性命的冰核在他手上乖得像個小孩子的玩具,而他一接近,任誰都覺得溫度驟降。


顧斐海和劉玲芮眼神複雜地看著自家兒子,恍惚間覺得自己的兒子變得這樣陌生。


身為他的父母,這會兒他們都絲毫不敢靠近他,隻敢離他遠遠的,隻有他剛才那幾個修行者同學能夠毫不介意地站在他的身旁,根本不懼怕他身上散發的寒意。


修行者這方麵的抗性不同,冰核雖然也會讓他們覺得冷,卻到底傷不到他們的,幾人之中也就隻有李容飛可能會被輕微凍傷而已。


修行者和普通人之間,似乎已經有了一道藩籬,今天在場的人,也難免對修行者產生了一絲畏懼。


……這就是這些修行者們所掌握的超凡力量啊……不真正看到,是怎樣都很難真正意識到他們的強大與可怕的。


“好。“顧老爺子隻能答應下來,麵容仿佛一瞬間蒼老了好幾歲。


他知道,自己不可能捆住顧淵北的翅膀了,他注定,是屬於那一邊的。


生日宴的事沒對顧嘉南產生任何影響,不就是砍條胳膊嗎,她在特訓抓罪犯的時候砍的胳膊都不止十條八條了,實在不算是個事兒。


不過借由顧淵北的生日,她想起了程景歡的生日就在過年後了,要送小姨什麽禮物好呢?


買包包?不,還是買輛車送給小姨,她說要去學駕駛的。


就這麽愉快地決定了,顧嘉南拿出如意刷了一會兒技能熟練度,決定上線去把挑戰模式第四關給過了。


這一關的boss是個明顯的外國人,看起來像是東南亞那邊的,皮膚黝黑幹瘦矮小,反正顧嘉南一開口練霓裳這個角色自動開口說的都是係統規定好的對話,這回說出口的語言有點像英語但是聽起來口音很古怪。


地點是在海邊,一抹夕陽落在海麵,雪白的小帆船點綴在清澈碧藍的海麵上,這景色美得讓顧嘉南都稍稍有些分心。


不過她這會兒對自己的實力有充分的信心,持劍而立,整個氣勢和當初已經截然不同。


即便是打第三關的時候,她還沒有像現在這樣有這麽多的實戰經驗。


練霓裳這個角色自帶的高級劍術精通以前顧嘉南隻能用出百分之五六十的威力,在經過多次實戰之後,她有自信至少發揮出百分之八十的水平!


這一次的boss是敗得最快的,比打三號boss的時候還要順利。


“叮!恭喜通關挑戰模式第四關,獲得俠義值40,經驗值400,練霓裳等級+1。”


“叮!星極劍法2級(200/200),練霓裳習得星極劍法3級(滿級)。”


“叮!練霓裳領悟星蝕劍法。”


顧嘉南喜滋滋地拉開係統看掉落,照例一本《強身術》,這挑戰模式打了四關就掉了四本了,簡直無語。


然後是老慣例聚靈丹一瓶,練霓裳卡(45min)一張,加上上次還沒用的20分鍾卡,足以變成練霓裳超過一小時了。


最後,也是顧嘉南最期待的一項掉落,果然又出了個好東西!


七寶幻碧裙,和幻銀鐲隻能稍稍抵禦幻象,免除些許精神傷害不一樣,這是一件全方位的防禦靈器,隻要穿上係統裏判斷將會是防禦值+80,非常可靠不說,後麵還顯示著“七寶幻碧套(1/4)”,也就是說這個是套裝來著,也不知道集齊了會增加什麽效果。


這東西神器是神器,唯一的缺點就是……太耀眼了,碧青色琉璃一般的色澤,這穿上身太太太太過了啊!


“幸好它也是有特效的。”再怎樣也是靈器啊,單單它那超高的防禦就夠得上靈器的標準了,更何況還貼心的有兩條特效。


“可隨心意幻化七種外形,幻化至第七種時無法再次幻化新外形,七種外形固定後可隨意於七種外形之間切換。”


“具有自潔功能。”


顧嘉南興奮地套上裙子,站在鏡子前麵欣賞了一會兒,仔細沉吟了片刻,閉上了眼睛在想象中將裙子緩緩幻化成一條……秋褲。


其實這種幻化也是很考驗想象力的,必須要非常明確地在腦海裏構築出想要的模樣才行。


顧嘉南滿意地看著身上的黑色秋褲,差點幻化成紅色的了,還是黑色的好,等天氣沒這麽冷了之後還勉強可以當作打底褲穿。


很好。


到約好了出發的那天,顧嘉南在裏麵穿上七寶幻碧裙幻化的秋褲,外麵套上運動褲,再穿上了柔軟的羊絨衫和運動外套,根據羅老師的指示,收拾了幾件衣服塞進背包,裝好如意,又塞了一堆食物到儲物袋裏,就輕鬆地準備去靈地碎片了。


臨走之前,顧嘉南還特地去了一趟地下室,對慫慫縮在地下室裏的女鬼說,“好好看家,保護好我小姨,知道嗎?”


在她使用了禦鬼符之後,這個女鬼就隻能聽顧嘉南的命令,活動範圍其實並不僅限於這套房子了,是可以離開的,但顧嘉南一點都不想帶她出門。


帶她出去幹嘛,嚇別人還是嚇自己?


顧嘉南想了想又從係統的商店裏買了一把很便宜的魂珠扔給她,“可以慢慢吃,別搞得小姨需要你保護的時候還往後縮,知道嗎?”


女鬼隻能點點頭。


顧嘉南覺得,自己看她看久了,可能就不會怕鬼了。


拍了拍褲子,她腳步輕鬆地朝著學校走去。


四人都在羅克洋規定好的時間裏趕到了,一塊兒坐上了大巴車,顧嘉南立刻看到車上還是有幾個熟人的。還記得第一次去特訓基地時,車上包括他們四個一共有九個人,這一次要少一些,隻有兩個1班的同學在車上,其餘全部都是羅老師這樣的估計是修行班的老師們,不過有年輕的也有老羅這樣有些年紀的。


顧嘉南坐在車上悄悄問宗琰,“為什麽羅老師這樣的說自己隻能算是半個修行者?”


宗琰沉默片刻才說,“雖然羅老師沒有說過,但是我猜他應該是吃了奴丹。”


“奴丹?”顧嘉南疑惑不解。


宗琰苦笑,“像是天元大陸那種地方,修行者是需要大量的人類奴隸來幫自己做事的,但有一些事普通人的力量太過微弱,身體也過於脆弱所以實在是不夠好用,所以,就有一位煉丹師研製出了奴丹這種東西。價格低廉,吃下一顆能讓普通人擁有一到二級修行者的力量,和體修差不多,力量、耐性和各方麵的體能都會得到極大增強。不過奴丹就是奴丹,奴丹配合奴印,主人可以輕易掌握奴隸的生死,而且吃下奴丹的普通人終生也就是這個水平,永遠不可能像正常的修行者一樣修煉變強。”


顧嘉南看著坐在他們前麵的羅克洋,不知道為什麽覺得胸口悶悶的。


“那羅老師他們……”


“我覺得,他們應該是自願吃下奴丹的。”宗琰輕聲感慨。


在天元大陸,即便是普通人也是對奴丹這種東西唯恐避之不及,而羅克洋這些人明顯是自願的。


唯有這樣,才能為國家貢獻更多的力量,才能少犧牲一些戰友,才能在這些孩子成長起來之前為他們保駕護航。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