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35節


一開始自殺的兩個警方給出自殺的結論後就說過疑似因抑鬱症自殺,隻是這都死到第九個了,哪怕從宗老爺子那一代算起宗家足足有好幾百號人,這個概率也是高到不正常了,更別說還恰好三天自殺一個,難道他們約好的麽?


“不管其他人是不是抑鬱症,我看這個宗璃絕對不是。”顧淵北抬起頭來,“甚至從她電腦裏的資料以及客廳裏這些書和健身器械來看她不僅不是抑鬱症,還是個生活充實積極向上相當幸福的人。”他看向宗琰,“我看到她最近的都在看一些婚禮的東西,她是不是準備要結婚了?”


宗琰點點頭,“本來婚禮就定在今年十一的,差不多還有兩個月。”


顧嘉南拍了拍她的肩膀,就當是無聲的安慰。


聽到這裏,楊爍辰也閉嘴了,這事兒已經很明顯,與修行者無關才不可能。


“這毫無頭緒也不好查啊。”顧嘉南歎氣,“要不然去警局那裏先把所有的案件卷宗都整體看看能不能找到什麽線索?”


宗琰平靜地說,“已經有線索了才叫大家來的,不然浪費大家的時間也不好。”


“有線索了?”顧嘉南驚訝。


隻看宗璃這個案子的話真是丁點兒不對勁都看不出來,不管是誰下的手做得十分幹淨。


宗琰點點頭,“我二哥找了九處下頭的人幫忙查了點東西,最後確定了兩個嫌疑人。”她拿出手機給顧嘉南三人看,手機上一堆不算清晰的照片,“每一次自殺事件發生的時候這兩個人都會出現在附近不超過五百米的地方。”


顧淵北驚訝,“這幾張是監控我還可以理解,這兩張是車載記錄儀?這個……不會是衛星畫麵。”


“是,太過模糊不過和監控裏拍下的人比對過特征相符,應該就是這兩個人。”


就在這時楊爍辰抬起頭來,“這個案子上了任務app。”他用的是陳述句。


宗琰瞥了他一眼,“已經確定了與修行者有關為什麽不能上任務app。”


楊爍辰平靜地說,“你應該知道我的意思,這案子大約和靈器有關係,凶手的實力不可估計,照理不該這麽草率地放在任務裏的。”


任務app裏的任務都是嚴格限定凶手的實力不超過二級的,而現在宗家的案子足足給出了一千積分,卻對凶手的實力打了問號,這不該是交給他們這些學生的任務。


宗琰微微笑了笑,“你也知道現在的北通要找出一個三級的修行者都不太容易更別說三級以上的了,不是我自大,整個北通能超過我們四人實力的已經不多,憑借我們的實力和三級修行者交手也並不害怕。任務app是讓我們在舒適區和安全區裏做任務,這案子是我主動要求接下的,要說冒險其實並不太冒險,這人的實力必然也很有限,不然不會這麽偷偷摸摸縮頭縮腦就怕被發現,更何況我從哥哥那裏也借了一件靈器,萬一情況不對我們無法應對,不說其他的保護我們撤退還是沒問題的。”


說著宗琰從隨身的口袋裏拿出一枚碧綠如玉形如幼龜龜甲的竹片來,“青龜竹梭,你應該也認得。”


楊爍辰撇撇嘴,“天竹門量產的一次性靈器,當年圖戚也有兩塊來著。九處從哪個靈地碎片裏的可憐蛋身上搜出來的,一共搜到幾塊?”


“關你什麽事!”宗琰毫不客氣地懟回去。


顧嘉南感興趣地說,“這東西有什麽用?”


“簡而言之就是先給大家一個烏龜殼保護你然後化作飛梭卷起你就跑,不超過五人的情況下都有效。”楊爍辰說,“這玩意兒在以前的天元大陸也是保命神器,許多修行者都愛隨身帶一些,以這個世界修行者的水平來看哪怕是來幾個高級修行者也拿這竹梭沒辦法的。”


宗琰心中點頭,確實是這樣,以前龍元宗的蘇紅姒身為核心弟子,身上有數塊這樣的竹梭,並不覺得如何珍奇。


而九處手上其實一共隻有兩塊,這是五年來九處在這麽多靈地碎片裏唯二得到的兩塊。一塊在處長的手上,這一塊本來在徐副處長那裏,又被他送給了宗琰的二哥宗瑧,這次要處理宗家的案子宗瑧本來想親自出手,然而追蹤哭冥宗那個逃出來的弟子要緊,他顧不上這裏,就將這竹梭借給宗琰以免發生意外。


顧嘉南羨慕地看著宗琰手上的青龜竹梭,別看人家是一次性的,它特別有用啊!!不像她從探索模式裏搞到的靈器都是啥爪子扇子的,沒半點用,辣雞靈器係統判定都隻是綠色武器而已,叫是叫靈器其實是品級最低的那種,那之後她又開了幾次箱,全是這種類似的垃圾玩意兒。


……非酋的人生太悲哀了。


既然有了這竹梭兜底,幾人都開始認真討論要怎麽抓人。


“現在能確定這兩人的位置嗎?”顧淵北問了一句很實際的話。


宗琰點點頭,“他們沒有跑太遠,”她的聲音冷冰冰的,“估計還想在三天後再製造一起自殺案。”


宗家的人都住在北通,距離並不太遠,這兩個人在擺脫監控之後進入了市裏景區的山裏,不過北通本身是平原地區並沒有什麽高山,所謂的山也就和稍大點的土丘差不多,又被開發成了景區,範圍並不大。


他們回去學校吃了午飯就頂著夏日細雨進了山。


網上現在修行班的學生正是當紅題材,大家都知道他們出去做任務喜歡穿運動服或者索性穿寬大的校服,畢竟真要打起來活動不開才是真麻煩。


因為這次的凶手實力不明,謹慎起見顧嘉南四人都換了衣服,沒有穿舒適的t恤運動褲,盡管這帶起了一股學生裏穿運動服的潮流,但是凶手做賊心虛之下見到這樣穿著的高中生肯定會多看兩眼。


謹慎起見四人換了衣服,顧淵北換了襯衣休閑褲,楊爍辰顏色鮮豔的明黃色t恤加短褲,宗琰和顧嘉南甚至換上了連衣裙,不過裙子下邊兒穿著拉伸度大直到膝蓋的打底褲。


進了景區,他們四個看起來像是來約會的小年輕,青春靚麗朝氣蓬勃。


為了安全,他們沒有分開走,山裏不大,以他們的腳程半天都可以轉一圈了。


“這是……”顧嘉南以前為了省錢,是從來不可能花錢進景區來玩的,哪怕景區就在家門口也一樣。


顧淵北看了一眼,“人工飼養的藍孔雀,這種掛出牌子來賣的,估計就是賣給人家吃肉或者飼養的。”


“孔雀不是瀕危動物嗎?”顧嘉南印象中是啊。


宗琰搖搖頭,“隻有綠孔雀是,藍孔雀並不瀕危,也不是保護動物。”


他們裝作是好奇心強的學生,靠近了柵欄往裏看。


現在許多犯人都知道修行班的學生大多會攜帶武器,連琴盒之類的都成了走在路上別人會多看兩眼的存在,所以這回隻有顧嘉南和宗琰背著背包,卻是學生常見的那種雙肩包。


顧嘉南的包也是宗琰送的,皮質很軟不說,上麵的圖案非常少女範兒,和宗琰那個一看就是一個係列的,不過顧嘉南的是皮粉色,宗琰的是淺藍色。


包裏放著顧淵北和楊爍辰的槍,以及宗琰那把特殊的被分成五截的唐刀、顧嘉南的長鞭短刀以及她隨身帶的小灰兔儲物袋包。


柵欄裏這個所謂的孔雀園是不開放的,畢竟是個養殖孔雀來賣錢的地方而不是賣門票給人家看孔雀的園子。


他們這麽好奇並沒有引起裏麵那個正在打電話的男人的注意,因為時常有遊客好奇裏麵的孔雀。


顧嘉南他們當然不是真的好奇,而是顧淵北認出來了那個打電話的男人是監控中拍到的兩人中的一個。


他似乎情緒有些焦躁,顧嘉南的耳朵動了動,聽到他用幾乎稱得上咆哮的聲音在對電話那頭的人說話。


“……怎麽可能會上!”


“有人接了沒有……不知道?怎麽會不知道!”


“你這消息來源是怎麽回事!”


“……”


顧嘉南心中一凜,悄悄說,“他好像知道宗家的案子上了任務app。”


幾個人交換了一個眼神,內心震動。


其實知道任務app存在的人並不少,除了他們這些修行班的學生之外,上頭整合任務信息的、處理任務後續的政府工作人員,以及維護app運行的程序員等等都能知道app裏的內容。


更別說這世上還有黑客這種存在,可以盜取別人手機裏的信息。


不過現在他們的手機都是基地發的,似乎是說很難被盜取的安全手機,當時教導員也說過任務app裏的內容全是絕密內容。


現在讓他們感到不安的原因隻有一個,希望不是哪個同學又不經意間泄露了app上的內容。


“再這麽下去我覺得我們要暴露了。”顧淵北說,“既然已經有了任務,他肯定也有了警覺心,知道會有修行班的人來抓捕他的話我們再怎麽小心,他看到我們這個年紀的人也會提高警惕的。”


顧嘉南見那人的電話快打完了,“那怎麽辦,現在這裏隻有一個人,另一個人不在。”


就算把這人抓了,打草驚蛇之下說不定另一個人直接跑路了。


他們先距離那柵欄稍稍遠了一點,“等一等,如果到晚上另一個人還不出現,就先把這人抓了。”宗琰下定決心。


現在也隻能這樣了,不能一直等下去,否則說不定這人在驚慌之下也跑了。


幸好他們的運氣還算不錯,在天色剛剛擦黑的時候,一個和監控上特征都對得上的高挑身影出現在了視線裏。


“是他嗎?”


“應該是。”


“抓捕!”


等那人也進了孔雀園,四人再不猶豫,顧嘉南和顧淵北朝著孔雀園裏之前打電話的人撲去,宗琰兩人衝向了那個剛來自投羅網的家夥,不過他們四人都很小心,沒有距離太遠,免得竹梭發動起來無法卷住四人。


打電話的那個家夥大驚失色,顧嘉南卻大失所望,這人隻是個一級修行者,準確來說是覺醒的異能者,還是很弱的那一種。


“交給你了!”她對顧淵北說了一聲,轉頭就去幫宗琰兩人了。


真正厲害的果然隻有這個高個子,麵對圍攻都怡然不懼,從懷中掏出一麵小幡,揚了揚手這細雨綿綿的夏夜頓時變得陰冷起來。


如果是打過解謎模式第一關之前的顧嘉南或許還有點害怕,現在嗬嗬……算了,比起什麽陰鬼人屍的,這都是小場麵好麽!


“三級修行者!”宗琰非但沒有害怕,眼中反而燃起濃濃戰意。


在她看來,他們這個世界這個年代真的是平安太過了,即便是打著鍛煉他們這些學生的意思,這些任務也太安全了。


在天元大陸,差不多年紀的年輕修行者們要經曆的遠比他們這些學生慘烈殘酷百倍!


不經曆真正危險關頭的戰鬥,是不會明白那種感覺的,沒有真正的壓力,哪來真正的進步!


顧嘉南不知道這些,她隻知道麵對這個瘦得和竹竿似的青年時,她身上的寒毛都要豎起來了!強,很強!


連楊爍辰那素來漫不經心的麵容都帶上了幾分凝重,手上握著槍卻依然凝起冰劍來,他知道這一戰他必須要認真了。


以他們的實力如果對上一般的三級修行者,其實勝率還挺高的,低級修行者之間所謂的等級壓製其實並不算明顯,比如桑守業一級的時候就能吊打絕大部分二級的元素係異能者。但高級修行者對於低級修行者而言,那真的是無法越過的高山了。


眼前這個人隻是三級,並不是高級修行者已經是一件幸運的事了。


可他不是普通的三級修行者。


這位很明顯不是異能者出身,他是靠著修行升上三級的,手頭本身很有幾分硬功夫不說,手上那麵小幡是一件極強的靈器,絕對不好對付。


不過巧合的是,這小幡大約是可以驅使鬼怪的,而顧嘉南的鬼吼崩恰好是鬼怪的克星,實在不行……她還有三張鎮鬼符呢。


鬼吼崩是不挑武器的,施展起來顧嘉南特地選的那柄狹長短刀上都籠著一層淡淡的烏光,看起來有些邪異,而那小幡上的鬼影卻翻騰著想要避開她的短刀根本不想與短刀相觸。


青年有些詫異,隨即陰沉著臉,一雙手掌翻飛,先朝著顧嘉南急攻而來。


他看出了顧嘉南才是對他的靈器威脅最大的那一個。


這時候,顧淵北那邊已經將另一個犯人抓捕完畢,見到這場景想也不想抬手就是一槍!


寒意凜冽的子彈眨眼已經到了這青年的眼前,他頭微微一側想要避開這一槍,極寒的子彈擦過他的臉頰,凍得他半邊臉都失去了知覺。


這一槍讓青年的臉色更加難看了,他意識到自己雖然強,麵前這四個修行班的學生似乎也很不同尋常,真讓他們這樣圍攻下午說不定自己今天就要交待在這裏了,他心下一動就琢磨著逃跑。


宗琰一眼就看出了他的打算,手中唐刀刀氣縱橫,劃出無數道留有殘影的刀痕,在這一瞬不知道出了多少刀,即便是這青年本身強橫,也一時間被打得措手不及,隻能慌忙以小幡擋住這一波淩厲攻擊,小幡上鬼影翻騰,發出淒厲刺耳的尖嚎,宗琰從其中看到了她有些熟悉的影子,顯然宗家那幾個“自殺”的人都被收入了這小幡中,正在被迫受這青年驅使。


再怎麽不熟悉,那也是她的親人。


一時間宗琰心中暴怒,麵上卻愈加冷淡波瀾不驚,下手也愈加暴烈絲毫不留餘地。


楊爍辰手中的冰劍和宗琰恰恰相反,他每一劍都很慢,但一旦出手,卻準確而陰毒。圖戚和蘇紅姒這樣的名門弟子不一樣,他的本事都是在戰鬥中磨練出來的,這劍法沒有名字甚至不成章法,但是沒關係,有用就行了。他的劍從來沒有那些花架子,每一招都是為了傷人,甚至殺人,所以每一擊都是恰到好處讓人很難防禦的角度,從不是光明正大的劍法。


有這麽一個人在,他的每一次出手,青年都必然會因為他而分心。


而顧嘉南的短刀上烏光越來越濃,那些鬼影卻越來越淡,被壓製之下連小幡都微微顫抖起來,上麵一層靈光眼見著黯然不少。


青年心下著急,尤其是另一邊開槍的家夥又在瞄準,這會兒不逃,怕是很難走脫了。


顧淵北鎮定自若,又是一槍擊出,青年心中冷笑身形一閃就要避過,偏偏這時楊爍辰是伸手微微一擺,那子彈不僅稍稍偏移了方向,而且竟比剛才更急速些許,“噗”地一聲直接射入了這青年的下腹!


眼見著因為極度寒意青年的動作遲緩起來,顧嘉南一刀擊出,打飛了那柄小幡,一手去抓將這靈器搶到了手。宗琰毫不留情一刀戳入了他的肩部,楊爍辰落井下石一掌寒氣四溢直接拍在他的心脈處。


比起顧嘉南和顧淵北,宗琰楊爍辰下手要狠多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