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32節


徐望津一群人趕緊過河,紛紛掃視河灘附近,找了一圈,除了那些跌倒在地頹靡不起的老人之外,再看不到一個人影。


那個俊美修長豐姿出眾的顧道長早已不見。


顧嘉南在宿舍睜開眼睛,覺得自己十二分的委屈,“什麽叫完成度低,窩草,我廢了這麽老半天勁還帖進去三百俠義,居然說我完成度低才給這麽點獎勵!”


係統裏明確記錄著,“恭喜通關解謎模式第一關‘夜半荒村’,證據搜集度23%,完成度評價:低。獲得俠義值100,經驗值300,顧道長等級+2。”


幸好掉落還算可以,安慰了一下她受傷的內心。


“聚靈丹一瓶……這個也是老慣例了。鎮鬼符三張,嗯,說不定什麽時候有用。顧道長卡(20min)x1。”


真大方啊,第一關過了直接給20分鍾的變身卡!


最後,係統掉落的是一本書,其實係統裏麵掉落的書和傳道繭是差不多的,一次性用品,隻是外形和傳道繭有些差別而已。


“《鬼吼崩》,咦,這其實是一門法訣類功法居然不限武器,刀槍劍戟都可以施展,實在沒有肉掌也行,對鬼怪有額外的克製作用……可是,我再也不想和鬼怪打架了啊!!”


不過比起挑戰模式,解謎模式的獎勵已經堪稱豐厚了,尤其這是在她的完成度隻有低的情況下,實在沒什麽好挑剔的。


因為知道了桑守業已經成功獲救,顧嘉南這一覺睡得十分安穩。


然而有人這一晚注定是睡不好的。


徐副處長說要查一個人,自然各部門都調動起來了,嘯天被從床上叫起來的時候是很暴躁,大姐頭親自來了一趟之後就容不得他再有意見,隻能乖乖坐在電腦前。


不管覃拾村是怎樣偏僻的地方,要到那裏總歸也是要經過其他地方的,這裏距離陵京也不是太遠,不過是在山裏地方難找而已。


照理來說,不可能不留下絲毫痕跡。


然而,愣是連半個影子都沒找見。


“有意思。”徐望津淡淡說,“果然是來無影去無蹤,連我也看不出他到底是什麽人。”


“副處長,還要繼續查嗎?”


“查什麽?連個頭緒都沒有。”徐望津輕笑一聲,“算了,別忘了我們這次來還有正事。今天到得晚了,又優先需要救出桑守業同學……宗瑧,明天找你妹妹來我要見她。”


“好。”麵容冷淡話少到不愧是宗琰哥哥的青年答應下來。


“王思雯,你們明天給同學們上一節課,免得這些孩子們真碰上了還不知道是什麽事兒。”徐望津繼續吩咐。


王思雯猶豫了一下,“這對於他們來說會不會壓力太大了?”


“有壓力才是好事,再說現在國內外也不太平穩……真有顧慮的話先給1班的上課。”


“是。”王思雯隻能應了。


於是,第二天一早顧嘉南就收到了通知,說是今天1班的任務進程暫停,大家又被叫到了多功能廳上了一節科普課,比起剛進訓練基地時的那節,這門課才是真正對他們造成了極大的衝擊。


“我們今天仍然是要講靈氣複蘇的問題,很多同學都要說,這不是講過了嗎?但我現在要說的,是為什麽會出現所謂的‘靈氣複蘇’。”


“我們地球自古以來就是絕靈之地,從沒有所謂的靈氣,自然談不上什麽超凡力量,能發展到今天靠的都是無數普通人的勤勞和智慧。”


“即便大家都隻是高中生,但是我想大家對所謂的平行空間應該有些概念,”正因為麵對的都是高中生,王思雯也不好和他們扯什麽維度,盡量簡潔好理解就行了,“五年多前,之所以會靈氣複蘇,就是因為有一個平行空間忽然與我們的世界產生了重疊!”


“大家可能會覺得奇怪,隻不過是五年之前大家都記得那時候世界很平靜並沒有發生什麽怪異的事。因為空間重疊隻是短暫的一瞬間,而且那個空間基本已經崩碎了,最終隻有那個世界的一些空間碎片留在了我們地球。”


聽到這裏,顧嘉南忽然想起了宗琰說過的靈地碎片。


“這些空間碎片挾裹著屬於那個平行世界的靈氣進入地球,慢慢的地球也就有了微薄的靈氣,我們稱這些碎片為靈地碎片。然而漸漸的我們發現,這些靈地碎片絕大部分都很危險。”


王思雯冷冷說,“那個平行世界本就掌握著極強的超凡力量,擁有大量的修行者,那種恐怖程度不是你們可以想象的。而且,他們掌握了一種稱之為‘乾坤挪移天鏡大陣’的東西,世界崩散的力量可怕到他們之中最強的修行者也無法幸免,隻能躲入宗門之中靠著這奇怪大陣來試圖逃過一劫。這陣法極其詭異,外力越強它的防禦力也越強,一旦開啟就無法關閉,隻能等著陣力枯竭。”


“這陣法並不是百分之百靠譜,所以有很多宗門失敗了,陣法崩碎,那些靈地碎片裏滿是危險的靈地生物和殘留下來的一些東西。”


顧嘉南心中一緊,她想起來探索模式……好像就是靈地碎片!


“你們修煉的功法,每天吃的飽含靈氣的食物都是這麽來的,包括一些以後你們會接觸到的靈器。”


看著下麵年輕的麵孔帶著興奮的神色,王思雯閉了閉眼睛,“你們是不是覺得這是好事?”


她放了一張ppt,“給你們看一些數據。”


先是國家為了這些資源已經付出了多少代價,那些各大軍區死亡的數字簡直觸目驚心,“沒有什麽是平白得來的,你們能夠在後方安穩修煉是因為有無數普通人已經為你們做出了巨大的犧牲。”


靈地碎片每一處都非常危險,那些緊閉著的宗門他們進不去裏麵的人基本出不來,但一些其他的普通碎片卻也同樣危機四伏。


王思雯說著,又換了一張ppt,更何況,那些被大陣鎖住的異界修行者也不是完全出不來。


“……堪比斯州一座百萬人口的城市一夜之間全部死亡……”


“……德裏塞那三天失蹤四百六十七人……全部死亡……”


“……”


“3月,華國西吉省冬胤市一夜丟失兩百孩童,最終一百八十九具屍體被找到,一十一人至今不知所蹤。”


“5月,華國錦沅省飛綿市固北鎮林家村全村四千三百人被悉數殺害。”


“……”


讓人心驚肉跳的數字越來越多,有人忍不住問,“他們不是被困在那個什麽陣裏出不來嗎?”


“因為這個陣是你越強它越強,所以已經有一些靈地碎片裏的低級修士勉強從陣中逃出,而隻是這零星的幾個低級修士,都給我們造成了極大的傷害。更別說,那所謂的大陣,總有陣力枯竭的一天。”


“他們也是人,難道不能談談?”有同學甚至帶著幾分天真開口。


王思雯淡淡說,“他們奉行的是弱肉強食的規則,修士至上餘者皆為螻蟻,即便是修士之間,同樣弱者沒有多少活下去的空間隻能被上位者掠奪。容忍普通人的存在不過是他們需要奴仆和血食,沒錯,那個世界有些邪道魔道修士,是以普通人為食的。那個世界叫天元大陸,有修士千千萬,地域廣闊靈氣充沛,論地域大小大概相當於兩百個地球,可是那裏的普通人數量恐怕還沒有地球的二分之一多,而且絕大部分都在各大宗們為奴為仆,或者以一國養一門,生死不由自己控製不說,連靈魂都會被充分利用……”


平安喜樂四個字,在天元大陸是屬於想也不敢想的生活,即便是所謂的名門正派,同樣充滿著血腥殺戮和無情壓迫。


強者生存弱肉強食,天元大陸上但凡心不夠硬血不夠冷手段不夠狠的人早已經被淘汰了。


“怪不得國家這樣急迫。”顧淵北歎氣說。


顧嘉南沉默不語,是啊,怪不得這樣急迫,因為有一把刀始終懸在他們的頭頂。


不知何時,這把刀就會悍然落下!


第38章


科普課上完了,宗琰拉住了顧嘉南,“我有話要和你說。”


顧嘉南一臉茫然地看著嚴肅的宗琰,點了點頭,一旁的楊爍辰嗤笑一聲,“毛病!”他指了指顧淵北,“既然要說,他也來。”


宗琰點了點頭。


四個人回到宿舍,在沙發上坐下來,楊爍辰繼續一臉懶散地打遊戲,宗琰本也看不上他,直接看著顧嘉南開口,“我這個人幾乎不交朋友,可一旦承認了誰是我的朋友,就不喜歡有所隱瞞,之前是不能說,現在既然已經公開了靈地碎片的事,有些過往想要告訴你……若是因此你不想再繼續和我往來也沒關係。”


宗琰的態度太認真了,顧嘉南坐直了笑起來,“不管怎樣宗琰你都是我朋友呀。”


就知道是這樣……宗琰心中歎氣。


這些日子以來她和顧嘉南朝夕相處,基本上對她的性格也摸了個透,簡而言之,顧嘉南與她記憶中那個小師妹很有些相像,赤誠坦率,比起同齡的女孩兒其實要成熟一些,卻也仍有些稚嫩的孩子氣。


可是宗琰是真的想交她這個朋友的。


楊爍辰在一旁說,“有必要嗎?我覺得顧嘉南不知道反倒好一些,反正我們是同學。”


“還是同伴和戰友。”一起做任務自然是要相信自己的小夥伴的,顧淵北說。


不過,不論是他還是顧嘉南多半都感覺到了宗琰和楊爍辰的異樣,不坦誠一些的話確實會有些芥蒂。


不過顧淵北能理解大家都有自己的秘密,也知道他們倆很多東西不是不想說而是不能說。


“現在可以說了嗎,會不會有問題?”顧嘉南還是擔心宗琰把不能告訴別人的事告訴他們。


宗琰笑起來,“沒關係的,我們的事在上麵也掛了號,知道的人還是有一些的,並沒有你們想的那樣絕密。”


“你們……是不是和那個天元大陸有關係。”顧淵北語出驚人,顧嘉南驚愕地瞪著他。


宗琰點點頭,“是!應當說我和楊爍辰,都得到了來自天元大陸的一縷殘魂。”


“一縷殘魂?”


“是的,所以獲得了一些他們的記憶,多少人也有些受這縷殘魂的影響。”宗琰無奈地說。


比如她和楊爍辰本來無冤無仇,見麵卻情不自禁地產生敵對情緒。


顧淵北遲疑了一下,“難道不是……”


楊爍辰懶洋洋地說,“你想說什麽,奪舍還是重生?”


顧淵北閉了嘴。


宗琰微笑著,“國安九處的徐副處長一雙眼睛能看過去未來,能看穿一切事物的本質和因緣,他知道我們倆其實本質上還是宗琰和楊爍辰,隻是那殘魂某種方麵上來說太過強大,我們自從五年前吸收了那兩人的魂魄之後,難免性格變化,一開始,我家人也以為我被奪舍了。”


後來徐副處長來了,自然解除了誤會。


“所以上頭才會對天元大陸了解那麽多對嗎?還知道什麽乾坤天鏡陣的。”顧嘉南說。


“是乾坤挪移天鏡大陣。”宗琰糾正說,“王教導員沒有講,但是你知道為什麽有些宗門布置了這個陣法最後卻失敗了嗎?”


顧嘉南搖頭。


“因為無法激活陣法,”宗琰的聲音冷下來,“這陣法雖然神異,但布置的條件、材料和開啟方法都十分苛刻。我吸收的那縷殘魂本來叫蘇紅姒,是青嶺山龍元宗的一名修士,本來也算是年輕一輩中的佼佼者,天賦出眾前途似錦。龍元宗是天元大陸三大宗之一,是很有聲望的名門正派。在布下大陣之後,因龍元宗太大,布下的大陣之後,被抓來的一萬八千名散修竟然不夠用……”


楊爍辰冷笑一聲,“沒錯,我吸收的那縷殘魂就是一名散修,準確來說是一位妖修的魂魄,他好好在自家修煉,即便是天劫要來世界將傾也不過是一條命拿去。龍元門將他抓了之後,卻是要拿來生祭好開啟陣法,被生祭的人連靈魂都會被鎖在陣內日日忍受折磨直至魂飛魄散,這就是所謂的名門正派!”


宗琰沒去理他,隻是平靜地開口,“最後,蘇紅姒師祖這一峰上下三千餘名弟子被強行犧牲一同生祭了,蘇紅姒的師祖和師父拚了命才在龍元宗在的那片靈地碎片掉落地球時打開一條微小的縫隙,讓蘇紅姒的一縷殘魂逃了出來,想不到那妖修圖戚也趁機一塊兒逃了一縷魂魄。”


顧嘉南恍然大悟,“怪不得你們這麽厲害。”


宗琰點點頭,“即便是蘇紅姒和圖戚,也是不可能站到天元大陸那一邊去的,所以上頭知道我們被那兩人的殘魂影響也沒什麽。”


蘇紅姒和圖戚,和天元大陸那些幸存者可是有深仇大恨來著。


“那個龍元宗所在的靈地碎片,難道就在我們北通嗎?”顧嘉南不安地說。


宗琰點點頭,“沒錯。”


所以她和楊爍辰才會那麽湊巧。


顧嘉南心想,這可真是太危險了,她的親人朋友可都在北通呢。


“我們之前碰到的那起連環殺人案件,挖了眼睛送到山林裏去的,是不是也和天元大陸有關?”顧淵北忽然開口。


宗琰驚訝地看著他,“你發現了?”


“隻是覺得你們看到那個老人家的棒子還有後來犯人身上的木牌神情有些不對而已。”


楊爍辰哼了一聲,“哭冥宗的武器和狗牌。”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