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31節


噢,它是孟陽陽啊。


顧嘉南適時開了靈瞳,可以看到河中有一縷淡淡的閃著微光的絲線,正連著那團灰影和孟藍藍,她心中疑惑,孟藍藍竟然也是死在這河中?唯有這樣,才能解釋這河與他們的牽連,而且河麵上陰氣盤旋不去,竟然這裏是一塊絕陰之地,怪不得這兄妹二人死在河裏又恰逢靈氣複蘇,竟然都成了怨鬼。


隻是孟陽陽的狀況不太對,他照理怎麽都不會這麽虛弱才對,有這河裏的陰氣滋養,他即便比不上孟藍藍,也應該弱不了太多。


“要不要直接過去救人?”魏薇薇問徐望津。


徐望津倒是很客氣,“道長,你看呢?”


顧嘉南點點頭,她沒忘了除了任務,她的目的也是要來救桑守業的,“我先過去,你們一旦見我動手就直接過來搶了那位同學就跑。放心,我另有辦法脫身。”


這又不是她真正的身體,遊戲裏人物即便是死了,也分分鍾可以複活的。


“好。”


商量好辦法,顧嘉南率先踩著天罡八卦步接近了河邊,她很小心,孟藍藍都沒有發現她,即便是那些人屍和陰鬼有看到的,這會兒精神恍惚之下也根本顧不上他。


“哥哥,你聽我的,隻要吃了他的靈魂你就能好了。”孟藍藍急得幾乎要跳腳了。


灰影發出古怪而刺耳的聲音,“藍藍,收手。”


“收什麽手?哥哥,他的靈魂這樣凝實,你隻要吃了他,一人抵得過許多人……”


“藍藍,哥哥已經滿足了,為你報了仇,我不想再這樣下去了。”


“哥哥!你不想和我永遠在一起你嗎?你忍心隻留我一個人,你忘了,爸媽說過要讓你一輩子照顧我的!”


灰影沉默許久,才開口,“藍藍,我們的一輩子已經結束了,你不知道嗎?”


這會兒,他們都已經是鬼了。


顧嘉南聽他們的話,大概猜到了灰影為什麽這麽虛弱,怪不得那六個大學生即便是離開了覃拾村,這四年的時間裏也陸陸續續因為意外去世了。鬼是不能離開死亡的地方太遠的,即便是孟陽陽這樣在絕陰之地死亡又受陰氣滋養的鬼也是一樣。


如果他不是離開的時間太長又走得太遠,也不至於虛弱到幾乎要魂飛魄散了。


當年那幾個大學生進了山,孟藍藍也偷偷進山找他們,最後果然如她所說,她對這附近的山林十分熟悉,比警察他們早一步找到了那幾個大學生,警察和搜救隊是第二天找到那六個大學生和孟藍藍的,至於那一晚發生了什麽,隻有孟藍藍和那幾個大學生知道。


既然孟陽陽說是報仇,大約是發生了很不好的事,所以他們才會一個個死於非命。


可是,孟藍藍到底是怎麽死的?


“你既然不肯,那我就先殺了他,哥,你不吃也得吃!”孟藍藍的神色猙獰起來,有了些許女鬼的模樣,她走到桑守業麵前,恨恨說,“隻能說你運氣不好,靈魂這樣凝實,偏偏又長得像那個該死的家夥,乖乖給我哥哥吃了,也能少受點罪。”


厲鬼是可以通過吞噬靈魂才使得自己更強的,比如孟藍藍這會兒這樣強,就是因為她吞掉了不少村子裏的鬼,這也是為什麽大家都這樣害怕她的原因。


顧嘉南持符在手,再也不猶豫,一符飛出,“鎮鬼!”


孟藍藍被符紙命中,頓時僵在原地,但是她實在太強了,卻不像其他鬼魂那樣完全不能動彈,而是漸漸麵容變得鐵青腫脹,一雙手長出尖銳可怕的黑色長甲,黑色的頭發變長,滴滴答答地落下的全是深紅色發臭的血水,她顯然要恢複鬼形了。


在她動手的刹那,徐望津他們也都衝了過來。


救人才是他們的第一目的。


第37章


在顧嘉南的心裏,比起任務,當然是同學的生命更重要,所以即便是還搞不清孟藍藍是怎樣死的,見她要對桑守業動手,她還是義無反顧地動手了。


徹底化作鬼形的孟藍藍再沒有了剛才那副秀美明媚的模樣,反倒相當恐怖陰森,她在水裏死的,卻未必是淹死的,顧嘉南看到她的後腦一大片的血汙,才會導致她頭上淋漓下來的全是血水而不是河水。


多半她是被人用鈍器攻擊了後腦,才會跌入河中。


見顧嘉南跳出來對付孟藍藍,那些正排隊前行的陰鬼們都停了下來,四周鬼影憧憧全都盯著這邊,看得顧嘉南寒毛直豎。


徐望津他們的速度很快,尤其是陳風和,竟是意外地快到驚人,一把擄起桑守業,一行人直接越過不寬的河水,朝著山林逃遁,免得被這些陰鬼和人屍合圍了。


孟藍藍見狀發出一聲尖嘯,連顧嘉南的腦中都“嗡”地一聲刺痛起來。


這個boss鬼可不是普通鬼可以比的。


就在這時,徐望津忽然朝著這邊睜開了眼睛,顧嘉南與他對視的那一瞬仿佛見到了漫天的星光。


這種感覺很難形容,現場不論是誰都失神了片刻。


不過也因此顧嘉南擺脫了孟藍藍尖嘯的控製。


“五雷!”


引雷下劈,打斷了孟藍藍的尖嘯,她迅速躲開,雷光閃爍了一下可惜地沒有命中。


已經到了對麵的徐望津卻若有所思,陳風和饒有興趣地說,“你看到了什麽?”


徐望津輕笑一聲,“什麽也沒看到。”


“什麽?”


“這個顧道長真是有點奇怪。”


“沒有什麽比我隻看到一片虛無更奇怪。”徐望津緩緩說。


仿佛這個人沒有過去沒有未來與這個世界沒有絲毫牽扯。


這世上……不可能存在這樣的人。


這時,孟藍藍已經氣急敗壞,“你是什麽人!”她的聲音嘶啞銳利。


顧嘉南其實還是想完成任務的,“孟藍藍,是誰殺了你?”


孟藍藍愣了一下,隨即冷笑說,“肯定是這村子裏的人!”


“……也就是說你自己都不知道?”


“需要知道嗎?他們害死我了的哥哥,逼死了我的父母,我會跌到河裏肯定也是他們幹的!”她血紅可怖的眼睛掃過那些瑟瑟發抖的陰鬼,冷厲地說,“沒關係,反正我把他們全部弄死,也是報了仇!”


顧嘉南看了看四周,“你是說你的父母也死了?”


“是自殺的。”孟陽陽忽然開口,他的聲音都開始模糊起來,魂體已經快保持不住了,“我出事後,藍藍回來了,村裏有些流言蜚語,又加上五叔家的孫子死了眼睛被挖了,他們都說是藍藍動的手……藍藍死後的第二天早上,我的父母被人發現喝下了農藥,兩人都沒救回來。他們沒有像我們這樣死在這河裏,死時其實也沒有怨氣,所以沒有成為鬼……我很慶幸,他們沒有像我和藍藍這樣。”


“哥!”孟藍藍歇斯底裏地說,“爸媽如果還在的話多好,我們一家都可以在一起!”


一邊說著她一邊迅猛地朝著顧嘉南攻擊,幸好顧嘉南步法出眾,她又顧忌著顧嘉南手上的鎮鬼符,才勉強能夠應對。


眼睛被挖了?


“孟藍藍,那個最開始死掉的孩子是不是你殺的?”


孟藍藍的眼睛幾乎要瞪出血淚來,“當然不是!雖然我恨他們傷了哥哥的眼睛害了哥哥,可是那時候我根本沒想要殺人——不過後來,他們說是我殺的,好,我就把村裏那些喜歡亂拿石子打人的討人厭的小孩子全殺個一幹二淨!”


她喊著,四周的陰鬼抖得更厲害了,顯然十分害怕她。


顧嘉南若有所思,她並不笨,平時看著或許沒有顧淵北這種學霸那樣聰明,但是腦子其實動得挺快的。


她的腦海裏忽然冒出來一個可能。


“孟藍藍,我知道那個孩子不是你殺的。”她忽然開口。


孟藍藍的攻擊緩下來,“是誰,到底是誰!”


“是外人殺的,你知道嗎?就在前幾天你們村裏來了三個人,帶著很多大箱子,他們是在外麵殺人之後挖了眼睛送到樹林裏去的,殺了那個孩子挖了眼睛的人,很可能就在山林裏!”


孟藍藍冷笑,“算了,那也不重要了,反正我已經報了仇——”


“你知道是誰打的你嗎?”


“不管是誰,這村裏討人厭的小孩兒,喜歡看熱鬧的大人都被我殺了!留著那些老頭兒老太婆看著這些鬼受我控製哈哈哈,我心情不好了就吞掉一個,變成鬼了又怎樣,我覺得現在很好。”她狀若瘋狂,已經完全看不出人的模樣。


顧嘉南見四周沉默林立的陰鬼,冷冷說,“我知道是誰殺的你。”


“是誰?”即便孟藍藍說不介意,但能知道到底是誰還是好的,“你告訴我,我可以饒你一命。”


顧嘉南盯著她,“是你的父母!”


孟藍藍徹底呆住了,顧嘉南趁機近身,連續三張鎮鬼符貼在她的身上,眼見著她的身體顫動著,黑色的鬼氣翻騰滾動,她不放心,鎮鬼符跟不要錢一樣又多貼了好幾張。


“你騙我!”孟藍藍尖銳地說,“爸媽不會的,他們最愛我!”


“就是因為他們愛你,所以無法接受你跑進山林裏去害了你哥,無法接受你回來後並不覺得是自己的錯反而推給那些小孩兒,無法接受你也許因為將你哥的死怪在那些小孩身上還殺死一個孩子……”


父母並不都是公平的,別看平時格外寵愛孟藍藍一些,可看著那滿屋子細心維護的獎狀,就知道這對老夫妻心中對孟陽陽有多重視。可就因為孟藍藍私自跟著陌生人跑進山林,孟陽陽才會出了意外,恐怕這對老夫妻心中格外愧疚,覺得自己害了大兒子。而女兒回來之後,非但不覺得自己有錯,反而覺得是那些小孩兒的錯……也許因為山林裏發生了一些事,她精神恍惚之下甚至看不出傷心,反倒充滿了暴戾。


或許村裏那些流言蜚語這對老夫妻本來也是不信的,然而看著日漸暴戾充滿怨恨的女兒,未必沒有懷疑。


小村子閉塞又落後,他們終於不堪壓力,決定自己離開之前,帶女兒一起走。


不過要讓孟藍藍這樣的人自殺,顯然是不可能的,於是,還不如讓她也在冰冷的河裏陪因她而死的哥哥。


這個推測是有道理的,本身孟藍藍也不是那種逆來順受默默忍受的性格,山林裏真的發生了不好的事,她也不會覺得是自己錯了,肯定都是別人的錯,這時候或許根本想不起為哥哥悲傷,隻會覺得怨憤於別人害她。


盡管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孟藍藍一開始確實是受害者,但是後來就變成了徹底的加害者。


不過,顧嘉南也沒有證據就是了,不知道這種推理係統認不認?


不管係統認不認,她都決定要殺死孟藍藍了,哪怕她再可憐,也不是屠殺村子裏上百口人,又將整個村子變成鬼村的理由。


孟藍藍確實十分強大,她的鬼體迅速暴漲,已經變成了一座小土丘大小,麵容猙獰可怖,河水都被徹底染成了鏽紅色。


似乎是知道顧嘉南要對孟藍藍動手了,那些陰鬼全都撲了上來,不是對付顧嘉南,而是都撲到已經成了巨怪的孟藍藍身上,不顧一切地撕咬著她,即便是顧嘉南扔出的五雷波及到了他們也沒有讓開。


四年了……這些陰鬼在孟藍藍的壓迫下已經四年,他們被她殺死心存怨氣,卻又因為被她壓迫對她既恐懼又怨恨。


隻有那些已經走過鬼門的陰鬼原本茫茫然地站在原地,沒有了記憶的他們已經徹底成了鬼怪,再也與過去無關,隻是一眾陰鬼都撲上去撕咬孟藍藍,它們居然也受到了怨氣影響,一同撲了上去。


最後,顧嘉南也不知道孟藍藍究竟是被自己的五雷咒殺死的,還是被那些陰鬼分食而亡。


孟陽陽歎了口氣消散了,孟藍藍淒厲的叫聲仿佛還留在耳邊。


顧嘉南愁的是現在這個村子要怎麽辦,這特麽已經成了鬼村了啊!


她拉開係統,瞥了一眼商店剛刷出來的東西,“係統你有毒!這麽貴的嗎?!”


更有毒的是這張符到這時候才刷新出來,前麵你想買都沒有,明擺著就是必須要用才能搞定現在的狀況。


“淨化符,價值300俠義。”


這個任務她都不知道有沒有成功,即便是成功了,她覺得係統也不可能大方到給她三百俠義!


然而現在這個情況也沒有選擇了,她隻能購買了一張淨化符,甩手朝著鬼門扔去。


一時間清光大放,停留在山林邊緣的徐望津等人看著河對麵一片青白色的光,漆黑的鬼門消失了,一個個陰鬼漸漸散去,鬼屍倒地再也爬不起來,人屍也慢慢褪去怪物的外形,變作喘著氣顫巍巍的老人家。


短短幾分鍾的時間,那盤桓在覃拾村的陰森鬼氣就消失了,變作夜空之下一個尋常安靜的小村莊。


“人呢?”陳風和驚異地叫出聲來。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