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30節


女鬼身上的鎮鬼符還在,那些人屍不敢碰她,她發出一聲淒厲的尖叫,眼睛流下兩行血淚來。


“人屍以新鮮血肉為食,鬼屍生冷不忌,血肉和鬼魂都是它們的食物,隻是——”


接下來的不用顧嘉南說,大家也看到了,那被吞下的小鬼並沒有消失,那人屍幹皺蒼白的脖頸上漸漸突出一張人臉來,正是那剛剛被吞下的無眼鬼童,它滿臉痛苦,正在嚶嚶哭泣,隻是哭不出眼淚而已,但那模樣沒有人會懷疑它正忍受著極大的折磨。


顧嘉南歎了口氣,直接用五雷咒將那隻人屍滅殺。


女鬼靜靜流著血淚,卻伸出手來,指著一個方向。


雖然她沒有說話,顧嘉南卻知道,那裏應當是孟藍藍所在的地方。


希望桑守業還活著,顧嘉南想。


第36章


現在顧嘉南顧不得愁解謎模式為什麽這麽凶了,她得想辦法去女鬼指的方向,可是外麵已經是半鬼屍的海洋。


人屍正在朝著鬼屍進化,更加凶殘暴戾了。而人屍至少白天是人,還殘留著一些神智,鬼屍就不一樣了,這已經徹底是鬼物,別說是神智了,連人性都絲毫不存在的。


“那我們就幫道長一把。”徐望津文質彬彬地說。


顧嘉南心裏清楚他們要找桑守業的話目標其實是和她一致的,但是這個狡猾的副處長壓根兒沒說這個事兒,倒搞得像是特地來幫自己的一樣。


不過因為她也想救同學,倒是沒多想。


大人的世界永遠比孩子的要複雜,顧嘉南這會兒還沒有意識到,其實徐望津是想讓這位一看就十分不簡單的顧道長欠自己一個人情,不管這個人情是大是小,以後都會好說話一些。


謹慎之下,他們不可能直接出去,有幾隻進化到一半的鬼屍跳入了窗戶來,外麵幾乎還都是人屍,沒有這樣強大的本事,大多還是被攔在門外的,顧嘉南沒看到徐望津出手,不論是人屍還是鬼屍都是有身體的,修行者都能對它們造成一定的傷害,隻是沒有特定的方法,很難殺死它們而已。


在場的幾乎都是高級修行者,要真對付起這種怪物來,也不是全無辦法,不一會兒這零星幾隻都被滅殺了,雖然絕大部分都是死於顧道長的五雷咒。有人配合之下,他一發就能幹掉一隻非常順利。


吞下一顆聚靈丹,顧嘉南給這個號恢複了靈力,才第一個跳上屋頂。


二層小樓的視野本來稱不上高,但是這個村子本身也沒有什麽高樓在,所以看得十分清楚,洶湧的人屍還在朝這邊聚集,她辨明了女鬼指的方向,直接從屋頂上向那裏跑去。


村子裏房屋與房屋之間緊緊挨著,他們隻要不下去,人屍是上不來的,隻有進化中的鬼屍才有這個本事,無形中壓力小太多了,要真在下麵跑,密密麻麻的人屍足以將他們九個人淹沒。


顧嘉南的心裏還憂心著任務要怎樣完成,現在覃拾村整個兒都暴動了,要怎樣才能完成任務啊,壓根兒沒有解謎的空間好不好。


“應該就是那棟屋子。”徐望津忽然說。


顧嘉南也發現了前麵有一棟屋子和其他不一樣,本來外形還不算顯眼,但是現在外麵全是人屍,偏偏那個地方像是一個真空地帶,所有的人屍都不敢靠近,這就很有問題了。


也就是說,即便是沒有女鬼提醒,隻要出來繞一圈,他們就能發現這裏的端倪。


“走!”顧嘉南加快了腳步,她現在隻想趕緊解決離開這個鬼地方,如果不是心中念著要找桑守業,說不定她會直接放棄這個任務,太坑人了。


走到那屋子附近,顧嘉南一下子停住了腳步。


這是一棟村中不起眼的房子,位置稍稍偏僻,也有些陳舊了,也是仿民國式樣的二層小樓,卻比之前他們在的那棟小很多,自然就顯得逼仄狹窄。


然而現在,就在這小樓四周,擺著一圈零散的骨頭,即便是顧嘉南這種高中生,也知道這肯定是人骨,更可怕的是借著不算明晰的月光,可以看到那些骨頭上有著無數大大小小的齒痕!


她才十六歲,這種恐怖畫麵不應該r18麽嚶嚶!


“陰鬼!”徐望津忽然說。


不用他提醒,顧嘉南也看到了一個又一個的陰鬼從四周走出來,卻都朝著一個方向聚集而去。


“要不要去看看?”魏薇薇開口說。


陳風和抿了抿嘴,“喂喂喂,你要去就去啊,我們這次是來救人的又不是來揪鬼的,先進去看看那個同學在不在才是。”


魏薇薇最討厭他叫自己的綽號,根本不想理他,隻詢問著徐望津的意見。


徐望津卻對顧嘉南說:“道長的意思呢?”


顧嘉南看著陰鬼們前去的方向,巴不得離它們越遠越好,“進屋看看。”


她的任務是找到孟藍藍怎麽死的,和陰鬼也沒什麽關係啊。


一進門,一股陰冷到讓人不舒服的氣息撲麵而來,現在是夏天,這屋子裏卻冷得像冰窖。


顧嘉南先看到的,是貼在屋子裏牆上的獎狀,因為太多,貼了滿滿一牆。


“孟陽陽同學……”既然這裏是孟藍藍所在,這個孟陽陽同學和她有什麽關係?顧嘉南看了下獎狀的時間,幾乎是從小到大一直到高中的獎狀了,很多都已經陳舊褪色卷邊,但很顯然有人在細心地維護著這些獎狀。難道這個孟陽陽是孟藍藍的哥哥或者弟弟?看名字挺像的。


然後,就是樓梯那邊有一張合照,應該是是全家福。


顧嘉南將視線落在照片上那個年輕的女孩子身上,比起照片上那對年老滄桑的父母和瘦削普通的男孩兒,唯有這個少女長得明麗鮮豔,笑容燦爛,從她臉上幸福的表情和白皙的皮膚看起來,這應當不是個重男輕女的家庭,連她身上穿著的連衣裙看著都比一旁的男孩兒衣著要精致多了。


“這裏應該就是孟家,如果這是孟藍藍的話長得挺可愛啊,為什麽剛才那個陰鬼那麽怕她?”陳風和湊過來說。


顧嘉南也不知道,但是她比其他人知道得多的一點是,孟藍藍死了,不管照片上多好看,她現在令人恐懼,多半已經是個可怕的鬼。


可怕到人屍和陰鬼都不敢靠近這裏,這房子裏雖然冷得過分,卻沒見到任何威脅。


徐望津吩咐,“搜一下。”


找到桑守業要緊。


顧嘉南也順勢跟著上了樓……總算不用走第一個了,感動!


樓上有更明顯的生活氣息,不像剛才那棟樓那樣淩亂不堪。


稍顯陳舊的沙發,老舊的電視,以及被整理得很幹淨的書桌,樓上共有四個房間,因為房子本身不大,所以房間也很小,向陽的兩間明顯是給孩子的,大約是孟藍藍和孟陽陽一人一間,裏麵兩間一間是老夫妻倆的房間,另一間是雜物間。


大約最開始孟家建這樓也是衝著當時要做旅遊村去的,樓下的四間房都弄得一模一樣,還要多出公共的衛生間和廚房,作為給遊客住的民宿,不過後來旅遊村沒發展起來,隻能閑置了。


幾人繞了一圈很快就發現桑守業不在,畢竟房間都不大,要藏人並不容易,顧嘉南也不知道樓下的人能不能有所發現,她想了想到孟藍藍的房間看看。


在房間的簡易書架上看到寫著“孟藍藍”三個字的書本時顧嘉南鬆了口氣,知道自己找對了人。


解謎模式中最容易出現的道具是什麽?日記本!非常慶幸,孟藍藍同學也有一本粉色的帶鎖的日記本,顧嘉南興衝衝地弄開鎖,失望地發現這本日記隻記到孟藍藍五年級,之後再也沒寫過,以照片上來看,孟藍藍至少也有十五六歲了。


不過粗略掃過日記的內容,看來孟藍藍真的是家裏被寵壞的小姑娘,父母都相對偏愛她,反倒是她哥哥因為太懂事反倒不如她受寵,再加上孟藍藍從小就長得漂亮。


顧嘉南在孟陽陽的房間也轉了一圈,啥也沒有發現,隻能失望地下了樓。


徐望津正在打電話,顧嘉南下來的時候他正與對方說,“多謝,我知道了。”掛斷了電話他才對顧嘉南說,“道長之前說是為了孟藍藍而來?”


“是。”


“我剛下托一個好友查了下覃拾村的事,這個村子在四年多前發生了一些事當時有民警來調查過,和我說了一下當時的情況。”


顧嘉南精神一振,這是現實影響遊戲一不小心觸發幸運值max劇情了嗎?


“請說。”


“四年多前,曾經有六個大學生到過覃拾村,據說是一群想進山的驢友,他們不想去那些已經開發過的山,聽說覃拾村這裏十分偏僻,進山也很方便就過來了。然後進山之後失蹤了差不多一個禮拜才被找到,”


“當時他們失蹤後的第三天,有村民報了案,警察來了之後,在村子裏住了幾天,和搜救隊員一起進山救人,就這幾天裏,村子裏發生了些事,那個警察到現在還記得,也記得孟藍藍。”


“她年紀不大,那個警察說當時好像才念初三,硬是要跟著進山說她山裏熟,警察當然不會答應,她就偷偷跟著進了山。孟藍藍有個哥哥叫孟陽陽,據說成績很好在陵京那邊讀高二,當時恰好因為暑假在家,隻是不幸被村裏幾個孩子拿石子兒打傷了眼睛,不算嚴重,休養一陣子就能好。哪知道因為孟藍藍進山的事,孟陽陽聽父母的話去找她……因為右眼受傷包著紗布影響了視線,不小心失足掉到河裏淹死了。”


顧嘉南:“……”


“至於之後的事那個民警也不知道了,他們找到那幾個大學生之後就離開了。而且他們到現在都不知道覃拾村發生了怎樣的變化,畢竟這裏偏遠,每年上頭來考核的時候,好像還挺正常的,就是年輕人都帶著孩子出去打工了全是空巢老人。”徐望津說。


顧嘉南想了想,“孟藍藍為什麽要跟著進山?”


“……當時那幾個大學生在孟家的民宿住了一晚,孟藍藍似乎喜歡上了裏麵一個大學生。”


“那幾個大學生後來都安全離開了覃拾村嗎?”


“是的,據說當時都回學校了。”徐望津皺起眉不知道想起了什麽,又打了個電話,不多時掛斷了才對顧嘉南說,“我讓人查了一下,四年多的時間裏,那六個大學生都因為意外死亡了。”


“意外?這也太巧了!”陳風和叫起來。


魏薇薇沒好氣,“因為肯定不是巧合啊!”


顧嘉南感覺自己已經抓到了一點端倪,但是還不能確定,應該說,她還是不知道孟藍藍是怎麽死的,至少她已經死了這件事肯定沒有人報案。


“那孟藍藍的父母呢?”


“這個就不清楚了,民警也沒有了解過這方麵的情況。”


本來一個村裏的情況村幹部肯定了解,問題是這村子整個兒已經成為“鬼村”了,再讓顧嘉南去找村委會辦公的地方實在是很恐怖啊。


如果沒有徐望津這個“幸運npc”,估計她要了解到這些信息就要去找村委會辦公室了,很可能這地方對於當年那幾個大學生失蹤的情況以及孟陽陽去世等都有距離,包括孟藍藍的父母是不是也出了事……但顧嘉南不想去。


她絕對不想單獨行動!!


現在讓顧嘉南感到不解的是,孟藍藍抓桑守業做什麽啊?


總不會是……吃……


“看來必須要去那邊看看了。”顧嘉南愁眉苦臉地歎氣,雖然這表情不會出現在顧道長的臉上。


陰鬼還在慢慢朝著一個方向而去,人屍們在漸漸化作鬼屍,鬼屍想要吞掉陰鬼,卻被還有意識的人屍攔著,然而,人屍不是鬼屍的對手,一具具人屍被鬼屍撕裂分食,鬼屍的脖頸處長出一張張痛苦恐怖布滿皺紋的老人臉來。


整個村子都亂起來,比恐怖片更恐怖的地獄場景讓王思雯都忍不住跑到旁邊嘔吐了一次。顧嘉南也很想吐,她覺得自己的胃已經十分不適地翻騰著,卻神奇地沒有吐。


……嗯,大概又被係統河蟹了。


一路上畫麵越來越凶殘,他們跟著這些陰鬼前進的方向,發現現在情況十分詭異,陰鬼一路前行,有許多都嚶嚶哭泣著看起來格外悲慘,鬼屍喪失人性隻剩下吞噬本能,人屍卻很明顯在保護那些哭泣的鬼屍。


“這些陰鬼很可能原本是村子裏那些年輕人。”徐望津猜測說。


顧嘉南點點頭,不然不至於這些年老的人屍幾乎拚命在保護他們,也就是說,這個村子裏的年輕人和小孩子,其實都已經死了,化作了陰鬼。她看向那些鬼童,大多眼睛受傷,像是之前她見到的那兩個眼睛隻剩下血洞的差不多。不知道為什麽,她想起之前徐望津說的話,孟陽陽是因為被村裏的小孩子拿石子打傷了眼睛,才會不慎掉落河中……這明顯帶著報複風格的傷,是孟陽陽自己做的還是孟藍藍?


殺掉幾個圍聚過來的鬼屍,他們看到前方不遠處的小河,顧嘉南心中明悟,這應該就是孟陽陽出事的那條河了。


“是桑守業!”王思雯驚喜地叫出聲來。


河邊的情況很清楚,陰鬼們遊蕩到那附近,已經有一團黑色陰影越來越深,陰鬼夜行鬼門開,本來也不是真的到路上走走就行,那些慘然哭泣著的陰鬼穿過那片陰影之後,臉上那種悲傷的神情就不見了,鮮紅的眼睛裏隻剩下殘暴陰鬱。


鬼門要徹底凝成,需要更多的陰鬼穿過那道還不穩固的“門”,陰氣匯聚,眼見著就要成功了。


“過了鬼門,就徹底與人世相絕。”顧嘉南看到了係統給出的科普。


與人世相絕,自然是忘卻前塵,從此變成沒有意識沒有記憶的厲鬼了。


人屍們看著也很悲傷,這些老人模樣的人屍口中發出荷荷的聲音,卻吐不出一個字來,隻讓人聞之心酸。


河邊有兩個相當與眾不同的“鬼”,其中一個少女模樣,與其他陰鬼不同的是她靈魂凝實,竟然如生前一般俏麗明媚,顧嘉南一眼就認出這位就是孟藍藍,而她的身旁有一個淡淡的灰色影子,看起來馬上就要消散一般,已經撐不了多久就要魂飛魄散,因為這一團灰影已經無法凝聚成人形,所以也看不出是誰。


而桑守業神色萎靡,被捆著放在那灰色影子的旁邊。


顧嘉南耳聰目明,她隱約聽到那女鬼孟藍藍尖聲說著,“……你怎麽不聽我的話!哥——你聽我的!”


灰影沉默無聲。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星際女帝穿成靈樹後我拯救了異世界學霸的女票又抓妖了我在地府的火鍋店持證上崗了我男朋友說他是龍建國後我靠守大門為生錦鯉郡主軟萌甜就問你服不服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