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29節


他們這些九處的修行者自然是見多識廣的,靈氣複蘇之後帶來的不僅僅是人可以修煉了,還有許多不科學的異變,比如“鬼”,其實並不少見。靈氣複蘇之後,人漸漸有了肉體和靈魂之分,肉體死亡靈魂一時沒有消散的話經過靈氣的滋潤,就會化作鬼。但是絕大部分的鬼其實都很弱,純粹的靈魂本來就很脆弱,即便是經過靈氣的滋養有了一些力量,也對人類造成不了多少傷害。


但這隻是絕大部分,也是有一些“天賦異稟”的鬼的。


修行者對付鬼的方法也很簡單,直接滅殺就好了,即便是那些普通人無法針對的鬼,隻需要修煉了靈魂方麵功法的修行者,多半是能滅殺鬼魂的。


不過,眼前那東西已經不能用單純的“鬼”來形容了,因為它是有身體的,雖然身體很怪。


顧嘉南心中卻在吐槽,不是解謎模式嗎?她想象中的解謎模式,應該是問問話然後推理一下,即便是有些危險,也不該是開始就這樣啊!


這特麽都變成半人半鬼的怪物了,她找誰問話去!


正想著的時候,不知道從哪裏吹來了一股陰風,門板拍打的“啪啪”聲連綿不絕,徐望津身旁的人頓時警覺起來,團團將他保護在中間。


月光之下,出現一道道黑影,如果這會兒是顧嘉南自己站在這裏,麵色早已經被嚇得發白,那些蹣跚緩慢的身影,隱約可以看出白天那些老人家的模樣,這會兒卻都變成了和她剛剛對付的那個差不多的怪物。


係統還非常親切地給出了提醒,“人屍,經過長期鬼氣浸體,形成半人半鬼半屍的怪物,白日可為人,夜晚即為屍,烈火不侵刀槍難入,以活物血肉為食”,顧嘉南看到最後一句,非常憂心桑守業的現狀。


不過,這會兒鬼影憧憧,很顯然,她剛剛出手鎮壓了一隻人屍,已經驚動了一大群,這會兒正朝著他們圍聚而來。


“道長,你準備怎麽辦?”徐望津卻很鎮定,他們都是高級修行者,即便是情況不好,要脫身也不是什麽難事。


顧嘉南其實很慌,但是顧道長卻絕不會慌,係統非常人性化的將顧嘉南所有驚慌失措的表情都給隱藏了不說,連她自以為會帶著顫抖的聲音,真正說出口後都是絕對的平穩淡定。


“進屋看看。”


桑守業就是在這裏失蹤的,不管能不能完成任務,顧嘉南也想幫上一些忙。


而在徐望津一行人看來,眼前這位道長就是專業的,聽他的應該沒有問題。


於是,在密密麻麻的人屍圍聚過來之前,他們也跟著顧道長跑進了房子,最後一個進去的陳風和甚至沒忘記關上門插上門閂。


顧嘉南:“……”


因為本身對於角色的加成,再加上顧道長這個角色本身帶有“夜視”和“靈瞳”兩個被動技能,黑暗對於她而言造成不了什麽影響。所以在徐望津一行人沒有打開手電筒的時候,她就已經環視一周,打量了一下屋子裏的情況。


大概早年這裏想要做旅行村時,這戶人家的條件還是不錯的,不僅房子很不小,還是個二層小樓。進門之後有個大堂一樣的房間,和普通公寓樓的客廳差不多大,一扇門連著後邊兒的小天井,旁邊有狹窄到隻容許一人通過的木樓梯往上,隻是二樓黑洞洞的,從這個角度看不出上麵有什麽。


小天井裏有一口井,顧嘉南看了一眼,井裏似乎沒有水。


原本似乎還養著一些花草,這會兒隻剩下破損的花盆和幹涸的泥土,以及一些殘敗的幹枝。


天井很小,抬頭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空,這個仿民國式的小四合院站在這裏是可以看到二層的,然而二層所有的窗戶都緊閉著,看不出裏麵的情況。


不僅顧嘉南在觀察,徐望津一行人也在觀察,隊伍裏有兩名本身就是軍人出身,偵查起來可比顧嘉南更專業。


他們都知道桑守業白天在這裏失蹤,不管這位道長想做什麽,他們的目的很明確,就是為了來找人的。


這時,所有人都聽到了細微的動靜。


“咯吱、咯吱、咯吱。”


像是就在這個二層上,有人正在踩著破舊的木地板慢慢走動。


而此時,門口也傳來了動靜,“咚咚咚、咚咚咚”,敲門聲慢慢變得越來越猛烈起來。


門外的是人屍,樓上的,是什麽呢?


第35章


門外的人屍居然還挺“紳士”的感覺,並沒有破門而入,而是在耐心地敲門,隻是那敲門聲太密集之後,就像是在砸門了。


徐望津淡淡說,“宗瑧,封門。”


等一下,宗瑧?


顧嘉南聽到這個名字過了一下耳,忍不住瞥了這人一眼,發現走到門前的是一個麵容冷漠的青年,他的手放在門上,不多時兩扇木門就變成了和牆麵融為一體的金屬疙瘩,除非外麵的人屍將房子推了,否則怎麽都不可能砸得開門?


一看顧嘉南就認出來這是金係異能,嘖,想不到宗琰的哥哥也是異能者出身的修行者啊。


這念頭也就是閃了一下,然後她就沒心情再想了,樓上“咯吱咯吱”的聲音越來越響,伴隨著門外人屍用指甲劃金屬的聲音,顧嘉南隻覺得寒毛直豎。


自從進了覃拾村,她就處於一有風吹草動就很想尖叫的狀態,但是係統的河蟹大神真的好厲害,表麵上看起來顧道長永遠是一副風輕雲淡的高人範兒。


“這到底是什麽鬼東西,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陳風和嘀咕說。


顧嘉南看了他一眼,“那是人屍。”然後把係統給出的介紹說了一遍。


徐望津微笑著讚歎,“道長真是見多識廣。”他頓了頓又說:“道長,上麵有些動靜,要不要去看看?”他明明閉著眼睛,卻準確地指了指樓梯。


顧嘉南:“……”


她其實一點都不想去。


可是,桑守業還沒找到,任務也肯定要完成,她隻能硬著頭皮回答:“好。”


大家都讓開了位置,很服氣地準備讓專業人士顧道長走第一個。


顧嘉南簡直想哭,她想開口讓徐望津他們走在前麵,卻發現該死的係統直接把她說的話給河蟹消音了,高人範兒的顧道長壓根沒開口,隻是仿佛在原地沉吟了片刻而已。


實在沒辦法,顧嘉南隻好率先走上了樓梯。


有些年頭的樓梯踩上去嘎吱作響,顫巍巍的仿佛一腳踩下去就會碎裂的感覺,顧嘉南下腳自然格外輕。


還沒走到樓上,就聽到似乎多起來的腳步聲和隱隱約約孩子的嬉笑聲,顧嘉南嚇得差點尖叫起來——雖然根本叫不出聲。


她記得很清楚,白天到這個村子來,可是半個小孩兒都沒瞧見,隻剩下一群老人,所以,哪兒來的小孩嬉笑聲?


她站在原地做了一會兒心理建設,才能繼續往上走,後麵的徐望津等人隻以為他思考了一下情形,至少表麵來看,這位顧道長不僅是專業的,似乎不管碰見什麽情況都一派淡然。


古舊的老樓樓上幾乎可以說一片漆黑,因為窗戶關得死緊,散發著一股古怪難聞的氣味,說不清是什麽味道,似乎混著一絲屍臭,又有老人長居的房子裏常有的氣味,以及飯菜蔬果腐爛散發的氣味……


顧嘉南屏息鼓起勇氣直接走了上去,遠遠的,有個小小的影子正從通往另一個房間的小門那邊探著頭看她,那是一個瞧著隻有六七歲的孩子,隻是麵色鐵青,眼睛隻剩下兩個小小的血洞——一看就已經不是人。


明知道尖叫也沒有用,顧嘉南仍然尖叫起來,係統非常貼心地繼續幫她消音。


“那是……”緊接著上來的陳風和也有些畏縮了。


“鬼。”徐望津輕飄飄地說,“看來還是個孩子,不知道這個村子到底發生了什麽。”


那個孩子笑嘻嘻的,一蹦一跳地朝著這裏靠近,顧嘉南捏符在手,“鎮鬼!”


一張符飛出去,孩子發出幾乎要刺破耳膜的聲音,魂體頓時不穩定起來,幾乎顫成了重影,那張符紙死死鎮著他,顧嘉南抬起手就想打出一道五雷咒,打得這小鬼魂飛魄散,免得再出來害人。


“不要!”一道尖銳聲音響起,又有一個鬼跑了出來,她瞧著是個年輕女人,卻比那小鬼看著更慘,身上血淋淋的不說,麵容扭曲少了半邊臉頰,一看就十分嚇人。


顧嘉南被嚇了一跳,動手就慢了一點,女鬼伸手就想要去拉那小孩,結果因為鎮鬼符的緣故,她被直接彈開,發出一聲痛苦的叫聲。


這時候,這擺著不少東西的房間裏所有的東西都開始震顫,那女鬼十指長著漆黑的指甲,惡狠狠地朝著顧嘉南撲來,顯然她很清楚,隻有搞死這個道士,才能救得了那被鎮住的小鬼!


徐望津開口,“魏薇薇!”他帶來的五個人中三男兩女,三個男人除了陳風和、宗瑧之外,就是那個嗬斥陳風和維護徐望津的青年嚴柏,兩個女性一個叫魏薇薇一個叫蘇家珍,都是九處的高手。


魏薇薇是個剪著短發的女孩兒,瞧著很年輕,像是大學生模樣,出手卻極為暴烈,聽從徐望津吩咐,她直接朝著那女鬼開了一槍!


普通的子彈幾乎是傷不到鬼魂的,但魏薇薇用的槍是特製的,子彈也是。她修行的是能夠傷害到靈魂的精神類功法,這子彈其實也不是實彈,而是她凝聚出來的靈彈,一顆子彈足以打得普通人魂飛魄散成為植物人,對鬼魂來說,也有極大的壓製作用,幾槍之下滅殺厲鬼都不是難事。


因為這裏地方狹小,那女鬼又很近,這一槍想要不命中也難,卻想不到女鬼隻是身體晃了晃,依舊朝著顧嘉南撲去。


但這一晃的時間卻也足夠了,顧嘉南已經飛快又抽出一張符紙鎮住了她,魏薇薇連開幾槍,卻沒能殺得了女鬼,頓時臉色有些不太好看。


“這些已經不是普通的鬼了,”顧道長的聲音永遠是淡淡的,“這是陰鬼。”


“還要請教道長,鬼本就屬陰,這陰鬼又是何意?”徐望津說話總是有些文縐縐的。


“被絕陰之地滋養出來的厲鬼,除了懼怕陽光之外,它們幾乎沒有什麽弱點,”顧嘉南靠著係統顯示的陰鬼資料現學現賣,“陰鬼夜行,鬼門可啟。”


“鬼門?”陳風和好奇,“那是什麽?”


“鬼門即開,此地魑魅魍魎都可受益,”顧嘉南抬起頭來,心裏頭已經在發抖了,“也就是說,短時間內,這覃拾村就會變成一處鬼地,誰入誰死,死後靈魂不得解脫,將會被永遠困於此地。”


這是陰鬼的介紹裏涉及到的字句,顧嘉南想著,這不是解謎模式嗎?好好的解謎為啥搞得這麽凶殘!


然而,直到現在她還不知道孟藍藍到底是誰。


顧嘉南看向被定住之後正用惡意的目光盯著她的女鬼,“孟藍藍在哪兒?”她試著問了一句。


雖然任務是孟藍藍之死,但是這村子都變成這副鬼樣子了,到處都是鬼,孟藍藍既然是任務關鍵,很可能現在也是……鬼。


聽到孟藍藍這個名字,女鬼眼見著狠狠顫抖了一下,滿眼都是恐懼。


顧嘉南眼見有門,“她在哪兒?”


其實她還想問桑守業在哪兒,但是以她現在顧道長的身份,是不適合問這個的。


“你……找她……做……什麽……”女鬼勉強才能發出模糊不清的字句,被鎮鬼符鎮住之後,她不僅是動彈不得,還遭受著極大的痛苦。


顧嘉南思索著,該咋說啊,她找到孟藍藍當然是想問她到底是怎麽死的。


“你隻需告訴我她在哪兒。”


“在……在……在……”女鬼卻似乎怎麽都不敢說。


這時徐望津上前一步,“今天有一個男孩兒在你們這裏失蹤了,他在哪兒?”


很顯然這個問題要好回答多了,“她要他。”


“誰?”徐望津繼續問


顧嘉南挑起眉,“孟藍藍?”


“嗯。”


“孟藍藍為什麽要他?”顧嘉南心想怪不會是孟藍藍那個鬼想要吃他。


“不、不知道。”


好了,現在的問題都變成一個了,找到孟藍藍,也就找到桑守業。


“他現在怎麽樣?”陳風和問,如果桑守業已經死了,那他們來得就太晚了,找到又如何呢。


女鬼也不知道,她蠕動著嘴唇似乎還想說什麽,旁邊的窗戶發出一聲巨響,整個蹦碎開來,幾個已經看不太出人樣的怪物跳了進來。


人屍!


方才看到的人屍還有些村裏老人的模樣,現在見到的卻已經更像是屍變的怪物。


顧嘉南想起剛才關於陰鬼和鬼門的係統描述心中一緊,“鬼門已經要開了!”


“什麽意思?”


“人屍已經開始受到鬼門的影響,才會慢慢變作鬼屍……”


鎮鬼符也是有時效的,那小鬼之前被鎮壓,這會兒鎮鬼符正慢慢失笑,就看到人屍撲上去,直接將那小鬼拆裂吞了下去。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全民女神是本書驚蟄魔王的套路聽說我在修真界我家竹馬恨玄學是刀先開的口有種你過來啊!龍骨焚箱遊樂園經營指南古蜀國密碼(西幻)魔女的致歉信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