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28節


加翼嗤笑一聲,“放心,毒不死你。”


話雖這樣,那個人犯的速度已經越來越慢,額上的汗也越來越多,最終隻能束手就擒。


拿下三人之後他們沒有趕著回去,吃完了午飯下出發。


來時格外輕鬆,回去卻要帶著三個人犯和他們的罪證行李箱,箱子有密碼,他們也懶得問也不急著在這裏打開。至於三人背囊裏的東西被他們扔掉了大半,比如帳篷和睡袋之類的全扔了,拿回去太重。


就這樣,回程自然慢了許多。


“應該差不多五點前可以趕回去。”顧淵北果然像他自己說的那樣,走過一遍的路都不會忘記,他們幾乎就是沿著來時的路在往回走。


“時間還是有點緊的。”宗琰身體不好,由她帶著人犯背囊裏一些他們覺得需要帶回去的東西。


顧嘉南看了看時間,已經快三點了,“需不需要更快點?”


“按照我的計算應該差不多。”


結果他們到達覃拾村的時候是四點五十二分,恰好趕上。


“什麽,他不在?”顧嘉南驚訝地說。


老人家緩緩點頭,聲音沙啞地說,“他說是找你們去了,也進了山。”


五人交換了個眼神,不再多問迅速退走。


“這絕對不符合桑守業的性格。”加翼冷冷說,“他萬事隻求謹慎穩妥,絕對不會輕易改變計劃卻不通知我們。”


“一定是出事了。”顧嘉南憂心忡忡。


加翼用手機打桑守業的電話,有信號也通了,但是響了很久沒人接。


他一定不在山裏,這一點可以肯定。


他們半點沒猶豫,立刻打電話給基地報告今天的事。


基地來人很快,還有專門的車接他們回基地,即便是加翼也沒任性地說要留下來找桑守業,他們都知道這會兒回去才是不給基地找人添亂。


晚上八點多,顧嘉南心神不寧地聽說基地都一時沒找到人,桑守業失蹤了。


“別擔心,基地已經派了一隊人去了,不管是什麽魑魅魍魎,都逃不過去。”宗琰安慰顧嘉南。


顧嘉南胡亂點點頭,“我回去睡會兒。”


“嗯。”


她躺到床上,深深吸了口氣,登陸了解謎模式。


俊美修長長袖飄飄的顧道長已經站在了覃拾村的村口。


“我不害怕。”顧嘉南深深吸了口氣說。


桑守業是她的同學,雖然他們也算不上多熟悉,但是顧嘉南記得那天她在看《五行訣》時,桑守業站在旁邊,善意地提醒素不相識的她,口吻溫和而真誠。


她想救他——她要救他!


不就是鬼嗎?有什麽了不起的!


第34章


顧嘉南一直給自己做心理建設,反正遊戲模式下失敗了還可以重來,不就是鬼嗎,能拿她怎麽樣,根本傷不到她好不好。


即便是如此,走進覃拾村的時候,仍然很僵硬。


不過遊戲畢竟是遊戲,從顧道長那俊美淡然的臉上,其實什麽都看不出來。


既然是解謎模式,自然有謎可解,顧嘉南看了一眼任務,謎題非常簡單,“孟藍藍之死”,簡單到顧嘉南心想這要怎麽才能算是完成任務,查清孟藍藍是怎麽死的?


到這種時候,顧嘉南就很遺憾遊戲不能帶隊友,有顧淵北的腦子,還怕啥解謎模式啊!


然而,現在隻有自己一個人,她隻能咬著牙往裏走。


走了沒幾步,她就看到了人,先是驚訝,然後恍然。


已經聽宗琰說基地來了一隊人,所以前麵有人也是正常的,她在想的是另外一點,遊戲裏和外麵的時間難道是實時的?可她要是失敗了呢,再次重來的話還能見到基地的人嗎?或者說她失敗了的話,難道會將發生的事都從這些人的記憶中抹去?這有點太神奇了。


也有可能壓根兒不會出現影響這些人記憶的情況,解謎模式下每次失敗重來,情況都不一樣。


顧嘉南一邊想著,一邊覺得很可能幾個模式下,會映射現實的方式也有差別。


比如挑戰模式下,練霓裳不管挑戰boss多少次,隻有在她真正過關之後,“練霓裳”才會在現實裏出現真正去挑戰這個人,比起遊戲角色跑到現實裏,更像是遊戲裏提供了一個boss的數據模板,一旦打敗,就會出現遊戲角色去真正打敗現實裏的那個人。


因為第一次梁老爺子的事,新聞很多也很清楚,新聞配圖上的監控時間清晰記錄了練霓裳打敗梁老爺子的時間,那是在她遊戲裏打敗老爺子之後才發生的。


顧嘉南覺得,眼前這個解謎模式,好像不太一樣,如果也是必須她過關了現實裏才會發生的話,那她今天過不了關,基地的人不可能一直留在覃拾村?似乎在解謎模式下,遊戲裏發生的事和現實是實時的。


這樣的話,如果失敗一次,那每次解謎可能都會麵對截然不同的情況。


挑戰模式像是遊戲影響現實,解謎模式倒更像是現實影響遊戲。


現在唯一無法驗證的就是探索模式下的時間,畢竟那個鬼地方一個其他人都沒有,實在不好判斷。


她看到了那邊的人,那邊的人自然也看到了她。


說句實話在這個莫名陰森森冷颼颼的荒村夜晚,忽然出現這麽個素色道袍眉眼清俊的年輕道士,確實是惹眼得過分了。


“這人怎麽回事?”那邊兒站著的一個青年問身邊的人,他穿著純白色的t恤和淺藍色牛仔褲,外麵還罩著件薄薄的短牛仔外套,看起來青春洋溢,但這人瞧著至少也有二十五六歲了,因為他是個修行者,估計年齡還得往上加幾歲。不過他因為生得陽光英俊,本來就不太顯年齡,這樣穿著倒也不違和。


“呃,不知道,可能是意外來的?”


……這怎麽看也不像是意外。


這次基地來人之中為首的是一個穿著白襯衫的青年,和那個問話的比,他的穿著要老派多了,款式非常普通毫無花色的白襯衫黑褲子,腳上居然還穿著一雙邊緣磨得有些毛了的黑布鞋。


這人皮膚白皙容貌秀逸,偏偏閉著眼睛,好似盲人一樣。可即便如此,所有人都恭恭敬敬地站在他的身後。


“徐望津,你還不趕緊睜開眼睛看一下那個道士。”穿牛仔的青年慫恿說。


“陳風和!”一人皺眉不滿地說。


“看一下又怎麽了。”


“你明知道副處長他——”


原來這牛仔青年竟然是基地那位鹹魚佛係同學陳風平的哥哥,隻是兄弟兩人年齡相差極大,性格也是毫無相似之處。


“真沒意思。”陳風和嘀咕著。


徐望津沒有理會陳風和,他領著一群人朝著顧嘉南那邊走來,弄得顧嘉南都有些緊張了。


不過,即便是走過來了他也沒有睜開眼睛,而是淡淡說,“國安九處,徐望津,不知這位道長怎麽會夜晚到此?”


相比較挑戰模式,其實探索模式和解謎模式都還算自由。


“我姓顧,為孟藍藍之事而來。”顧嘉南直截了當地說。


然而這話由風姿出眾的顧道長用磁性悅耳的聲音說出來,卻別有一番高深莫測的意味。


顧嘉南發現了基地來的這行人裏她隻見過王思雯教導員,其餘竟然一個都不認識,從沒在基地裏見過。


徐望津一行人皺起眉,孟藍藍?誰啊。


其實……顧嘉南自己也不知道孟藍藍是誰。


不過,來之前她就想好了以哪裏作為突破口,既然白天桑守業隻從那戶人家失蹤的,顧嘉南準備就從那個老先生開始打聽線索。


她正要一路過去,然而這晚上的覃拾村真是與白天相差巨大,如果他們白天來這裏也是這副模樣,肯定不會把桑守業留下,因為這會兒的覃拾村鬼氣森森的模樣百分百有問題。


顧嘉南站在那戶陳舊老破的木門前,輕輕敲門。


背後徐望津身邊剛才製止陳風和的青年不禁開口,“副處,這裏就是白天桑守業失蹤前暫時在的那戶人家。”


國安九處的副處長和一般的處級幹部可不一樣,在徐望津身邊聽從調遣的就有五個人,除了不太聽話的陳風和之外,另外四個都靜靜看著徐望津,等待他的指示。


地球上靈氣複蘇不過短短五六年的時間,但是這一次來的一隊人裏包括國安九處副處長徐望津在內,一共有六個高級修行者,再加上特訓基地認識桑守業並持有專業醫療資格證的王思雯教導員,以及尋人方麵有專長的特殊異能者,一行八人,陣容已經堪稱豪華。


所謂的高級修行者,指的是五級以上的修行者,在靈氣複蘇時間如此短暫的情況下,別說是五級,三級以上已經是修行者中的佼佼者了,更何況這些高級修行者。


本身因為一個失蹤的修行班學生,上頭來了六個高級修行者這本身就是一件很不正常的事兒,更別說還是鼎鼎大名的徐副處長親自帶隊。


要知道本身陵京特訓基地裏隻有一位高級修行者壓陣,還是個剛剛晉升到五級還沒有太穩固實力的,與徐副處長身邊這群精英高手不能比,即便如此這位都是陵京這邊花了心思特地請來的。


王思雯心中不安,難道陵京特訓基地這邊真的出大事了?


“走。”徐望津開口,一行人立即都跟著他往顧嘉南那邊走去。


顧嘉南依然在敲門。


“咚咚咚。”


木門發出沉悶的聲響,可是門後卻全無聲音。


王思雯皺起眉,在桑守業失蹤之後她已經跟著基地的幾人來找過,可以肯定的是當時這戶的老人還在家。


麵前的木門是老式那種兩扇合的木門,顧嘉南敲門的時候稍稍用力了一些,門就被推開了一條縫,看來兩扇門背後沒有插門閂。


顧嘉南站在原地猶豫了一會兒,到底還是透過門縫往裏看了一眼。


門縫裏有半張臉。


透過不太明晰的月光,那半張臉是陰森的慘白色,布滿了皺紋和老人斑,塌塌的鼻梁像是被人拍平了一般,兩顆眼珠子全都往中間擠,正常人這樣鬥雞眼會顯得有些可笑,可眼前這半張臉隻會顯得驚悚,因為那是兩顆眼珠子實在是很小還泛著白,上麵甚至布滿了一條條清晰可見仿佛蟲子般正在蠕動的血絲!


顧嘉南直接驚叫出聲,卻發現顧道長沒有發出任何聲音。嗯……大約是不符合顧道長的人設,係統直接將她的尖叫給河蟹了,而且在徐望津他們眼中,這位道長依然是那副衝淡翩然的模樣,完全波瀾不驚。然後她就看到這鬼一樣的臉上出現了一絲微笑,蒼白的嘴唇掀開,露出裏麵漆黑尖銳的兩排三角形牙齒——


“轟!”


一股強大的力量將顧嘉南掀開的時候,顧嘉南已經往後退了好幾步,這“開門殺”來得迅猛又強烈,顧嘉南咬牙切齒,不是“解謎模式”嗎?為什麽這麽危險這麽凶啊。


她被這一波衝得胸口疼,幸好現在的顧道長……嗯,胸是平的。


顧道長這個號初始技能也是三個,五雷咒、鎮鬼符、天罡八卦步。


基本上以攻擊力來說,練霓裳那個劍士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召喚師走續航的道路,隻要她那個角色不死,召喚物是不死不滅的,再加上自個兒還能控製吸血。至於這個道士,風格也非常明確,天生對鬼物有極大的克製作用。


“五雷!”


隻見從容悠然的顧道長並指輕描淡寫地一揮,一道雷光亮起,準確落在那攜裹著怪風撲過來的“怪物”身上,伴隨著滋滋的聲音,那怪物發出尖利的叫聲,身上頓時一片焦黑。


顧道長單手夾著一張明黃色的符紙,瀟灑地朝著那還在掙紮的“怪物”甩出,“鎮鬼!”


這回它徹底不動了。


陳風和驚歎,“臥槽,專業人士啊!”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