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26節


雖然她也聽其他小隊的說昨天有隊伍聲稱是嫌犯砸壞的東西最後還是算在了那個隊伍頭上,原因是他們控製不力……問題是這個印曉燕本身就是扔東西的異能,這讓他們再控製也沒辦法啊,能控製在一個房間的範圍內已經很盡力了!


比起昨天那種異能者,印曉燕才是真正的危險分子,單單他們了解到的就已經七八十條人命了,聽聽都很驚悚。


不過給她戴上禁靈的手銬之後,就算是廢掉了她的能力了,論肉體實力,她一個二級修行者,還不如昨天的張鬆和張旺金。


“不知道上麵有沒有廢掉人能力的辦法?”顧嘉南忽然問。


宗琰瞥了她一眼,“當然有,不過這不是你應該知道的。”


“哦。”顧嘉南乖乖住嘴不問了,癱坐在地的印曉燕卻抖了一下。


在獲得這樣的能力之後再失去,想想都叫人心下絕望,她抬起頭來,哭得十分傷心,“我、我不能這樣被抓,我媽要是知道了怎麽辦,饒、饒我一次。”


顧嘉南恨不得翻個白眼,“饒了你,那那些被你殺掉的人你怎麽不饒過他們。”


“我知道錯了……我的爸媽承受不住這種消息的,他們會活不下去——”


顧嘉南半點都不心軟,實在是這人太讓她心軟不起來。


幸好沒等多久來接印曉燕的人來了,這段時間裏她一直苦苦哀求四人,但是四人壓根兒不理會她,等到她被拖走的時候,眼睛裏就漸漸有了怨恨,很顯然是那種經常將任何不對都怪罪在別人頭上的人。


顧嘉南翻了個白眼,誰在乎你恨不恨啊,被抓進去了憑你的罪難道還想出來?肯定分分鍾over了。


接人的非常客氣地和江秘書說回頭將損失列一張表附帶估價發到一個郵箱,顧嘉南趕緊跳起來,“那些東西不是我們打壞的,是她砸的!”


“放心,我們還是很講道理的,到時候會調查的哈。”來人圓滑地說著,並不給肯定的結論。


顧嘉南扁了扁嘴沒再說什麽。


江秘書看了顧淵北一眼,眼神格外複雜,她這才清楚為什麽顧淵北進了所謂的修行班之後,連老爺子都開始對他另眼相看。看看這休息室裏現在的情形,這樣的破壞力哪裏還是正常人,和電影裏那些超級英雄差不多了。


顧淵北大概和她說了一下印曉燕的事,江秘書嚇出一身冷汗,她真沒想到公司裏會有這麽個人物,別說是印曉燕的身邊人,連她都有撿回一條命的感覺,平時江秘書經常和行政部打交道,要求嚴格得很,要是惹得她一個不高興……簡直不敢想。


因為印曉燕的案子還有許多情節不清晰的地方,顧嘉南他們倒是可以走了,公司的人卻有部分人被叫來做了筆錄,尤其是印曉燕的室友劉雪,一聽差點暈過去,她之前確實和印曉燕鬧矛盾,之後差不多一直住在男朋友那裏,因為兩人部門不同,白天也幾乎不碰麵。


否則的話,還真說不好有沒有命在。


“真是意想不到……她和你們一樣都是修行者對嗎?”江秘書看過來。


顧淵北點點頭,“其實準確來說她是覺醒者,而且是天生就覺醒了比較強的異能。然後大概使用率也比較高又恰好有些運氣,使得能力增強了。”


異能者準確意義上來說包含在修行者裏,像是印曉燕這種就是無意識地在修煉變強,因為她一直在“練習”她的異能,即便是沒有修行的功法,純粹的異能者無意識就能調動一定的靈氣,同樣會進階,隻是不比修行者那樣成係統,一般情況下也沒有修行者進階快而已。


但是印曉燕這種“天賦異稟”又“勤於練習”的,或許隻需要一個契機,就能意外晉級。


譬如顧嘉南到基地就通過頓悟成了二級修行者,也沒有哪個大驚小怪,因為這在修行者中雖然不常見,卻也不是個例。


江秘書歎了口氣,這案子太大了來抓人的時候電梯下去也有員工看到,她也不好說顧淵北不顧及是在自家公司這案子一發有損公司的名聲,隻是多少到底有些影響,一家公司裏出了個殺人狂魔,傳出去難道好聽?


但是,這會兒她壓根兒就不能和顧淵北說這個,而且她有種感覺,說了顧淵北也不會在乎。


難道要顧淵北等等等她開除了印曉燕再抓人嗎?誰知道她被辭退心情不好會不會又拿幾個人出氣。


顧淵北根本沒在乎江秘書在想什麽,甚至沒有留下來吃飯,他們去了警局一趟說了一下案子結了,也感謝了方玲玲幫忙查了住戶的名單,順帶蹭了一下分局的微波爐。


“下午去哪個案子?”顧嘉南咬著筷子問顧淵北。


他們也沒想到抓印曉燕這麽順利,上午不一會兒功夫就解決了。


顧淵北想了想,“去旁邊玄蕪區,比較近,案子也比較簡單,抓了人就回學校。”


吃過午飯,他們先去了玄蕪區的分局一趟,具體查了一下嫌犯資料,這回也不難,總共也就是100積分的案子,已經圈定了人犯的範圍,他們在那個城中村裏繞了幾圈,鎖定嫌犯之後迅速緝拿,完全沒有費工夫,合作也愈加熟練起來。


等晚上回基地的時候,總算今天沒有再聽說出什麽大事,整個1班的同學們都鬆了口氣。


漸漸的大家做任務都開始得心應手了,本來就是上頭拿來給他們練手的,不存在什麽真正的高手,一二級程度的修行者,碰上經過係統訓練的他們本就是打不過的,不過一開始他們自己沒有好好進入角色,稚嫩笨拙又太過天真而已,更多的是心態上的軟弱,而不是實力上的。


等到擺脫了這種軟弱,自然進步飛快。


半個月過去,顧嘉南聽說錢倩她們也沒有太大問題開始恢複做任務了不禁鬆了口氣,基地請的心理醫生還真的挺靠譜的啊。


這天他們四個照例想坐八點的班車進城,卻看到桑守業朝他們走來,加翼無聊地在一旁玩手機。


“你們今天有空嗎?”桑守業直截了當地問。


顧嘉南好奇,“怎麽啦?”


“任務裏那個500積分的一直沒有人接,我和加翼恰好碰到了一些線索,”他回頭看了一眼加翼,“但是好像有些危險,你們如果有空的話不如和我們一起去,到時候積分我們平分。”


這個五百積分的任務直到現在也沒人碰,風險太大,多半是浪費時間。


楊爍辰似笑非笑,“怎麽平分法?”是按照小隊還是人頭?


桑守業平靜地說:“當然是按照小隊。”他瞬間就聽懂了,寸步不讓地說。


“250積分我們為什麽要去冒險?”他好笑地說。


“我們兩個是有些冒險,但換成六個人當然就不冒險了。”桑守業說。


顧嘉南扯了扯楊爍辰,“好了啦,幫幫人家也沒什麽,”她看向桑守業,“在哪兒?”


桑守業笑起來,“謝謝。”他頓了頓才說,“地方在覃拾村。”


顧淵北回憶了一下地圖,“有點偏。”


“不僅偏,還很怪。”


當時顧嘉南就有些好奇,偏就算了,怪是什麽意思?


四人跟著桑守業和加翼在周邊一站下了車,因為就像他們說的那樣,這個覃拾村距離下車的地方還真的挺遠的,以他們的速度又步行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才見到在山中若隱若現的小村莊。


顧嘉南看向走在一旁的加翼,他出來做任務當然不會穿礙事的女裝,即便在訓練基地也隻是偶爾晚上那會兒換上自己的衣服,平時都是規定穿迷彩的。不過基地不限製他們剪頭發化妝之類的,加翼的頭發半長,抓了個小揪在腦袋上,淺色t牛仔褲,看起來相當秀氣清爽,卻不會令人誤會他的性別。他們都知道加翼不愛與人往來,這都一路同行走了倆小時路了,加翼愣是沒和他們怎麽說話,更牛逼的是拿著手機戴著耳機看了倆小時電視劇,顧嘉南瞥了一眼居然看的是最近正紅的一部宮鬥劇……


真是厲害了,眼睛明明都在手機上,但腳下前方有個什麽,他就好像另外長了一雙眼睛似的,半點兒不會因為這有什麽麻煩。


“不好意思,他脾性就是這樣,不過作為隊友還是可以讓人放心的。”桑守業就不一樣了,隻要他願意,真是分分鍾讓人如沐春風,同加翼恰恰相反。


楊爍辰嘖了一聲,“隻有這麽一個隊友你也不怕憋得慌。”


加翼輕笑起來,“怎麽會,桑守業其實比我還獨,他巴不得沒人說話最清淨。”


桑守業清了清喉嚨居然沒有反駁。


顧嘉南:“……”


她想起自己路上說了那麽多話,呃,是不是太吵遭人煩了?


本來她以為自己找了倆不愛說話的宗琰和顧淵北再加上個時常陰陽怪氣的楊爍辰真是夠憋的了,現在看來宗琰和楊爍辰還挺正常的。


讓她不說話,那多難受啊!


他們還在說話,顧淵北卻在觀察那個村莊,他蹙著眉,多少有些理解之前桑守業說的“怪”是什麽意思了。


“這村莊,看著是有些不對。”顧淵北說。


桑守業接著他的話頭,“是啊,上次我和加翼是意外到了這裏,當時這個村莊就莫名給我們一種不舒服的感覺,不過多少打聽到了一點消息。”


“這村子……”顧嘉南站在村莊門口,遲疑了一下沒開口,大家也沒在意,因為任誰都看得出這裏怪怪的。


而其實顧嘉南沒說出口的話和他們想的根本不一樣。


我去,這不是顧道士那個解謎模式下第一關的開場嗎!


荒涼孤村陰氣森森就是這裏沒錯了!連村口的建築什麽的都一模一樣。


“我們上次來聽人說,這裏十幾年前是想發展成那種旅遊村的,所以建了一些類似民國時候的建築,以及一些……說不清風格的房子,所以才會看上去很不協調,不過大家都看出來了,不僅僅是建築風格的問題。而且,旅遊村因為太偏遠沒發展起來,這裏的年輕人幾乎都出去打工了,剩下的都是老人,村子裏的人越來越少,就愈加安靜了。”桑守業還在解釋。


宗琰點點頭,“主要是太荒敗了,牆麵斑駁到處破破爛爛的。”


“就像是恐怖片裏那些詭異的小村莊不是嗎?”楊爍辰笑著說。


顧嘉南哆嗦了一下,沒好氣地說,“別嚇我!”


不過,說起來還真像是恐怖片的開場,一群青春靚麗的年輕男女,這種荒村模式真的是hard模式的預感。


“這個案子怎麽會和這種村莊扯上關係?”顧淵北問。


隻看app裏的介紹,這個案子原本是發生在陵京的幾起團夥作案,手段極其殘忍,這夥人人數應該不多,從現場獲取的一些信息來看,每次應該都是同樣的三個人,所以確定為三人團夥。他們每隔一周都會殺死七個人,而且是以淩虐的方式將每個受害者肢解。


其實這種恐怖的殺人方式,也是大家對這個積分極高的案子避之不及的原因。


……要理解他們都隻是一群高中生,抓犯人可以,抓殺人犯也可以,抓變態連環殺人犯就是另一回事了。


“原本我們也是想不到會和這裏扯上關係的,完全是意外。”桑守業說,“上次我們是真的迷路才到了這裏,然後才知道,就在我們來的前兩天,這裏來了三個人,據村民說這三個人怪怪的,之所以會被聯想到陵京的案子,是因為有村民不小心看到他們帶著的箱子裏似乎放著什麽東西,仔細看像是罐子裏裝著一個個古怪的圓球……你們也知道陵京那起案子裏所有的被害者都少了什麽。”


宗琰淡淡回答,“眼睛。你是說這三個犯人不禁挖出了受害者的眼球,還全部帶在身上?”


這起案子他們已經按照固定的模式殺死了二十八個人,也就是說他們身上帶著二十八對眼睛。


“是的,不過我們來的那天他們不在,據村民說他們進山了。不過村民對他們非常敬畏,說他們給人的感覺非常可怕,總是不太像人的那種可怕。”


顧嘉南跟在桑守業和加翼他們的身後進了村子,感覺背脊整個兒涼涼的,頭皮都有些發麻,“能、能不能不要說這個了?”


她死死抓著宗琰的手不肯放,宗琰無奈地歎了口氣。


楊爍辰嘲笑她,“要幫人家的是你,這會兒這麽害怕的也是你,顧嘉南,你能不能有點出息。”


顧嘉南嘴硬說,“幫同學不是應該的?”


雖然,她現在已經有些後悔了。


顧淵北笑著安慰她,“沒事的,即便有些不科學的事,也算是正常的,靈氣複蘇之後,一些不可思議的現象也已經得到了證實。就算是有鬼也沒什麽可怕的,其實大部分的鬼都不能拿我們怎麽樣,哪怕是厲鬼……唔,憑我們現在的本事對付不了也能跑,別怕。”


顧嘉南:“……”


這算是安慰嗎?一點都安慰不到人好!!


真是太討厭了,她為什麽這麽好心要幫桑守業和加翼啊。


積分她不要了行不行!


第33章


顧嘉南覺得自己很苦逼,一行人中難道隻有她怕鬼嗎?


不過,當看到加翼握著手機的手明顯抓得太緊時,她頓時心理有數……哦,加翼也怕。


桑守業和加翼以前來過,他們直接帶著顧嘉南他們去了上次打聽消息的那戶老人家。


一路過來,果然像桑守業說的那樣,一個年輕人都沒看到不說,小孩子也沒有,全都是眼睛渾濁的老人。


顧淵北感到很奇怪,“即便是年輕人都出去打工了,留守老人這麽多的話,居然連留守兒童都沒有嗎?”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