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22節


“也就是說任務要明天開始……現在接了也沒用。”顧嘉南失望地說。


因為明天早上會刷新啊。


顧淵北關注的卻是另一個點,“想不到現在這些案子會有這麽多。”


“是啊……總有人掌握了超凡力量之後覺得自己成了特殊的存在就想跳出規則之外了。”宗琰淡淡說。


而且,這種人還為數相當不少。


單單一個陵京市以及陵京周邊,登記在這個app裏的案子暫時就有七十六條,這還是已經被發現了有案情描述被記錄在案的,至於那些沒有被發現異常的案子裏又有多少是異能者或者修行者做的?又有多少悄無聲息的罪惡被徹底掩埋在城市裏?更別說還有一些太過危險不適合給他們這些學生來處理的這類案子。


即便陵京市是夙江省的省會全國數得上的二線城市,這個數字仍然是堪稱驚人的。


顧嘉南他們不知道的是,上頭對於是否要給學生們做這些任務是產生過激烈討論的,不管怎樣,他們中絕大部分隻有十六歲,大一些的十七歲而已,一般這個年紀還處於被父母寵愛除了學習恨不得連飯都被喂到嘴邊的時期,別看同樣是一級二級的修行者,你的同學和你打在你認輸時會停手,這些歹徒可不會。


然而,最終還是定下來發布任務,在最大限度的安全範圍內讓他們得到一定的鍛煉又不至於真的遭遇危險,所以大家都發現這個app十分高級,大家在輸入了自己的隊伍之後,甚至app係統會根據這一個月來在基地的表現給隊伍整體一個評分,在評分數字低於某些任務要求時甚至不能接取任務。


比如一隊實力不怎麽樣的一級修行者,即便他們有五個人,也無法接取一些與二級修行者相關的任務。


這不是瞧不起他們,而是為了保證他們的安全。


“最大的問題還是人手不足啊。”吳鴻歎著氣說。


王思雯點點頭,“其實世界各國都有警力不足的現象,不過資本主義國家可以集中精力去保護富人區放棄一些貧民區,我們不能這樣做。”


“要做這些前期工作警方已經盡了力了,如果不是有一批老李他們這樣的人,隻會更吃緊。上個月又從部隊調了一批人去,然而還是杯水車薪。”


“他們隻能算是半個修行者,現在還能用,等到修行者們的等級都上去了,他們是扛不住的。”王思雯歎氣說。


吳鴻苦笑,“這也是急著將這群孩子培養出來的原因。”


一旁管早操的李教導員麵無表情地說,“這短短半年多的時間裏隻是華中軍區就已經犧牲了一萬一千三百零四位戰士。”


所有的教導員都沉默下來,氣氛頓時有些壓抑。


所以,不是他們一定要用這些孩子,而是沒有辦法了。


他們現在能夠享受的一切都是在吸取戰士們的血液,總要對得起那些犧牲和付出才是。


以他們的能力,也足以為國家和人民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了。


不過現在說句實話同學們包括顧嘉南都沒想那麽複雜,他們更多的隻是想著怎樣獲得更多的積分,因為吳鴻教導員已經正式通知他們,以後他們1班——沒錯,他們第一批來的同學以後就是1班的學生了,2班是今天剛來的第二批,以後還有3班和4班,1班的課程將不會有積分獲得,連挑戰與被挑戰獲得積分的方式也將取消,也就是說不做任務的話,1班將會很快麵對積分倒扣的窘境。因此連陳風平這樣一心鹹魚的人都被迫開始研究任務了。


終究是沒人想被趕出修行班的。


在積極的同學們中,顧嘉南同學是屬於最積極的一位。


連宗琰都無法理解,“為什麽這麽興奮?要抓這些罪犯可不會比在基地特訓輕鬆的。”


因為我的俠義正在朝我招手啊!顧嘉南心想,可是她不能這麽說。


“我還沒有去過陵京呢,陵京好玩嗎?”她轉移話題。


顧淵北已經早早拿了陵京的地圖在研究那些任務的區域和路線了,聽到她問抬起頭來,“我估計我們沒什麽時間玩,即便是早上八點半到陵京,十一點半必須要上車,保險起見最遲最好不要錯過十一點的班車,這樣的話一天其實隻有十五個小時……”


陵京可不小,而且罪犯不是固定靶,他們是長腳會跑的。


“不過我已經將這些案子的案情描述和犯人活動的區域記了下來,明天早上我們看一下其他小隊接任務的情況,我們挑一個接任務的人少又相對任務多的區域,在既定的時間裏我們來得及的話可以連其他任務一起查一查。”顧淵北收起地圖慢條斯理地說。


隻要沒有人接的任務他們一旦意外抓到了罪犯,也算他們成功。


這回連躺在沙發上正四仰八叉打遊戲的楊爍辰都忍不住看了顧淵北一眼,“你都記住了?”


“嗯。”顧淵北平靜而肯定地回答他,“而且我對陵京市很熟悉,不一定比那些陵京市的同學差。”


因為任務都圍繞著陵京市,本市的同學是有一定優勢的,很多小隊都注意到了這種情況,於是很願意在自己的小隊裏加至少一個陵京人……至少也要考慮到萬一問人的時候對方說方言的狀況。


顧淵北其實從小開始假期總是被接到陵京來,而他的父母把他接來了自己卻總是沒空的,所以他媽媽的助理開著車帶他已經把陵京轉了許多遍,那些大街小巷公園高樓,他都記得很清楚。


隻是剛才過了一下任務,在地圖上比對一下,再與自己腦海裏的記憶印證,他的心裏就有數了。


“隊伍裏有學霸就是好。”顧嘉南感慨。


作為顧淵北的前女友,她那會兒唯一感到後悔分手的時候就在撿消消樂回來玩結果新的一關死活過不去的那天。


嗯……顧淵北打這個可厲害了,像她都是隨緣消消樂看到哪個消哪個,特麽他是用計算的方法打消消樂,比如消了這三個接下來會產生什麽變化,即便是有新加入的格子,他也能大概算到什麽什麽見鬼的概率,反正顧嘉南從沒聽懂過。


不就是打個消消樂嗎?!至於這麽複雜麽!


然而,不得不佩服他厲害。


這會兒聽他這麽分析任務,顧嘉南隱約又想起來被他在消消樂上支配的恐懼。


……幸好學霸現在是隊友!


於是,有了靠譜的隊友,顧嘉南這天安安穩穩地睡了,因為心情格外好的緣故連夢都做得甜甜的。


第二天一早起來果然顧淵北通知大家已經接好了任務,等八點就出發。


真省心啊。


早操完畢,在食堂吃了飯,發現食堂提供午飯飯盒,也是2積分,飯盒是特製的,具有一定的保溫功能,能放微波爐加熱。


顧嘉南四人都買了一份放進基地發放的黑色帆布背包。


時隔一個月,大家終於穿上了帶來的自己的衣服,換下迷彩服之後居然感到有點不習慣。


在等班車的時候互相看來看去竟還有些陌生的感覺,2班的穿著整齊的迷彩服正要去訓練,看到他們不禁有些羨慕。


幸好修行者體質已經不一樣了,看起來至少不會被曬成黑炭,這也是王卿她們唯一感到安慰的事了。


坐上班車,路上陸陸續續有人下車,顧嘉南看到加翼和桑守業最先下車,他們沒有接市裏的任務,而是選擇了周邊一個村鎮當作開局。他們也果然沒有和其他人組隊,而是隻有他們兩個人。


一些平時還算熟的人幾乎都在車上,任佳妍、應舒舒和範小艾三個女生組了個三人小隊,大概是想做難一些的任務,沒有和她們的朋友在一起。


實力不那麽均衡的時候和朋友在一起就變成“帶人上分”了,積分分配的時候容易產生矛盾,還不如分開。


倒是顧嘉南沒看到胡沁潼和王鵬他們,大概是下一趟車。


他們四人是車上倒數第二組下車的,果然沒有其他小隊在這裏下車。


顧嘉南看著手機上的提示,要求他們去四嶺區中安街道的派出所裏找刑警中隊進行任務簽到。


其實在以前中安街道的派出所壓根兒沒有派駐的刑警中隊,一般來說刑事案件很多都要交由區裏的公安分局去辦。


不過這兩年事兒確實變多了,於是這邊也派駐了一支刑警中隊,說是中隊,其實總共也隻有四個人,還有一個是內勤,比起那些十幾人編製的中隊差遠了。


顧嘉南四人都穿得很簡單,t恤加上運動褲運動鞋,主要是便於行動。力氣最大的顧嘉南自願背著琴盒模樣的長條盒子,裏麵放著她的刀劍和宗琰的唐刀,這回可不是木頭的了,而是真正的金屬武器,隻是沒開鋒而已。再加上顧淵北和楊爍辰的兩把槍,以及一些基礎的紗布和藥品。


他們在基地都學過急救、包紮和用藥課程,所有人都通過了考試。


除此之外一人背著一個基地發的黑色帆布包,裏麵放著這次的任務專用證件和中午的飯盒、水、幾根應急能量棒以及一些個人用品。


因為一看就知道是年紀不大的學生,他們到的時候派出所的接待人員對他們還挺和顏悅色問他們有什麽事。


“我們找刑警中隊的朱中隊長。”顧淵北說。


“請問你們有什麽事嗎?”


顧淵北點點頭,“我們和他越好見麵的。”


顧嘉南忍不住看他,啥時候約好了?


接待人員果然沒有再問替他們指了路,“二樓第一個刑偵辦公室。”


“謝謝。”


等他按下開門按鈕玻璃門滑開他們走進去之後,顧淵北才低聲解釋,“普通的派出所人員未必知道我們的那個證件,還是先找到那個朱中隊長再說。”


顧嘉南:“……”


所以果然是說謊。


他們還沒走上二樓,就聽到了樓上傳來的聲音,走上樓去二樓第一間辦公室的門開著,裏麵的對話清清楚楚地傳來。


“……憑什麽!”


“這案子我辛辛苦苦跟了兩個多月,就要能抓捕人犯了,憑什麽讓我就這麽交出去!”


“小薛,不是我說你,你就是太要強了,上麵讓你交出去你就要服從命令,究根問底不是什麽好事。”


“搶功也要給個理由?”這個聲音帶著壓抑的憤怒。


“理由?理由就是那不是你能抓捕的人。”


“怎麽,兩個鄉下農村來的凶徒還有什麽了不得的背景不成?”


“不是你想的那樣,最近的新聞你好好看了沒有?”


“沒事兒扯什麽新聞——”


顧嘉南有些尷尬地站在門口的地方,不用再問什麽也大概知道是什麽事了。


隻見一個剪著平頭的青年站在辦公桌前,很顯然就是“小薛”,這“小薛”長得濃眉大眼十分精神,寬肩長腿很有幾分健碩,估計和他說話的那個中年男人就是朱中隊長了。


顧淵北倒是絲毫沒有尷尬的模樣,直接走進去掏出證件來,“朱中隊長,我們是來抓捕張鬆和張旺金的。”


朱中隊長站起來,雖然麵上有些詫異,驗證過證件過後笑著說,“正等著你們來呢。”


上頭說是說了要派人來處理這件案子,沒說派來的是幾個半大的孩子啊!!


一旁站著的薛誌鋒立刻明白了這四個就是來“搶功”的,但是,這……看著有點匪夷所思啊,這幾個絕對未成年?一個長得和小明星似的男孩兒,一個和他侄女兒差不多大的清秀小姑娘,一個娃娃臉還有幾分稚嫩的少年,以及一個病怏怏的丫頭,這群人搶什麽功搶了有啥用?


薛誌鋒剛剛還很生氣,這氣現在就像是被戳破的氣球一下子全漏了。


畢竟事情明顯不是他想的那樣,反而透著幾分詭異。


“小薛就是一直辦這件案子的,早就在嚷嚷著要抓捕了,不如我讓他帶你們去?”朱中隊長笑著說,“不過有一點要說好,他可絕對不參與抓捕工作,我還指望人做事兒呢,我們這個中隊攏共也隻有兩個能做事兒的人……”


顧嘉南知道他的意思,是不想讓這個“小薛”因為碰上修行者遭受意外。


“好的,我們一定會保護他的安全。”顧嘉南認認真真地對朱中隊長說。


薛誌鋒:“……………………”


被一個小姑娘說要保護他,這聽起來怎麽就這麽怪怪的啊?


第29章


朱中隊長看著薛誌鋒領著四個孩子出去了,臉上才露出些許憂心忡忡,這已經到了要用孩子來做這種事的地步了嗎?


不過,他隨即想起前陣子隔壁興海區公安分局的同事前去抓捕一個犯人,因為沒有意識到那是一位異能者,直接導致犧牲了四個刑警,他就忍不住歎了口氣。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今天的元始收到好人卡了嗎?煙西台記事霸總養了隻貔貅精從修真界穿回來之後我開了家動物園我有一條美食街魔尊說他不可以師尊又死哪兒去了仙界第一失敗臥底我在修真界玩大富翁帝國公主頂級神棍妻提燈入夢喵主子養大未婚夫兒子後玄學大師是條美人魚我是合歡宗女魔修?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