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83節


沈怡靜略帶譏諷地說,“舅舅知道得真清楚。”


當初他們被追債,可不僅向沈家的人求助,顧家兩個舅舅還是沈怡靜親自打得電話,但他們也沒有伸出援手。甚至沈怡靜還幻想過這位舅舅能夠接他們姐弟去雲疆,跑得那麽遠,追債的肯定不會追過去的。


然而並沒有,他們得到的不過是敷衍的安慰和口頭上的鼓勵而已,這位二舅還不如大舅,畢竟大舅還偷偷給他們打了兩萬塊錢。


顧江看了看沈怡靜,歎氣說,“我知道你介意之前的事我不幫忙,你是不知道,我在雲疆那邊娶得是軍官的女兒,她一貫脾氣大,沒有她的點頭,我手上是一點錢都沒有。”說著他笑了,深情地握著身邊年輕姑娘的手,“不過現在我已經決定離開她了,你的這位新舅母溫柔可親,往後我也能多照顧你們。”


沈怡靜看了一眼自己這位已經看不出多少年輕時英俊模樣的舅舅,以及這位雖然漂亮卻有些土氣的新舅母,心中通透得很,“舅舅你該不會是出軌得罪了舅母一家,被擼了職務所以想找顧嘉南想辦法吧?”


顧江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你這孩子,怎麽說話呢!”


他這個反應,反倒讓沈怡靜確認了自己的猜測,她幾乎要忍不住笑出聲來。


顧嘉南據說現在已經是那個什麽修行者部門的高層了,那個部門還是很厲害的,各地政府和軍方都要給點麵子,自從修行者出現之後,自然有很多普通人很難處理的事,都要仰賴這個部門的幫忙。


能成為這個部門的高層,顧嘉南說不定還真能在二舅的職位問題上幫得上忙。


不過,老顧家還真是習慣……吃軟飯啊。


大舅舅要看大舅母的臉色,因為有錢的是大舅母家,不是大舅舅。二舅舅要看二舅母的臉色,因為有權的是二舅母家,而不是二舅舅自己。


反倒隻有顧嘉南的爸爸,她那位三舅沒有吃軟飯,然而結局也很不好,說是失蹤,其實大家心裏都有數,他多半是死了,自從顧嘉南的媽媽走之後,他整個人都像是隻剩下一口氣。


正這麽想著的時候,沈怡靜聽到顧江說,“你替我聯係一下嘉南,就說——我有她爸爸的消息。”


這回沈怡靜倒是真的驚訝了,“難道三舅還活著?”


“我也不知道,但是確實有他的線索。”


沈怡靜想了想,將程景歡的聯係方式給了他,“顧嘉南現在很多時間都在無法聯絡上的地方修行,你要找她的話隻能通過她的小姨。”


顧江拿到聯係方式,沒有多說什麽,很快就走了,絲毫沒有因為看到沈怡靜姐弟困難的生活而提出給予什麽幫助。


這般涼薄,當真諷刺。


程景歡接到電話的時候也是很詫異的,她不認識顧江,以前也沒什麽往來,自然不知道他打電話是為了什麽。


顧江到底還是要臉的,實際情況他連對沈怡靜都說不出口,還是沈怡靜自己猜出來的,當然也不好意思對程景歡說,隻提到他知道顧河的線索,“那時候他來見過我,後來在雲疆附近的一個市失蹤的,我輾轉打聽了很久,才探聽出一點消息,說是那裏說了幾宗案子,最後都被封存了,透出來的風聲說那幾宗案子涉及到修行者,不知道是不是和老三有關係。”


程景歡知道顧嘉南的爸爸失蹤那麽些年了,這確實是條線索,非常誠懇地向顧江道了謝。


倒是顧江猶猶豫豫地又說要找顧嘉南,程景歡隻能歉意地說,“不好意思啊,嘉南現在常年在無法聯絡到的地方,連我也沒法見到她的麵。”


她說的是事實,顧嘉南絕大部分時間都在做什麽九處的秘密任務,程景歡對此也知之甚少,並不能和顧嘉南經常見麵。


身為半隻腳踩在修行者圈子裏的人,程景歡哪怕是值得信任的,也不知道天望城的存在。


顧江隻能頹然掛掉電話,左右尋人無門之後,糾結了幾個月,果然還是和小女朋友分了手,乖乖回去跪著道歉繼續吃他的軟飯去了。


倒是程景歡覺得顧河的事還沒到要讓顧嘉南出手的程度,萬一結果真的不好,反倒影響顧嘉南的任務,據說她現在要做的事可是十二分重要的,於是,她直接找上了九處。


所有關於顧嘉南的事,都是一級要務,九處立刻行動起來,徐望津親自去了一趟顧河失蹤的那個市,花了幾天時間就將事情調查得差不多了。


“他確實是死了,這件案子也確實和修行者有關,所以才會被封存。”徐望津派人來見了程景歡,派的人也是程景歡認識的,正是顧嘉南以前的朋友桑守業,他現在也在幫九處做事,“當時地球剛剛靈氣複蘇,修行者的存在還是秘密,那時候凡是有關於異能的案子都必然會被封存的,顧河案也是如此。”


和後來眾所周知修行者的存在不一樣,顧河失蹤的那一年,修行者還不叫修行者,他們都是覺醒了特殊能力的異能者而已,甚至沒有幾個人能夠係統地開始修行。


具有特殊能力的人犯下的案子,上麵在意識到這一點之後,就封存了全部的檔案,當然凶手至今也沒抓到。


“這件案子有點奇怪,徐副處長說想起了周末鴻家的那起案子,作案手法有些相似。”


程景歡不認識周末鴻,桑守業和程景歡說了說,“然後徐副處長調看了全國類似的卷宗,發現了十幾起相似的案子,最後通過天眼鎖定了幾個嫌疑人。”他將幾張打印出來的照片放在了程景歡的麵前。


兩人正說著話,恰好在這邊醫院裏養傷的加翼走過來,掃了一眼照片,“這些都是什麽人?”


對加翼沒什麽好隱瞞的,桑守業大概解釋了一下,加翼的視線又落在那些照片上,卻忽然眼神一凝,從中挑出一張來,“這人我見過。”


桑守業一驚,“在哪裏見過?”


加翼平靜地說,“屈柏的家裏。”他的繼父其實很喜歡帶朋友回家,這時候加晴就會扮演一位完美的賢內助,偶爾還會拉著加翼和屈玲玲來一出親親愛愛一家人的和諧戲碼。


他的記憶力一向不錯,對人臉的記憶能力更是不弱,否則這麽幾年過去,隻見過一麵的人恐怕早就忘記了吧?


然而加翼記得這個人,因為他覺得這人的身上有一種讓人很不舒服的東西。


又過了幾天,程景歡就聽說凶手已經落網了,那是一位墮入邪道的修行者,這位修行者還挺有名氣,他的名下有一個聚集了不少散修的修行者組織,這個修行者組織自稱修行者研究集團,建了一座不小的研究所,進行的實驗一部分倒也通過了審批。


然而,隻是地上的一部分。


研究所的地下進行著更多不合法的實驗。


這些散修叢這個組織裏獲得的功法都是毫無疑問的邪派功法,多的是要靠殺人甚至更加殘忍邪惡的儀式來獲得力量的法門。


而這個修行者研究組織最大的投資人,正是加翼的繼父屈柏。


繞了一個圈,居然都是熟人。


程景歡沉默片刻,“這件事,就先不要告訴嘉南了吧。”太影響心情了。


徐望津親自來和她見了麵,點點頭說,“這正是我要說的,最近顧嘉南做的事非常關鍵,我也覺得暫時不要拿這種事去打擾她了,以後如果有需要我會親自告訴她事情的始末。”


“人已經抓起來了吧?”


“嗯,而且已經被廢掉了功法,即將被處以死刑。包括屈柏也已經被抓,即便是他對那些非法實驗並不清楚,也還是要麵臨十年以上的刑期。”


“那就夠了。”


反正在顧嘉南的心裏,她的爸爸早已經失蹤了,她或許還有微薄的希望覺得爸爸正生活在某個她不知道的角落。


何必要讓她知道她爸爸不僅死了,而且死前經曆了相當程度的痛苦,是被虐殺而死的呢?


“她已經很辛苦了。”程景歡雖然不知道具體她在做什麽,可是她知道,顧嘉南很辛苦很努力很拚命。


她隻希望顧嘉南能……快樂一些,不必那樣累。


再過一段時間,就會好了吧?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