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80節


“一定可以成功的。”


“嗯。”


十幾天後,顧嘉南悄悄返回青茅,她布置的陣法沒有人驚動,幻境也一如之前,大家都覺得她仍在裏麵閉關養傷。


她運起得自無生聖門的掩藏實力的功法,自信即便是青月和武神雲當麵,恐怕也無法發現她已經不是煉明境的修士。


畢竟她現在,也已經是元明境了呢。


沒有大境界上的差別,要瞞天過海頓時變得容易許多。


“現在,就等著看看能不能成功算計這對別扭的兄弟了。”她不動聲色,絲毫沒有露出異樣。


後來又參與了一次青殺堂的高層會議,果然沒有任何人發現她的變化。


“再這麽下去,我都覺得自己的演技可以拿小金人了。”


顧嘉南驕傲地想著。


第214章


越是往後,各門派提前得知消息逃出去的人越多,不過再多頂多也就幾人,能夠逃過青殺堂封鎖的畢竟是極少數,青月和武神雲動用了幾件靈寶和頂級陣盤,就是為了不讓這些人帶著物資逃跑,這可是很影響他們的利益的。


不過,多少還是有些漏網之魚,顧嘉南讓九處盯著,反而盯到了幾個目標。


越是往後,青殺堂的仗就打得越是艱難,人越來越少,全靠高端戰力和無數資源頂著,等到滅掉最後一個門派,青月和武神雲的傷勢都很不輕,連定靈都明顯萎靡不少。


堂中煉明境以下的人隻活下來五六個,還都傷勢沉重,煉明境的修士都隕落了近乎一半,剩下的中有十來個估計得閉關多年養傷,其餘的還好一些,但短時間內殺了那麽多人,連一貫見多了血雨腥風的殺手們都有些不適。


於是,武合門的大陣崩散那天,武神雲大擺宴席,到了這個時候,他多少也猜到了青月之前做的那些事是為什麽,再蠢也不至於蠢到那份上。


武合門的弟子都不夠聰明,煉明境也不多,論實力論高端戰力的數量,甚至還比不上青殺堂。


尤其青殺堂這些人經曆了長時間的殺戮,身上煞氣驚人,這場宴席,實則武合門的弟子還是有些不安的。


顧嘉南坐在席上,手中端著美酒,勾起唇問一祭,“所以,我們的堂主是要讓我們並入武合門嗎?”


一祭也笑,“有什麽不好嗎?以後享受下麵弟子供奉,也可以收上幾個弟子,舒舒服服地過日子。”他本也是宗門出身,對這一套可不陌生,“再說,以後這外界獨屬於我們一派,再無人能同我們競爭,這般好事,還有什麽不滿足的?”


現如今,他們每個人都富得流油,天元大陸各宗門積累了那麽多年的財富,可都落入了他們的口袋裏。


漸漸的,連一祭這樣的煉明境都有些微醺了,顧嘉南看似還坐在原地,實則早已經站在不遠處,變作了夕棠的模樣。


要用幻境,還是夕棠的樣子最方便啊,畢竟幻境原本是她的技能。


仍然是大家喝得酒酣腦熱,卻仿佛墜入了沉沉的夢裏,連青月都似乎回到了數月之前,滿是殺戮的那些日子。


他本就受傷未愈,這時候又是最放鬆的時候。


能不放鬆嗎?整個天元大陸的元明境除了他自己和武神雲,以及有元明境實力的定靈之外,已經被屠戮一空。


照理而言,這個世界對他已經沒有什麽威脅了。


武神雲也是如此,他這會兒正處於亢奮的巔峰,要知道,在一年之前,他可不敢想到最後各門派的幸存者會是他的武合門。


自從成為門主,他一直如履薄冰,為了布置大陣更是殫精竭慮,到後來有了天望城,偏偏不適合他們武合門的弟子。


當真是什麽事都不順利,他也知道外界太小,一旦發生爭端,很有可能他們武合門會被提前摁死。


畢竟武合門走的路子都和其餘各派格格不入,和其餘門派的關係也非常一般。


因此在天元大陸釀造的連修士都忍不住沉迷其中的美酒刺激下,周圍似乎場景變幻,他們的意識一時間不夠清醒,似乎回到了之前戰鬥之時,又一瞬間意識到已經結束了這會兒正是熱鬧宴席。


青月微微眯著眼睛,眼前是觥籌交錯氣氛極佳的大堂,他滿意地看到青殺堂的人與武合門弟子相談甚歡,不像之前那樣互有隔膜。


一時間,意識有些模糊,不過這樣安寧平和的氣氛,是他多年不曾見的。


青殺堂,隻是個殺手組織,本就有一般的門派不一樣。


就在這時,武神雲的鼻子忽然聞到了一股血腥味,他怔了片刻才清醒過來,本就喝得熏熏然的大腦掙紮了一會兒終於開始運轉,而這一看令他目眥盡裂!


“不——”


不管他怎麽對親弟弟心懷愧疚,或者將他看得如何重要。在武神雲的心裏,武合門的重要程度不用多說。


他自小在門中長大,深受師父大恩,又與門中師兄弟相處愉快。若非他們支持,以他小弟子的身份,如何能坐得上門主的位置?


武合門中除了武神雲,尚有兩位元明境,但一位年老體弱,已經快要壽盡,另一位與武神雲不睦多年,在他的默許之下,已經被青月暗殺。


這對於顧嘉南來說,簡直是天助我也。


在武神雲看來,往後有弟弟相幫,又有一眾青殺堂的高手,再加上各門派幾乎已經覆滅殆盡,武合門已經沒了危機。


誰知道此刻,眼睛裏卻滿是腥風血雨。


那些青殺堂的人,此刻正朝著武合門弟子舉起了屠刀!而青月眯著眼睛,帶著微笑慵懶地坐在高座之上,對此視而不見。


武神雲眼睛通紅,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所看到的,難道是喝的酒太多,已經產生了幻覺嗎?


不!這不是幻覺,這是真的!


青月!看青月這模樣,這些青殺堂的人必然是遵從他的命令!


他們要做什麽,要將武合門也像之前那些門派一樣,全部屠殺殆盡嗎?


他想要阻止這些動手的人,然而青殺堂的殺手們實力確實很強,再加上猝不及防之下,武合門弟子幾乎是成片倒下。


連武神雲這個元明境,一時間也救之不及。


“青月!”武神雲終於忍不住一拳朝著青月轟去。


青月作為殺手頭子,在各門派圍繞之下都能穩穩將青殺堂維持下來,靠的當然不僅僅是心機手段,他的警覺程度,要遠超任何人,別看時時都是慵懶隨性的模樣,實則在任何情況下,他都能瞬間進入戰鬥狀態。


即便在前一刻,他還很放鬆,因為美酒而感到微醺,但是在那一拳襲來時,他已經徹底清醒。


“武神雲!你瘋了嗎?”


“我瘋了?我看瘋的是你吧!”武神雲狀若瘋狂。


這時候,所有青殺堂的人看到他們的堂主給出了最後一條命令,“覆滅武合門!”


即便是心中驚愕,但長時間以來對堂主的高度服從性令他們馬上成為了殘忍凶戾的殺手,方才還與你一塊兒喝酒,眨眼就奪走了身邊人的性命。


要說震驚的程度,沒有人比得上一祭和閻秀蕊,他們是從一開始就知道青月心中打算的,這會兒算是什麽?


自家堂主和武門主正自相殘殺,而堂中青殺堂的殺手與武合門也殺成一片!


修士的破壞力是極強的,眨眼的功夫,武合門的大堂已經成了一片廢墟,無數風火怒雷咆哮著,將所有人都莫名其妙卷入戰鬥之中。


顧嘉南眯著眼看著本就受傷的青月和武神雲已經打出了真火,變回朝麓的模樣,走到一祭身邊說,“雖然不知道是怎麽回事,但我們是青殺堂的人,所以,先將武合門的人都殺了吧,這畢竟是堂主的命令。”


她都沒想到這麽輕鬆,這點兒幻境的水平,都不需要夕棠就可以操作了,還擔心什麽不夠的話再給加點料呢,結果隻是小兒科的程度,那倆壓根兒沒有說幾句話,打倒是打得很認真。


這對兄弟當真讓顧嘉南看到很困惑,而且打著打著,她覺得過去他倆實則也挺恨對方的吧,不然不至於一點信任度都沒有。


在修行界,幻境這種事不算少見,顧嘉南晉升到元明境之後,幻境的水平確實很高,但要說毫無破綻到也未必。在煉明境的修士眼中,可能找不出什麽破綻來,但青月和武神雲都是元明境,他們兩人若是定心凝神,仔細去分辨的話,未必不能找出什麽異樣。


然而,現在的情況是兩人都已經開始下死手了。


這薄如紙的信任啊,虧得顧嘉南還信過他們的感情其實很好隻是不善表達,照這樣子看,他們明明對對方應當是又愛又恨的情緒,此時恨意壓過了愛,看起來真的想置對方於死地。


一祭和閻秀蕊無奈,既然已經這樣了,他們是很了解青月的脾性的,要勸堂主收手?不存在的!


一旁的定靈滿臉糾結,這可怎麽辦啊,這倆打起來了,她到底要幫誰?


倒是顧嘉南走過去,淡定地說,“定靈姑娘要是不知該如何辦,可以到靈寶中稍事休息,不管最終是我們堂主還是武門主獲勝,都不會虧待定靈姑娘。”朝麓皮相俊美優雅,說話時總是很能得人信任,譬如這會兒滿臉誠懇地說,“不如到之前堂主賜予我的靈寶中去等待,我一會兒自去見定靈姑娘。”


定靈看著他那張迷人麵孔恍惚片刻,她這會兒確實不想出手,之前幾戰已經搞得她元氣大傷了,不管這對兄弟搞什麽鬼,她都不想陪著發瘋,這會兒正是她最虛弱的時候,哪還經得起折騰。


她正猶豫著要不要答應,就感到朝麓的手落在了她的肩膀上,不容她有什麽其他想法,卻忽然感到這隻手如同鐵鉗一般竟令她掙脫不得!一種古怪的氣息纏繞上來,令處於虛弱狀態的她感到有些痛苦。


“你——”她正想說什麽,就眼前一黑,被拋入了什麽地方,這時候,熟悉的氣息令她驚叫起來,“魔獄!”


在一祭和閻秀蕊的眼中,卻是定靈自願投入了顧嘉南所說的靈寶中去了吧,反正她大約是不想參與此事,他們也早已料到。


“既然如此,我們隻能遵從堂主的意願。”一祭歎氣,無奈妥協,卻不曾看到在他的身後,顧嘉南的劍懸浮在側,她麵無表情,眼神冷靜。


她可沒有忘記,一祭的手上,沾著千萬地球人的鮮血。


他待朝麓足夠和善,可他卻是地球人的仇敵。


眼前的這些嗬,全部都是……天元人而已!


第215章


顧嘉南一向是很謹慎的,不到最後一刻,她甚至不想暴露自己,萬一青月或者武神雲有什麽後手呢?


她忍著,認認真真地隻表現出煉明境的實力,克製著隻朝武合門的弟子下手,然而不知不覺間,她已經將不少武合門弟子丟進了魔獄,實力太過低微的直接殺掉。


論晉升的時間,她拍馬都不能和青月、武神雲這種老牌元明境相比,所以她很謹慎,她知道真要她去和這兩人交戰,結果還真不好說。即便顧嘉南有掛,但是戰鬥經驗上的缺乏是她開掛都沒法趕得上的。


也幸虧那對兄弟已經打出了真火,而且他們的狀態本身就不太好。


青殺堂經過這段日子的廝殺,本就人人帶傷,相比較而言,武合門的狀態就要好多了。他們在門中休養多時,一開始是沒反應過來,真正打起來,還真未必輸給這會兒羸弱的青殺堂。


青月瞥了一眼,冷笑說,“好啊,原來你打的是這個主意。”如今當真是狡兔死走狗烹了,既然隻剩下武合門,他們青殺堂這些滿手血債的殺手,又何必存在呢?隻要將他們全部殺死,還不全是武合門的天下?青月自認為明白了武神雲為何要這樣做,現在看來,武合門確實漸漸占據了優勢。


武神雲心中正憤怒難平,根本不知道他是什麽意思,“我的主意?我看是你的主意才對吧!”


這段時間以來,武神雲眼見著青月覆滅一個又一個門派,以他的見識都感到有些膽寒,青殺堂獲取消息的手段包括潛伏在那些門派中數十年,可見隱忍強悍,要玩手段,十個他都玩不過他這個弟弟。


兩人之間的信任度,確實脆弱得如同紙糊的一般。


顧嘉南冷眼看著青殺堂的人漸漸被殺死,在這種狀態下,能夠一開始殺得武合門沒有還手之力,已經說明了這些殺手的強悍,然而傷勢未愈,再如何強悍也是有限的,更別說武合門的戰鬥力本來就不弱。


隻要組織起有效地防守之後,武合門占據優勢才是常理。


青月已經很多年沒有這般憤怒過了,既悲且怒,再如何多的形容詞,恐怕都無法描述他此刻的心情,他看到對麵的武神雲麵貌都有些扭曲了,似乎有些不像他,看過去又確實是武神雲的模樣,隻是那眼中透著冰冷的殘酷,連表情都變得殘酷起來。


“如何?是不是覺得自己聰明一世,到頭來不過是為我做了嫁衣?”這聲音,也不太像他。


可是悲哀太過的青月,已經無力辨別了,他的心中甚至覺得,自己其實並不了解武神雲。


兄弟倆分別多年,他印象中那個幼時處處護著他的哥哥,到底拋下他跟著別人走了,走得頭也不回。


如今,竟是又來一次麽?


是了,他們多年不曾想見,後來又聯係上,即便是武神雲的愧疚表現得那樣真誠,他其實並不知道這麽多年,他的哥哥到底變成了一個什麽樣的人。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寵過我的大佬都變渣了逆仙緣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