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79節


宗琰搖搖頭,“就在剛才,感應消失了,他很可能用什麽方法屏蔽了感應。”


這時候,麵前的靈地碎片一片震蕩,又將他們的心神拉了回來,暫時將陳若虛放在一邊。


龍元宗所在的這個靈地碎片不算太大,但震蕩?這一戰似乎格外激烈一些,果然龍元宗的實力十分強大雄厚。


顧嘉南掃向戰場,心中微冷,果然,越是往後,消息不可能不泄露,龍元宗的準備明顯比其餘各派要充分,最重要的是,她發現龍元宗裏明顯少了好幾個人。


她看向身旁的一祭,“那天在天望城龍元宗那個帶隊的元明境不在。”


沒錯,和鵲歌有關係的那位……不在!


一祭冷笑,“放心,我們早已經封鎖了這裏,沒可能將元明境和煉明境的修士漏過去的,如果他們當真不在這裏,隻說明他們大概是用了鬼雲閣的法子。”


“什麽法子?”


“拋棄肉身,以靈體奪舍!”


天元大陸多少還是有些奪舍事件的,比如夕棠的身體,就被奪舍了。鬼雲閣其實是這方麵的行家,但是多年以來,鬼雲閣並未被歸入邪道,就是因為他們並不太幹這種事。


不過當時在日本的時候,顧嘉南是見過被鬼雲閣修士占據身體的日本修行者的,那甚至並非完全是奪舍,可若是占據那具身體的時間久了,就能達到徹底奪舍的目的。


顧嘉南心中一跳,“奪舍?”


“奪舍的要求是很高的,並不能隨意奪舍旁人,”一祭說,“但聽聞龍元宗素來與外界來往頻繁,大約早就找好了適合的軀殼。不過即便如此,能達到要求的估計也沒有幾個。那陳姓修士倒也真狠得下心,要真奪舍外界修士,可是要拋棄這元明境的實力啊嘖嘖。”


顧嘉南想著這外界的人都遷走了,留在四周的都是九處的修士,不禁有種不太好的預感,“若是奪舍了外界的化明境修士,也挺麻煩的。”


一祭嗤笑一聲,“化明境?我覺得龍元宗的人可做不到,鬼雲閣的奪舍之法是對方修為越高越是困難,即便是鬼雲閣那些老家夥,都不敢說奪舍化明境能夠保證成功,我覺得龍元宗是不敢這般冒險的,”他輕蔑地說,“我覺得多半隻是奪舍通明境的修士而已,倒是不用太過擔憂。”


隻是顧嘉南覺得陳若虛逃了,讓她很不開心。


“當初蘇紅姒化作一縷殘魂,什麽都沒有了,與宗琰融合之後當真是一切從頭開始,你奪舍了低級修士……”顧嘉南眼眸冰冷,“看來真要留給阿琰手刃仇人了。”


她將這件事拋在身後,隨著青殺堂的其他人一起,將龍元宗殺了個片甲不留,各種風雲雷火的術法染紅了靈地碎片的天空,龍元宗宗門附近那茂密的森林已經化為一片焦土。


青殺堂的人,又減少了一些,倒是煉明境以上的損傷要小一些,至今為止也隻隕落了不到十個,算不上傷筋動骨,至少可以保證再覆滅多派都不成問題。


顧嘉南已經發現了,定靈隻會輔助煉明境和元明境的修士,煉明境以下,她全然不管,任由他們傷或者死。


幾乎不用猜,顧嘉南知道這一定是青月的命令。


“再過一陣子,恐怕青殺堂煉明境以下的殺手都要死得差不多了,能活下來的都是極少數。”


顧嘉南看向遠處正與龍元宗的元明境修士交手的青月,“你的目的到底是什麽,即便是覆滅各派的目的達成,恐怕青殺堂當真隻剩下不到百人了,作為青殺堂堂主,那麽多年招募積累的殺手,最終十不存一,即便這個‘一’全都是精華——”


視線落在作戰勇猛的武神雲身上,論實力,他不比青月弱,身為體修,本身在天元大陸其實是不受歡迎的,武合門在諸派中也不算強,時不時還得受點排擠,因為走的畢竟不是正統的修士路子。


猛然間,她意識到了什麽,也許這就是青月的目的。


因為顧嘉南瞬間想到了,最後一個大陣崩散的將會是武合門啊!


而因為武神雲的緣故,青殺堂定然不會對武合門動手,而到了那個時候,也沒必要動手。


青殺堂名聲不好,殺手即便是被堂中規矩束縛,卻仍然有不少本身是窮凶極惡的人,甚至有不少天生嗜殺殘忍,以殺戮為樂,或者生性貪婪,為了利益可以搏命拚殺。


在青殺堂裏,這些人沒什麽不好,反正青月要利用他們殺人,可若是以後安定下來,這群人必然是不穩定因素。


也許,青月要的,就是換血過濾,將這些低級殺手全部舍棄弄死,然後帶著少量可靠的人,比如一祭、閻秀蕊這種,並入武合門,認認真真去發展一派——


不得不說,這個想法,實現的成功率還不低。


各門派全部覆滅,到時候,隻有武合門一家獨大,青月要將這份成果送給武神雲嗎?


武神雲他……知道青月的真正目的嗎?


第213章


即便是對自家堂主這個哥哥非常不熟悉,但以顧嘉南對武神雲淺薄的了解,他論心機手段是完全玩不過青月的,和青月比起來,這真的是個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肌肉男而已。


也許……不知道吧,不然也不會時不時鬧脾氣說要回去了,如果知道最後最大的好處是自己拿,他沒必要這樣。


可為什麽青月不告訴他呢?告訴了他武神雲肯定會更賣力,也不會再動不動說要回武合門去了。


顧嘉南覺得,這對兄弟,真的是太別扭了吧。


別扭得有點過頭,顧嘉南甚至想著自己會不會猜錯了。


這一戰沒有懸念,最後勝利的當然是青殺堂,隻是很明顯龍元宗留下的物資不如前些門派豐厚,而明明龍元宗是天元大陸出了名的大宗。


這隻有一個解釋,恐怕有一部分物資被逃走奪舍的人帶走了。


顧嘉南想辦法將消息傳遞出去後,希望九處能調查一下當時在附近的修士,尤其是元明境那位陳家老祖,還是有希望奪舍化明境的,這時候應該是剛剛奪舍,不可能毫無破綻,希望能將他們盡早揪出來。


在整合龍元宗的時候,顧嘉南發現武神雲和青月又吵了一架,哦,其實不能稱之為吵架,隻能聽到武神雲在咆哮,青月冷靜的嘲諷。


講道理,她都不明白這對兄弟到底是怎麽回事,說他們感情好吧,那是真的好,如果她猜的是真的,這會兒武神雲不知道青月會給自己送一份大禮,基本上是無償無私地在幫兄弟打架。而青月呢,這個看起來冷心冷肺的殺手頭子,居然一心是為哥哥打算。


然而,平時相處的時候,真的絲毫看不出這倆感情好,武神雲悶聲不響不善表達,青月出口就沒有好話,輕易就能刺激得武神雲暴跳如雷。


顧嘉南收到傳訊的時候,沉默地看了一會兒,然後歎氣,“果然,論玩心計,我可玩不過旁人,他們給的這個主意可以考慮看看。”


很顯然,九處的智囊團給她出了主意,看看能不能利用一下這對兄弟的“感情”。


不過現在,重要的仍是為了青殺堂覆滅各派的事業添磚加瓦。


因為這事兒同顧嘉南的利益相符,在青殺堂這些煉明境中,朝麓的戰功已經排得進前五了,她既實力,衝殺起來又足夠勤奮從不劃水,即便是青月開始對她有些懷疑,漸漸的看她的目光也比之前要溫和了。


一祭更是從不掩飾自己對她的欣賞,青殺堂中瘋子不少,難得有朝麓這樣冷靜的人,盡管他的心也是冷的,但比起瘋子,她這樣的理智派自然更受歡迎。


顧嘉南發現自己能夠參與到更高級別的會議裏了,她隱約覺得再這麽下去,說不定真能混進青殺堂的高層裏去。


尤其她突破到元明境的速度或許會比堂中所有人都快!


要知道,在天元大陸最大的門檻就是突破到元明境,這煉明境巔峰的數量怎麽也有上百人,然而能夠突破到元明境的,連百分之一都沒有。當年陳家老祖在這個關卡上等了數十年,他還是知名的天才人物。


又譬如一祭,他在煉明境巔峰,也已經快二十年了。


要跨越大境界本就艱難,而要跨越到元明境,不僅僅需要天賦,更需要運氣,不是說一祭這樣的不想突破,而是他很清楚自己做不到。


顧嘉南冷眼看著青月、武神雲和定靈,因為幾個門派大陣崩散的時間太過接近,使得他們身上多少帶著傷,一直沒有時間養傷。


但靠著覆滅各派得來的資源,他們的實力並沒有因為受傷而變弱,反而比以前更強。


畢竟各類好資源應有盡有,丹藥都可以當糖豆磕,更別說那些各門派珍藏的靈寶了。


連顧嘉南都分到了許多品質好得驚人的靈寶,不得不說在這方麵,青月還是十分大方的,所以那些青殺堂的殺手才能前仆後繼地赴死啊。


“這麽下去,果然有希望靠著青殺堂將各門派全都覆滅呢。”顧嘉南想著,“青月也算是為了武神雲拚了命了。”


這對兄弟互相在為對方拚命,可是偏偏嘴上不說。


青月或許是覺得外界這麽小的地方其實不適合青殺堂的發展了,這個畸形的門派大約青月早就考慮過往後要怎麽辦。


於是恰好趁著這個機會搞事。


地球上這段時間明明風聲鶴唳,偏偏普通人並沒有感到太多變化,他們照常工作生活,隻是網上討論得熱火朝天,但網絡和現實本身就有一定的距離,絕大部分民眾雖然也有心中緊張的,絕大部分也就僅限於網上討論而已。


顧家在北通屬於有些說法的,尤其在顧淵北實力越來越強之後。


北通的所有人,都見到了空中橫飛而過的巨大青鳥,經過政府新聞的報道,他們知道那是異界的敵人,他們正在自相殘殺,但卻有可能波及到地球。


所以,新聞通知大家不要接近某片區域,盡量減少外出,倒沒有嚴重到讓大家外出避難的程度。


就算這樣,顧家大部分人仍然離開了北通,到陵京暫住,唯有顧老爺子沒肯走,他知道,顧淵北肯定也在這裏。


“慌什麽,肯定不會有事的……”顧老爺子還算鎮定,盯著那青鳥飛去的地方看。


過了不到一個月,就看到那青鳥果然又飛出來,朝著遠方去了,他長出一口氣,這才放下心來。


北通這一關,總算是過了。


顧嘉南跟著青殺堂的人離開,繼續瘋狂殺戮,即便是她對天元人素來冷酷,都覺得精神上有些不適了。


她覺得,或許青月也是想逼這些殺手們發瘋?


在青茅裏,有了新的功法庫,顧嘉南去挑了一些功法,將幾門隱藏實力或者隱藏氣息相關的夾在其中,並不太顯眼,倒是一祭注意到了,說,“你的天賦素來不錯,但是這幾門可是不好學,其中兩門比藏息術還難一些,並沒有那麽容易入門。”


“我知道,不過隨意看看,也想知道能不能取長補短,讓我更理解藏息術一些。”


藏息術是一祭教的,他不吝表揚,“你的藏息術是我教過的這些人裏學得最好的。”


顧嘉南笑了笑,沒有說話。


她要找這些隱藏實力或者隱藏氣息的功法,自然是因為可能近期,她就要突破到元明境了,奈何沒有時間和機會,突破肯定動靜不小,要瞞過人太不容易了,也虧得她實力漲了,幻境的水平也在提高,她準備用幻境和陣法來騙過青殺堂的人,唯一的麻煩就是恐怕很難騙過青月和武神雲這種元明境修士。


顧嘉南一直在耐心等待機會,終於這一次機會來了。


青殺堂在滅殺天劍門時,青月和武神雲被對方劍氣所傷,為了應付下一場戰鬥,兩人直接閉關了,一切事務交給閻秀蕊和一祭打理。連定靈都閉門不出,顧嘉南趁機也說要閉關養傷,在這時節並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懷疑。


因為這一戰青殺堂確實損失慘重,幾乎人人帶傷。


於是,顧嘉南在四周密密布上重重陣法,又用幻境偽造了自己仍在了假象,才通過顧淵北給的特製金屬球從地下穿行悄然離開了天劍門所在的靈地碎片。


她知道這會兒不應該暴露身份,所以還準備了後手,一旦被人發現她不在閉關的地方,就找個借口說因為傷勢沉重,她生性謹慎害怕出事,這裏隻是偽裝了現場,她另找了地方閉關。


再怎麽樣借口還是不難找的。


在路上她就變化了外貌,回到自己的模樣,任誰都想不到她和青殺堂那個優雅俊美的朝麓有什麽關係。


“快走,我們會盯著這裏,有什麽變化會立刻通知你。”張富親口對她說。


倒是徐望津睜開眼睛看了她一眼,“有把握嗎?”自從和一祭幾人的那一戰之後,徐望津的眼睛受傷嚴重,養了這麽將近一年的時間,才勉強養了回來,但睜開眼睛的時候,明顯眸光還是有些暗淡。


顧嘉南肯定地點點頭,“有把握!”她想了想,“最好把有些希望的那些人都叫過來,我突破的時候,可能他們也能得到些好處。”她已經通知了宗琰。


“好。”


真要突破到元明境,靈氣匯聚之下當然對於其餘修士是有好處的,隻是九處還要考慮到一個保密性的問題,不能將顧嘉南已經突破的消息泄露出去,所以到頭來真正能到顧嘉南突破的那個靈地碎片的,仍然隻有不到二十個而已,大多是九處和武盟的年輕一代,也有唐劍這樣修行努力的九處元老。


眾人都覺得顧嘉南的修行速度太不可思議,但眼見著她一步步走來,知道她對地球的付出,倒沒有人懷疑她什麽。


“隻能說她天生就是為了修行而生。”唐劍感慨說。


一旁的寧渡輕輕說,“若非天元大陸給了那麽大的壓力,可能她也不會進步那麽快。”


直到現在,地球也不曾脫險,不止是顧嘉南,很多人都快逼死自己了。


“開始了。”徐望津淡淡說,他們都看到了瘋狂匯聚而來的靈氣。


“她突破從來沒有發生過問題,希望這次也是一樣。”


現在的地球,已經無法承受損失顧嘉南了,以她二十歲的稚嫩雙肩,扛起的責任遠超過其他所有人。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天珠塵緣錄尾巴分我一條[末世]邊冷其青全修真界都是反派迷弟今天也在為我宗神獸打補丁修三代的修真之路動物園聊天群總有非人類找上我我粉絲是帝國第一科研大佬的嬌氣小蚌精逃離時間循環後我成了女神從修士到寡婦[七十年代]末世女主宰歸墟老祖他一身正氣花槐全宇宙沒有一棵植物追妻八十一難陰陽香火店亡靈代言人搏命司時她與龍家有獸夫:發家致富好生活誰家裏還沒幾座礦了位麵農場主的顛覆人生錦鯉仙妻甜如蜜我的棺材通地府[玄學]全校都以為我很醜女學霸的位麵店鋪異界領主生活怪物見了我都瑟瑟發抖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