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78節


和九靈丹閣的九靈舍不一樣,九靈舍原本不叫九靈舍,是九靈丹閣搶過來之後改的名字,所以比較好奪,再加上九靈丹閣元明境不多,分不出手來守那裏,無生聖門不同,無生塔本來就是無生聖門煉製的,裏麵不是九靈舍裏那種生了靈智的器靈,而是昔日無生聖門一位遭受意外的年輕元明境修士成了器靈,他對無生聖門的忠誠度是很高的。


再加上,那裏還有一位老牌元明境守護。


顧嘉南又將一個煉明境塞進魔獄,看著青月和武神雲聯袂進入了無生塔,真誠地希望他們馬到成功順利拿下。


現在的青殺堂如果勝利的話,利益和地球是一致的,顧嘉南可不希望這麽快青殺堂就與無生聖門兩敗俱傷。


似乎是她的祈禱起了作用,雖然青月和武神雲出來的時候一身的血腥氣,似乎受了點傷,但確實是他們勝了,元明境一死,煉明境被壓著打,這一仗已經沒有了懸念。


實則不論是當初青殺堂覆滅器玄宗,還是現在覆滅九靈丹閣、無生聖門,都鑽了個空子,就是當初天地大劫各門派選擇開啟大陣,雖然幸存下來,但是宗門大陣無法與此類防護大陣重疊,大家的選擇都是拆除了門派大陣,若是各門派的山門大陣還在,即便是青殺堂想要殺上門來,也是很頭疼的。


現如今大陣剛剛崩散,任何門派都來不及重新開啟山門大陣,因此若真要覆滅一派,唯有這是最好的時機。


接下來,又是盤點無生聖門的資源,青月和武神雲關起門來養傷,顧嘉南去見了一祭一麵,然後又悄悄傳了消息出去。


之前來無生聖門的途中,她就有傳消息,這會兒傳消息,也是怕外麵太擔心。


有一些人很願意去搜刮資源,顧嘉南卻很佛係,基本在搶著時間修行,她知道自己不能因小失大,這些東西在她心裏根本沒那麽重要。


隻要也要等她成為元明境,估計才有些話語權吧?


不過,等她成為煉明境巔峰的時候,青殺堂開一些內部會議的時候,一祭也會叫上她了。


或許是因為覆滅九靈丹閣和無生聖門的時候她實在是很盡力吧,再加上她實力到了這個層次,再將她排除在外,有些不太合適。


像一祭說的,若她是別派的探子,那這個探子的級別太高了,哪個門派請得起煉明境巔峰的探子?


不論在哪派,這個實力夠算得上頂尖力量了。


即便是龍元宗這種老牌大宗門,掌門也不過是煉明境巔峰而已。


顧嘉南眼見著得到了更多的信任,她知道接下來要對付的是實力已經被削弱了大半的顯聖寺。在天望城那件事使得顯聖寺剩餘的力量極弱,這次武神雲都不需要出手,單單青月出手就能覆滅一派。


“我原以為鬼雲閣會快一些,想不到顯聖寺那些看著忠厚的禿驢果然暗中藏了一手。”青月冷笑著,“不過無所謂,先將顯聖寺滅了,我們再去鬼雲閣。”


接下來的行程安排簡直緊密,顧嘉南對青殺堂打聽消息的能力歎為觀止。


“估計這半年都不得安穩,”顧嘉南聽著哪派什麽時候大陣崩散的消息,卻還是忍不住疑惑,拉著一祭低聲問道,“堂主到底是為什麽……決心這麽大覆滅諸派呢?是為了以後這外界隻有我們青殺堂嗎?”


一祭作為青月的心腹,顧嘉南覺得他肯定知道點什麽。


“是否聽到下麵的人有些怨言了?”


顧嘉南搖搖頭,“那倒不是,畢竟覆滅一派之後收入相當豐厚,我們做殺手的,隻要有利益,搏命也是常事。”


要是換成一般的門派,恐怕還真是會有一些怨言的,哪怕事後獲利不小,但你命都沒了,要那麽多錢又有什麽用呢?


偏偏青殺堂本身是很畸形的,門內都是殺手,大家都養成了為了利益可以去搏命的習慣。從來都是在血海刀山裏闖過來的,即便是覆滅一派自身也有傷亡,倒沒有讓堂中殺手很放在心上。


做殺手的入行那麽多年,早已經沒有怕死的人了。


一祭笑得意味深長,“是啊,我們都是做殺手的……”他看向外界這看起來廣闊實則對於修士來說並不夠大的世界,“即便是我們青殺堂,堂主也是想找一條後路的,若是我們不像現在這般做,而是等各派一個個大陣崩散,這世界會變成什麽模樣?”


顧嘉南沉默,她不願意去做這種設想,因為隻要想想就令人不寒而栗。


“到時候,為了爭奪資源,各派絕對會衝突不止,我們青殺堂大概又會被當成好用的刀,這倒也不錯,然而,這裏能容得下幾個門派呢?一個、兩個還是三個?總有一天,他們會覺得不再需要青殺堂這柄刀了,而青殺堂的實力太強,會變成他們的心頭刺。”一祭微笑著,“到時候啊,我們不去打他們,他們也回來算計我們。”


顧嘉南總覺得這種說法很牽強,“難道到那時候,我們青殺堂就怕了他們不成?”


“我們當然不怕。”一祭拍拍她的肩膀,“但有更簡單的方法,為什麽不去做呢?將他們都弄死了,我們自然想做什麽做什麽。”


一祭走了,顧嘉南冷冷看著他的背影,她覺得自己確實不是絕頂聰明的那種人,但也沒蠢到那種地步。


一祭在說謊,真正的原因並不是這個。


接下來的半年,顧嘉南隨著青殺堂征戰不休,她受過傷,但有煉魂盤在,朝麓本身的技能又是療傷係的,所以大的危險幾乎沒有撞上。


煉明境巔峰的對手,本質也是煉明境,元明境由青月和武神雲以及定靈來扛,他們三個聯手的話,最高記錄三打五,確實相當厲害。


不過天元大陸最厲害的元明境修士,也未必是他們,他們也不是沒有撞上過更強的。


隻是青殺堂手段卑鄙,直接讓那位潛伏在門中的青殺堂殺手提前坑了那位一把,最後被青月和武神雲聯手絞殺,也是慘得很。


“再這麽下去,即便是最後勝了,恐怕青殺堂也不剩下幾個人了。”顧嘉南覺得青茅裏已經空蕩了很多,她越來越不理解青月的想法了。


不過,都到了這時候了,青殺堂裏還是沒有多少人抱怨,讓顧嘉南覺得有些匪夷所思。


他們已經殺紅了眼了,堂中的人越來越少,他們覆滅一派之後得到的越來越多,顧嘉南都不知道這些殺手們囤積那麽多的財富做什麽,若是一朝死去,不還是一場空嗎?


隻能說他們在青殺堂多年,似乎已經養成了這種習慣,再加上長時間做殺手的,本來也沒多少腦子正常的人了。


顧嘉南也隻是冷靜清醒地看著,不管青月到底搞什麽貓膩,她隻希望青殺堂給地球爭取更多的時間。


“定靈這次受傷了啊……”魔獄忽然開口。


顧嘉南本來沒想理他,最後還是說,“下一仗打龍元宗,再下一次是妖聖宮,恐怕更不容易。”


這次就是打魔煞門,對方實力太強,使得青月、武神雲和定靈全部負傷,若非有定靈在,接下來青月和武神雲還要去打龍元宗,可沒那麽容易獲勝。


“嗯,她要是傷得再重一點就好了。”


顧嘉南皺眉,“你是說——”


“你是不是忘了,我們本是一體,原就可以互相吞噬啊。”


顧嘉南:“……”


這家夥是不是心有點大了,她將魔獄喂得太飽了是吧,也太會想好處了!


“你都被打得支離破碎了,定靈那可是吞了黑淵和天望的,你確定你可以?”


魔獄不高興了,“我是被打壞過,這不是主人你太勤奮了,我都被修補了百分之七八十了嘛!你要是能把定靈塞進來,我保證能把她吞了!”


說著說著他幾乎要露出垂涎欲滴的嘴臉來。


顧嘉南看向受傷了仍然氣勢驚人的定靈,看了一眼自己的熟練度進度條。


“別著急,等著。”


第212章


準確來說,魔獄、黑淵、天望和定靈,已經脫離了靈寶的範疇,即便是頂尖靈寶在他們麵前,也隻能稱之為弟弟。


更何況,他們的靈智水平也與一般的器靈有極大的差距。


而定靈在吞了黑淵和天望之後,實力正空前強大,即便是元明境對上她,也會感到很棘手。


顧嘉南可不會冒進,她穩得很,完全不管魔獄時不時地煽動。


“係統,這魔獄煉魂盤雖然叫我主人,但應該算是不綁定裝備吧,有辦法讓它成為綁定裝備嗎?或者有沒有什麽控製它的辦法。”


係統冷冰冰地說,“我隻是個虛環,我不是萬能的。”


顧嘉南有些遺憾,她還是有些擔心給魔獄增長實力太快,這家夥回頭就反水的。


畢竟黑淵和定靈,都是有前車之鑒,這四個家夥,可絕對不是什麽講信譽的好人。


似乎明白顧嘉南的擔憂,係統忽然又說,“你可以嚐試去問問克肖。”


“克肖?”


係統的口吻似乎有些不屑,“那個星球的人,比較擅長精神控製。”


顧嘉南想了想,那個克肖差點都控製顧淵北了,可能是有點辦法,“好,我回頭問問顧淵北。”


魔獄對此一無所知,顧嘉南心中打定主意,如果要想辦法讓魔獄吞噬定靈,至少也要在自己徹底控製它之前,如果留有隱患,她寧願先不增強它的實力,她可不做農夫與蛇裏的農夫。


“這次要打龍元宗啊……”顧嘉南眯起眼睛,打定主意不放過陳若虛,以她現在的實力,已經超過陳若虛太多,畢竟陳若虛晉升到煉明境還不到一年,正常情況下他的實力增長都不可能像顧嘉南這樣不科學的。


顧嘉南心中默默想著,阿琰,對不起了,我可不會將他留給你。


巨大的青鳥又一次騰空而起,從這個靈地碎片起飛,前往龍元宗所在,也就是顧嘉南的家鄉北通。


比起去其他地方,這次顧嘉南格外緊張一些,畢竟那是她家。


九處已經讓靈地碎片附近的人全部遷走了,免得受到波及,但城市的人並沒有離開,做得太明顯大家都擔心會引起什麽變化。


說句實話,在青殺堂的大陣崩散後的這七八個月裏,地球上整體而言普通人的生活還是很平穩的,沒有受到太大影響,當然也不是完全沒有受到波及,青殺堂可不會過多管束堂中殺手,若非這群人在與其他門派的交戰中已經耗盡心力,恐怕受害者的數字還要瘋狂上漲。


不過現在大家都很自覺,在那些宗門靈地碎片附近的人幾乎全部撤走。


青鳥在靈地碎片外絲毫沒有停留,一下子就飛了進去,遠遠的徐望津等人稍稍鬆了口氣,他們最不希望的就是北通出事,因為無法預料到顧嘉南會做什麽。


現在顧嘉南的實力已經完全沒有任何人可以真正命令她做什麽了,全靠她自己自覺。當一個人強到這種程度,真的要做什麽誰還攔得住?


“情況已經到了這種地步,即便是現在這樣,也隻能拖延一點時間而已。”張富的傷已經徹底好了,但比起以前,看起來蒼老了不少,顯然最近的事令他十分發愁。


徐望津看向靈地碎片,“現在宗琰他們和武盟的幾個年輕人發瘋一樣修行,但這麽短的時間,他們最好的情況也隻能勉強突破到煉明境,這個概率還不敢保證。”


“以他們的積累,想要突破到煉明境,誰都知道是很危險的。”天元大陸的天之驕子們,在化明境巔峰都會停留幾年鞏固基礎,再一下子突破,比如陳若虛就是如此,他早就可以突破了,但一直停留在化明境,就是為了穩固根基,一旦突破之後,修行起來就會格外順利。


可是,宗琰他們,沒有時間了。


危險又如何,不突破就不危險了嗎?更危險。


等待他們的無非是兩個結局,青殺堂真的強悍到可以滅掉各宗,接下來要對付的必然是他們。要不就是青殺堂失敗,被某宗滅殺,這個結局更糟糕,給他們的更短,麵對的情況會更加惡劣。


“根據嘉南傳回來的消息,恐怕短時間內青殺堂還是問題不大的,今天龍元宗應當挺不過去了。”顧淵北看了一下顧嘉南的傳訊,開始問克肖關於精神控製的事,一邊隨口說。


九處的人都希望這一戰能夠順利。


龍元宗一向是對外滲透相當厲害的門派,在天元諸派中,它是對待地球非常激進的一脈,所以九處對龍元宗的惡感很強,當然希望他們就此消失得幹幹淨淨,至於遺留在外的一些龍元宗的小蟲子,回頭可以花費時間慢慢抓。


當然,前提是他們有這個機會。


他們正盯著靈地碎片的入口時,一人從遠處掠來,顧淵北看過去,詫異地說,“宗琰,你怎麽來了?”


宗琰他們在各個靈地碎片勤奮修行,照理不會出現在這裏。


“陳若虛逃出來了。”宗琰忽然說,讓在場九處的人都嚇了一跳。


張富連忙說,“不可能,我們九處一直守著這裏,沒有任何人從這個靈地碎片裏逃出來。再說,龍元宗的大陣崩散不是今天嗎?他怎麽逃出來的。”


“因為我能感應到。”宗琰抽出她那把血紅色的若虛刀,“我的這把刀和他的劍本身能夠相互感應的,就在剛剛,我感應到他在外界,而不在靈地碎片裏。”


應該說不管怎樣,龍元宗和蘇紅姒淵源很深,宗琰本身就決定抽出這一天來看一眼,哪知道還沒接近這裏,就感應到了陳若虛的存在。


當初在天望城,如果陳若虛不是用了那塊玉佩,是感應不到蘇紅姒的殘魂的,因為若虛刀已經被徹底封印,自然沒法相互感應。但自從若虛刀解封之後,這同爐所煉的一刀一劍,又像很久以前那樣,可以相互感應了。


“現在還可以感應到嗎?”徐望津嚴肅地說。


陳若虛可和一般的小魚不一樣,他是煉明境的修士!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