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77節


這不應該啊,定靈照理來說和天望界碑屬於正道一脈,身上是不該有魔氣的,而黑淵已經玩完了,說是黑淵侵襲定靈更是不可能。


魔獄煉魂盤還沒說話,顧嘉南的聲音就冷下來,“你是不是覺得我現在增強實力離不開你,所以也想耍耍性格?實話告訴你,我能化解魔氣,也能扼殺你的靈智,我覺得你還是以前那樣可愛一些。”一邊威脅著魔獄煉魂盤,顧嘉南一邊偷偷聯係係統,“喂,係統,你可以做得到抹殺它的靈智嗎?”


係統冷冰冰地告訴她,“做不到。”它隻可以化解進入顧嘉南體內的魔氣。


“這原本是我們約好絕不泄露的,不過看定靈這模樣,定然已經違約了,否則不會有人特地幫她吞噬黑淵和天望的。”魔獄的聲音似乎有些疲憊,“你說得對,我確實騙了你,我們四個,本也沒有什麽正邪之分。”


顧嘉南將九靈舍交給了一祭,一邊開始朝著九靈丹閣的修士進攻,一邊聽魔獄講那過去的故事。


“我隻知道最初的時候,我們就在一起,身為魔獄,我自然是關人的,當時整個魔獄內,隻關著一個人,即便如此,如果沒有黑淵的相助,我都關不住他,再加上定靈每時每刻都在抽取這人身上的靈氣,天望阻隔天地,令他無法補充靈氣。”


也就是說,那時候黑淵中有一座魔獄,魔獄裏關著一個人,外有定靈河無時無刻不在從這個人身上抽取靈氣,而天望界碑的作用在於隔絕內外,使得關押這人的內部成為絕靈之地。


隻需要想想現在定靈河那充沛到仿佛無窮無盡的靈氣,想想之前黑淵和天望界碑的強大,就知道這被關著的人有多可怕。


“關著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我隻知道他叫天元。”魔獄歎氣,“後來有一天,天元還是脫困而去,我被他打得支離破碎,倒是黑淵、定靈和天望並沒有被他所傷……因為我和黑淵素來親近,定靈和天望感情極佳,本來維持著平衡,在我被打碎之後,黑淵見勢不妙迅速遁走,定靈和天望落入了正道修士的手中。”


顧嘉南皺眉,“但你還是沒解釋為什麽定靈河的身上有魔氣。”


丟了兩個人進魔獄裏,魔獄舒服得喟歎了一聲繼續說,“因為我們四個所謂的正邪之分不過是早早約定好的說法……在根源上,我們四個本身是一體的,後來才化為魔獄、黑淵、定靈、天望,最初,我們是一件天地靈物。”


“所以?”


“所以我們之間本就可以互相吞噬,不僅僅是黑淵想要吞噬天望,定靈雖然和天望關係很好,但她也可以吞掉天望,還順帶吃掉苟延殘喘的黑淵。”


那天青月急著離開,可不僅僅是因為生怕其他門派發現他帶黑淵進入天望界碑,而是知道定靈接下來要做什麽,連清平宗也會被坑得半死不活,他迅速離開,是知道天望界碑一旦被定靈河吞噬,整個天望城都會立刻崩塌,時間緊迫,他需要所有青殺堂的人退到安全地界,免得天望城猛然間整個崩塌時靈體來不及退出,直接被擠成煙塵。


顧嘉南抬起頭,又看了一眼眉眼鋒利的青月,和他身旁與他其實並不像的武神雲,不知道他家父母到底是個什麽訴求,給倆兒子取名字也太女氣了,一個青雲一個青月,聽起來像兩個女孩子不說,偏偏性格一個比一個猛。


武神雲屬於長得濃眉大眼相當正派的那種英俊,再加上魁梧得驚人足有兩米多高的身材,麵對著他的那位九靈丹閣的元明境整個氣勢弱得不行。


不過論陰謀詭計,他肯定比不過散修出身的職業殺手青月。


她敢肯定,先用黑淵坑天望,再用定靈坑黑淵和天望這種計謀,是出於青月之手。


看著定靈時不時為青殺堂的人補充著靈氣,簡直像是遊戲裏的職業奶媽,她比之前顧嘉南在天望城見到的時候更厲害了。


青殺堂越打越強,九靈丹閣越打越慘,顧嘉南知道這一戰已經結束了。


九靈丹閣,定然覆滅。


第210章


當初青殺堂能夠無聲無息地覆滅器玄宗,顧嘉南猜測很可能和這位武門主也有些關係。


元明境也是有強弱之分的,那時候定靈還沒有現在這麽強,也沒有落入武門主手中,青殺堂很可能是靠著黑淵和武門主的幫助,直接拿下了器玄宗。要知道,不論是青月還是武神雲,都屬於元明境中的佼佼者了,比起那些老家夥,他們兩個不僅僅是年輕銳意,實力是真的強。


九靈丹閣即便是比器玄宗強一些,卻也強得很有限。


“他們正在搜刮九靈丹閣,怎麽,你沒有興趣去瞧一瞧?”閻冰萱走到顧嘉南的身邊,笑盈盈地問。


顧嘉南倒也不是完全沒有興趣,隻是心中擔憂,實在沒有那個心情。


九靈丹閣覆滅了,接下來呢,青殺堂會做什麽?


如今沒有了大陣圍困,天元人就好比被放出籠子的猛虎,至少到現在為止隻能稱得上羸弱的地球在他們的麵前根本不夠看。


包括顧嘉南自己,現在在青月麵前也隻能戰戰兢兢,心情能好得起來才奇怪。


“堂主自來公平,又不會虧待我。”顧嘉南嘴上說著,“我好歹借著九靈丹閣的庇佑住了這麽些時日,便不去動手了吧。”


閻冰萱笑著說,“我倒完全不知道你也在九靈丹閣,不然……”她沒有繼續說下去,卻明顯對容貌俊美的朝麓有了些好感。


能在九靈丹閣潛伏多年,閻冰萱雖然一開始就是青殺堂的人,但一個是朝不保夕的殺手,一個是大宗門被看重的精英弟子,正常人大概都會選擇後者吧?然而閻冰萱的忠誠度從來沒有得到過懷疑,因為她和別人不一樣,她的母親閻秀蕊乃是深得青月信任的左右手。


閻秀蕊也是大宗門出身,但身負血海深仇,若非青月庇護,她連活都活不下來,自然對青月十分忠誠,而因為當年之事,她對閻冰萱十分嚴格,閻冰萱還是通明境之時,就在青殺堂從七級青殺做起,後來發現閻冰萱有煉丹的天賦,索性派她潛入九靈丹閣。


這對母子的關係看起來不算十分親近,閻秀蕊並不是那種慈愛溫柔的好母親,但其實因自幼相依為命,當時閻秀蕊自己都快沒了命,還將閻冰萱護得十分妥當。環境越是坎坷,孩子反倒愈加懂事,閻冰萱就是如此。她早熟得很,即便是母親讓她去做殺手,每次弄得一身傷回來,她也沒有怪過母親。


那是她自己願意的。


在九靈丹閣的這麽些年,閻冰萱也稱得上如履薄冰,哪怕因為容貌姣好,她的身邊也總是圍繞著些人,不乏別人眼中的青年才俊優秀弟子,但閻冰萱很清醒,她知道自己其實不是九靈丹閣的精英弟子,而是青殺堂的女殺手閻冰萱。


現如今任務告一段落,她的心情輕鬆之下,又隱約有些失落,仿佛失去了目標。不過她知道自己能夠很快調整過來,這點不算什麽。


恰好就在這個矛盾的時期,俊美秀逸又似乎帶著些神秘的朝麓出現了。他的外表這般優雅出塵,即便是那些大宗門的嫡傳弟子也比不上他,偏偏出手那樣冷酷無情,很符合閻冰萱的審美,畢竟她本身也是個殺手。


說句實話,顧嘉南絲毫沒有故意去吸引閻冰萱,她偶爾甚至對朝麓這個皮相有多吸引人沒什麽自覺。


當初那位帶著虛環的外星人憑著朝麓這個軀殼吸引了奪舍夕棠的那位女修士,硬生生被關了那麽多年,本身就夠傳奇的,也說明了這張臉非同一般的殺傷力。


閻秀蕊過來的時候,恰好看到閻冰萱抬著頭和朝麓說話,那抿唇微笑的模樣和眼裏閃著的微光令她心中一動,然後才將視線又一次落到朝麓的身上。


她自然知道這位朝麓,在近期的青殺堂,這位實在是太有名氣。


閻秀蕊可以說是青殺堂的大管家,又和一祭關係不錯,從一祭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事,比起青殺堂的其他人,她對朝麓的了解要更多一些。


這個人身上,有很多秘密。對於女子來說,秘密多偶爾也能成為吸引人的魅力。


尤其是他現在似乎還隱約帶著些憂鬱,即便是明顯這位的心思沒有放在她的女兒身上,但浮於表麵的客氣,放在這種級別的美人身上,並不會讓人覺得失禮。


“嘖嘖,看來你這女兒,是看上這小子了。”一祭在她的身邊說,“聽我一句勸,雖然我覺得這小子不錯,但還是讓她離他遠點好。”


閻秀蕊瞥了一祭一眼,“哦?”


“這小子,可遠比表麵上更冷酷,”一祭說,“他的性情很有些古怪,看起來溫柔優雅,實則心冷得很。我們做殺手的,這反倒是優點了,畢竟我們這一行,最忌諱婆婆媽媽優柔寡斷心軟不忍,這小子是天生的殺手,動起手來冷酷到令人讚歎,四宗盟會的時候我雖找他合作,卻沒想過他真能將那些人殺個一幹二淨。有實力有頭腦,還心冷手狠,再配上這等長相,絕非你那女兒能夠把握得了的。”


這話頗有些貶低閻冰萱的意思,她好歹能在九靈丹閣潛伏這麽久從沒被懷疑過,能力自然不弱。


不過閻秀蕊還是點點頭,非常理智地回答,“你說得對。”


一祭沒有再多說什麽,他和閻秀蕊的交情雖然不錯,但這種事點到為止也就夠了,如果閻冰萱執迷不悟,他也管不著。


別看一祭平素脾氣還算溫和,本也不是什麽熱心體貼的好人,若非和閻秀蕊確實相交多年,他連這些話都不會說。


“小子,堂主叫你過去!”一祭走了過去,打斷了顧嘉南和閻冰萱的交談,事實上,這種交談隻能稱之為顧嘉南勉強敷衍對方的尬聊而已。


她鬆了口氣,“這就過去。”


青月是不是還懷疑她她不知道,不過每次見青月都不是什麽好差事,顧嘉南將擔憂拋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跑去九靈丹閣的大殿。


恰好她到的時候,武神雲從裏麵出來,看起來神色很有些不渝,顧嘉南心中一動,難道是這對兄弟鬧出什麽不愉快了?


她一進去,就看到青月仍然坐在主座上,從他的臉上倒是看不出什麽來,反而是一旁一張大椅子上定靈翹著腿坐著,眼神一下子落在了顧嘉南的身上。


顧嘉南心中一緊,“係統,她該不會發現我曾經吸過黑淵的魔氣吧?”


“放心,我已經將魔氣消得很幹淨,她不會發現。”


其實她身上還有另一個隱患,就是魔獄煉魂盤,魔獄和定靈本是同源,顧嘉南之前也擔心它被定靈發現,倒是魔獄告訴她,早在昔日它被打得支離破碎之後不久,就被封入了這個煉魂盤裏,這東西不僅徹底封住了魔獄,也將它的氣息徹底掩蓋,所以之前在靈海玄殿手中,它甚至被當成一件同魔道全無關係的靈寶在使用。


定靈看了她一會兒,果然沒有什麽異樣,隻是抿嘴輕笑,“怪不得那個九靈舍絲毫不反抗地跟著他走了,長得這般好,可叫人無法拒絕呢。”


青月沒有理會她的調侃,“朝麓,這次你的功勞不小,不過有一件事我想問你。”他說得相當直截了當。


顧嘉南半低著頭,“堂主盡管問。”


“九靈舍說你從未通過它進入天望城,那你到底是如何去的?”


對於這一點,顧嘉南早已經打好腹稿,不慌不忙地說,“九靈舍畢竟是九靈丹閣的頂尖靈寶,我若借助九靈舍進入天望城,即便是最初九靈丹閣不曾發現,時間久了,難保不會發現我,所以我不敢用。”


“然後呢?”


“堂主恐怕不知,當年將我藏在後山之人怕我孤單無聊,弄到了一個東西給我,借助那個東西,不需要通過頂級靈寶,也能進入天望城。”說著她將自己煉製的靈器遞了過去,“這東西不知道是何人煉製,確實好用,但隻能容許一人前往天望城。”


青月將那靈器攝入手中,略微驚訝地說,“這東西居然記錄了天望城的坐標,”他看向定靈,“天望不是說過天望城所在的坐標絕不會泄露嗎?”


定靈漫不經心地說,“我怎麽知道,天望這個人素來心高氣傲,他說的話,也並非全然可信。”她問青月將那靈器要過來,看了看說,“煉製的手法有些粗糙,並沒有什麽獨到的地方。”


顧嘉南的煉器手法確實稱不上太好,畢竟是來自夕談沛那邊,夕談沛也隻是一個散修而已。


青月暫時將這件事放下,正想再說什麽,有人進來匯報,說是武神雲要回武合門去。


青月冷笑一聲,“就他那門派上下全是沒有腦子的莽夫,等到大陣告破都不知道要等到什麽時候,若非我當年用了特殊手段,借助血親的身份將他拉出來,恐怕他現在還是籠中鳥呢,怎麽,現在想要回去繼續陪著那些蠢貨們坐牢?”


各門派都在想辦法消耗大陣的力量,唯有武合門是真的老老實實在等大陣的力量耗盡,恐怕諸派之中,武合門的大陣將會是最後一個崩散的。


也就是說,現在純粹是武神雲一個人因為青月的緣故帶著定靈偷渡出來了,武合門的其他弟子,還在大陣中呆著呢。


定靈笑著說,“隨便他,要回去就回去吧,反正我是不會回去的。”她可是也被關夠了。


青月平靜地說,“你去告訴他,這個月我留在這裏整合九靈丹閣的資源,一個月後我將會去覆滅無生聖門,僅僅憑借我一個人可打不過無生聖門那幾個老家夥,他執意要回去,就等著我死在無生聖門好了。”


那位青殺堂的弟子隻能前去原話稟告。


顧嘉南:“……”


這威脅怎麽聽起來怪怪的?武神雲和青月這對兄弟無一不是人中龍鳳天之驕子,以他們的年紀坐到這個位置,堪稱天元大陸的傳奇人物了。


然而,青月的話聽起來完全像是鬧別扭好不好!


有點,過於幼稚。


第211章


武神雲最後當然是沒走成,無論如何他是不可能看著青月真的出事的。


青月就是吃定了這一點,所以有恃無恐。


即便是有武神雲幫忙,到真正對上無生聖門的時候,還是比九靈丹閣艱難多了,這可是天元大陸能排進前幾的大門派,而且自從天望城那件事之後,無生聖門就始終對青殺堂存著幾分警惕。


如果不是之前黑淵那事兒顧嘉南在外麵坑了不少無生聖門的煉明境,這會兒隻會更難對付。


但是青月覆滅各派的心非常堅定,有時候顧嘉南都不理解,作為一個殺手頭子,他為什麽要上趕著覆滅各派?青殺堂也不是沒有損失啊。


顧嘉南不知道青月在想什麽,但他明顯並不是那種莽撞嗜殺的人,反而比誰都心有成算。


無生聖門不好對付,但青殺堂還是能拿下來的,顧嘉南這才發現青殺堂還養著一批堂主真正的親信,這群殺手都隻有化明境巔峰的水平,雖然不到煉明境,但屠殺起一般的弟子來,效率實在是太高了,弄得無生聖門的高手們沒辦法,想要去救那些在這種專業級別的殺手手中毫無抵抗能力的弟子,卻根本沒辦法靠近。


青殺堂的煉明境數量,現在可是在各門派裏一騎絕塵。


“還是有漏網之魚啊。”青月幹掉了無生聖門的一位元明境,看了一眼場內,“你們那位死而複生的聖子,我可是沒有瞧見。”


另一位在武神雲手下苦苦支撐的元明境冷笑一聲,“想要徹底覆滅我們無生聖門?做夢去吧!”


“無所謂,那種實力低微的小蟲子,逃就逃了吧。”青月無所謂地說,他抬頭看向高高聳立的無生塔,“武神雲,你還在磨蹭什麽,趕緊殺了他,和我去闖一闖無生塔。”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