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76節


“果然器玄宗乃是你們青殺堂覆滅的!”躲在下方的顧嘉南聽到這話鬆了口氣。


這是她之前向青月撒的謊,雖然不知道美國方麵是怎麽做到的,但確實他們將這個消息送給了九靈丹閣的人。


青月之前那話也未嚐不是試探,因為之前多次他也命人打聽,卻不曾在九靈丹閣裏打聽出什麽來,心中自然是有些懷疑顧嘉南的消息真假的。


青月挑起眉,嘴角帶笑,“既然你九靈丹閣與器玄宗這般感情深厚同氣連枝,那便送你們去地下與器玄宗團聚如何?”


話音剛落,那散發著清濛濛微光的大陣——轟然崩散!


第208章


顧嘉南早就通過四周的攝像頭和仿鳥形無人機觀察過九靈丹閣大概的地形,大陣一破,她迅速靠著顧淵北這件好用的穿地小工具飛快穿行。


這種級別的大宗門占地麵積都是極大的,而身後青月已經和九靈丹閣的元明境打了起來,其餘青殺堂的殺手也和九靈丹閣的弟子交上了手,趁著一片混亂的時候,顧嘉南混進去顯得格外容易。


她也不知道青月有沒有發現地下的異樣,但她要做到的是至少不能表麵上出了紕漏。即便是青月察覺到了什麽,隻要不聯係到她的身上,就沒有大問題。


而且,她用的畢竟不是修士的手段,即便是青月發現了不對,也很難確定和她有關係。


確定完全躲過了元明境修士的視線,顧嘉南才敢從裏麵出來,用著藏息術,飛快朝著九靈丹閣的大殿靠近。


路上碰到一些九靈丹閣的修士,他們先是詫異從哪裏來這麽一位容顏俊美的青年,似乎在門內不曾見過,然後他們就再也沒有驚訝的機會了。


顧嘉南在對待天元修士上,完全稱得上冷酷無情。


她一路用了最快的速度到達了大殿附近,然後感覺到自己的鐵牌有了反應,在不遠處的轉角,站著一位穿著九靈丹閣修士衣服的年輕女子,她容貌秀麗身姿窈窕,一雙眼眸卻很冷靜,身後甚至還跟著兩個一臉懵懂的年輕弟子。


顧嘉南看到了她,她也看到了顧嘉南,隻是朝麓過度出色的容貌顯然讓她略微訝異。


“青殺堂,閻冰萱。”她向顧嘉南傳音說,“快跟我來。”


她隻是化明境巔峰的修士,在九靈丹閣中不算很起眼,然而她師父所在的一脈實力雄厚,再加上她本身資質不凡,所以在門中頗受重用。


然而九靈丹閣怎麽都沒想到,她居然是青殺堂的人。


顧嘉南沒有多說什麽,迅速跟上了閻冰萱,進入大殿的時候閻冰萱出示了令牌,幾個守衛弟子看了一眼她俊美出塵的青年,有心多問幾句,卻被閻冰萱冷冰冰的態度給憋了回去。


這位門中知名的冷美人可不好惹,再說這位長得這麽好,怕是她的情人之類……算了,如今最安全的就是有九靈舍的大殿,可能她隻是想帶著他來避難,畢竟外麵青殺堂正殺氣騰騰,實在太危險了,她想要護住自己的情人也情有可原。


再看一眼這小子令人嫉妒的外貌,他們再酸溜溜的也必須承認,要長成這樣,確實有令人護住的資本。


顧嘉南用了藏息術,他們看不出顧嘉南的實力水平,在天元大陸有掩藏實力的法門不算太叫人意外,他們猜不出顧嘉南的實力,但這世上總有太多以貌取人的例子,朝麓的容貌,恰恰成了最好的掩飾。


連閻冰萱都在感慨這事兒的順利,她還覺得怎麽都得殺一些人才能闖進去,結果遠比她預料的簡單許多。


“朝麓兄,你這長得……我一直覺得對於我們這些人來說,長得好是件麻煩的事,想不到也能變成有利條件。”


顧嘉南笑了笑,“萬事都是物極必反的,到了一定程度,好壞或者反而會顛倒過來。”


正常殺手長得越普通平凡不起眼越好,但真有了朝麓這種級別的美貌值,連容貌都可以成為殺人利器的時候,就反而變成好事了。


兩人說話都有些模棱兩可,跟在閻冰萱身後的兩個小弟子壓根兒沒反應過來,反而在悄悄地猜測這位帥哥到底什麽身份。


要進入九靈舍的中心,至少要通過三道防守關卡,第一道順利,第二道的時候被攔住,恰好兩個弟子中有一位與閻冰萱那一脈有些齷齪,明擺著要開始找事,顧嘉南毫不留情,直接將兩人迅速給解決了,其中有一個是初入煉明境,勉勉強強魔獄願意吃,另一個化明境,她都不屑於裝進魔獄裏去。


對於現在的她而言,化明境所成的魔魂珠,已經作用極小了。


“麻煩啊,九靈丹閣的煉明境本來就不多,等我出去的時候該不會已經被殺完了吧。”顧嘉南頗有些憂鬱地想著。


閻冰萱之前就知道朝麓是煉明境七層,但她到達這等實力後基本沒出過手,可既然在化明境中階的時候就能殺掉四宗盟會的精英,恐怕實力十分不容小覷,但出手這樣冷酷利落,偏偏長相是那種秀麗出塵的俊美,絲毫不帶煙火氣的那一種,若說這種氣質優雅豐姿絕俗的男人居然是一位冷酷無情的殺手,恐怕很多人都不會相信。


可這種矛盾,恰恰使得他的魅力更加令人難以抗拒。


至少閻冰萱身後兩個年輕的女弟子明明眼見著他殺了人,卻連驚叫都沒有一聲,隻是愕然,隨即眸光閃爍,甚至一時間都沒有感到恐懼。


閻冰萱瞥了一眼兩人,知道不能再留她們了,盡管她們跟著自己也有一段時間了,感情還是有一些的,但她不會給自己留麻煩,於是親自出手結果了她們的性命,“容貌果然也是殺人利器,朝麓兄,你這樣的人做殺手真是可惜了。”


顧嘉南笑著說,“既然進了青殺堂,不殺人又能做什麽?”


朝麓的嗓音清潤溫柔,極其悅耳。


不得不說當初那個虛環創造的角色,可比顧嘉南家的這個別扭係統成功多了,不論是朝麓還是夕棠,全是驚豔至極完美無瑕的大美人。說起來練霓裳、小圓和顧道長也還算不錯,同樣容貌出色,但摸著良心講單論容貌,還是朝麓夕棠更完美。


因為外麵青殺堂來勢洶洶,其實九靈丹閣的高手都已經頂到前麵去了,不過這後方還是留有不弱的實力來守護九靈舍的。每個宗門的頂尖靈寶就是各宗門最後的底牌,除了幾位煉明境修士之外,九靈舍的核心外還有極其繁複的陣法符籙保護,正常情況下要闖進去要花費不少時間,定然會驚動外麵九靈丹閣的元明境修士,如果青月沒攔住人的話,他們定然會迅速回防。


閻冰萱頭疼地看著眼前的陣法,“我沒怎麽來過這裏,想不到九靈舍這裏的防護陣法水平這麽高。”


顧嘉南看著那靈光閃爍的陣法,修長的手指輕輕在虛空劃過,“還好,不算太高。”


隨著她實力的提升,對陣道的理解也同樣在加深,尤其她的日月乾坤天地書隨著熟練度的增加,同樣在增強著她陣道的實力。


天元大陸的陣修並不受歡迎,散修中幾乎已經絕跡,各宗門總歸還是養著點陣修的,但論水平也未必有多高。九靈丹閣在其中,確實已經算得上中上水平了,若非如此,他們也找不到方法來抽取大陣的力量。


不過,眼前這陣法,想要阻攔顧嘉南,還是不夠的。


問題是她心裏很急啊,就怕外麵的煉明境短時間內都被殺了,那她的魔獄怎麽辦?


不行,真的沒有時間浪費了。


大不了暴力破陣——咦,發現陣眼所在了!


閻冰萱愕然看著身旁朝麓不過短短幾瞬就發現了這繁複可怕的陣法核心所在,又隻眨眼的時間就已經將陣法破去,心中感慨怪不得堂主派他來竊取九靈舍,當真沒有比他更適合的了。


“前方就是九靈舍核心所在了,不過頂級靈寶基本都靈智很高,九靈舍被九靈丹閣供養多年,要收服它恐怕會很麻煩。”


靈寶有靈智的很多,作為頂級靈寶,靈智水平更是極高,顧嘉南想起她那個話很多的煉魂盤,表示很理解。


“我要收服它做什麽?那是堂主的事。”顧嘉南淡淡說,“我隻需要將它帶回去交給堂主就好了。”


哪兒那麽多時間浪費在它身上。


他們闖進去的時候,就看到一個纖細嬌小的女孩兒正懸浮在半空之中,“你們是誰,怎麽闖到這裏來了?”她看向閻冰萱,對這個還是有些印象的,畢竟她通過九靈舍進入過天望城。


顧嘉南看向她右肩上那個看起來玲瓏精致的屋舍,看來這就是九靈舍了,既然找到了,她也不多廢話,上手就強行抓住了九靈舍,女孩兒發出一聲尖叫,“你大膽!”然後她一抬頭,見到朝麓那張盡管表情再冰冷也顯得格外迷人的臉,居然聲音情不自禁地軟下來,“你想帶我去哪兒?不行的,他們說我不能離開這裏。”她歪著頭,居然不介意被顧嘉南抓到手中,“你要帶我走嗎?也可以的哦,你長得真好看。”


閻冰萱:“……”


不是,這年代,連靈寶都看臉了嗎?


要知道,九靈丹閣把這九靈舍供著那麽多年了,閻冰萱可是聽說這小家夥的脾氣一貫不好的。


這也有點太真實了吧!


顧嘉南也有些意外,但她很快說,“嗯,我帶你走。”朝著閻冰萱使了個眼色,兩人趁著九靈丹閣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迅速離開。


這時候,九靈丹閣那位年老的元明境修士臉色大變,“不好,九靈舍!”


然而僅僅青月一人,就足以將他們兩位元明境困得死死的,壓根兒沒有離開的可能。


“青月,你欺人太甚!”


九靈丹閣好歹積累多年,怎麽會沒有點底牌?那位年老的元明境深吸一口氣,掏出一顆血紅色的丹藥,直接吞了下去。


眨眼間,他身上的氣息暴漲,一時間那恐怖的威壓甚至要勝過青月!


青月卻並不驚慌,隻是饒有興趣地看著,“哦?有些意思。”


這時,一道清脆明媚的聲音響起,“你不擔心?這顆丹藥有些意思,他變得很強哦。”


青月輕笑一聲,“我有什麽好擔心的,有你在,他再強難道能夠勝過我?”


一道銀光閃爍的“飄帶”圍繞著青月,化作一個衣裙飄飄的美貌少女,她嘴角帶笑,顯得格外聖潔純美。


顧嘉南抬起頭來,看向那個少女,她認出了這熟悉的氣息。


那是……定靈!定靈河!


第209章


不怪顧嘉南如此驚異,按照她之前了解的,或者說按照煉魂盤說的,定靈河和天望界碑是一夥兒的,黑淵和魔獄是一夥兒的,那現在定靈和青月在一塊兒,不是她陰謀論,這裏麵問題大了去了。


“魔獄,你是不是有些東西和我說謊了?”


自從覺醒了意識之後,煉魂盤一直很話多,但是這會兒,它卻沉默很久,“定靈……肯定是違反了我們的約定。”


“約定?”顧嘉南幾乎要出聲嘲諷,“你不是說你們是對立的正邪兩方嗎?怎麽現在又變成有什麽約定了。”


就知道這家夥滿嘴鬼話。


一祭就在不遠處,看到顧嘉南帶著九靈舍過來,笑著說,“你這任務完成得倒是挺快的。”


顧嘉南趕緊問,“這定靈河是怎麽回事?”


一祭意味深長地說,“我們之所以到現在才來九靈丹閣這裏,當然是在等人。”


“等誰?”


“等堂主的兄長,武合門的門主武神雲。”


顧嘉南將視線落在青月身旁那個高大漢子的身上,她原本不認識武合門的門主,但她知道定靈河一直是放在武合門的,因為武合門修煉的功法十分奇特,相比較而言,定靈河對他們這些體修的作用要小得多。即便武修修行也要依賴充沛的靈氣環境,但是他們無法像其他修士一樣通過靈氣灌體暴漲實力,必須得一步一步打練筋骨凝練體魄。也因此,武合門的弟子幾乎從不到天望城來,因為比起其他門派,武合門強就強在體魄,靈體進入天望城,對於他們來說是自曝其短。


因此在天望城那麽長時間,顧嘉南幾乎沒有見過武合門的弟子。


但沒見過,不表示沒有聽說過武合門的事,當初為了了解天望城的各門派,顧嘉南查看過天元大陸的那些奇聞異事,比如武合門的現任門主武神雲據說是個孤兒,被上任門主收為弟子之後,因為資質出眾,早早被當成繼承人來培養,後來順理成章繼任了門主之位。


在各門派之中,武合門本來是有些格格不入的,不過從上任門主到武神雲,名聲都還不錯,即便是武合門上下全是脾氣暴躁隻知道莽的肌肉猛男,但總體而言,和邪道還是扯不上關係的,頂多也就是脾氣不太好,你不惹他們的話,他們也不會出來作惡。


在那些奇聞異事裏,武神雲也算得上知名人士了,因為他的人生是真的挺傳奇的,從一屆孤兒到一門之主,這個跨越在天元大陸都算是比較少見的。然而很多隱晦的故事裏,說武神雲本就是上屆門主的兒子,不過因為上屆門主的妻子家族勢力龐大,所以他接回這個私生子時,隻能說他是孤兒……而印證這一點的理由也說得通,上屆門主有一位獨女,當時門中許多人都支持他將這位獨女嫁給武神雲,連這位天之驕女自己也很願意,偏偏被當時的武門主斷然拒絕。


這要不是兄妹的話,完全算得上是一樁好姻緣,絕無拒絕的道理。


正因為這樣,這雖是傳聞,信的人絕對不在少數。


“難道我們堂主也是武合門上任門主的兒子?”顧嘉南悄悄問一祭。


一祭忍著笑,“並非如此。武門主原並不叫武神雲,他叫青雲,和堂主乃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從小相依為命,親生父母確實已經去世。後來武門主被上任武合門門主挑走做了關門弟子,丟下堂主一人。武門主並非那位的私生子,當年拒婚之事,其實是武門主心中不願,上任門主怕自家女兒未來不好過,畢竟那位武姑娘是晚來女,在天元也是出了名的驕縱蠻橫,脾氣不好。上任門主不想讓兩人心生芥蒂,索性由他出麵,直接拒了婚事。”


顧嘉南恍然,原來是這位青雲不願意娶自家師父的女兒,但確實不太好說出口,畢竟人家把他撿回去還傾囊相授,倒是上任門主相當通透啊,即便是武神雲為了報恩娶了這位門主之女,等上任門主一走,日子過得怎樣可不敢保證了。


“堂主多年來一直在生死線上掙紮……在天元大陸,散修可不易做,堂主雖有奇遇,卻也並非從一開始就願意去當一個殺手的,武門主對堂主始終有一份愧疚心理。於是,堂主要如何,他便幫著如何。”一祭又解釋說。


顧嘉南看向懸浮在青月身旁的定靈,所以,那位武神雲就將定靈都給了他們堂主?


有了定靈河,更別說還有在天元的元明境中也算得上高手的武神雲幫忙,確實青殺堂幾乎立於不敗之地。而且,她隱約察覺到定靈河好像有點不太一樣。


“魔獄,你老實和我說,這個定靈,是不是吞了黑淵,還吞了天望界碑!”


定靈的氣息,強得有些過分了,而且,顧嘉南因為吸取過黑淵的魔氣,對這方麵變得格外敏感,她在定靈的身上,隱約感覺到了一絲魔氣。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