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鍵盤左右鍵(← →)可以上下翻頁,鼠標中鍵滾屏功能
選擇字號:     選擇背景顏色:

超級玩家

第175節


“那個朝麓當真在這裏?”六隕問道。


“嗯,沒有疑問,我確實聯係上他了。”一祭回答。


常湯笑起來,“堂主有些懷疑他,幸好他沒有辜負師兄你和堂主對他的信任。”


朝麓作為青殺堂近一年內的新星,常湯六隕這些老牌殺手自然還是有所耳聞的,尤其本來四宗盟會那事兒一祭是要找六隕合作的,後來才找的朝麓,他們能不知道嗎?


這兩位算得上青殺堂內和一祭最親近的兩位了,盡管本不是一門所出,但來曆上有些牽扯,勉強可以叫一祭一聲師兄,三人的關係素來是不錯的。


三人之中,最懷疑朝麓的,就是六隕。


“他身上的秘密不小,”一祭實話實話,“雖然和堂主解釋說原本就是煉明境,隻是之前因為一些事境界下跌,我覺得並非如此。在和他相處的時候,以他的見識而言,不可能原本是煉明境修士。但他的悟性和天賦,確實遠超常人……如果當真以前是煉明境,那定然是連記憶都發生了一些問題。”


不過一祭和青月一樣,覺得有秘密不是什麽大事,隻要不背叛青殺堂,那一切都好說。


六隕和常湯也覺得有秘密沒什麽,青殺堂這種門派和一般門派不一樣,他們也不是青殺堂自己培養起來的弟子,門內有秘密的多了去了。


任他們三人打破了腦袋也想不到,顧嘉南居然並不是天元大陸的修士,畢竟她得到了青茅的承認,這件青殺堂的頂尖靈寶可不是說笑的,若是顧嘉南以地球人的身體進入青茅,青茅絕對會立刻向青月示警。


而朝麓這具身體,從內到外都是天元人,這一點毫無疑問。


他們離開之後,顧嘉南反而更緊張了,她知道青殺堂的大陣崩散得會比九靈丹閣這邊更快。


“我現在甚至希望我們地球人能夠展現出更多的價值,讓他們舍不得殺死我們。”顧嘉南苦笑說。


卑微到這種程度,當真讓她不太好受。


顧淵北冷靜地說,“我們要做鷸蚌相爭的漁翁,還是要做些準備的,不能完全指望他們兩敗俱傷。以你的說法,恐怕青殺堂確實有信心覆滅各派,這樣的話,兩敗俱傷不太可能,也許九靈丹閣根本對青殺堂造不成什麽損失。”


直到現在,顧嘉南也不太理解,青殺堂的自信到底從何而來?之前她以為青殺堂的底牌是上古魔道的黑淵,所以才這樣篤定。然而現在黑淵已死,看起來青月的自信絲毫沒有受到影響,她就知道恐怕黑淵並不是青殺堂的底牌。


所以,青殺堂到底還有什麽東西沒有拿出來?


她不知道。


而未知帶來的往往是恐懼。


“現在我隻希望,青殺堂好好的將一派一派全部覆滅,那我們到最後,好歹隻需要麵對一個青殺堂。”顧嘉南輕輕說。


但若是青殺堂有滅殺諸派的實力,也說明了青殺堂強大到什麽程度,單單這一個敵手,地球都不是對手。


顧嘉南看著自己白皙修長的手,“還是要更強才行啊……”


她決定之後跟著青殺堂,能殺多少殺多少,繼續填充魔獄。


“顧淵北,你先回去。”


顧淵北搖搖頭,“放心,這裏雖然危險,我保住命還是不難的。”他的身體比一般的修士要抗打太多了,而且不正麵交鋒的話,煉明境修士的一擊未必能殺得死他。


見勸不動他,顧嘉南隻好說,“你幫我到亞馬遜附近,觀察一下青殺堂的情況,記住,千萬不要靠近,青殺堂……或許有特別的偵查手段。”


顧淵北皺眉,然後答應下來,“好!”


那個靈地碎片裏所有的修士都提錢撤離了,包括宗琰等人,大家都在等消息,附近更是遍布監控,顧嘉南隻是找個借口將顧淵北調走。


“你記住了,千萬不能靠得太近。”


“我知道,你放心。”他做事一向謹慎,從來不是冒進的人。


等他一離開,顧嘉南就變作朝麓模樣,守在九靈丹閣的大陣附近,她利用幻象將自己的身形遮掩,準備在大陣打開的時候混入其中。


“沒辦法,朝麓這個馬甲……不能丟啊。”


青殺堂真出來了,這個間諜的身份太重要了,比在天望城的時候還重要。


顧嘉南實在是舍不得丟。


再說了,她在青殺堂混得不錯,現在實力也上去了……


說不定能混到高層位置呢?


第207章


顧嘉南感到很緊張煩躁,各國其實都是一樣,甚至幾個國家已經暗自將武器對準了亞馬遜的方向,最後猶豫了許久,還是沒敢在那附近真正派軍。


因為在了解對方的實力之後,他們並沒有這麽做的自信,更大的可能是激怒了對方,反倒引起更大的災禍。


“幸好九靈丹閣那邊也大陣崩散了,而這邊的第一目標應該不會是我們。”顧淵北開口說。


他沒有留在森林中的靈地碎片附近,那裏已經太危險了,而在附近的一座小城裏,身邊是九處的兩個年輕九級,也算是他們的熟人了,惠沅和晏清平。


惠沅顯得有些憂心忡忡,“希望吧,不然的話是真不行了,打是打不過的。”


晏清平一本正經地說,“顧淵北,你的那個飛船好像國家正在秘密維修吧,我覺得指不定到最後關頭,我們要像災難電影一樣隻帶著一艘船流浪太空了。”


惠沅沒好氣地說,“你能不能閉嘴,別給自己立fg!”


顧淵北其實想說流浪倒不至於,得到克肖之後,他知道很多星球的坐標,飛船要真是能修好,並不需要流浪,反而可以設定好坐標去其他星球……隻是靠著這艘飛船剩餘的能量,恐怕做不到這一點。


而地球上現有的科技水平,幾乎做不到給飛船充能,靠著現有的最大電壓,恐怕給它充電充個幾年都頂不了什麽作用。


但他估計,現在國家急著維修那艘破爛不堪的飛船,恐怕也把這個視為最後一條路。


已經是下午時分,國內正是冬季,這裏卻仍然氣溫很高,他們抬著頭時間長了,陽光令眼睛有些刺痛。


三人的神色卻嚴肅起來,因為他們看到靈地碎片那裏有動靜了。


惠沅的臉色十分難看,“青殺堂的大陣,真的崩散了。”


不到最後一刻,總歸還有點微博的奢望,覺得這消息並不準確,天元的這些門派大陣不會這麽快崩散。


然而真正事實到了眼前,才知道自欺欺人是不行的。


大家都緊張起來,顧淵北忽然說,“希望各國不要做不理智的行為,因為這些人都在頂級靈寶裏,即便是用上核武器,效果也未必有多好。”


頂級靈寶的防護能力,連顧嘉南也不是很清楚,因為並沒有嚐試過,但想也知道肯定是很強悍的,畢竟一般的靈寶防護就已經很強了。


隻眨眼間,他們就看到了一隻巨大的青鳥從靈地碎片中衝了出來!


那是一隻外形既像是鷹又像是鶴的青色鳥類,尖銳彎曲的嘴,一雙密布天青色羽毛的羽翼,以及一雙鶴一樣修長的腿,隻是腳上的指甲銳利如鋒刃,這巨鳥一看就攻擊力極強。比一架飛機更大的體型使得它飛在空中時有一種遮天蔽日的恐怖感,更何況,它的周身散發著清濛濛的微光,顯得既優美又猙獰。


而在它的背上,有一座平平無奇的茅草屋。


三人看著它飛走的方向,許久失聲。


好一會兒之後顧淵北才沉聲說,“那是青殺堂的頂級靈寶青茅,我來通知嘉南。”


這強烈的視覺衝擊力已經在這座城市引起了一定的恐慌,但因為城市不大,並沒有亂得太過分。


顧淵北已經可以猜到這巨大的青鳥飛到美國境內之後會是什麽場景了。


再厲害的災難片,都拍不出這種恐怖的壓迫感。


這時候,青月仍然坐在他高高的座椅上,神態慵懶,“這外麵雖然小了些,倒確實像一祭說的有些趣味。”


巨鳥的速度極快,甚至比顧嘉南的月隱舟還要快上一線,到美國的時候,恰好是入夜的時候。


青光籠罩著巨大猙獰的大鳥,飛在美國繁華城市的上空時,引起的慌亂比想象中更大一些,無數的人尖叫著不知所措,街道上各種車輛撞在一起,人們不知道逃往何處,隻想離那隻巨鳥越遠越好。


青月看著那些平整的街道和高樓大廈,已經明明應該是黑夜卻燈火通明的城市,不禁讚歎道,“果然這異世界的人與天元那些廢物凡人不一樣,這樣美麗壯闊場景,便是我們修士也未必能夠做到。他們到底是用什麽方法,讓整座城市都在夜晚這樣明亮的?我看可不是什麽夜明珠,也沒有靈氣的影子,這些凡人,居然用凡俗的方法就做到了這一點。更別說那些漂亮得猶如寶石的房屋和這樣幹淨精美的城市,我覺得可以留著他們,至少等他們將這外界改成我喜歡的樣子之後再說。”


“最令我驚奇的並非這一點,堂主您看,這些凡人全都精神飽滿,甚至有不少人體態肥胖,可見從不缺衣少食。這異界如此龐大的人口,到底是怎麽保證食物的?”


他們在大陣中關了許久,之前又不曾關注過這些異界人士,這會兒看到真是處處驚奇。


“就聽一祭的,先將這些人留著吧,倒不必先處理。”青月收回視線,在他看來,即便是這些凡人中夾雜著一些修行者,也弱到仿佛螻蟻一般,實在無需多在意,“聽聞這些地球人中有一個煉明境修士?”


“是,一祭說有一個煉明境六層的修士,不過應當隻有一個,具體實力如何不知道,但也不必多擔心,上次她到迫不得已的時候方才出來露了一麵,恐怕也強不到哪裏去,且憑她的實力,又何必去管這些凡人。”


青月漫不經心地點點頭,一個煉明境六層,連巔峰都不是,他並不如何放在心上,“朝麓那邊怎麽樣。”


“還在九靈丹閣裏。”


“嗯,他倒是不曾說謊。”青月若有所思,“我們先去九靈丹閣那地方看看。”


巨大的青鳥速度極快,從空中一掠而過,美國上下都進入緊張的戒備狀態,無奈並沒有什麽辦法。


華國那邊的提醒已經過來了,這個巨鳥不知道是什麽,但鳥背上的茅草屋是一件頂尖靈寶,防禦力十分驚人,即便是用上最高端的武器,也未必能破得了它的防禦。要知道,當時一祭三人在華國,顧淵北可是用上了宇宙文明科技水平更高的飛船上配備的武器,費盡心思打中了一祭一次,也隻是擊破了他那件防禦靈寶的防禦,卻並沒能怎麽傷到一祭本人。地球上這些武器,恐怕更加不行。


為了不激怒對方,誰都不敢貿然行動,當然不乏激進派哪怕同歸於盡也要動手,卻被大多數的理智派給死死摁住了。


至少現在,還沒到那個時候。


果然,巨大的青鳥一路去的方向正是九靈丹閣所在的靈地碎片,這是唯一給他們的些許安慰了。


顧嘉南嚴陣以待,她最擔心的就是能不能瞞過青月,畢竟元明境和煉明境可不一樣,即便是顧淵北將藏在地下的那件東西給了她,她還是有些擔心會被青月發覺。


青殺堂來的時間恰好是顧嘉南判斷九靈丹閣的大陣即將崩散的前夕,她就藏在九靈丹閣附近的地下,她將這金屬的形狀調整成圓形,會更適合在地下穿行,又給它附著了多層隱匿的法陣,將存在感降到最低,成敗就在此一舉!


沒過多久,她的鐵牌就又有了反應,青殺堂那邊聯係她了。


通過外界十分隱秘的高清攝像頭,顧嘉南可以看到九靈丹閣裏也有了變化,她的係統判斷還是很準確的,九靈丹閣的大陣,確實要崩散了!


“你仍留在九靈丹閣內?”


“是。”


“嗯,看起來,這九靈丹閣的大陣確實即將崩散,等大陣一散,你不必來與我們會和,深入後部,到九靈丹閣的大殿竊取他們的九靈舍核心。”


顧嘉南心中一驚,“堂主,那九靈舍附近定然戒備森嚴,且我對九靈丹閣的大殿地形毫不熟悉——”就算打得過,也要找得到才行啊!她的方向感可實在不怎麽樣。


“不必擔心,我會將九靈丹閣的元明境都引開,九靈舍附近有我青殺堂的人,他自會與你聯係。”


顧嘉南隻能答應下來。


這個任務其實很不合她的心意,她想要在前方戰鬥,這樣才能有利於她將更多的人塞進魔獄裏去,而且她想知道,青殺堂的後手究竟是什麽?


不過青月既然這麽說了,自然是不容她拒絕的。


青殺堂的到來,引起了九靈丹閣的騷動,他們顯然沒想到,自家大陣居然不是第一個破的,不僅如此,在即將要破陣的時候,外麵居然已經有人殺氣騰騰嚴陣以待了,這是無論如何都不會預料到的場景。


“青月,你到底想要做什麽!”九靈丹閣的兩位元明境修士懸浮在半空之中,臉色陰沉地質問著,即便中間隔著一層大陣,但大家知道它很快就會消失。


九靈丹閣在各派之中實力不強,盡管也有兩位元明境,和數十位煉明境,但兩位元明境中有一位明顯年老體衰——沒錯,修士也是會老的,哪怕元明境的壽命極長,可活了上千年之後,仍然到了壽盡之時。


天元大陸,可從來沒有什麽飛升成仙的說法。


於是,九靈丹閣真正比較有戰鬥力的元明境,也就一位而已。


更慘的是,數十位煉明境在之前的聚首大會裏,損失了大半,比起陣容齊全的青殺堂,真的是差了太多了。


青月同樣懸浮在半空之中,他漫不經心地打量著九靈丹閣內部的那些亭台樓閣,仿佛在衡量著這些東西的價值,“做什麽……我人都在這裏了,難道你們還不知道我要做什麽?”

超級玩家txt

*** 和萬千書友交流閱讀小說超級玩家的樂趣!上上小說下載小說網永久地址:https://txt.33mai.com/ ***
超級玩家章節目錄
(快捷鍵:←)上一章超級玩家目錄下一章(快捷鍵:→)
豪門甜妻是玄學大佬末世暴走法師豪門小仙女寵物天王錯有錯著我的老婆是隻貂那隻報恩的小狐狸聽說它好吃森女巫落難龍女發家史三青門外與魔主假成親後公子強娶(西幻)魔王的悲哀本大巫在三甲醫院上班對不起我就是見錢眼開鬼見了我都發愁遊戲boss總喜歡找我聊天魔鬼的獻禮國寶主人詐屍了!我在逃生遊戲做小白花全校隻有我是人公主的使命退休魔王的佛係生活日常請叫我戰神功德金光成精啦!佛係少女求生日常美女修成訣論胡蘿卜精怎麽分男女神君的新寵
  作者:SISIMO所寫的超級玩家為轉載作品,收集於網絡。
  本小說超級玩家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上上小說下載立場無關。
本網站為非贏利性站點,本網站所有內容均來源於互聯網相關站點自動搜索采集信息,相關鏈接已經注明來源。